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有事找我?

    “喂,这几天安在监狱里过得怎么样?”

    莫青一出来就看到了迎接他的珏和柯恩。

    “珏大人,柯恩大人。”莫青说。

    珏没有打招呼,而是径直走向了他,并将他直接带走了。

    “诶?珏大人,您要干什么?!”莫青一脸懵逼地问。

    “带走,然后化个妆,之后再让你参加军事行动。”珏边走边说。

    莫青一脸迷惘,但是在他被珏驱赶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已经装扮成自己的替身后就马上明白了珏的意思。

    莫青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珏给易容了。

    “听好了,现在你不是莫青,而且你现在的人物只有抵御外敌,知道吗?”柯恩在莫青化妆的时候说。

    “而且,”在一边给莫青化妆的珏开口了,“你认为辅政官真的存在吗?”

    莫青看着身边的珏,然后问:“说吧,你要我干什么?你应该明白吧,只要我能得到我的军队控制权的话,什么都不是问题,近卫队是所有军队中最好的兵种。”

    “要的就是这句话,你真是聪明。”珏拍拍莫青的脸说。

    “这么说的话朝廷内的事情你们应该有对策了吧。”莫青满是期待地看着珏和柯恩。

    “这不用你担心,”珏的嘴角微微勾起地说,“大致上有个方案了。”

    或许是因为回答这个问题的是珏吧,莫青的眼神并不是坚信的,所以他看向了柯恩。

    柯恩一瘪嘴耸了耸肩。

    “好了,剩下的交给我们。”珏给莫青化完妆后一拍莫青,然后说:“你就等着效忠于太子就行了。”

    当珏让开身子的时候人们都对易容后的莫青感到惊讶——这哪是莫青啊,明明就是另一个人。

    这时候,柯恩看着珏好一会儿,但是什么都没说。这让珏很不舒服。

    “珏,今天你能够来找我吗?”柯恩问。

    “找你?老地方吗?”珏问。

    “不,是我家。”

    回到住所后,珏就见到了躲在房间角落里蜷缩着的欧阳踏雪。

    这是在闹哪样?

    珏本来因为这个无厘头的举动而困惑,但是当他走进了欧阳踏雪的时候他看见了——欧阳踏雪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恐惧和愤怒。

    “欧阳踏雪,你怎么了?”珏慢慢走进了欧阳踏雪。

    “主上?”欧阳踏雪瞪着无神的眼睛看着珏,她面无表情,可眼泪正从他的眼睛里流出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珏觉得不太妙。

    “主上……我……我能像您一样将那些曾经是至亲却背叛了我的人给杀死吗?”

    珏听后无法回答欧阳踏雪。

    他大致上猜出来发生什么了。

    欧阳家动手了?!这……太快了……但是如果是欧阳寻的话,有可能会这样凶悍。

    珏深知现在的他已经对版南国没有用了,欧阳寻对珏现在的尊重只不过是出于礼仪。当下柯恩对珏很好是因为现在他们要处理辅政官的事情,而记忆已经被篡改的欧阳寻根本不会介入这件事情 。

    如果欧阳踏雪受到欧阳寻的威胁的话,我这会很困难——当下辅政官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欧阳踏雪还不能和我离开这里……既要关注辅政官又要看着欧阳家的动向吗……真是困难啊。

    珏感到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欧阳踏雪抓着珏的衣服,然后央求道:“主上,能不能借您的力量帮帮我?!我!我想要……”

    “你想要消灭欧阳家吗?”珏冰冷地看着欧阳踏雪。

    珏认为,以欧阳踏雪的智商应该不会不知道如果珏插手这件事情会带来什么影响。

    “是的……,哪怕您让我付出任何代价……就算是我的肉体,我的灵魂也在所不辞。”欧阳踏雪说。她知道自己身为奴隶没有任何的谈判筹码,但是她也知道自己对珏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珏没有说活,而是毫无感情地看着她。

    “主上!帮我!”

    珏向后退了一步,然后问:“这真的是你的心意吗?将昔日同为手足的人给杀死将曾经的家给毁掉?”

    “……他都想要将我置于死地,那我为什么不能向他发动攻击呢?!”欧阳踏雪大声问道。“主上!您难道不也是这样的人吗?您曾经……”

    欧阳踏雪刚要反驳,就被珏用手捂住了嘴 。珏那双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欧阳踏雪,之后他深吸一口气就离开了。

    “主上?”看着离去的珏,欧阳踏雪很是困惑,同时也有一种不安感。

    我,难道就没有龙族的那些人或是柯恩他们有利用的价值吗?

    欧阳踏雪看着走远的珏想。

    “我帮不了你。”珏边走边说,“我是龙族的人,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让版南国走向正确的道路,所以版南国内部的政治纠缠我不能再插手了。”

    珏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个不知所措的欧阳踏雪。

    (这样真的好吗?)暗影问。

    (怎么了?)

    在去柯恩家的路上,暗影有一次与珏进行了对话。

    (照现在这个样子,禁断的提取是很困难的吧。如果因此让欧阳踏雪疏远我们而不能被我们所用的话,是不是……)

    (禁断获得方法有三,但是我打算用其中的两个。)

    (……所以你才在那妮子的脑海中注入了复仇的潜意识吗?)暗影回想起了先前珏在对欧阳踏雪记忆进行窥探时他所说的话。

    (这是一个楔子,可以让她不在害怕。这么多年以来,她都是在迁就着欧阳寻,但是她应该意识到这么迁就他是软弱的表现,再温顺的兔子也应该露出牙齿。)珏这么回答着暗影的问题。

    (……你不会感到内疚吗?你想要将那个孩子变成像你一样的人?)

    (管她呢,我是无所谓了。)珏随意地说。

    (你不能毁了她的人生!)

    珏听后很不耐烦,他问道:(我没记得你有这样积极地情感吧?可是为什么这一次你站在了那妮子的那一边?)

    (……噬刃和盾的事情让我开始好奇,是不是我们错了。所以这次我想要走一次不一样的路。)暗影低语道。

    的确,噬刃和盾间的爱情力量让珏震撼,也让珏一直没有波动的正面情愫第一次出现了震荡。

    珏没能反驳暗影的话,因为他说的很对。将人引导向正确的道路,这或许可以试一试。可是,谁又能将自己引导向正确的路呢?或是说,自己能够走上正确的道路吗?自己被允许走上正常人的道路吗?

    “珏大人,我们到了。”这时候车夫停下了车。

    珏打断了思考,然后下了车。

    柯恩的家在规模上虽然赶不上田家那般宏伟,但是也算是占地不小的一个建筑群。

    “珏大人,这边请。”出来迎接的不是侍从而是侍女,这一点让珏很奇怪。

    版南国是男尊女卑的国家,一般情况都是男性出来接引客人,但为什么到了柯恩这边就变了?

    珏跟着侍女走进了柯恩的住宅。

    一路上,珏见到的仆从全部都是女性,这一点令珏很是诧异。

    难道说,这么大的住宅不需要什么重体力活吗?亦或是……

    “柯恩大人就在里面,请进。”侍女站在宅子中央花园的一间玻璃室门前说。

    珏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扫视了一下周围正在工作的侍女。

    果然吗……

    珏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哟,珏,来的可真是快啊。”柯恩坐在桌子边,手中捧着一本书说。

    “你倒是有另一面啊,”珏径直走向桌子边,然后坐了下来,“不,或许我早就应该知道的。”

    “知道什么?”柯恩满是期待地问。

    “你这个人应该是噬色如命,从你第一次见到欧阳踏雪的那种眼神中我就应该看出来的。”珏说。

    “所以呢?反感我吗?”柯恩说。

    “你平日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我不管,只要你能够帮上我就行了。”珏很是坦然地说。

    “你这家伙,真是不同于他人啊。”柯恩微微一笑。

    这时候有人敲了敲门。

    “进来。”柯恩说。

    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的是一名女性,她提着一桶放在冰中的香槟过来了。

    不过这名女性在见到珏的时候眼睛瞪得大大的,像是有什么问题要问一样。

    柯恩和珏显然是都发现了这一点,然后柯恩看着珏,示意将这件事情全权交给珏来处理。

    “你有什么问题,问吧。”珏说。

    “那个……请问……欧阳踏雪她还好吗?”侍女问,不过看上去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

    欧阳踏雪?她为什么会知道欧阳踏雪的存在?

    “你叫什么?”珏问。

    “我!我是王婉儿,是……”王婉儿的声音变小了,“是当初和欧阳踏雪同一批被押运的奴隶……”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告诉我现在欧阳踏雪怎么样了吗?”王婉儿越说声音越小,以至于后面的几个字都挺不清楚了。

    不过珏依旧分辨出了王婉儿说的什么。

    “哦,你就是王婉儿,王家的替罪羊吗?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欧阳踏雪呢?”珏又问。

    王婉儿听着珏的质问,然后像是第一次进行面试的人一样不知所措地说:“在我们还在被押送的时候欧阳踏雪曾经很好地照顾过我们……”

    “哦?所以她手中的刀就是你们给她的吧?”珏说。

    一听珏的话,王婉儿往后退了好几步。

    “看来我是猜对喽?”珏看着惊恐的王婉儿说。

    柯恩这时候对珏说:“珏,如果你愿意的话,这个贱货就交给你处置了。以这家伙来换你的好心情,怎么样?”

    珏摆了摆手,看着柯恩说:“我这次可不是过来找你要人的,而是过来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情的。”然后他又转过去看王婉儿,“放心吧,欧阳踏雪现在过得很好……只是很好罢了……没什么事情的话你可以退下去了。”

    王婉儿猛地鞠了一躬,然后马上离开了。

    “我本以为你会将她要走呢。”柯恩说。

    “我不像你一样……”珏似笑非笑地说:“她身上有你的气味,或是说她们身上都有你的气味……你这个家伙。”

    “嗯……她们都花了我不少钱呢。”柯恩看着玻璃室磨面玻璃墙壁,然后从桌子上拿起了飞镖,朝着墙上挂着的标靶扔了过去。“各种方面的。”

    “怎么样?和女性在一起的感觉?”

    “一般。”柯恩扔着飞镖说,“活的时间长了,就不觉得异性还有什么好的了。”

    “那么你囚禁她们是有什么原因呢?”

    “让我还能记起来我是个人吧。”柯恩将最后一个飞镖扔向了标靶。

    珏看着柯恩扔一个中一个的飞镖,然后问:“说吧,这一次你找我是有什么事情?”

    柯恩转过身来问:“你觉得龙族给你的东西多吗?”

    “你是再问哪方面?”珏尖锐的看着柯恩,他差不多能猜出柯恩所想说的事情是什么了。

    “各种方面。”柯恩 走到标靶那边,将所有的飞镖给摘了下来,然后递到珏面前,“金钱、权利、异性依旧各种方面的好处。”

    珏从科恩手中的飞镖中拿了一个飞镖,然后说:“与其说龙族没给我好处,倒不如说我就根本没有要好处。”

    柯恩拿着飞镖坐了下来,“那么你有是怎么想的?我想你你的能力应该不适合在掌司这个位子呆着吧?你应该爬得更高才对。龙族不给你,我们可以给你……甚至比龙族的还要多。”柯恩又递过来了一个飞镖。

    “那么你们觉得你们能给我什么?或是说你们觉得你们有什么龙族没有的吗?”珏问。

    “来我们这边,我们可以给你更高的官职,甚至赐予你永世大公贵族的身份地位。”柯恩说。

    “哦?”珏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他说:“那如果我要是想要称王呢?”

    柯恩听后眯了一下眼睛,“那么我们可以将你的领地划分为我们的附属国,你们可以保证高度的自治,但同时你要来到我们的朝廷中参与政事。”

    珏笑着点点头,然后又说:“我想要当的是版南国的国王。”

    柯恩听后并没有太惊讶,而是理所当然地说:“那么你可以当真正意义上的掌权人,不过你要尊奉太子殿下……不,你要尊奉林家为王位的继承者。”

    “这样的话林家不就是个名义上的国王了吗?”珏一歪头表示不解,他本以为柯恩会很激进地否定他的。

    “这是君主立宪制,和龙族也是差不多的政体。如果你愿意来我们这边的话,我很乐意将这些东西奉献给你。”柯恩说着就有递过去了一个飞镖。

    珏看了眼飞镖,又看了眼柯恩。他接过飞镖,然后问:“你这么做,就是为了然我留在这里?”

    “你是个人才 ,这一点我深信不疑。”柯恩说着就那起了一个飞镖扔向了标靶。

    珏看着那个中正靶心的飞镖,然后说:“你这么做,是将国家推向一个极端。”

    “是啊。”柯恩握紧了飞镖,说:“你这家伙有称王的能力,但是没有称王的资质。如果你称王的话,会成为一名暴君吧。”

    珏一勾嘴角,然后扔出了一个飞镖。飞镖击穿了柯恩所扔出的飞镖,打中了标靶的中心。

    “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不会选择称王的……但我也不会留下来。”

    “为什么?因为龙族的女人?不会吧,你什么时候还对那帮人感兴趣了?想想当她们至龙化的样子吧,皮肤上长有鳞片,头上长角,手脚也会变成非人的样子,牙齿更是锋利似刀,舌头像砂纸一样……这有什么好的?单纯因为好看吗?你和她们基本上是不会有后代的,所以你的父母又该怎么办?你要当个不孝子吗?”

    “没人会跟你一样能被一两个女的给困在这里。”珏说,“而且我对那几个不感兴趣。”

    “欧阳踏雪吗?”柯恩又问,“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消除欧阳踏雪的奴隶身份,这样你和她在一起就不会有什么人说闲话了吧。”

    “柯恩,你应该知道我和欧阳踏雪间没有什么才对。”珏看着柯恩,同时他又说:“对我来说,欧阳踏雪很重要——目前而言。”

    “对啊,你是这么觉着的。”柯恩托着腮看着珏。

    柯恩走近了珏,然后低语道:“珏,你是个人才,是个很重要的人才!真的,这一千年里我还真没见到过能和你一个等级的人!所以别拒绝我好吗?我们能给你不会少于龙族的。并且如果加入我们的话,我们绝对会给你开绿灯的,你想做什么我们不会管太多,就算你打算赚黑钱或是酒池肉林我们都不管你,好吗?只要你能喂我们效力,什么都好说,就算是想要和我一样长生也可以。想想吧珏,你跟那群长鳞片的家伙不一样,你早晚有一天会死,你最后只会被龙族榨干你的价值,你……”

    珏听着,然后猛地扔了个飞镖打入板内。

    柯恩停止了低语。

    “谢谢你的邀请啊,柯恩。但是我现在不能回复你啊……起码……起码要等着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以后才会考虑来这里养老。”

    柯恩听后笑了笑,然后他将手中的所有飞镖都扔了出去,说:“那么,我就给你先准备着最好的养老房。还有……欧阳家准备动手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珏说着就将飞镖扔了出去。“欧阳家的事情我大致知道了。不过你的状态很虚啊,是不是这么多女的把你给掏空了?还是说你服用的还童丹质量有问题?这样吧,我帮你搞点还童丹还有那啥的药,当做礼物了。”

    珏扔完所有的飞镖后挥着手走了。

    柯恩看着珏离开后,就大喊:“王婉儿。”

    “是。”王婉儿很快过来跪在了柯恩的面前。

    “看看你干了什么?你是不是问得太多了呢?”柯恩掐着着王婉儿的脸说。

    “实在抱歉!”王婉儿低声说道,她的声音中全是害怕。

    柯恩的表情渐渐扭曲了起来,对他来说,珏拒绝他的愤怒都已经找到了一个发泄的对象。

    “今晚上要好好调 教一下你呢。”

    王婉儿含泪的眼睛所映衬的是柯恩愤怒与欲 望的脸。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