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起因

    周围充斥着弟子们的训练的声音。统一的动作给人一种心潮澎湃的感觉。

    冰千鸟走到待在原处的一个银发绷带怪身边。这绷带怪斜躺在一棵树上,一边吃着巧克力棒,一边散漫地看着那里训练的人。

    “你不去吗?你不是新入弟子吗?不去学习一下精钢派的战法却在这里摸鱼?你为什么要加入精钢派啊?”冰千鸟挑着眉,语气中带有微微不服气的声调。

    珏加入精钢派这件事也就是在刚加入那天引发了些正面的话题,在随后的几天,珏一直在旁人训练时躲在一边看,根本就没打算加入那批人的训练。期初有些资格比老的弟子劝珏不要这样,会被骂的,但是珏没有理会,只是笑着把他们送走了;嬴宪知道后有些不爽,但是雷比翁却说不用管他,让他待在那里就行了。因此,大家也就不管他了。

    不过冰千鸟实在是不服气!为什么这个十分懒散,毫不努力的人会成为百兵阵第一人?!冰千鸟否定所谓的天才。

    珏将头慢慢地转向冰千鸟,说:“······精钢派的战法确实是在三界中数一数二的,但是其缺点也非常明显。太过于追求力量了。”

    “追求力量有什么不好的呢?道龙教义的教义就是力量之上啊。”

    龙族,一个追求绝对力量的种族,他们会尊重自己认为的强者。所以他们所信奉的东西也多与力量有关,这种心态与龙族的进化史有关。

    “······你还信教?”珏有些诧异地问。

    “是个龙就信道龙教义吧?这可是我们的信仰啊。”冰千鸟掐着腰,一脸“你在说什么啊”的样子。

    珏回过头去,过了好一会才小声说了句:“跟神族和魔族那些疯子一样呢······”

    这时候,正在训练的嬴宁看到了珏,并向他招招手。

    珏微微回敬了一下。

    “你到底是怎么杀了那天南的?我完全就没见过你锻炼过。”冰千鸟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无奈与不服气。

    一开始,冰千鸟对珏的印象还是蛮好的,毕竟以一己之力斩杀天南的人在和冰千鸟同龄的人中基本上是没有的。但是当她得知珏这种等级的人要去参加百兵阵时就有些担心;当她询问敖丽和夏尼关于珏是怎么训练时,她被夏尼和敖丽所说的那句“基本都在玩呢”给震撼到了。因此,珏在冰千鸟心中的地位一落千丈。再加上这样的人真的成了百兵阵第一位,她的心中对珏的印象更是跌破低谷。

    “当然是经验了,经验。”珏摆摆手。

    “经验?!你还杀过别的天南?!”冰千鸟一惊。

    “说杀也不太对吧,太主动了······我可是被追着打啊!”珏戏虐般的自嘲了一下。

    冰千鸟看着珏,又看向在远处训练的嬴宁。她说:“那你能用不崇尚力量的方法打败嬴宁吗?百兵阵那次我没看清。”

    珏用手指敲敲巧克力棒,他知道这是冰千鸟的圈套。

    “好啊。正好也躺累了。”珏从树上下来,散漫地走向嬴宁。

    嬴宁一看珏来了,停住了训练,周围的弟子们也停下来看珏,因为珏能来训练场这边太罕见了。

    “呦,来了?”嬴宁想珏打了个招呼。

    “他要和你在比拼一下哦。”冰千鸟说。

    “诶?!”嬴宁一愣,周围的弟子也都惊讶地看着这个比嬴宁要矮一头的人。

    虽然已经知道珏是百兵阵的第一人,但是弟子们一直都不相信——这个在人族中还算是高大但到了龙族中就有些瘦小的男人怎么能战胜嬴宁师兄?!

    “不用了吧?不都打过一次了吗?”嬴宁有些慌。说实话,之前与珏的那场战斗让嬴宁心有余悸。他感觉自己是在面对一个可怕的怪物!

    虽然很想问珏关于那天他性格大变的原因,但是嬴宁一直没敢拿出勇气来问。他觉得,一旦要是问了,就会触及一个常人不能接触的肮脏的答案!

    “师兄!请与他打一局吧!”

    “就是!请让我们看一下那人的真正实力!”

    “对!”

    周围的弟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他们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嬴宁会输!

    “这······”嬴宁有些犹豫。

    “嚯!要打了吗?”一个声音传来。

    “嬴宪叔?!”嬴宁一见到来者是嬴宪,就慌张得很。

    “百兵阵第一位的战法吗?我很想看看呢!”嬴宪说。

    啊,果然。嬴宁猜对了。

    珏略带轻视地扫过弟子及嬴宁,然后问:“怎么?要打么?事先声明,我可是要满足这边的人的愿望才要与你打的。”珏指指身边的冰千鸟。

    “喂!”冰千鸟有些不生气。

    “我可要用不属于力量性的攻击来打你的。”珏说,“我可是要用不属于精钢派的战法来打你。”

    “啥?”嬴宁一愣,周围的人,连嬴宪都愣了一下。

    “嬴宁!”嬴宪说。

    “在!”

    “这人,”嬴宪眯了下眼看着珏,“这可以算是别的门派来踢馆了。”

    “是!”嬴宁看向了珏,“我接受你的挑战!”

    “诶!这就对了嘛!······你!过来!”珏看向旁边的一名弟子,叫他到珏的身边。

    珏看着那弟子,总觉得他像某个人。

    “诶?!我?”这弟子走到珏的身边。

    “你平日用什么武器?”珏问。

    “······我,很佩服嬴宁师兄,所以就用偃月刀。”那弟子战战兢兢地说。

    “偃月刀吗?······算了!换把轻斩刀!”珏说。

    “诶?为什么?!”那弟子问。

    “因为······”珏把他推到了训练场的中央,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轻斩刀放到了那弟子的手里。

    “你要代替我来战斗啊。”珏笑着说。

    “““啥?!”””所有人都很吃惊。

    “诶?!诶!!!!!!”弟子本人更是吃惊,“为,为什么?!”

    “珏,你是怎么想的?!”嬴宁有些凶狠地看向珏,“你,是瞧不起我吗?!”

    “嗨!说什么瞧得起瞧不起的?!”珏慢悠悠地走到训练场的一旁,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不过是找了个替身罢了,小子!加油!我看好你!”珏说着。

    “虽,虽然我很想与师兄对战!但,但是·······我连轻斩刀用都不会用啊!”

    “哎呀!别怕了!嬴宁,你也放心打他就是啦!”珏懒散地说。

    “喂!绷带怪!你这是要干什么?!”冰千鸟也别珏的态度给惹怒了。

    这时,嬴宪发话了:“嬴宁,去吧。”

    “嬴宪叔?!”

    “副掌门?!”嬴宁和那弟子都疑惑地看向嬴宪。

    “我要看看,这珏到底要干什么。”

    0

    两人在训练场内,冰千鸟负责展开结界。

    比赛开始了,嬴宁冲向了那弟子。由于对手是精钢派的弟子,而且还是个小弟子,所以嬴宁虽是冲向这弟子,但是他速度与和珏对战是的速度完全不能比的。

    这弟子也是在嬴宁冲来的时候才反应过来的。

    弟子马上横刀格挡,挡住了嬴宁的攻击。

    好险······弟子的鬓角出现了些汗珠。

    嬴宁的攻击让他瞬间就发觉了他与嬴宁间的差距。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不在一个等级上!难怪老一辈都夸赞嬴宁说他的实力足以比肩于上位龙族!!

    “喂!别和嬴宁那个怪物正面打啊,会输的!”珏说。

    “诶?!”那弟子有些恼火,心想不是你强迫我与嬴宁师兄打的吗?!

    突然,这弟子感受到了腿弯处被什么东西给打到了。他的腿一下子就软了下来,直接跪倒了下去。

    “诶?!”弟子发觉自己的腿一弯,整个人就顺着嬴宁的击斩向下移动。

    “然后嘛!嘿!”又听见珏的声音了。

    接着,又有一块东西打到了弟子的手肘上,弟子下意识地将手弹开。

    “锵——!”的一声,大家都惊住了!

    那弟子将嬴宁的到给弹开了!

    “不是吧?!”

    “真的!师兄的刀!被弹开了!”

    周围的弟子都很惊讶。以一己之力就将嬴宁的刀给弹开了?!以一介弟子的身份来说不太现实。

    嬴宁也十分惊讶,自己的刀还是第一次被同门给击挡回去。

    “别愣着啊!攻击啊!”珏说。

    弟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他转动斩刀,要击向嬴宁。

    可是,之前也说过,嬴宁的战斗力与他不在一个水平档上。

    当这弟子挥刀时,他发现嬴宁已经重展架势再次向他袭来。

    嬴宁的利刃从侧翼斩向弟子,以这弟子的水平来说,这一击他无法躲过!

    突然,又有两块东西打到弟子的后背肩骨和腋窝下。弟子条件反射般的一折腰,顺势将嬴宁的攻击给挡了下来!

    接着,又有一块东西打到弟子的喉结上。弟子一下子低头收手,顺带将斩刀滑向嬴宁,嬴宁见势不妙马上向后跳去。

    是被掐成一段一段的巧克力棒!这弟子和嬴宁都看清了打向弟子的东西。

    珏,他一直在用巧克力块击打弟子的身体,使其作出相应的反射,一边防御和攻击嬴宁。

    嬴宁暗想不好,现在的弟子就和当时的那个“泥鳅珏”一样!

    嬴宁又一次摆正了架势。

    “老老实实当我的替身就行了。”珏在远处说。

    “诶?!啊,好······”弟子也摆正了身子,将他的背后和一部分侧身朝向珏。

    嬴宁又一次冲向弟子,不同的是现在嬴宁的速度与当时和珏对战时的速度相差无几。

    嬴宁一记重斩击打在地上,将地面破坏。要是这弟子的话早就可以宣告比赛结束了。

    结界没有解除,也就是说他们还在比赛。

    可是,人呢?!

    嬴宁没有发现那弟子的存在。

    突然,嬴宁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他横刀格挡,果然在侧翼挡住了一击。

    什么时候到侧面的?!······不对,是一开始就向旁边躲过去了······嬴宁明白了这弟子能躲过他攻击的原因。

    打一开始,这弟子就没有正向嬴宁,而是在于嬴宁冲来的同时就向侧翼跳去了。

    出于精钢派的战法,只要用绝对的暴力碾碎敌人就行了。而这也是嬴宁攻击时所贯彻的。

    与嬴宁不同,珏的攻击方式在这名弟子的身上体现出来了——灵巧。

    嬴宁连续两次好几次向这名弟子进攻,但是都被其灵巧地躲了过去,而且总会在嬴宁还没缓过来的空档是发起攻击。

    真是“泥鳅珏”的完美翻版······嬴宁有些恼怒。

    这时,又有一击要打到嬴宁的身上,嬴宁马上格挡,但是有些晚!这把刀微微切入了嬴宁的脸颊内,切口微微流出了血。

    “好了!停下!我认输!”珏开口了。

    “诶?!明明伤到嬴宁师兄了!在差一点就······”那弟子有些疑惑。

    珏将空了的纸袋在他面前晃了晃,说:“没了。”

    大家看着珏,又看向微微流血的嬴宁。

    这个绷带怪到底是何等的存在?!每个人都想问。明明没有直接战斗,但是却可以通过控制别人的行动而然取得这样的战况!

    “哇!师兄受伤啦!”

    “怎么可能?!”

    “太奇怪了!”周围的弟子说。

    冰千鸟关闭了结界。嬴宁的伤在结界消散后褪去,和没有受伤一样。

    “怎么样?非暴力的战法?”珏问。

    “······总感觉只是在单纯的逃避呢?”冰千鸟有些不服。

    珏无言地耸耸肩。

    “嚯嚯嚯!珏!”嬴宪看向珏。

    “是。”

    “和我来局吧,我有些手痒。”嬴宪说。

    “······好啊!”珏在沉默片刻后说。

    “珏!你是打不过嬴宪叔的,做好心理准备哦。”嬴宁说。

    “哼~~~让他吃点苦头也不是不行。”冰千鸟说。

    “帮忙开个结界吧。”珏拍了下冰千鸟的肩,然后向训练场走去。

    冰千鸟黑着脸拍拍肩,很不情愿地开启了结界。

    “真的假的?!那个新人要和副掌门打?!”

    “快去看快去看!”

    派内的弟子们听说珏要和嬴宪打的事后都聚了起来。

    “······人还真多呢。”珏说。

    “对呢,毕竟我也很久没有舒展筋骨了······”说着,嬴宪扭动了下身子。

    珏即使与嬴宪相隔甚远,也能听见关节间的爆鸣声。然后珏看到嬴宪舒展筋骨,整个人简直是大了一圈!

    嬴宪拿出了他的武器——一把巨大的双头剑。

    珏从腰间抽出了火蛇牙。

    “那么,比赛开始!”冰千鸟说。

    话音刚落,珏就冲向了嬴宪。

    珏像是猎豹一样扑向嬴宪,弯起的双刀就像是蛇牙一样刺向嬴宪。

    可嬴宪一点都不慌张,他高举双头剑,直接接住了珏的一击。

    “好小子!这攻击很有分量!”嬴宪不由自主的夸赞道。

    “多谢前辈,但是这一击被前辈接住了还是有些不爽呢。”说罢,珏快速转身,将自己从嬴宪的身边撬离,顺势滑到了嬴宪的侧翼。

    珏伸出火蛇牙,想要攻击嬴宪的腰间。

    “很好!很灵活!但是!”

    就在珏要攻击到嬴宪时,嬴宪挥动双头剑,珏瞬间就注意到背上有一把巨剑向他插来!

    珏马上调整火蛇牙的位置,一瞬间,一团火焰在两人间喷出。

    珏从大火中跳出,身上还冒着热气与烟。

    珏盯着火焰,他看见火中有一个身影,。那身影挥动了他手中的东西,接着就扇起了一阵狂风,将烧得正旺的大火给吹飞!

    “不错的反应!在空中无法自由移动,所以就引发爆炸吗?虽然有些自损八百,但是足以保帅。”嬴宪看着珏,雄狮般的目光散发着与刚才的火焰一样的斗志!

    “那还真是荣幸啊。”珏在手中扔着火蛇牙玩。

    “不过,小打小闹是伤不了我的。”嬴宪转动着双头剑。

    “嗯,看出来了。”珏接住了火蛇牙,没有再将其扔出。

    “来吧!小子!让我看看你的力量!百兵阵第一的力量!”嬴宪将双头剑的一端指向珏。

    “乐意至极!”珏又一次冲向了嬴宪。

    现在珏的速度与战斗力和刚才有提升了一个等级,嬴宪用剑格挡,但是他被一瞬间传到剑上的力量所惊摄到了!好强的力道!

    珏的手上的短刀快速击打着嬴宪,嬴宪虽然化解了所以有的攻击,但是他愈发的吃力。

    这小子不会累吗?嬴宪想。珏的手臂快速挥动了许久,但是其力道不减反增。这让嬴宪有些头痛。虽然嬴宪活到现在遇到的强敌无数,但是这么诡异的敌人还真是第一次见。

    我果然老了啊。嬴宪一笑。然后他在珏攻击的瞬间转动了双头剑。

    “什?!”珏一下子惊住了,他的双刃被嬴宪的双头剑所卡死,就像是风扇将头发绞住一样。

    嬴宪将双头剑向里面一拉,珏顺势被逮到嬴宪的面前。接着,嬴宪高举双头剑,瞬间斩下。

    一声沉闷的巨响在精钢派内回荡,人们甚至可以感受到大地的震颤。

    嬴宪脚下的土地被砸了个大坑。

    可是,珏并不在嬴宪的攻击内!

    人呢?!嬴宪看着除了碎石什么都没有的大地。

    接着,战士的意识告诉嬴宪——上方有危险!

    嬴宪马上回转巨剑,举到头顶。

    “锵——!”的一声。

    珏从高空下落,打到嬴宪的巨剑上。

    珏见这次奇袭没有伤到嬴宪,就立马下来,毫不犹豫地绕到嬴宪的身侧,想要攻击嬴宪。

    嬴宪顺势斩下,利剑向珏击去,要打到珏了!要斩中珏了!

    突然,珏的身影开始虚化,巨剑只能斩到珏的残影。

    后面!嬴宪精神高度紧张,立刻回头,一拳向身后打去。

    拳头出传来了但到什么不规则物体上的感觉。

    一个白影从嬴宪的拳出飞出。

    是珏吗?嬴宪想。

    就在嬴宪疑惑时,身影快速移动。

    一个闪着寒光的东西突然闯入嬴宪的视野中。

    “什?!”嬴宪被吓了一跳。

    毫无疑问,这是珏的利刃!

    这孩子的速度太快了。嬴宪想。

    但是······

    嬴宪转动身体,用巨剑在空中划了个圈。伴随着沉重感从巨剑的一端传来,嬴宪明白——珏被打中了。

    “我,认输。”飞到远处的珏慢慢的站起身来。

    他的胸口处出现了一道巨大的伤口,殷红的血液从切口处流出。

    冰千鸟一笑,解除了结界。

    珏认输了?!嬴宁看着检查着已经消失的伤口地珏。他有些不敢相信。

    “小子,你可以啊,我可以问一下你是怎么做到的吗?”嬴宪问:“刚才的快速移动。”

    “······那是另一个流派,已经被灭亡的流派——影袭。”

    “影袭?”

    “影袭!”嬴宁和嬴宪的反应完全相反。

    “嬴宪叔,您知道‘影袭’吗?”

    “······以前,有一个比精钢派还有名的流派——‘影袭’。那是个专门培养杀手的门派,里面的弟子在三界中的也多是危险的存在。于是······几大门派联起手来将影袭进行了灭门行动······精钢派也有参加。”嬴宪看向珏,问:“你,是影袭的残存的子弟吗?”

    一瞬间,一股带有敌意的气氛从周围发出。

    “······对,我是影袭的残存的人。影袭的残存?可以说是吧。”

    “那你······”

    “不,我可不是为了复仇啊。”珏收起了火蛇牙,“既然没有影袭了,那么我可以再找个别的门派呗。”

    “你选了精钢?”

    “啊,而且我也希望能有人从我这里学些影袭的技术。”

    “同化精钢派吗?!”

    “不,”珏一耸肩,“要是影袭的机动性与精钢的破坏性结合在一起,会怎样?”珏笑了下。

    嬴宪想起了珏在加入门派时说的话。

    “原来如此!”嬴宪说。

    这时,在没有人注意的地方,一个独臂的男性悄悄离开了。

    是我判断错了吗?但是,那个珏真的输给了嬴宪。

    0

    当晚,在精钢派的某处——

    “敖丽!怎么了?偷偷摸摸的?”冰千鸟问。

    “看看看!这屋子里面!”敖丽指指一个房间,是个巨大的大厅。

    敖丽、冰千鸟、娜尔看向那间屋子。

    里面全是壁画。

    “你们在干什么?!”

    “哇!!!咦?夏尼姐?”敖丽看向声音的出处。

    “啊,这里啊。”夏尼看向里面,“这算是故事室吧?”夏尼走了进去。

    “故事室?”一行人跟了进去。

    里面全是关于龙族历史的壁画。

    “哦!这是什么?”敖丽看向中间那张画有银白色巨兽的画。

    “那是禁忌的存在——‘银白之灾’。”有有一道声音传来。

    是雷比翁。

    “银白之灾?”四人问。

    “对,曾经令我们恐惧的存在······要听听它的故事吗?”雷比翁说。

    “可以吗?!”敖丽有些兴奋。

    “不是什么好故事罢了。”雷比翁苦笑一声,一挥手,周围的景色就变了。

    “这是······”冰千鸟看着周围变化的情景,他们现在在一处荒野上。

    “先前的记录罢了······没想到会给你们这代人看······”

    夏尼她们看向周围,望向那头银白色的巨兽······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