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追念

    差不多是在这里吧?珏走在魔域的一座山上。

    按照那一连串的补习计划,珏应该是在清明节以前走不了了。但是在道龙的特殊赦令下,珏获得了清明节的解放。而现在的珏刚刚从神域回来。

    今天,珏要来这里祭奠一名故人。

    珏看着周围,看着这一片荒凉的景象。

    以前,这里绿树葱茏;以前,这里鸟语花香;以前,这里令人向往……但是,现在这里却是如此的荒凉,如此得破败……

    【不!这不是我!

    “珏?珏!”莲田正看着他,正用难以置信并且带有恐惧的眼神看着他。

    快!快动起来!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动不了?!该死!快点获得行动权啊!珏在心中大喊,但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是被另一个东西给控制住了一样。

    “诶?这,这是怎么回事?”莲田惊恐地看着周围,她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凋亡,周围的树木都开始失去其生命的迹象,天空中的飞鸟突然掉到地上,地上的走兽开始大量暴毙。

    正在莲田因为周围发生的异样而感到恐惧的时候,不祥的预感让她看向了眼前——一张血盆大口正向她袭来。

    “啊——!”】

    珏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

    “哈,已经一千五百年了呢……但是每一次回忆都是心惊胆战呢……”珏很疲惫,他感觉好像睡觉,好想逃。

    珏来到了那一处满是坑洼的场地。他看向了一个地方。

    在珏的印象中,那里有一个小木屋。木屋里的东西不算是很多,但是木屋里的快乐近乎无限。建立在人烟罕至的深山里,虽然并不需要但是莲田每天都会过来送饭,绝地每天都会在莲田快走的时候过来挑事……

    【“呐,珏,这一次就是你的最后一个任务了吧?那么……等任务结束后……就要王成我们的约定哦!一定哦!到时候,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一定……”】

    啊,那是……珏想起了莲田的话,那是她跟珏说过的最天真的话,但是也是最后一次正常地说话。

    不知不觉,珏走到了那三根小树枝的地方。他向下看着,发现在他脚的地方有个杯子,里面有些许的酒。

    珏撇了下嘴哼笑了一下,他慢慢地坐下来,端起酒杯,对着那三根树枝说:“我敬你!”说罢,他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恭喜你啊,现在你和莲田在一起了。真是……为什么不是我啊?!”珏将手搭在膝盖上,然后将杯子一下子给扔掉了。玻璃制的杯子碰到了地上的石头,然后发出了碎裂的响声。

    珏看着杯子,然后说:“你知道吗?我听喜欢听这种声音的,因为这是完结的声音,只要出现了这种声音,一切都晚了,一切都是覆水难收……但是,这种声音只能听一次,也只有一次……”

    珏将手放到了一根树枝上,摇着这树枝说:“你知道吗?这和当初的情景很像呢。一切都像是那碎掉的声音一样。当它发生后一切都是覆水难收,一切都是永不再来……但是,当回过头来的时候什么都晚了。你死在了这里,你和莲田死在了这里,你们被葬在了一起,你们永远的在一起了!”

    珏低下了头,他的手将树枝捏得更紧了。“混蛋!我也想躺在那里面啊!我也想和莲田躺在那里面啊!但是……我怎么就是没法儿实现这么简单的愿望呢?我为什么就非得听造世者的呢?”

    珏的声音越发的激动。那根原本就是被雨水打湿的枯树枝发生了异样,它开始膨胀但是变得蓬松,就像是变成了絮状物一样地开始瓦解,最后化为尘灰。

    “你,就别在这里了!”珏说,“我,想待在这里……”

    说完,珏站起身来。他看着剩下的两根树枝,“绝地,抱歉……莲田,再见……”

    珏离开了,现在的他有了别的去处……或许吧……

    珏走了没多久,阿克西亚就跑过来了。

    “哇!忘记拿那个杯子了!真是!凯罗门怎么能这么冒失?!诶?!”阿克西亚刚一到这墓前就呆住了。

    “杯子,被打碎了?”阿克西亚的声音微微颤抖,她不敢相信发生的事情。

    这里荒无人烟,这里寸草不生,怎么会有东西过来打碎杯子呢?而且就算是杯子碎了的话,周围也应该有酒的味道的,但是为什么一点酒味儿都没有呢?这是发什么什么?!

    冷静!阿克西亚!都现在了你还怕什么?凯罗门可是神族,神族哟,所以就算是有鬼的话也可以接受吧?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这里只是有一点荒凉有一点渗人的荒地罢了,不要怕,阿克西亚,你是最棒的……你是……诶?

    正当阿克西亚还在安慰着自己的时候,她看到有什么反射着银白色的东西从地平线的一处闪过。

    鬼。鬼?鬼!鬼啊!阿克西亚算是被彻底吓到了。就算是眷属也是人变得,而且也没有多少年的经验,所以对鬼的害怕还是存在骨子里的。

    阿克西亚直接拔出了剑,对着前面。

    “阿克西亚,你怎么还在这儿?你……”这时,阿克西亚的背后传来了声音。

    “呀——!”阿克西亚一下子将剑看向身后。

    说是迟那是快,只听一声沉闷的声响响起,然后又见闪烁的火花亮起,阿克西亚的剑被一个人给拦下了。

    “……魁魇,真是谢了……”凯罗门看着那个已经碰到他鼻尖的剑锋。

    “没事。”魁魇举着一把被没有出鞘的刀说。他的眼神充满了杀意,寒冷刺骨。

    “凯罗门,你养的媳妇是要造反啊。”魁魇说,“怎么要我将她处决吗?”说着,魁魇的手指挑动这刀柄的末端,将刀挑出了一点。

    雪白的刀刃反射着光芒,散射出一片惨白的光线。这吓得阿克西亚当场当机。

    “喂,别吓她了。”凯罗门将魁魇的刀给按了回去。

    然后他走到阿克西亚的身边说,“没事了……你是怎么了?”

    “呐,凯,凯罗门……你说……有,有鬼吗?”阿克西亚像是一个受到了惊吓的小动物一样不停地颤抖。

    “鬼?”凯罗门先是有些疑惑,但是在看到地上的碎杯子以及消失的一根树枝后就大致上猜出了在阿克西亚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阿克西亚,说说,你刚才看到了什么?”魁魇也发觉了不对。

    “刚才,有,有个白色的东西闪了过去……这里……不会有什么动物的吧?”

    魁魇和凯罗门相互看了一眼。阿克西亚说得没错,这一带一点生气都没有,理说是不会有什么活物的。

    “你们看好阿克西亚,我和凯罗门去看看。”魁魇对他身后的妻子们说。

    凯罗门和魁魇都拿出了武器,慢慢地向前走。

    走到一半,凯罗门和魁魇都停住了。他们两人相互看着,就像是在交流一样。过了几秒,两人突然收起了武器并向前快速冲锋。

    “怎么个了?”阿克西亚正纳闷呢,她身后的人开始议论了。

    “诶?”阿克西亚回头一看,发现魅水月她们的表情都有些不对。

    “抱歉……”魅水月像是在努力压制着什么一样说,“只是发觉到了友人的气息罢了,不要害怕。”

    远处,魁魇和凯罗门正在全速奔跑。

    “你到西边,我东边,快点!”凯罗门大喊。

    “明白了。”魁魇一点头,然后用力一跳就瞬移到了另一边。

    真是!要是活着的话就快出来啊!看老子不给你个痛快!凯罗门一边按着剑一边说。

    (凯罗门!来这儿!)突然,魁魇的声音传到了凯罗门的脑袋里。

    (别闲的没事儿使用链接法术,正想事儿呢,吓死我了!)凯罗门虽这么说着,但是还是以极快的速度向魁魇那里赶。

    近了?!凯罗门越向魁魇那里跑,就越觉得那股气息变的更强烈了。

    “这是怎么回儿事?!”凯罗门问身边的魁魇。

    “不知道,这是那家伙的气息不错,但是……”

    “太强大了,”凯罗门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这股力量的纯度少说是你我的上万倍!”

    “上万倍?你也太小瞧这股力量了吧?”魁魇提出了异议。

    “你觉得是什么样的存在才能有这样的力量?”

    魁魇听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你和我想的一样吧?”

    凯罗门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他才说:“果然,是银白之灾吃了他吗?真是可怕……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银白之灾可能就在前面。”

    “先回……诶?”魁魇说到一半就停下了,然后就有些慌张地看着周围。

    凯罗门也有些难以置信地说:“气息……消失了?”

    “逃了?”

    “不是吧?逃的话我们就看到它了。”

    两人都没有说什么,然后凯罗门就说:“完了!它要是用传送离开的话……”

    “有可能在神域或是凡域,亦或是到了魔域的其他地方!”

    “该死!”凯罗门说,“抱歉了!魁魇,我先走了。要是那畜生到了神域的话,我饶不了它!”

    “啊,我也要让幻虚进入戒备状态……顺便在告诉敖业叔吧,毕竟凡域也可能有危险。”

    不过凯罗门他们的担心是有些多余的,因为现在珏就在龙城。

    “真是的,你去哪了?珏?”

    珏刚一回来,就被早在城门口等着的夏尼给拦下了。

    “夏尼?你怎么来了?……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珏无语地说。

    “当然要等了!现在还有时间,你收拾一下跟我回一趟武龙领。”

    “诶?为什么?”珏一愣。

    “当然是跟我去扫墓了。”

    “扫墓?去武龙领?该不会是给你家的人去扫墓吧?”

    “不然呢?”夏尼说。

    “诶,不是!咱俩非亲非故的,你为什么要带我去啊?”

    夏尼听后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说:“你现在是精钢派的掌门,去给先前的几任掌门扫一下墓不是应该的吗?”

    “……好像有些道理……”

    “那就别墨迹了!快走吧!赢宁哥已经回领去啦!”

    “诶……那个……夏洛特小姐,您今天有些强势啊。”珏故作乖巧地说。

    “你以为是因为谁啊?!明明事先就跟你说过这件事情的,你为什么就没有上线心啊?!”

    “好好好我错了,求您不要打我……”珏举着手说。

    武龙领在启驾洲,到要是快马加鞭的话到里自然不难。

    “是这里吗?”珏看着面前那一片墓碑。

    “嗯,这里是赢家家族的墓地,赢家的宗族都被葬在这里……包括我的母亲……”夏尼说着。

    然后夏尼就向珏一一介绍每一位逝者。

    虽然没有见到雷比翁,但是听夏尼说雷比翁已经回去了,而且已经来祭祀过了,所以他就先回去了。

    “这个呢,就是我太老爷的墓了。”夏尼蹲在墓前想献上了贡品。

    “这个呢,就是我妈妈的墓了。”夏尼站在另一个墓前说。

    “这就是阿姨的墓啊。”珏说。

    “哼哼,是呢……妈妈的墓……”夏尼说着就闭着眼进行悼念。

    (呵呵,阿姨。你明明比我大得多好吗?)有一个声音传到了珏的脑海中。

    (是你啊,赢笑靥。)

    (诶!明明是很久都没有见了啊!)赢笑靥有些失落。

    (本就该转生的灵魂还要在这里游荡吗?要不我抓你去强行转生?)

    (诶?!你有这么坏吗?!)赢笑靥瞪着眼睛说。

    (别忘了我的神格是什么。)

    (噗噗!坏蛋!)赢笑靥对着珏吐着舌头。

    (……不过真是惊讶,你们赢家死过这么多人吗?你们赢家是不是有什么遗传病啊?到了一定的年纪会死的那种。)珏看了周围的墓碑。

    (不是啊,)赢笑靥摇了摇头,(这些都是因为战斗而光荣牺牲人。)

    (这样啊……)

    (对了对了!你和我家夏尼的进展怎么样了?我很好奇哦!)

    (没什么进展,汇报完毕。)

    (诶?干嘛要这么冷淡?!我加夏尼有什么不好的啊?!)

    (夏尼是个好女孩儿,这一点我无法否认。)珏摇摇头,(她长得很好看,家务上也很好,性格也很体贴……)

    (那你为什么和夏尼没有进展啊?!)赢笑靥说着就飘到了夏尼的身边,然后推着夏尼说,(多好的姑娘就在你面前,你怎么就是不接呢?!)

    在这里,赢笑靥与珏直接对话,外面的夏尼察觉不到。珏在进行这么长对话的时候时间可以认为是静止的。

    (别这样,这对夏尼不公平……还有,你已经知道我就是银白之灾了吧?那为什么还要把夏尼往我这里推?)

    (嘿嘿……那个……其实……)

    (快说。)

    (其实啊……额……你看,银白之灾不是很强吗?不是很厉害吗?所以我就有些想要让赢家能够获得你的血脉……所以我才劝了雷比翁……)

    (所以你就想为了赢家的下一代能够获得我的力量而不惜让夏尼处在这个位置,是吗?)

    (对……)赢笑靥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说,但是总局的她不是在认真反省。

    (你也算的上是个当父母的吗?)珏无语地问。

    (嘿嘿……也算是吧……不过夏尼喜欢你的心情可是真的哦。)

    (真是的。你们这些做父母的……)

    (你们?还有人跟你说过婚约一类的事情吗?)

    (啊,有。像是冰九重。)

    (什么?冰家也来?!珏!你小子……也罢。谁都会被强者吸引的……)赢笑靥像是放弃了一样地说。

    (你们这些人啊,真是无厘头。)

    (诶!才不是呢!我当初明明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一开始我看到吓你对你有意思就有些担心,因为你身上的力量太诡异了。而且当我看到你就是银白之灾的时候更是害怕,我可不想把女儿交给你这种怪物……但是,你在最关键的时候还是取得了身体的控制权了吧?那时候我才知道你这人是可以相信的。)赢笑靥说。

    (是吗?那只是偶然罢了。而且,我喜欢过的人可多了去了,我可是个人渣,无耻之徒哦。)

    (哼哼。大人看事情的眼光可是很准的!我觉得你可以就行啦。)

    (固执的家伙。)

    (嗯……别说固执不固执啦。你可以帮我去祭祀一下嬴宪哥吗?毕竟他被所有人给忘了,所以没人能够在这时候想念他。帮个忙吧。)

    听了赢笑靥的话,珏想起了嬴宪。

    算了,反正也来了,倒不如帮着妮子一个忙。

    “诶?珏?你要去哪?”夏尼见珏要走就急忙问。

    “啊,你,你先祭祀着吧! 我有些别的事情。”“可是你才刚来啊!”夏尼说。

    “啊,刚来,”珏挥着手向后走,“你祭祀完后就先回去吧,到精钢派等我就行了。还有,让辛战准备好,我要看看他这几天有没有闲着……”

    珏走开了,但是在走的时候他捂了一下额头。

    真是奇怪,这一次和赢笑靥谈了那么长的时间,为什么对体力上没有太多的消耗?

    夏尼看着远去的珏,然后苦笑着看向赢笑靥的墓碑,说:“抱歉啊,妈妈,他就是这样的人。虽然性格上看起来挺不招人待见的,但是他可是很会替人考虑的,我的一些要求他虽然看上去听不耐烦的,可是总是会很认真地听。还有他很强大哦。还有还有……”

    神域,在未央岛的边缘处有一个人跪坐在哪里。他双目紧闭,像是在追念着什么一样。

    “有人告诉过你们做事情的时候要看场合吗?”那人突然说。

    他这么说着,但是身上去传来了强烈的怒火。

    “我们可是很随性的。没人告诉你吗?暴龙神?”一名打着油纸伞的银发女子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暴龙神,梦天明睁开了眼回头看去。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灾会讨厌你们这些造世者了。”

    面对如此的说辞,女子萍并没有生气,而是十分优雅地转动了一下油纸伞。

    “你来干什么?”即便面对如此美丽极具诱惑力的女子,梦天明也依旧没有感到神魂颠倒,而是依旧以一个极具压迫力的声音问。

    “没什么,只是回来回忆一下以前的事情罢了。”

    “以前的事情?哼!你们造世者还有人情冷暖?”

    “算是吧,毕竟我也是闲的。但是别忘了,你们的情感、人伦、规则可都是我们规定的,所以你们可没有拿这些东西说我们的资格。”萍用她那纤细洁白,好似玉制的近乎透明的手指拨弄着她的银发。

    梦天明用一个康实在比是一样的眼神看了萍一眼,然后就将面前的酒杯撒到岛屿的外面。

    酒杯中的酒向下坠落,落入了一望无际的深渊中。

    “很像,不是吗?”萍说。

    “啊,确实……师父当年就是被人投入深渊而亡的。”

    “你这孩子也是那时候才觉醒的呢。”萍向岛屿的边缘跨了一步,然后她就这么浮空地站着。

    “要是当时师父也能这样就好了。”梦天明说。

    “是吗?”萍在空中跳跃着,宛若一个起舞的妖精。

    “我凭借着现在的力量去过一趟忘川河,并且查过了。”

    “查……过了吗?查过什么了?”萍停止了跳动,而是用一个像是在看一个愚蠢的动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梦天明。

    “师父没有转生,这也证明他的灵魂还在三界,所以,如果能学会死灵术再加上灾那近乎不灭的躯体作为原料的话……”

    “哦?死灵……术?!”萍听后一扫刚才的和蔼的神态。她的声音平静,但是里面蕴含了近乎毁天灭地的怒火。

    梦天明一时间背后发凉。他的手不自觉地颤抖,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加速,即便是简单的呼吸也变得困难。对萍的恐惧就像是一种处于本能的恐惧——一种最底下的生物见到最强大的物体的时候而产生的恐惧。

    只见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算啦,虽然我们很讨厌死灵术,但是你要是能给我们带来最有趣的节目的话,这一点小事也不至于。但是……”

    一瞬间,萍就贴近了梦天明,其速度之快让梦天明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她用手指似碰非碰地点在梦天明的嘴边。

    萍冷眼看着他,并用异常冰冷的语气说:“万事都是有代价的,就算是我们认可了你学习死灵术,其代价也是有的。”

    说完萍就要走。留下了站在那里发愣的梦天明。

    “可以问一下!”梦天明马上回头问,“为什么你们讨厌死灵术吗?”

    萍停下了脚步,她回过头说:“能掌握生杀大权的,只有我们;能掌控生死轮回的,也只有我们。任何的歪门邪道我们都不认可,仅此而已……”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