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醒来后

    起床后,嬴宁赶着琼走出了房间。

    琼把嬴宁带到了骸的那边。

    “哟,起来了我的大小姐?”骸见到琼之后就打起了招呼,然后她看着嬴宁说道:“你就是那个龙族小哥儿吧。幸会,我叫骸,骸骨的骸……这名字是我爸妈给起的,当初在我们那边这字还没有那么不祥的含义。”

    “啊,我叫嬴宁。”嬴宁点头以表敬意。

    “嬴宁……你是嬴家的人啊。但是你身上的力量并没有赢家的传统力量呢。”还上下打量着嬴宁说道。

    “我是被嬴家的家主收养的。”嬴宁听后说道,同时他也好奇为什么面前的这个感受不到任何力量的女性竟然能够感受到他的力量不同于嬴家。

    “骸的年纪可是要比你还大的哦。”琼看出了嬴宁的疑问,“按照年岁来叫的话她跟雷比翁的祖宗是同辈也不一定。”

    “这个人有这么大的年纪吗?!”嬴宁听后大惊失色。

    “啊,虽然打不过你,但是我的年纪确实是挺大的。”骸微笑着说道,然后她又书:“相比起我,琼她……”

    正当骸要说话的时候,琼过来一下子捂住了骸的嘴。

    “你想让我这个人格被珏给消灭吗?!”琼急躁地说道,“我现在出现在这里还没搞懂是怎么回事儿呢!能不能让我多控制一会儿这个身体?!”

    骸听后一个劲儿地点着头。

    琼慢慢松开手,然后对骸说:“今天的事情就全部交给你了,我今天先陪着这家伙一会儿。”

    “好好好,我是你忠实的马仔,我的大小姐。”骸说着就走到了自己的那群手下身边安排起了任务。

    嬴宁说:“算了,现在跟你说一下你该干什么吧。走,给你挑一点儿保镖的标配。”

    说着,琼就向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嗯?不是要买武器吗?我身上的……”

    “你身上的偃月刀明显太扎眼了吧。”琼瞥了眼嬴宁,“还有啊,你身上的飞羽银华要是能当武器用的话是不是会更显眼?一把纯银制的武器?再说了,正常的保镖会带这种武器吗?”

    听了琼的话之后,嬴宁只能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对了。”琼转身看着嬴宁,“影袭的战斗方式你学得怎么样了?”

    “你问这个干什么?”嬴宁听后一头雾水。

    “影袭的战斗方式可是为暗杀者量身打造的,所以也有一些暗器的制造方法,因此我想要给你制造一些影袭流派特有的暗器当做武器。”

    “暗器啊……”嬴宁听后皱着眉挠着头。

    “你……不喜欢暗器?”琼问道。

    “与其说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有些反感。”嬴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精钢派本身追求的就是用纯粹的暴力将敌人击垮,所以像是暗器这样从背后消灭敌人的东西我们其实是很讨厌的……就算是大小姐也是很讨厌暗器这一类的东西吧。”

    “这样吗……那你去学呗。”琼无所谓的说着,“暗器这种东西挺好用的,有时候真的能恶心到别人。”

    “确实……”嬴宁如同有同感地说道,“你那次赢了我的时候我是感受到了暗器的恶心。”

    “嗯?上一次跟你比?……”嬴宁有些疑惑地说,“你忘了在百兵阵的时候你扔出来的冷冻球了?还有在精钢派的时候你跟我比了?那一次我本来以为能把你逼到绝境,结果你在赛场上穿插好的透明铁鞭将我的行动给瞬间限制了起来。”

    “嗯,哈……”琼傻愣愣地说。

    百兵阵的那一次琼到还记得,但是精钢派的战斗她真的没有记忆。

    “那一次?精钢派的时候我跟你打了两次,是哪一次用的暗器?”琼问道。

    “就是争夺掌门的哪次啊,你忘了?那么重要的战斗你都能忘了?”嬴宁听后问道。

    ……啊,天哪,造世者你们可以啊,能把记忆捏造的那么好……

    琼捂着额头无语地想。

    她知道先前嬴宪已经被造世者用强大的力量给抹消了,但是她没想到这段空白的记忆能被捏造地这么完美,连细节都可以被完美重现出来。

    太可怕了吧……

    琼微微咧着嘴笑着,她更加深刻地意识到造世者真是群坏得很的家伙。

    “怎么了?”

    “没什么,你过来就是了。”琼说着就继续走向了自己的房间。

    琼知道,自己不能说出来嬴宪的事情——即便是造世者也无法攻破自己的央首,因此只有自己的内心所想是造世者无法干预和窥探的。因此琼不能说出嬴宪的名字,一旦出现的话,那么琼的记忆就会被瞬间修改——造世者已经修改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因此这种自动式的消除方法无法回避。

    你的存在,只能存在于我的记忆中了吗……

    琼微微叹息着想。

    来到了琼的房间后,嬴宁被吓了一跳。

    琼的房间乱的不行,这跟琼那漂亮外表完全不符。

    “怎么了?!”琼瞥了嬴宁一眼,“只许我好看不许我有着乱房间啊?”

    “不……这倒没……”嬴宁说道。

    “那就好,千万不要有这种惯性思维哦。这就跟偶像也是要上厕所的一样,我也是有一个乱房间的!”

    “你好像很在意这一点啊。”嬴宁看了琼一眼。

    琼抬起头来冷眼看着嬴宁,然后机械式地问:“在我还是珏的时候,我比你差什么?”

    “嗯……比我矮那么一点,没了吧……”

    “那现在呢?你的房间很整洁吧。”琼说。

    “啊,这倒没错……啊!你就在意这个?!”嬴宁苦笑着说:“这么点小事?”

    “小事?!我很在意的好吧!”琼猛地转过头来说道,“我现在可是一下子比你矮了很多哎!能不能让让我啊!”

    见到这样的琼,嬴宁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算了!你给我在这里呆着,等我做完东西后再来见你!”说完,琼就将嬴宁轰出了屋子。她一下子把门给甩上了。

    “哼,怎么样?现在的珏是不是跟你认识的完全不一样?”一旁的骸见到后坏笑着说。

    “啊,真是太惊人了……”嬴宁说。

    “哎呀,真是的。真不知道珏是吃了什么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骸一边忙着自己的事情一边说,“怎么样?刚才的琼是不是像一个发脾气的小女朋友?”

    “我……还没谈过恋爱。”嬴宁苦笑着走到一个椅子上坐了下来。

    “对了骸小姐。”

    “嗯?”

    “您刚才说珏吃了什么东西……为什么说他吃了什么东西?”嬴宁问道。

    毕竟像是性转这件事情给人的第一印象应该是法术的失控或是诅咒祝福一类的附加法术,但是骸竟然先说的是吃了什么,这让嬴宁很在意。

    “啊,以前魁昭好像给珏吃了什么东西让他变成什么来着……变成什么我是没见过啦,不过听魁昭说是挺刺激的。”骸一边回想一边说,“然后后羿就说是不是珏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后就会变得怪怪的。”

    “嗯……听说是喝了媚药。”嬴宁回忆道,毕竟这件事情发生后夏尼她们就跟嬴宁说过这件事情。

    “哈?那东西?”骸听后停住了手中的工作,“你们给珏和那东西干什么?告诉你们啊,珏可是个十足的变态,要是让他失去理智的话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情啊。”

    “不,他喝了那东西之后听说没有发生什么反应。”嬴宁说。

    “诶?!真假?!”骸看着嬴宁,她手中的东西都被吓掉了。

    “嗯……怎么了?”

    “应为……”骸看了眼琼的房间,在确定没有动静后就说:“那东西喝多了时会出现抗性的。如果珏在喝了那东西后没有反应,就证明珏已经产生抗性了!也就是说……”

    “你们以前是珏的狐朋狗友吗?”嬴宁听后问道。

    “啊哈,也~不算是啦。”骸尴尬地笑着说。然后她又收起了笑容说:“虽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是珏真的是个很不错的家伙,明明表面上挺没心没肺的,但是在心里还是很牵挂他所关心的人的,无论对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完成……除了过程有时候确实是不忍直视。个死傲娇,挺有意思的。”

    看着在这里夸珏的骸,嬴宁淡淡地问了句:“骸小姐……您喜欢珏?”

    “嗯……喜欢的话应该是朋友间的喜欢吧,毕竟我这人不喜欢男的。”骸并没有惊慌,而是很理性地回答这个问题。

    “不过看来他已经找到了新的组织了呢。”骸看着面前的嬴宁微笑着说道,“想必魁昭他们也会开心吧。”

    嗯……魁昭是谁?

    嬴宁对骸说出的位置人名很是疑惑,但是既然是魁姓的话就应该是魔族王族的某人吧。

    就在这时候,琼从房间中出来了。

    “来来来,嬴宁,带上试试。”琼说着就递过来了一个护腕。

    “这是什么……靠!这东西咬住住我的手了!快把它拿下来!靠!”嬴宁刚一接过护腕,自己的手就这护腕给被一下子卡住了。

    听着嬴宁的大叫,琼倒是不慌不忙地将手放在护腕上,然后说:“当然啦,这东西在自动测量你的手臂周长,以便于更好地贴合在你的手上。那些像是虫子在咬你的手的感觉应该是里面的齿轮绞到你的肉了。”

    说话间,嬴宁手上的护腕发出了“咔嚓”的声音。

    “好了?”嬴宁问。

    “嗯。”琼走到嬴宁的身边像是号脉一样地将手放在嬴宁的护腕上,“看来内部运作一切正常。好了,来试一试吧。”

    说着,琼就在周围打开了结界,她说:“这东西的工作原理很简单,就是法术生成实物,再由内部的机关打出来。一共有两种攻击方式,致命性和非致命性的,默认设置是非致命性的。”

    说着,琼就张开了双臂说:“来,对我发动攻击,没事的,死不了。”

    嬴宁看了看自己的护腕,然后对准了琼。

    就在这时候,琼突然出手打出了一束金黄色的光束。

    光束一下子打到嬴宁的身上,这让嬴宁感受到了一阵被电击一样的麻木感。虽然龙族对这电击有一定的抗性,但这种电击的强度让他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嬴宁他一下子倒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锵锵!”琼一蹦一跳地走到嬴宁的身边,“你以为我真的会让你攻击我吗?!”

    嬴宁倒在地上,即便是眼球也失去了转动的能力。他干看着琼那两条被白丝袜包裹起来并穿着高跟鞋的美腿在他面全晃来晃去。

    “我自己还留了一个呢!”琼蹲下来看着嬴宁,然后将自己手上的护腕展示给嬴宁看,“怎么样?这个电击的效果?”

    嬴宁想要说话但是电击效果的存在并不能让他说话。

    “喂,琼,你这样蹲着是不是会走光啊。”一旁的骸提醒道。

    “啊,确实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琼听后就站起身来,然后她就弯着腰用手指从嬴宁的后颈顺着脊骨一直滑到尾骨。

    伴随着嬴宁的一阵寒战,电击的麻痹效果解除了。

    “看到了?我的演示?”琼将嬴宁扶了起来问道。

    “啊……这电机……太强了……”嬴宁说。不知道是不是舌头的麻木效果还没有消除的缘故,嬴宁说起话来有点大舌头。

    “不过连龙族都承受不了的电击……人族的话早就挂了吧。”骸在一旁淡淡地说道。

    “没事。”琼展示着自己的护腕,“我在这里面设置了生物识别系统,会根据相应的物种进行相应的攻击……对了,这个攻击会让被攻击者产生一种电击的麻木感,打出来的是带有法术的雷电,想要接触麻木的话要么像刚才那样将脊骨给捋一遍,要么等上一两个小时。”

    “四啧养啊……单四我嘚瑟凑海思不好四(是这样啊……但是我的舌头还是不好使)。”

    “别在意这些细节。”琼说着就在嬴宁的面前将一个按钮给拨开了,“这是致命性的,会放出烈性毒的,使用的时候还要注意些。”

    嬴宁点了点头。

    “嗯……今天带你出去逛逛吧。”琼在考虑了一会儿后说道,“骸,冶炼厂那边的事情就交给你啦!先前我已经雇佣了一部分铁匠了,龙城的,所以你只需要安排他们把那帮人给训练一下就行了。”

    “诶?!那些大老粗?我不想和他们牵扯太多啊。”骸听后露出了明显厌恶的表情。

    “没事的,就一会儿罢了。”琼说着就走出了门。

    嬴宁见到琼离开后就对着骸一点头后走开了。

    琼和嬴宁走后,骸这边的姑娘们就走到骸身边问道:“老板,那个男的是谁啊?”

    “别想啦,人家是龙族。带了化人瞳看不出来罢了。”骸看出了帮姑娘们的小心思说道。

    “其实老板你是想要自己留着吧。”听了骸的话之后,那群姑娘们就开起了骸的玩笑。

    “你们啊。”骸放下手中的工作看着那帮姑娘说,“忘了我身上诅咒解除前你们见到我时候的害怕了?”

    “但是现在老板是人啊,而且那时候我们也不知道老板您是个女性啊。”

    “你们啊……”骸叹了口气,“算了,我就不计较这件事情了,你们自己忙自己的吧。”

    “那老板你真的只对女的感兴趣吗?”又有个女的问。

    “当然了,男人什么的好恶心。行啦,快去干活!”骸说着就吧那帮人给哄走了。

    所有人走后,骸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

    啊……说起来我喜欢女的是从什么什时候开始的?……真的是我的心意吗?

    骸有些精神恍惚地环顾了下四周。

    我记得以前……好像为谁哭过来着……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