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十五

    “果然,珏这家伙有点本事。”在米歇尔的领地内,耶纳华正拿着奥兰多呈递过来的报告。

    “爸爸,”奥兰多说道,“虽然珏选择了收到文枪商会影响比较小的南方,但是他选版南国是不是有些太愚昧了?”

    “物价越高就代表着债务越高吗?”耶纳华合上了手中的报告,“三界的货币是统一的,并不像是魂界那样有着不同的货币衡量单位……”

    “还有一点,爸爸。”奥兰多看着耶纳华,他的眼神有些胆怯,“如果珏真的能够赚到三枚紫金的话,那么他真的要和妹妹成亲吗?”

    “珏有着极强的潜力。”耶纳华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杯子把玩着,“这是我在跟雷比翁闲聊的时候听到的,而且暗龙皇也说过珏这家伙体内藏着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暗龙皇大人见到过珏吗?”奥兰多听后问道,毕竟暗龙皇这样神出鬼没的人就算是想冰千鸟和烬锽这样龙族最高的领导阶层也没有见到过几次。

    “他见到过,而且他的女儿也见到过。”耶纳华说道,“听他说,珏这家伙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安排的东西,如果让他认真起来的话会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说到这里,耶纳华突然停止了把玩。他看着身旁的奥兰多。

    奥兰多被他父亲的眼神给吓到了,那种冰冷且犀利的眼神令人发毛。

    “而暗龙皇的女儿说,珏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怪物。”

    “那样的话你还跟珏玩这种游戏吗?!”奥兰多有些着急,毕竟如果连暗龙皇的女儿都给珏下这种定义的话,那么珏一定不是一般人可以匹敌的。

    “有些事情并不是我们想不这样就能不这样的。”耶纳华叹了口气,然后他拿出了一个小锦囊放到了奥兰多的手里面。

    “这个是……”

    “古通那老家伙给我的,说是司命让他转交给我……打开看看吧。”

    奥兰多打开了锦囊,发现里面有两张纸,纸上面画着不同的内容:第一张纸上画着两个交叉在一起的羽毛,一个血红色,一个银白色;第二张纸上画着一个正在腐烂的血色羽毛。

    “血红色的羽毛代表着妹妹吗?”奥兰多问,毕竟这个东西真是太迷了,根本就看不懂。

    “不清楚。”耶纳华摇摇头,“古通说让我在看到银白色的家伙后打开它。”

    奥兰多听后看着这两张纸。

    娜尔体内继承着血龙的力量,所以用血色的羽毛来代表娜尔不是说不通,而血色的羽毛和银白色的羽毛交叉在一起就代表着两者要有交集。反之,单个腐化的羽毛就代表着没有交集的话就会走向毁灭。

    “仅仅是因为一个锦囊中的谜题而将妹妹送出去的话,那是不是太不稳重了?”奥兰多说道。

    耶纳华听后叹了口气说:“天下没有那个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一直跟危险处在一起,但是司命是能够跟万朝图史产生共鸣的家伙,既然他这么说的话,就代表历史一定会向着那个方向前进,怎么也改变不了。”

    听了耶纳华的话之后,奥兰多陷入了沉思。

    万朝图史——造世者之一,掌管历史的鉴所持有的法器。这个法器可以编写历史,创造历史甚至是毁灭历史。可以说,当前所有人的一举一动,甚至是心里所想到的内容都是万朝图史所决定的。

    “这件事情你就不用管了。”耶纳华说道,“万事在天,顺其自然吧。既然冰九重跟雷比翁都对自己的女儿跟珏在一块没有意见,那么我也没有什么该担心的。”

    “冰千鸟和夏洛特都对珏有意思?”

    “听说冰冰家这边是已经默认了珏是冰千鸟的未婚夫了,但是珏跟冰千鸟是怎么想的就不清楚了。至于夏洛特那边……反正珏成了精钢派的现任掌门是已经被确定了,这样一来的话……”

    “真是可以啊。”奥兰多苦笑着说,“没想到那家伙竟然可以把龙皇和将军的女儿给勾到手……说起来冰千鸟是个女的啊,难不成冰家这一代出现了个女儿也是为了给珏准备当老婆而设计的?”

    “说不定呢。”耶纳华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造世者是群很随性的家伙,搞不好还真是为了这件事情而随意决定的。好了,商会的事情就先交给你了,我要休息一下,昨天晚上又叫你的妈妈们闹了一晚上,真是的,一群精力过剩的家伙。”

    就在耶纳华打算离开的时候,奥兰多突然叫住了他。他说:“爸爸,有个问题我挺好奇的。”

    “什么?”

    “你说这个珏有多大?”奥兰多看着先前别人寄来的珏的照片问道。

    “问这个干什么?”

    “他先前在版南国做的事情的报告我看到了。怎么说呢……看上去很随意,不计后果,但总得来说每一个看上去像是破绽的行动都是为了后续的行为做退路。这种大胆且阴险的办事方法我不知道该用看待多少年人的眼光来看他。而且在我见到琼的时候我也感到这家伙身上有种很奇怪的气场。”

    “你是怕他真的完成了我与他的约定后,担心年龄上与娜尔不相干?”

    “算是。”

    “没事的。”耶纳华哼笑了一下,“我真是好奇为什么你们这一辈的人这么关心双方年纪这一方面。怎么?跟魂界的人学坏了?”

    “不,只是真的放心不下妹妹罢了。如果珏真的是个人才的话,那他能加入我们家族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但是我怕……”

    “我比你妈妈大了近一万年,而比娜尔的妈妈小了近三千年。”耶纳华说道,“在冰九重还是幼龙的时候震边芳还抱过他呢。”

    “……”奥兰多没有多说,而是默认般地点了点头。

    “不过娜尔也不见得会真的和珏那家伙在一起。”

    “嗯?此话怎讲?”

    “因为吸血鬼那边……算了,先不说了。”说完,耶纳华就推开了门走了出去。

    奥兰多继续看着手中关于珏的资料,与此同时还听到了百莲和纳莎抓到耶纳华的声音。

    就第一感觉来说,奥兰多并不认为琼是个人畜无害的家伙,尤其是在她准备出发去版南国的时候,奥兰多总能感受到从琼身上散发出的隐约的危险感。

    但愿琼不能完成她的目标吧,毕竟我个人是不太认可珏啊。

    “奥兰多大人。”这时候,侍从过来了。

    “怎么了?日程到了?”

    “是的,还请您出席药商的会议。”侍从说道。

    “明白了,”奥兰多合上了珏的资料,“真是的,都怪神族帮天选者做药剂,用了那么多的材料,真是够累的。”

    奥兰多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走出了这个房间。

    此时的版南国,嬴宁从琼那边得到了难得的假期。

    自打琼跟版南国签订了合作条约后,琼就整天跑来跑去,嬴宁也只能在琼后面跟着。这不,好不容易琼这边算是忙完了,琼也就给了嬴宁一段时间的假期。

    不过嬴宁没有时间去享受假期,他必须要将身体锻炼到最好的状态以便应对最坏的情况。

    这天夜里,嬴宁正在后院中训练,而这里也是琼专门为嬴宁准备的训练场地。

    嬴宁手握飞羽银华,一遍又一遍地进行着模拟训练。

    飞羽银华的刀身反射着月光,尖锐的寒芒令人胆寒,刀本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异常的危险。

    嬴宁拿着飞羽银华进行着劈砍。刀身刺破空气的声音干脆利落。

    就在这时候,嬴宁停住了。

    “如果说是来送信的话我建议你快点现身。我发现了还好,如果让这里住的另一个怪物发现的话就不是丢条命这么简单的事情了,无法转生都说不定。”嬴宁眯了下眼睛说道。

    “赞叹。你的进步不小啊。”

    空气中传来了空灵的声音,墨水一般的东西开始汇集,一个人影在空气中慢慢形成。

    “嗯?墨华韵小姐吗?”嬴宁在见到来者后收起了刀。

    “肯定。”墨华韵点了下头。

    “墨华韵小姐过来是为了什么?你平日不都是带在凌云的吗?”嬴宁好奇地说,毕竟平日里墨华韵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主儿。

    “命令。我要这里的报告。”墨华韵很自然地坐在了庭院里的石椅上。

    “报告……是珏的吗?”

    “质疑。不然呢?”墨华韵用看待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嬴宁。

    “墨华韵小姐还是嘴上不饶人呢。”嬴宁苦笑着说,然后他拿出了一块跟水晶一样的东西,“给。”

    这是嬴宁通过一种将视觉进行同步所捕捉影像的法术所记录下来的东西,也是龙族通过嬴宁进行远程监控的手段。只不过令嬴宁感到好奇的是为什么墨华韵会亲自过来接收这东西。

    墨华韵接过了嬴宁手中的水晶,然后对着月亮看了看。

    看到墨华韵再看月亮,嬴宁也下意识地看了看天空,然后感叹道:“今天是满月啊。”

    当嬴宁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墨华韵正在看他。

    “诶?有,有什么事情吗?”嬴宁问道。

    “……”墨华韵扭扭捏捏的,很不自然。

    “墨华韵小姐?”嬴宁歪了下头。

    “询……询问……”墨华韵红着脸说道,“珏……是否拿有限定版的巧克力棒?”

    “诶?”嬴宁一愣,他虽然听明白了墨华韵的话,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重复。珏手里有限定的巧克力棒吧。”墨华韵又小声说了一遍。

    “啊,有的话应该是有,毕竟那家伙对巧克力棒的痴迷不是一般的强。”嬴宁说。

    墨华韵点了点头,然后拿出她的手机在上面点来点去。

    嬴宁看着墨华韵的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手机实在是太少女了!上面满是宝石贴纸以及一些可爱的图案。

    “要求。看看这个。”墨华韵将自己的手机对着嬴宁。

    嬴宁看了看她的手机内容。

    “……限定产品……龙城限量五千根……时间……”嬴宁看着墨华韵手机里的消息。

    “抱怨。珏变成琼之后将所有的巧克力棒都给买光了。”墨华韵嘟着嘴说,“我没能抢到。”

    嬴宁苦笑着看着墨华韵,然后说:“如果你打算找琼要巧克力棒的话请便……那家伙对巧克力棒的执着是出了名的,所以你还是靠自己吧。”

    墨华韵不满地看着嬴宁,然后气呼呼地说:“批评。我们难道不是同伴吗?”

    “虽然我们确实都是御史,但是我不认为御史的工作是为了偷取巧克力棒。”

    “不满。银白之灾不应该有这么多的巧克力棒!”墨华韵不满地说。

    “我可不认为银白之灾就不配获得这么多的巧克力棒哦,他也是凭自己的工资买来的巧克力棒。”嬴宁说,“实在不行我替你要一点?”

    “……认可。我在这里等着。”说着,墨华韵就老老实实地坐在了石凳上。

    “今天不行。”嬴宁摇了摇头。

    “疑惑。原因是什么?我明天来不了,这一个月都不能来。”墨华韵说道。

    嬴宁指了指月亮说:“今天是月圆之夜,银白之灾的力量处于难以控制的状态,所以你还是别去找刺激了。”

    墨华韵看着嬴宁,然后说了句:“责骂。银白之灾的走狗。”

    “你怎么能这么说……”嬴宁无奈地说到。

    墨华韵没有理会嬴宁,而是化作雾气离开了。

    走了吗?看上去挺听话的,但是还是这么任性……真是个表里不一的女孩啊。

    嬴宁拿着手中的飞羽银华,打算在训练一段时间。

    可是,他突然停住了自己的动作。

    诶?墨华韵小姐的气息……还在这里?!坏了!她不会自己去找琼了吧?!

    嬴宁马上收起了飞羽银华去找墨华韵。

    果然!

    嬴宁在琼的房间门口感受到了墨华韵在里面。于是嬴宁就慢慢地打开门。

    “啊!”墨华韵发现自己被嬴宁发现后就发出了很微弱的惊讶声。然后她调整状态说:“警告。不许过来!”

    “那你快回去啊!别在这里找事儿好不好?”嬴宁也小声说道,毕竟此时的琼正在床上睡觉。

    “拒绝!不拿到巧克力棒我是不会放弃的!”墨华韵小声急促地说。

    “今晚上是月圆之夜,所以此时的琼非常危险!”嬴宁一边慢慢靠近墨华韵,一边说。

    就在这时候,琼的声音响起了。

    “哦?看来也不是不能把意识给放出来啊。”

    “琼!”嬴宁感到背后一凉于是马上看向琼,但是在他转头的一瞬间就傻眼了。

    此时的琼没有穿衣服,但是她的身体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样子——大量银白色的鳞片覆盖着她的身体,只有肚脐往上到脖子有一段很窄的未转变区。她的背后长出了一对羽翼,脸上呈现着和至龙化一样的鳞片,并且琼的手和脚都已经变成至龙化的样子。更令人在意的是琼的身后长出了一条和魔族一样的尾鞭,而且她的身体上出现了血红色的龟裂。

    “嬴宁啊……这位是……”琼看了眼嬴宁,然后就又看向墨华韵。

    “未遇见!危险个体!”墨华韵说着就化为雾气扑向琼。

    “哦?是这个本源吗?”琼见到墨华韵变成雾气后并没有感到奇怪,而是对着雾气伸出了手。

    霎时,墨华韵被琼掐住了脖子并现出了原形。

    “惊……惊讶……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墨华韵很难受地说道。

    “你身上的气息……啊,神龙族吗?力量很强大呢,你的背景又是什么?”琼深吸一口气说道。

    “琼?”嬴宁感到面前的琼在语调上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并且他也很好奇为什么琼会变成这个样子,“琼,你还是琼吗?”

    “啊,她对你自称是琼吗?”这个琼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扣着上面的鳞片说道。

    “‘她’?你又是谁?”嬴宁问道,然后又说,“能不能把墨华韵给放下。”

    “啊,这个孩子啊。”琼看了眼墨华韵,然后问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

    “回……答……我是……来要巧克……力棒的……”

    “就因为这个?”琼先是感到一头雾水,但很快就将她放开了,“你等等。”

    琼说完就走到一个箱子里面拿出了一包巧克力棒放到了墨华韵的手里。

    “我个人也是很喜欢这东西的,所以不能给你太多。”琼说道,然后她又看着嬴宁,“等琼的意识苏醒后别告诉她。”

    “啊,可以是可以……您哪位?”嬴宁再次问。

    “嗯……另一个珏?”这个琼说,然后她看着房间里镜子中的自己说,“没想到还真能变成女的啊。”

    “提问。你是谁?”墨华韵收好了巧克力棒后问。

    “珏本人喜欢叫我混蛋,内心中将我定义为暗影。”这个琼说道,然后她又说:“看来出来的时间快到了……央首的连接还没能彻底恢复啊。喂,小姑娘,快走吧。”

    在听到琼给她下命令后,墨华韵很听话地离开了,毕竟她的目的也达到了。

    这个琼在确定墨华韵走后就走到窗前拉上了窗帘,她对嬴宁说道:“接下来你就会有些难办了。”

    “诶?为什么?”嬴宁问。

    可是还没等这个琼回答,琼的身体就像是脱线的人偶一样一下子倒了。

    “琼?”嬴宁赶忙呼唤着她。

    “嬴宁?”琼抬起头,而此时她的语气已经变成了原来的样子,不过和平时有一点的不一样……要更妖艳一些。

    “琼?你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吗?”嬴宁虽然感觉这个琼是原来的琼,但是他对琼的语调变化也不是感觉不出来。

    “嬴宁……”琼喘着气从地上爬起来,看上去像是在急切寻求着什么一样,怪吓人的。

    嬴宁王后退了几步,并且下意识地将手放到飞羽银华上。

    “嬴宁……”琼喘着气看着他,“要不要……和我……”

    见到此情此景,嬴宁在心中大喊不好,然后拔腿就跑。

    这分明是发 情了啊!

    嬴宁一步五台阶地跑路了。

    “不会让你逃的!”琼如同一只野兽一样向着嬴宁奔了过去,她的脚将地板踏碎,锋利的指甲在墙壁上留下抓痕。

    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琼会变得这么……饥 渴……

    嬴宁飞快地跑着,他明白了为什么在那个琼失去意识前会将窗帘给拉上了。

    难不成……这个琼在月圆之夜就会变成这样吗?!

    嬴宁立刻转身用飞羽银华挡住了快要靠近自己背后的琼。琼的利爪打到飞羽银华上,把嬴宁的手震得发麻。

    “很好!很好!”琼吐出舌头舔舐着自己的爪子,“像你这样精壮的龙族男性,一定很美味吧!”

    我可不觉得美味是指吃的方面……

    嬴宁留着冷汗看着琼。说实话,现在的琼真的毫无美丽可言。尤其是刚才她吐出的舌头,跟蛇一样!差点没让嬴宁吐过去。

    此夜是月圆之夜,对嬴宁来说也是个不得了的夜晚。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