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尾声

    伴随着人们那充满期待的倒计时,一个个色彩绚烂的光点出现在天空,然后爆炸。

    “哇!真是漂亮呢!”娜尔看着天空陶醉地说。

    “你们家的领地中过年不放这东西吗?”冰千鸟在一旁问。

    “不,这个也是有的。”娜尔说:“只不过每次看的时候总是会被震惊到。”

    “确实呢。”冰千鸟看了看天空,“真是美丽呢……”

    现在,正是年关,新的一年已经来到,人们也开始对彼此进行新年的问候。

    “听敖丽说,这些都是模仿了魂界一种叫的烟花的东西,好像是有种‘爆竹除夕’的说法。”娜尔说。

    “嘿~?真是奇怪呢,明明没有交集,他们也有关于‘夕’的传说吗?”冰千鸟有些好奇地说:“不会连魂界也有上古级的怪兽吧?”

    “不,”娜尔说:“天知道他们那来的消息。”

    现在,娜尔和冰千鸟正在为了开新年后的茶会而在主城里采购东西。茶会的目的一是为了庆祝新年,二是为了让夏尼和敖丽的注意力能够别老是在珏的身上。

    打那天起,珏已经昏睡了半个多月了,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甚至连生命迹象都消失了。

    本来冰千鸟以及精钢派的大部分的弟子都认为珏是死了,可是雷比翁死活不让他们将珏下葬。

    而且,更诡异的是,珏昏过去这么多天了,他的身体一点都没有腐烂,敖丽这个胆大的倒是问了问珏的身体,她说珏的身体上有股土的味道,完全没有尸臭味。

    “这个多少钱?”冰千鸟在一家店外问。

    在主城这种商业重地,有些会做买卖的商家即便是新年了也会开店。

    “哟,姑娘挺漂亮啊,给你便宜些吧。”店家看着冰千鸟说。

    冰千鸟买回东西后,娜尔一脸不懈地看着她。“长得好看就是好啊。”

    冰千鸟笑了笑,“别这么说,这也是我的一种优势啊。”

    或许是因为前些日子的事情吧,现在娜尔和冰千鸟的关系不再是那么僵硬了,虽然还是有些摩擦,但是两人比以前要和平得多。

    “对了,有件事情想问。”娜尔说。

    “嗯?问吧。”

    “你的眼睛,”娜尔盯着冰千鸟那紫色的眼瞳,“这个听说是叫‘魅惑之瞳’来着,那这个,是天生的吗?”

    “嗯,天生的。”冰千鸟说:“不过听烬锽的父亲说,这眼睛只会出现在长得好看的人身上,而且还都是女性。”说着,冰千鸟高傲地一笑。

    “要是出现在男性身上的话就可能会出现伦理危机吧?”娜尔说。

    “也是呢……”冰千鸟换上了张哭笑的脸,“小时候,每次完成了什么不得了的任务的时候,总会有人怀疑我是不是用了‘魅惑’的力量控制别人完成的……”

    “确实啊,要是有这双眼睛,无论是谁都会屈服吧?”

    “事先声明,我可没用这双眼睛干过什么坏事!”

    “啥?”娜尔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吗?!”

    “你为什么不信啊?!”

    “不是……”娜尔一副想要说什么却又不好意思说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冰千鸟着急地问,她总觉得娜尔好像知道些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那个……我听别人说……”娜尔像是个犯了错的小孩一样抬眼看了冰千鸟一眼,“你平日的作风好像不太好呢……怎么说呢……别人……说你是个*?”

    冰千鸟整个人愣在原地,简直就像是被冰封住了一样。

    “这……这是谁说的?”冰千鸟机械式地转头看向娜尔。

    “诶?这……”娜尔十分为难地将视线移向一边。

    “快!快说!我!我要去卸了他!”冰千鸟在路上大喊着,使得本就吸引路人目光的她招来了更多的目光。

    “这……是……是少芸啦!少芸!”娜尔说。

    “什么?”冰千鸟一失神,“少芸?……”

    “喂喂喂,你平日倒是注意一下啊,别老是那副德行,”娜尔接着冰千鸟没缓过神来的时候对其说教,“在精钢派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老是和男的在一块,而且还是和很多男的……诶?”娜尔见周围的人开始往不好的方面议论了,于是马上带着冰千鸟离开这里。

    “真是的!大过年的!”娜尔不爽地说。

    “那个……骗,骗人的吧?”冰千鸟说。她的眼神空洞,简直没有爱了。

    娜尔看着冰千鸟,这怎么看都像是那晚的夏尼!

    “当,当然了。”娜尔不打算影响冰千鸟过年的心情,“这都是我自己想说的……你,你可别卸了我啊。”

    “真,真的?”冰千鸟的眼中闪过一丝光。

    “啊。”娜尔这么应到,但是出于为冰千鸟的未来着想,她还是说:“可是你要小心些啊,没有那个男的会喜欢随时都有可能绿自己的女的的。”

    “谁!谁是这样的女的啊?!”冰千鸟大声说。“而且!谁,谁说我喜欢他了!?”

    “我可没说你喜欢他哦……哦!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娜尔坏笑着,“还是个人族?!跨种族的恋爱啊!好棒呢!我要不要也找个人族呢?”

    “你!你够了!”

    “不过啊,你的事情我听说了,”娜尔说:“我觉得,你如果真的有一个心仪的对象的话,还是快点表示一下比较好,要不然,你会后悔的。”娜尔看着冰千鸟,“百兵阵的加封仪式不就是在二月中旬吗?”

    冰千鸟没有多说什么,她的表情有些抑郁。

    “真是的,你啊,白有了一身撩男人的技能!”

    “你!是说什么?你才是一点魅力都没有呢!像个男的!”

    娜尔笑着没有还嘴,毕竟冰千鸟要是恢复过来的话比什么都好。

    就这样,娜尔伴随着冰千鸟地吵闹回到了她们暂住的地方。

    房间中,没有人。

    “诶?人呢?”娜尔说。

    本来,夏尼和敖丽应该是在这里留守的。

    “这里是主城,安全上不用担心,可是一直不回来的话也有些令人捉急啊……找找吧。”冰千鸟说。

    就在这时冰千鸟她们听到了脚步声。

    “哈,冰姐姐回来啦。”是敖丽。

    “诶?敖丽,就你一个人吗?夏尼呢?”冰千鸟问。

    “啊,”敖丽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刚才我和夏尼姐去看了看珏……”

    “他还是那样吗?”冰千鸟问。

    敖丽点了点头。

    “夏尼姐还在珏的房间里……她说她过会回来……”

    冰千鸟和娜尔没有多说什么。那天珏昏倒后,夏尼就被雷比翁叫了出去,当夏尼回来的时候,她整个人的眼神都是死的。

    现在,只要是能让夏尼精神好起来的话,什么都行,什么都随便了……

    “敖丽。”冰千鸟叫到了敖丽,“关于绷带怪变成这样,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敖丽看了下娜尔。

    “要我离开吗?”娜尔说。

    “……抱歉,娜尔,你就先出去吧……”冰千鸟说。

    娜尔没有说什么就立刻离开了。

    “说吧。”冰千鸟说。

    “千鸟姐,这件事情你不能跟别人说。”敖丽看着冰千鸟的眼。

    “好的,我不和别人说,”冰千鸟看着敖丽的眼睛说:“绝对!”

    敖丽点了下头,她慢慢地说:“冰姐姐,你知道道龙教义那天来是放了什么法术吗?”

    “好像是……名叫‘唤魂’的法术的。”

    敖丽点了下头,“那个法术,是可以将失去活性的躯体内的灵魂给不经过腐烂的过程就能被释放出来的法术。”

    “什么?”冰千鸟好像隐约知道了些什么,她不由得讲这件事情和少芸联系起来。

    “而珏的状态是一种很罕见的状态——‘失魂’;他的身体也是没有活性的,而且他的身体好像一直都没有活性……”

    “也就是说……”冰千鸟的背后一阵发凉。

    敖丽点了下头,“珏,他好像本来就死了……它的躯体,本来就是一具死尸,至于为什么还能动,这我也不清楚……”

    “是,死灵师吗?”冰千鸟问。

    “与其说是死灵师,不如说是死灵术的产物。”敖丽的脸色比冰千鸟的还要差,“千鸟姐,我,我有些害怕……”敖丽战战兢兢地说。

    冰千鸟抱着敖丽。确实,一直以来愉快相处的同伴竟然是这样的怪物,则是在是有些难以接受。

    外面的烟花声时起彼伏,这本应令人开心的爆炸声在敖丽和冰千鸟的耳中是如此的惊心动魄。

    “敖丽,关于死灵术,你是从哪听的?”

    “我从小不就是总在凌云中跑来跑去吗?偶然间发现的。当时还把它当做是恐怖故事看……后来才知道那是禁忌……”

    “以后可以向我说说关于死灵术的事吗?”冰千鸟说:“我来替你分担一下。”

    “好啊……”

    “你们聊完了吗?”娜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都快被人当成傻子了。”

    “啊,进来吧……”冰千鸟说。

    “你们……怎么了?”娜尔见敖丽和冰千鸟的脸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诶……先别说这个了,看!敖丽!看看我们买的是什么?!”娜尔从袋子中拿出了东西。

    “哇!我要吃!”敖丽立马换了心情跑到娜尔的身边。

    0

    夏尼跪坐在珏的身边,她就这么呆滞地看着珏。

    珏,不会就这么醒不来了吧?夏尼这么想。

    啊,肩膀又痛了……夏尼不自主地捂着肩。

    可是……夏尼又触动了下自己的胸口,为什么自己会有一种兴奋感?……对我来说,珏死了的话会更好吗?

    我想,我应该把飞羽银华拿来……夏尼看着珏,她总觉得要是能补上珏一刀的话是不是会更好?

    有种怪异的感觉在夏尼的心中躁动着。

    不行!夏尼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呵呵,这就是敖丽说的“病娇”啊?说的是现在我吗?夏尼在心中自嘲着。

    不过……夏尼看着珏,沉睡中的珏对她来说是那么有吸引力。她用手指戳了一下珏的脸,不过这次,珏没有像以前一样对夏尼发动攻击。

    “说起来,我能活到今天,真是多谢你了啊。”夏尼用手指在珏的脸上划着。

    夏尼回忆着从认识珏到现在的种种经历,她的眼眶有些湿润。

    我果然……

    夏尼用手将珏的头向后仰了一下,使他的咽喉朝向夏尼。

    夏尼将脸慢慢地移向珏的咽喉,然后吻了上去。

    “你没有反抗呢……”夏尼小声说:“看上去有些耍赖呢……”

    这时,有人走到了夏尼的身边。

    “这就是你的选择?”

    “父亲……”夏尼看着身边的人——她的父亲,雷比翁。

    雷比翁看着珏,又看了看眼角流下一大颗泪珠的夏尼。

    “即便你记住了我昨天的话?”

    夏尼无声地点了下头。

    雷比翁叹了口气,“你就和当年你妈一样,就是不愿意听她父亲的……”

    “不,这不是……”

    “算了,”雷比翁拿出一封信,“过年后你还是要回龙城去参加百兵阵的加封仪式吧,到时候把珏也给带上,将他和这封信交给道龙。”

    夏尼呆呆地接过信。

    雷比翁看了躺在哪里的珏一眼,过了好久才说了句:“我也和你一起去吧……”

    就这样,在主城度过元宵节的夏尼一行人带着珏回到了龙城。

    0

    武龙皇领地的某处——

    周围的动物在自在地干着自己的事。

    “啪啦——”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引起了周围生物的警觉。

    在一片空地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到人胸口高的空间裂痕,从裂痕开始流淌出闪着金光的沙子。

    流到地上的沙子开始在地上流淌,然后画出了一幅复杂的法阵,接着,一只由血红色的钢铁打造出来并带有金丝的笼手从裂缝中伸了出来。

    就在手伸出来的瞬间,地上的流沙开始逆流到那只手的掌心中。

    裂缝越来越大,一个人影从裂缝中出现,手后面的人开始从裂缝中走出。

    当沙子完全回流到拿手掌中的时候,那个手的主人已经从裂缝中走了出来了,而地上的沙子也回到了那人的手中并变成了一个小沙漏。

    “哦!我没想到这里这么冷啊!”手的主人收回了笼手并震了他的衣服。

    他是名二十左右的青年。青年穿着一身灰色的羊绒大衣,围着同色的围巾。他的眼睛是紧眯着的,让人怀疑他是否能看清周围。一双带着白色并绣有红色剑盾纹章的手套戴在他的手上。

    青年突然感知到了什么,他看向了一边,“我是该教您叫老板娘呢?还是大姐头?还是女帝?亦或是……”

    青年看的那一边出现了一名银发血眸的白衣女子。

    “造世者——萍呢?”青年说。

    “你就是夫君派来的吗?”萍看着青年,“你叫雾是吧?”

    “是的,”青年立马立正并给萍鞠了一躬,“我就是,雾。”

    “真是的,你也长大了呢。”萍笑眯眯地看着雾。“叫我大姐头吧,之前的称呼我已经听腻了。”

    “您见过我吗?”雾有些不解。

    “你是从未来的魂界来的吧?”萍说。

    “您!您知道?!”雾显得相当的惊讶。

    “当然。”萍转了下自己的伞,“造世者,无论在哪个世界或是时间线,都只有一个。”

    “也就是说……”

    “当然了,我现在就可以进入你那时的魂界与我的夫君约会。”

    雾抬了下身子,他有些无奈地笑着说:“这么说,当时将你们造世者给封印一事完全就是闹剧呗。”

    “当然,”萍一点头,“造世者,创造世界的人,怎么会被创造出来的东西给封印呢?”

    “那么,魂界的东西也是你们创造的吗?”

    “这事肯定的。”萍拿起了雾的一只手。

    “喂!大姐头,自重啊!”雾红着脸向后移了下身子,“您应该知道您的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魅力吧?”

    “没事,”萍说:“对我们造世者而言,只有完美才配我们,当然,像是你们这些不完美的生灵,我们是不懈的……”萍轻轻抚摸着雾的手,“看来当时在你体内放入黄昏血爪是正确的……”

    “呵,呵呵,”雾将手从萍的手中抽离,“是吗?……”

    雾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看了下远处的精钢派。

    “我还想赶着过年的时候来呢……”雾见现在的精钢派已经有人了,就明白了现在的时间已经是正月十五以后了。

    “谁叫你来晚了呢?而且,要是那孩子见到你的话,一定会打你吧?”萍说。

    “没事,反正现在隆还不认识我。”雾说。

    “那以后就做些缺德的事情好让那孩子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萍说。

    “也,也是呢……”雾苦笑着,“毕竟,这是历史的必然啊……”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