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约会?

    “原来如此,原来这手机还有这么多的差别。”少芸在手机的柜台前点着头。

    “对吧?所以呢,你要是想要买个耐用的,还是选个比较好的,配置比较高的来用,要不然,用不了两三天就坏了。”冰千鸟说。

    “确实……啊,这是什么功能?空的手机上没有!”少芸盯着一个在很显眼的地方展示的手机说。

    那手机的屏幕上可以投射出三维的映射图。

    “额……你还真是会挑啊……”冰千鸟看了看手机,说:“这是模仿魂界的最新科技自制作的,听说这项科技的水平代表了当代魂界影视的最高水平,好像是叫什么‘单方向光源暗光投射’。”

    “他们可真是会研究新鲜的东西啊。”少芸摇摇头说。

    “听说是破译了什么外星科技,而且,由于先前的外星入侵导致整个魂界监管的土地发生了严重的地形改变,而且那里的政权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唔,我为什么要给你讲这个?”冰千鸟刹住了车。

    “哎?我还蛮喜欢听的……”少芸有些失落。

    “哎呀,我以后……”冰千鸟没有再说下去。以后?我还会有以后吗?……

    少芸见冰千鸟的状态不太对,就问,“那个……冰将军,你还好吗?”

    “啊,没事……你要买这款吗?”她指指这手机。

    “应该很贵吧……”少芸苦笑着画了画这价格表。

    冰千鸟一看,也苦笑着说, “确实……你三个月的工资啊……这样吧,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我就……”

    “不了,空给过我钱了。”少芸拿出钱袋,“您要是有空的话,能帮我选一个在预算范围内的吗?”

    “这样啊……行吧……”冰千鸟说。

    真是奇怪,空应该没有这么多钱的。那不成又偷藏了私房钱?真是的,一定要告诉莲华姐让她好好收拾一下空!冰千鸟看着钱嘀咕道。

    然而,冰千鸟没有想到远处正有人偷偷跟着她。

    “你哪来的钱?!还这么多?!”远处的海莲华小声质问着她身旁的丈夫。

    “这些是大家凑出来的。”空连忙解释道。

    “哦?那你之前的钱呢,你每个月的账我可都是再记的。”海莲华咪了下眼。

    “这……”空冒着冷汗,“饶了我吧,我的钱可都是给墨华韵买衣服了,那妮子看中的衣服可真是贵啊……”

    “墨华韵?你又让她帮你干什么了?”海莲华问。

    “就是让她帮我处理了一些垃圾而已……没什么。”空故作镇定地说。

    “那真是好,改天应该让她过来吃个饭呢。”海莲华笑着说,但是这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真的是让人看得毛骨悚然。

    “看来看着个丈夫可真是难啊。”一旁的娜尔摇摇头说。

    “您也应该……”

    “别用‘您’了,我还没封将呢。”娜尔耸耸肩。

    “好吧……你也应该注意一下了。以后你要是有了丈夫的话,就应该看住他。”海莲华一本正经地娜尔说,“龙族没有明确家庭的组成制度,不会像魔族那样支持一夫多妻制,也不会像神族那样强行一夫一妻制。所以,要是不看住你丈夫的话,你可能就要有姐妹了。嘛,我不讨厌墨华韵是啦,而且我们家的孩子也很喜欢她。”说着,海莲华一撩头发。

    “这个我知道,我妈就是我爸的妻妾,所以我知道有第二夫人,或是说有个妾的感觉!”娜尔深有同感地说。

    “啊,原,原来是这样……”娜尔突如其来的接话茬儿让海莲华一时间不知所措。

    “我可不打算给你添姐妹,再说了,墨华韵那妮子可是很烧钱的,三两天一件衣服……”空无语地说。

    “什么嘛,要是她不乱花钱的话你还真能娶了她不成?”

    “我可没这么说……算了!别提了!他们移动了!”空看着远处说。

    冰千鸟和少芸离开了这里,到了一家咖啡屋。

    “说起来,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娜尔一边偷偷靠近冰千鸟他们,一边问。

    “和你一个目的。”海莲华说。

    “顺带让同志们看场好戏。”空拿着手机说。

    “呵,你在直播啊。”海莲华挑了下眉,“小心被当作变态。”

    “没事,只要你不嫌弃我,什么都好说。”

    “瞧你那样!”海莲华听后红着脸将头扭到了一边。

    看着在那里腻歪的空和海莲华而感到不适的娜尔捂着脸说:“你们俩够了……有这样的吗?当众秀恩爱……”

    “那你倒是找一个啊。”海莲华碰了下娜尔。

    “唉,本小姐眼界高,看不上别人。”娜尔把头扭到一边说。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海莲华提出那个话题的时候,娜尔的脑海中瞬间就闪过了一个人的身影,可惜娜尔并不知道那人是谁,可是总觉得很近,好像见过一样。

    “对了对了,情况怎么样?!”海莲华问。

    “看着啊……”

    少芸和冰千鸟正在那里喝咖啡。

    “好苦!这是什么?!”少芸吐着舌头说。

    “咖啡啊?没喝过吗?”冰千鸟十分诧异地问。

    “没有……”

    “你这人啊!怎么回事?什么都没见过?”冰千鸟十分不解地问。

    “我呢,”少芸擦了下手,“和珏玩躲猫猫,去过任何地方,大多是荒无人烟的地方。追了他许多年了,躲了他许多年了。这些年,没怎么和现代接触。”

    “你即在追他又在躲他,真是矛盾啊。”冰千鸟托着腮说。

    “是啊……”少芸看了看远处,“我就是这样的矛盾啊……”

    这几个货在干什么?少芸想。他早早的就注意到了娜尔他们的存在。一开始少芸就觉得这样的发展像是在演戏一样,而空和娜尔都将冰千鸟推向他的时候,他就猜到了——这一切都是被计划好的。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少芸在心中发出了嘲笑。无非是陪冰千鸟过家家罢了,没什么意思。

    少芸看着外面,随口说了句:“这里,可真是宁静啊……”

    “我呢,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冰千鸟也看向外面,“有时候,我总会误认为时间会变得很慢,但是它就是变得很快。我喜欢这样静静的氛围。”

    “说白了你就是喜欢上神呗。”少芸用开玩笑一般的眼神笑着看向冰千鸟。

    “哼,这么说我吗?你也真是够损啊。”冰千鸟用不像是生气的语气回击道。“说起来……你们当初是为什么杀掉了彼此的爱人?”

    少芸看着冰千鸟,他的眼睛就如同深渊一样看不到任何的东西,所有的情感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拉到了肉眼难见的地方。可是,冰千鸟又能感受到在少芸的心中,压缩着浓度极大的情感,就如同即将爆发一样的火山口中的板岩一样,瞬间的爆碎只是一念之差。

    冰千鸟有些畏惧,她本是按照娜尔所说的激将法来让少芸对于珏作战提起干劲,但是她觉得自己可能踩到了雷区。

    就当冰千鸟想要终止这个话题的时候,少芸开口了:“我和珏曾是最好的兄弟,从前是,现在也是。”

    冰千鸟被少芸的话搞得一头雾水:少芸的话与刚才她问的驴唇不对马嘴不说,还与先前说的话差异很大,既然是仇人又怎会是现在的兄弟?

    少芸好像也看出了冰千鸟的疑惑,于是补充道:“你与一个人的关系,有时并不是一瞬间就会定下的。当时我和那家伙躲在角落里苟且偷生,彼此逃避着,彼此倾诉着,当然,也彼此寻找着解脱。有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活着。总之,我们越是逃避过去,就越难逃避过去。或许在那时我们就建立了难以言表的默契了吧?有时候,我们甚至会在梦中交谈。但可惜,我们做了件错事,那就是想要用不对的方法将我们的过去掩埋掉……”少芸说到这里就叹了口气,“或许,这就是悲剧的开始吧……我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他变成了那个样子,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错误的方法?是指……爱情吗?冰千鸟在心中想,毕竟少芸还说了句“悲剧的开始”。而且,少芸说的变了样子又是怎么回事?他也许是说自己变成了死灵,但是珏呢?珏又变成了什么?珏也变成了死灵了吗?冰千鸟琢磨着少芸的话,加上过年时在精钢派中发生的事情和敖丽说的话,冰千鸟猜自己想的应该是对的。但是这样的话少芸说的“不同的道路”又是怎么回事?珏变成了不属于死灵的东西吗?还是珏和少芸都是死灵,但是两者又有着不同的形式?

    “至于我们啥了彼此所爱的人,这是一个意外,而且我也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意外了。”少芸继续说。

    “是吗?”冰千鸟决定不再想这件事了。“那你还为什么要找那个绷带怪?不是个意外吗?”

    “准确的说,是个被算计好了的意外。”少芸的语言中带有微微的颤抖,“冰将军,您杀过同类吗?”

    少芸的话让冰千鸟背后一凉。杀同类?!那不是杀龙吗?

    “还没有过……”冰千鸟慢慢地说。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您喜欢戏剧吗?”

    “舞台上演的吗?总的来说并不是很喜欢,因为那些多是悲剧。”冰千鸟摇摇头,“看倒是看过几次,都不太喜欢,一点要是看进去了的话就容易看哭。”

    “有些人,喜欢看着悲剧发笑。”少芸稍微用了下力,这让他手中的杯子发出了声音,“那些人让我去弑杀所爱之人……然后……他们就会在高处发出如同看一个动物做出愚蠢动作时的嘲笑!”

    不对,不是珏杀的你所爱的人吗?冰千鸟发觉少芸说的话有前后矛盾的地方。可是突然,一个猜想在冰千鸟的脑海中出现——珏和少芸爱着同一个女人?!

    这样就说通了!加上先前从娜尔哪里听来的话,就能知道为什么两人所说的是如此的矛盾但是又契合。

    “你一直都在说一些比较沉闷的话题呢……”冰千鸟说。

    “还不是您挑起的话题?”少芸一笑。

    “这样吧,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吧,我们到游乐园玩玩。”冰千鸟说。

    “游乐园?那是什么?”少芸问。

    “别提那么多了!正好我也想要发泄一下,跟我走就是啦。”说着,冰千鸟站起身,拍拍少芸的肩示意他起来。

    远处的娜尔他们见冰千鸟又移动了,赶紧收拾一下东西跟了过去。

    身为繁育中心的龙城可是最发达的城市,像是游乐园这样的娱乐设施自然少不了,而且,龙城还有占地凡域面积最大的游乐园。

    “空,你没事吧?”海莲华扶着空,一脸担心地说。

    “没,没事……我靠……这俩人……一上来就玩这么刺激的项目吗?”空捂着嘴,一副想吐的样子。

    少芸和冰千鸟在一来到游乐园地瞬间就选择了一种瞬间弹射升空的高危项目。身负帮着同事搞直播(实为跟踪)的空自然要跟着啊。可是一上去空就后悔了:虽然参加过飞骑部的训练,但是像是这种在一瞬间冲天的感觉空还是从未感受过的。

    在一种带有弹射功能的法器的帮助下,空在一瞬间就飞天近千米。不同于神族,远古时代诞生于海洋中的龙虽能升空,但是还是会对天空有一些排斥,所以在这个游乐设施上的空和一般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更重要的是,这里可是龙城的游乐园,怎么能不考虑到王种的强大性呢?所以冰千鸟他们坐的是专门为王种设计的。相比起一般的设施,这王种专属的设施可是相当的刺激:升空还带旋转,属于名副其实的“螺旋升天”。

    “你也太没出息了吧?看看少芸,人家一点事儿都没有。”娜尔在一旁说着风凉话。

    确实,从设施上下来的少芸现在正在另一处坐着照顾着冰千鸟。一开始,工作人员是不希望少芸上去的,但是还是敌不过冰千鸟的“魅惑之瞳”的力量。但是等到两人下来的时候,倒是把包括其他游客在内的人都给吓了一跳:被认为是人族的少芸不但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扶着身为龙的冰千鸟下来。

    “您没事吧?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我们可以改天再来。”少芸说。

    “没事……”冰千鸟面如纸色地捂着嘴,一副要吐的样子。“这玩意儿……要比那一次去视察温德斯的军队时还要刺激……”

    “额……那边好像有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不如去那里坐坐吧。”少芸指着不远处像是一家快餐店的地方说。

    “要扶您吗?”少芸如同一名绅士一样伸出了手。

    冰千鸟看着少芸。

    说起来,从小到大还没有几个陌生的男性如此真正彬彬有礼地向冰千鸟发起过这么庄重的礼节。大多数的男性多会先尝试调戏一下她,在吃到苦头后再重新审视冰千鸟。

    “好的。”冰千鸟笑了笑,然后将手搭在少芸的手上。

    “如果觉得还是走不稳的话,可以挽住我的胳膊。”少芸在一个似近非近的位置说。

    “好,好的……”冰千鸟没有拒绝,而是脸颊微微泛红地慢慢地靠近少芸,将手腕在了少芸的胳膊上。

    看到这一幕,娜尔他们兴奋不已。

    “我靠!看看看!金毛儿终于迈出这一步了!”

    “哇哇哇!这么少女的千鸟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海莲华也拍着手说。

    “看看,看看这些评论,窝里面的同志们应该都炸了吧?”空拿着手机说。

    确实,现在凡是在空开创的加锁房间里看着直播(跟踪)的幕僚们都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庆祝。

    “你倒是跟他们说被误会了啊!”海连华说。

    “也是,八字还没个撇呢。”娜尔也赞同海莲华的看法。毕竟,只是挽手的话并不能证明什么。

    少芸和冰千鸟来到了那家店。

    “您一定饿了吧,刚才的项目切实是有些刺激呢。”少芸笑着说。

    “确,确实呢……”冰千鸟捂着头,“你呢?不,不觉得……”

    “是不是双腿发软,心惊肉跳,全身冰冷,后背发凉?”少芸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说。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刚从高处下来的人都这样……我以前也经历过这种感觉。”

    “你以前玩过这个吗?”冰千鸟挑着眉毛问。

    “没有,”少芸摇摇头,“比这个还刺激罢了……至于是什么,您最好别问。”

    “好吧好吧……”冰千鸟摆摆手。

    这个时候,服务员来了。

    “您好,请问可以为您点餐吗?”

    看着面脸笑容的服务员,少芸倒是苦笑着将菜单推到了冰千鸟的面前,“您想吃什么就点吧,我想我的预算是够的。”

    冰千鸟接过了菜单,但是许久没有决定要点什么。

    额……好难受,不想吃什么……但是……冰千鸟看看少芸,或许他也饿了。

    “呐,为什么少芸要把菜单给金毛儿啊?”

    “应该是考虑到千鸟并不舒服,所以才让她去点吧?要是太多或是太少的话都会让千鸟觉得不舒服吧。哎呀~少芸还真是贴心呢。”海莲华就像是看着儿子约会的老妈一样。

    一旁的空倒是用十分尴尬的眼神看着冰千鸟和少芸。那个……少芸不大识字的事情还是先不说了吧……

    “如果您没有主意的话,我推荐您这个套餐。”服务员或许也没有耐心了,于是就开始推荐套餐了。

    “这是什么?!一份竟然这么贵!”冰千鸟看着那个套餐的报价说。

    “这是情侣套餐,对双人来说是十分实惠的。看您的样子应该是去玩了那些十分惊险的项目了吧?那样的话这份套餐正好适合您,量不大,能吃饱,而且还能和您的男朋友一起再填甜蜜的回忆,多好。”

    “男朋友?!”冰千鸟听后“噌”地来劲了,“这,这家伙,他,他是……”

    “我是这位小姐的随从,或是小弟。”少芸十分淡定地说。

    “是,是这样吗?”服务员苦笑着说,“现在的情侣玩得角色扮演可真是高端啊。”

    “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算了,额……大小姐,您能点餐吗?”少芸又看向冰千鸟。

    冰千鸟看了少芸一眼,然后鼓起腮指着这个套餐说,“就这个了!”

    “好的。”服务员记下后就走了。

    “冰将军,您在干什么?!这要是被人看到的话……”少芸有些捉急地小声说。

    “被人看见又怎么了?!”冰千鸟像是在闹脾气一样地看着少芸。

    虽然在龙城真正见到过冰千鸟尊荣并认出她的人很少,但是要是留心于传闻的话就会知道冰千鸟是有一头金色的长发,一张倾国的面孔,一身完美的身材以及一双紫色的眼眸的。如果在点了情侣套餐并且有人在这里认出了冰千鸟的话,就可能给冰千鸟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没事。再说了,你嫌弃我?”冰千鸟用一种难以言表的眼神看着少芸。

    “成,您怎么喜欢怎么来。”

    “这样就好。”冰千鸟笑了笑。

    在外面,娜尔他们还在看这。

    “呐,拿着吃吧。”空从路边摊买来了食物给海莲华和娜尔。

    金毛在那里吃好吃的,我却在这里看……好不爽……娜尔用力咬着食物,然后她又斜眼看了看相互紧靠的空和海莲华以及四周的情侣。

    呵呵,好棒啊,就我一个单身的吗?娜尔又喝了口微热的饮品。说起来,迄今为止我倒是有被几名女生搭过讪啊……我果然太像男孩子了吗?

    娜尔感觉有种失落感,她也希望能够有人来陪她,能够到处发糖来恶心那些没有伴的人。

    吃完饭后,娜尔他们又跟着冰千鸟和少芸去了很多地方。一开始这两人玩得项目还挺正常的,但是慢慢地,这两人就开始由刺激类项目转向了平缓类项目,然后又转向了像是情侣玩得项目。

    不知道是这俩人故意的还是受到了周围的氛围而不自然的转换过去的。

    “额……这比狩猎还难受……”娜尔蹲在草丛里。

    玩了一天后,少芸和冰千鸟坐在一处公园里。

    “夜空,真美啊……”冰千鸟望着天空说。

    “嗯……挺漂亮的。”少芸盯着着没有月亮的天空。

    “你喜欢那颗星星呢?”冰千鸟指着天空问。

    “那一颗。”少芸连犹豫都没有犹豫地就指出了那颗星星——一颗最亮的,发散着有些惨白星星,那颗星如同天使的泪滴,又像是雷电的残留,亦或是利刃的锋芒所闪过的寒光。

    “啊,是这颗星啊。”冰千鸟傻了眼一般地说。

    “有什么问题吗?”少芸问。

    “我本来以为你会忌讳这种愚蠢幼稚的问题的。”冰千鸟笑着说。

    “不,我很喜欢星辰。”少芸反倒认真地说,“那一颗,违命星,我最喜欢的星。”

    “违命星,天空中最亮的星辰。而且也是最晚失去光芒的星辰,有时,即使是在烈日当空的时候也会看到这颗星辰。而且,人么还认为违命星是帝王的星辰,因为其他的星辰都围绕着违命星旋转。”

    “冰将军您呢?”听了冰千鸟话的少芸反问道。

    “我吗?”冰千鸟先是一愣,然后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喜欢那颗星星。”

    “源启星?”少芸说。

    在违命星的一侧,有一颗比它稍微暗一些的星辰。

    “源启星,围绕着违命星旋转,每六十年一个周期,人们认为它是代表着护国者的星辰,也有人认为它是代表着王后的星辰。”

    “王后吗?呵呵,我可能没有这个命吧?”冰千鸟笑着说。

    “确实呢。”少芸也笑了笑。毕竟,能与冰千鸟门户相当的只有王种。“没想到冰将军也这么的天真……冰将军?!”

    冰千鸟突然僵住了,她呆呆的望着天空。

    尔予我玉非我物,侍君飞血染机织。

    陌生的语言在冰千鸟的耳边响起,一种扎心的痛折磨着冰千鸟的心。

    然后,冰千鸟好像听到了,听到了一名的男性的话语,那声音,很是熟悉。

    你,就是我的王后;你,就是我所重视的人,最后一个,我重视的人。

    “冰将军?”少芸摇了摇冰千鸟。

    “啊!抱,抱歉……”冰千鸟转过头来,但是她的脸上出现了两道泪痕。

    “您没事吧?”少芸问。

    “没什么……对不起……”

    “为什么突然道歉?”少芸一头雾水。

    可是冰千鸟知道自己应该道歉,不是向少芸,不是向任何一个她第一时间所能想到的。

    “千鸟怎么了?”海莲华问。

    “天知道,”空说:“也许是被环境所感动的吧?”

    这时,空和海莲华看向在后面一边刻着树一边说着现充爆炸吧的娜尔。

    “我觉得她没救了。”

    “我也这么想。”海莲华点点头。

    在看少芸那里。

    少芸见到冰千鸟的样子就担心地说:“冰将军,您怎么了?为什么哭了?”

    “我,我不知道,总觉得……很惆怅……”

    “果然,这几天您的状态很是不好,有什么烦心事可以说一说吗?到时候还能发泄一下被积蓄在心中的情感。”

    冰千鸟深吸一口气,然后站起身。她决定告诉少芸,告诉他发生的一切,以及自己的心意。

    “少芸,我……”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