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新一天

    第二天一早,珏被一切声音给吵醒。

    “是新任的掌门啊!”

    “掌门!”

    “掌门好!”

    珏抬了抬眼,看到树下有一群弟子正双眼发光的向这里看。

    珏皱了下眉。他不觉得这群人的这样的态度是正确的。

    昨天晚上,他杀了死了嬴宪。本应住在嬴宁房间里的珏十分识相地在外面找了棵树睡在上面。因为珏考虑到自己在人们的心中的形象已经很差了,所以珏是打算在拿到“断钢”后就离开的。

    可是,今天早上人们的态度有些不对,完全没有昨天的那种压抑的情感,倒是一种热烈欢迎的样子。

    “你们,怎么了啊?”珏问。

    “嗯?我们才想问呢,为什么掌门大人会在这里?”

    “会在这里……睡觉呗。”

    “睡觉?”弟子们相互看了看,“是一种修行吗?”

    “怎么可能?”珏转过身,坐在树枝上。

    他看着这些弟子。

    从他们的眼中,没有怨恨或是不满……这是怎么回事?对他们来说,嬴宪不重要吗?不对啊,以昨晚的样子来看,应该不是啊。珏陷入了疑惑之中。他决定问一下。

    “呐,你们啊,为什么是这个态度呢?我可是把嬴宪给杀了啊。”珏说。

    “嬴宪?”弟子们歪了下头,“嬴宪是谁?”

    “就是那个……”珏正要说嬴宪就是上一任的副掌门,并且自己还与他争夺掌门的位子的时候,珏突然哑语了。他仿佛看到一个天平在自己的眼前倾了一下。

    嬴宪,是谁?珏在心中泛起了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说其嬴宪的事情?还有,嬴宪是谁?心中的情感是什么?一种愧疚?珏捂了下胸口。

    “哼。”珏发出了自嘲的声音。自己竟然还有愧疚之情啊……

    “哇!掌门,你的眼神好可怕!”弟子们被珏那病态的笑容给吓到了。

    “对了,”珏想起一件事,“我是怎么当上掌门的?”

    “这您都忘了吗?”弟子们说。“您是百兵阵的首席,而且加入了精钢派。正好,雷比翁大人说自己老了,想要退休,所以将要吧掌门的位子让出来。由于您想要获得‘断钢’,所以就加入了掌门的比赛中。”

    “掌门的比赛?”珏想了一下,自己昨天确实是和某人打过一架。“和谁啊?”

    “嬴宁师兄!”

    “嬴宁?!”珏捂了下额头。确实,昨天晚上我和嬴宁打过。“那!那嬴宁死了吗?!”珏问。他记得精钢派的掌门的选拔是以一个人的死亡为结点的。

    “怎么可能?您们可是在领域中打的啊。确实是嬴宁师兄输了,输得很惨呢。”弟子们不约而同地一笑。

    “那,嬴宁呢?”

    “嬴宁师兄现在是副掌门哦。”

    “副掌门?那原来的副掌门呢?”珏急切地问下去。不知道为什么,珏总觉得自己好像与什么东西错开了一样。

    “原来副掌门的位置就是空着的啊。所以嬴宁师兄就顶上去了。”

    “是吗?……”珏好像理解了,但是又有些在意,心中,总是觉得有些违和。

    “师父!”又有声音传来。

    “哦,辛战啊。”珏看到了身边的那个小弟子。

    “今天是要学习影袭的那些招式?”

    “说来我是有些日子没有训练过你了,但是怎么样?又松懈吗?”

    “没有呢!”

    “那好吧,今天我看看能不能教你些招式。”珏从树上下来,带着辛战离开了。

    其余的弟子们摇摇头,“新的掌门真的能将精钢派领导的更好吗?”

    “说什么呢,昨晚上你也看到了,掌门可是一边打着,一边从嬴宁师兄的动作中悟出了精钢派的招式的啊。”

    “确实呢……”

    经过了一天的训练后,珏和辛战回到了派内。

    “喔!辛战!别吓我们啊。”

    “唉,好厉害,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啊?”见到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辛战,弟子们相当的好奇。

    “这就是师父交给我的招式哦!”辛战兴奋地说:“我终于学会影袭的一些招式了!”

    珏在远处看着,他微微地一笑。

    “你今天一天都在训练辛战吗?”

    “哇!嬴,嬴宁?!”珏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的嬴宁。

    “今天,我练的所有的弟子。”他捶捶肩,“累死了。”

    “所以呢?”珏感觉嬴宁好像有什么要求。

    “所以说,那个……”嬴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把那回的酒给我点,可以不?”

    额……珏看着嬴宁。这家伙怎么回事?好矫情啊……

    “嘚,我会给你的,就当做是老板给员工的工资了。”珏摆摆手说。

    “那真是多谢了!”嬴宁一拍珏的后背说。“对了,师父说要你晚上去找他。”

    “哈?”珏挑了下眉,“我又不知道他的房间在哪。”

    “没事。我带你去,他也叫我去了。”嬴宁说。

    “行,我明白了。”

    晚饭结束后,珏和嬴宁走在去雷比翁的房间的路上。

    “啊~累死了。”珏没什么精神地说。

    “明明在训练完弟子后是我比较累,可是一顿饭后你怎么就累了呢?”嬴宁说。

    “那群孩子,太能闹了……”珏没什么精神地说:“要不是敖丽和夏尼在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她们确实很适合带孩子呢。将来或许会是个好母亲。”

    “对了,”珏仿佛是被谁给提醒了一样,他问赢宁:“你,喜欢夏尼吗?”

    “怎,怎么问起这个来了?!”嬴宁被珏的突然地提问给搞得很慌。

    “没什么,总觉得,很在意的样子……”珏稍微皱了下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人提醒他要注意一下这事情。

    嬴宁笑着叹了口气,他说:“说不喜欢是不可能的吧?我和大小姐从小长大,可以说,在最理解她的人中,除了师父就是我了吧?大小姐人很好,也很漂亮,而且……”嬴宁突然发现珏在看着他。

    “什么啊?喜欢就直说呗。”珏的眼神中满是戏谑的情感。

    “我……”嬴宁低了下头,“我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而被师傅收养的……”

    “嗯,我大致也知道了。”珏说。

    “不过,我总觉得大小姐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而且,我总觉得与其当大小姐的丈夫,不如当大小姐的守护者。就像是骑士与公主的关系一样,骑士将公主从坏人手中就出,然后王子与公主结为夫妻……”

    “保护别人的老婆?什么逻辑?”珏有些不理解。

    “不知道,总觉得好像在很久以前就和某人约好了一样,一定要保护她,等着,等着那个与我约定的人的到来,然后,将大小姐还给他……”

    “你是哪门子的悲剧人物?”

    “谁知道呢?”嬴宁耸耸肩。

    “啊,那是……”珏看到了过道外的花园。

    珏走了进去。荒芜的花园里没有任何的东西,但是,珏总觉得有些东西还留在这里——死者的思念。

    “啊,珏啊。”花园的一处,一扇窗被打开了,夏尼从里面弹探出来,看样子,她是在梳妆。

    “哦?这么晚了,要出去吗?”珏问。

    “不是,”夏尼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珏,“待会有些事情。”

    “别,别乱动啊!”敖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不!紫毛!不是那个!换个颜色!”

    “啊!拿错了!”里面还有冰千鸟和娜尔的声音。

    珏侧了下身,发现她们正在帮夏尼梳妆。

    “哈!珏啊!”敖丽说。

    “唔,绷带怪怎么在这里?”冰千鸟倒是十分不爽地说。

    “你们怎么在这啊?”珏有些不解。

    “我们?我们住在这!”敖丽说。

    “住在这?这里不是夏尼母亲的房间吗?”

    “妈妈死后,我就住在这了。”夏尼说:“每到花季,我都能看到外面的花。”

    “我们和夏尼姐住在一间屋子里!”

    “等等!敖丽!你别说出来啊!”冰千鸟十分的着急。

    “放心,我不是变态,不会晚上去找你们的……”珏看出了冰千鸟的担忧。

    “唉,这里好是好,就是现在开窗户是一片荒地啊……”夏尼说。

    “这好办啊。”珏回头看着那一片荒地,他伸出了手。

    “诶?”夏尼她们,包括嬴宁都被就的举动给吸引住了。

    “就当做是,我当上掌门的庆祝吧……”珏说。

    星星点点的光点在他的手上汇集,周围也开始响应,出现了点点的光点。

    “看!”娜尔发现了异样,土地上出现了翠绿的幼苗。

    幼苗在光点的引导下快速生长,很快生长成成株,开出了花朵。

    “哇!好漂亮!”夏尼看着外面,娜尔她也被这整整一花园的花所吸引。

    “真是漂亮,是吧?敖丽……敖丽?”冰千鸟看见敖丽正脸色苍白,神情凝重地看着花园里发生的一切。她的嘴微微张合,冰千鸟透过唇语读出了敖丽所说的话——死灵术?!

    冰千鸟看着珏。

    他也会死灵术?!不对,少芸也会死灵术,那么绷带怪会死灵术也无可厚非。要是向天音报告珏会死灵术的话,那珏就……不行!少芸挥受到牵连的!

    嗯?珏看到了花园中隐约的人形,是名女性的身形。

    这是谁啊?珏想,着女性虽然也是一头黑色长发,但不同于莲田,在长相上,更像是夏尼。

    (是嬴笑靥吗?)珏问。

    (哦?小伙子,你看得见我?)

    (是的,是我使用的死灵术,能看见你也无可厚非。)珏回答着嬴笑靥的灵魂,(你为什么不转生?)

    (转生吗?)嬴笑靥像个小姑娘一样有些腼腆地说:(我在等一个人啦。)

    (等谁呢?是王种吗?真要是这样的话,你还要等多长时间呢?)

    (算是啦,我要是等的话肯定要等他很长的时间啦!不过,没事的,有你们为我解闷啊。)

    (你笑得真是没心没肺。)珏耸了下肩。

    (能看着我的女儿长大也挺好的……要不然等见到我孙子在转生?喂,你是死灵师吧?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抱歉,我虽是死灵师,可我没有转生的经历,所以不能帮上你的忙。)

    (真是的,你好无聊啊……呐,小哥,你和夏尼是什么关系呢?)嬴笑靥像个小孩一样一直与珏对话。

    (什么关系?我也不清楚,但只好是没有关系。)

    (切!一点都不好玩!)嬴笑靥嘟了下嘴,(不过小哥,你一直使用死灵术真的没问题吗?这死灵术对精神的损耗不小吧?)

    (确实,我觉得我也快到极限了。)珏平静地说,完全看不出受到过死灵术的影响。

    (那么,我先走啦!女儿就拜托你啦!我认为你是个好人哦!)说罢,嬴笑靥的灵魂就消散了。

    哼,真是个不可靠的家长啊……珏这么想着。但是他的精神已经开始恍惚了。

    “珏?你没事吧?”嬴宁扶住了要倒下的珏。

    “额……什么?……对,啊,我没事……”珏像是没睡醒一样地回答着嬴宁的话。

    “要不然先和师父说声,你就先别去了吧。”

    “什么?……是吗?……果然,对,没错……我,我还是要去的……嗯嗯,就是……”珏这么回答。

    虽然嬴宁听出了珏的意思,但是嬴宁总感觉珏像是在和别人说话一样。

    “呵呵……好棒呢……真的?”珏一路上说着不明所以的话,嬴宁总觉得他像是在和谁交谈一样。

    这样不要紧吧?嬴宁心中满是不安。

    嬴宁和珏到了雷比翁的房间中。

    雷比翁还没有出现,珏和嬴宁在哪里慢慢地等着。

    期间,珏一直在小声碎碎念着,像是在和谁对话一样。而且,珏的目光也像是在看着谁一样。

    这时,屋内的另一侧传来的脚步声——是雷比翁。

    而他的身后,则跟着盛装打扮过的夏尼。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