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你奈我何

    面对至龙化的嬴宁,珏的内心产生了些变动。

    至龙吗?当龙修炼到一定程度时的完全体······没想到时隔多年还能与至龙交手,赚了!

    “喂,嬴宁,我问你个问题。”珏不慌不忙地说,完全感受不到他对嬴宁至龙化的惊讶或是害怕。

    “请讲。”

    “夏尼,她也会至龙化吗?”

    嬴宁点了下头,说:“大小姐聪颖过人,比我还快地达到了至龙化的境界。”

    “是吗?······太好了。”

    是幻觉吗?嬴宁从珏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像是一个贵族得到了一块极为罕见的宝石的感觉。

    “还有什么问题吗?”嬴宁问。

    “没了。”

    “那么······”嬴宁架起了偃月刀。

    ““请赐教!””

    第二回合,开始了。

    话音刚落,嬴宁就张开双翼,冲到了珏的面前。

    还快!速度不可同日而语!珏被嬴宁那爆炸式的体能增长给惊到了。

    嬴宁在一瞬间就到了珏的面前。

    而珏此时还没有准备好。

    左边、右边,不!上面!嬴宁的攻击从四面八方袭向珏。

    珏快速格挡,但是这只是杯水车薪。

    虽然挡住了几个致命性的攻击,但是珏还是被这极快的攻击给割伤。

    鲜血,从珏的身上流下,将他素色的衣服给染红。

    灼伤般的疼痛不断冲击着珏的大脑。珏感觉自己的头皮已经充血,原本大脑的麻木感开始消散。

    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太棒了!

    珏的内心被兴奋所支配。

    这种亢奋的感觉!!!久违了!

    嬴宁的攻击没有间断,他越挥越快。

    “喂喂喂,真的假的?那把偃月刀真的有八十斤吗?”空见场内挥刀如同挥树枝一样的嬴宁说。

    “嗯,之前的报告中说那武器鉴定过,确实是八十斤。”崩在一旁回答。

    “真是可怕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觉得他在笑?嬴宁一边挥着偃月刀,一边在内心质问。

    不知为什么,嬴宁总是感觉珏在咧嘴狂笑,仿佛是正在享受一般。

    珏,即使是全身是伤,但也依旧没有离开这片攻击范围。

    要是你的话,躲开我的攻击是很容易的吧?!嬴宁在内心问着珏。

    你可是受伤了啊!在流血啊!

    即使是在结界里,受伤的疼痛感以及失血的虚弱还是会存在的。

    “呵呵,这才对嘛!”珏哪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像是一个人疯掉后发出的尖锐而又狂妄的声音。

    正当嬴宁还在为珏的反应而诧异的时候。一击极强的钝击打在了嬴宁的腹部上。

    嬴宁直接被打飞老远。

    “对!对!对!对!就是这样!啊!我看到了!看到了光明的未来!”珏十分癫狂地说。

    看台上——

    “喂,那个钰怕是疯了吧?”空说。

    “不清楚啊,挨了那么多刀,又被至龙的力量给压制······以龙的体质来说疯了的话也太奇怪了吧?”崩倒是很认真地考虑着。

    “嗯?面对两千妖邪以及一只天南都毫不畏惧的人,竟然因为一个至龙的对手变得疯狂?”冰千鸟插入了两人的话题中。

    “额?!冰将军?······您那神出鬼没的行动还是会让人吓一跳啊。”空说。

    但是冰千鸟没有理会空,而是看着像是在自我陶醉一般的珏说:“真是没想到,除了面部,内心也是如此的怪异吗?······为什么父亲不来看看呢?这个怪物的真面目?”

    再说场内——

    雪下得大了。周围全是白茫茫的一片,观众们只能看见一个带有岩浆般光芒的人影和

    一双带有血红光芒的东西在移动。

    “啊!希望!对!希望!无尽的沉寂······我觉着你离我越来越近了!莲田,我就回去找你的!我会寻到你的灵魂!将你带回来的!!”珏对着飘雪的天空伸出了手,想是想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

    “喂,珏,你没事吧?”嬴宁见珏的精神状况有些不对。

    “啊哈!嬴宁!我的希望之一!我很好!再好不过了!你的攻击是令我满意的!我很开心!我很高兴!”

    跟个疯子一样······嬴宁如此想。

    可是,珏突然将头由面向天空转向嬴宁。

    嬴宁不禁向后退了一步——他看见珏那绷带缠绕的眼下,冒着血色的光芒。一种发自内心的原始的恐惧感像是大坝决堤一样地从嬴宁的内心深处袭向全身。

    好想逃!好想离开这家伙!嬴宁的手有些颤抖。

    但是这又是为什么?明明对方是珏平日那个喜好开低俗玩笑,喜欢搞些无厘头器具的珏,为什么会让我如此畏惧?!嬴宁将颤抖的手给停住了。

    “哦?没有逃?!很好嘛!不愧是我所看中的人!”珏好像对嬴宁的表现相当的满意。

    “你,不是珏!”嬴宁用如临大敌的声音说。

    “不是珏?开玩笑!除了我,还能是谁?!”珏依旧相当开心地说。

    “把他还回来!”嬴宁一下子冲到了珏的面前。

    但是——

    唉?为什么?我的腿会在哪里?嬴宁见到自己的下半身离珏比较近。

    我,被腰斩了?嬴宁的脑中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全场都震惊了——

    “怎么回事?!”

    “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个拿偃月刀的人被腰斩了吧?是被腰斩了吧?!”

    所有人都看见了光芒被分成了两瓣,接着是喷涌的血红色的液体。每个人都有这个想法——嬴宁的身体分成了两部分。

    嬴宁的上半身掉到地上。

    “哈哈哈哈!很好啊!能主动向我进攻!可以啊!”珏笑得更是狂妄。然后,他一转语气,以阴森而又低沉的语气说:“一颗原石需要好好地打磨······这个还给你!比赛还未结束。”说着,珏将嬴宁的下半身扔向了嬴宁。

    之前说过,对龙来说,只有心脏的停止才算真正的消亡。

    嬴宁被腰斩后自然不会死亡。他拖动着自己的身体,将下肢的伤口和上身的合在一起。就像是融化的蜡一样,嬴宁的身体又复原在了一起。

    “不愧是海脉啊······”珏用略带厌恶的语气说。

    嬴宁站起身。在他的伤口复原的同时,碎裂的铠甲也复原了。

    “我能问个问题吗?”嬴宁说。

    “问!”就像是一位无上的君王在回复自己的臣子一样,珏用高傲而又带有威严的语气说。

    “你,还是珏吗?”

    “如果我说是呢?”

    “我会努力将你从这狂妄的人格中唤醒。”

    “如果我说不是呢?”

    “我会全力出击,将你消灭——即便结界消失也一样!”嬴宁的语气充满了坚定。

    “哈哈哈!不错的回答!好吧!我不是珏!可以吗?”珏捂着脸放声狂笑。

    天空的雪已由大雪转为暴雪,没人能听见嬴宁和珏刚才的对话。

    “切!”嬴宁咋了下舌头。

    “还要来吗?”珏用仿佛要将嬴宁引向深渊。

    “当然!”嬴宁握紧了刀杆。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向这样的珏发起挑战。

    明明已经意识到战斗力的差距了······

    嬴宁摇摇头,他想从之前的恐惧中逃离。但是没有办法,那双血红的双眼仿佛粘着他一样。

    好害怕,但是······总有种必须要这么做的感觉。

    “我要进攻了!”嬴宁说罢,一个跳斩,向珏劈去。

    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奇袭吗?我为什么还要说我要攻击了呢?嬴宁心中带有疑问。

    珏只是稍微移动了下身子,就成功的躲过了嬴宁的攻击。刀刃仅仅是贴着衣襟向下砍去。

    明明只有一根发丝的距离。但是,正是这一根发丝的距离,使得珏平安无事。

    哈,我。不能否认他是珏啊。嬴宁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要提醒珏他要进攻了。

    “你的内心带有疑虑。是什么让你的动作变得僵硬?”珏说。

    这语气,就像是一位十分关心学生的老师一样。

    “要你管!”嬴宁快速站稳,将还陷在地中的偃月刀给一下子抬起,向珏打去一记无法看清的横扫。

    可惜,这个无法看清只是针对于观众。

    “锵——!”清脆的声音从场上响起。珏,用一把刀刃将嬴宁的攻击给拦了下来。

    “什么?!”嬴宁的表情僵住了。

    那一记攻击,是连嬴宁自己都无法看清的快击——是完全凭感觉打出的一击。

    “太可怕了······”娜贝特脸上直冒冷汗。

    即使是动态视力极好的娜贝特,也无法看清刚才嬴宁的一击。娜贝特,拥有着看透声音级速度的眼睛,但是刚才的一击她无法看清。

    那个珏,连声音级以上的速度都能辨别吗?······不会吧?只是巧合吧?娜贝特想要这么否定自己,但是她又想起了少芸从说过的话

    【而且要是遇到嬴宁或是珏为对手的话,没有胜算啊。】

    少芸,一开始就知道珏的实力吗?娜贝特的大脑有些混乱。

    少芸之前无意间向娜贝特说过,珏就是钰。

    不过,她只知道一件事——钰或是珏,相当危险!

    “不错,不错的一击!”珏又笑了,笑得相当的开心。

    “你!”嬴宁心中的怒火不断地涌起。

    在我的印象中,珏不是感情这么丰富的人!

    嬴宁向着珏又是一击。

    他的偃月刀高高举起,又重重地斩下。珏立刻用双刃格挡。

    好强!珏如此的想着。这一击,如同一座山一般地压在珏的身上,让珏的膝盖微微弯曲。

    但是,就在珏接下这一击的同时,又一股沉重的打击感从珏的手上传来,震得珏双手发麻。珏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

    好快的一击!在一瞬间挥动了两次刀吗?

    “别这样!越是坚硬的东西,就越容易碎裂。”珏发出了教诲般的声音。

    “你······不是我所认识的珏!”嬴宁撕心裂肺地吼着。

    他快速挥动偃月刀,又是一记重击,将地面狠狠地再开。

    大块的碎石与雪花飞舞,满天的的尘埃与狂风常在。

    “我说过,越是坚硬的东西,就越是容易碎裂。看来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啊。”珏跳向半空。

    “别想逃!”嬴宁想要抓住珏,但是此时的珏早已远离他。

    “算了,就让我给你上一课吧。”天空中回荡着珏的声音。

    只见无数道珏的身影出现在空中的碎石上。每个人影都以碎石为跳板,从四面八方袭向嬴宁。

    碎石像是网一样将嬴宁扣在里面,而这也正是珏的优势。

    无数个珏对嬴宁进行着攻击。

    每一刀都直击嬴宁的心脏。

    隐约中,嬴宁听见了珏的话语:“别为敌人创造优势,仅此而已。”

    被珏所蹬的碎石向外飞去,撞到了为保护观众的屏障上。尘埃也随这碎石消散。飞雪也被这强大的风给吹开。

    沉寂,控制着全场。

    “胜,胜者······钰!”判别官愣了好久才会想起自己的职责。

    但是没有欢呼。

    “唔,结束了吗?”嬴宁躺在地上说。

    “啊,结束了。”珏走向嬴宁,并向他伸出了手。

    “呵呵,回来了吗?”嬴宁也伸出了手。

    就在两人的双手接触的瞬间,全场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欢呼。

    “冰将军,请。”空将手对着看台的边缘,对冰千鸟说。

    冰千鸟愣了好一会,才走到了看台边缘,用每个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

    “我宣布!百兵阵就此落幕!冠军——钰!”

    又是一片更强的欢呼。

    “怎么样?冠军的滋味?”嬴宁问。

    “额······比想象中的好。”珏看着四周说。

    而此时,在贵宾区的一个单间内——

    夏尼正在低头想事情。她不知道珏后来和嬴宁的对战的过程她是一点也不知道,只知道珏赢了。

    本说是件高兴的事。但是现在的夏尼却被迷惘所支配着。

    这,还要归咎于与敖丽的谈话——

    “夏尼姐,我有件事是很好奇哦。”

    “什么事?”

    “夏尼姐是喜欢珏的吧?”

    “唉?!”

    此话刚出,夏尼楞了一下。就连素风也将注意力放到了夏尼的身上。

    “这,这个······”

    “你打我们进入竹屋后就很怪哦。”

    “这个······”夏尼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她确实是被前来拯救她的珏所打动。但是,这真的是喜欢的意思吗?

    “哦?夏尼姐不喜欢珏吗?”敖丽一脸疑惑地问。

    “不是······只是······”

    “哎呀!真急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喜欢就说啊!”敖丽有些不耐烦。

    “或许我是喜欢上珏了,但是,每当我离他太紧的时候,总会感觉到一种怪异的感觉。”

    “怪异的感觉?我猜猜,是恋爱的心跳感吗?!”敖丽调皮地说。

    “那还好了呢······”夏尼苦笑一下,说:“有种仇恨感,想要将他碎尸万段,把他活生生凌虐至死的想法······”

    “喂喂喂!这算是病娇吧?!”敖丽瞪大了眼说。

    “呵呵谁知道呢?而却,我的肩膀在每次遇到他时,也会变的疼痛。”说着,夏尼稍微抚摸了下自己的肩——那个曾被珏咬过的肩。

    “嗯······不管怎么说,夏尼姐都是喜欢珏的吧?”

    “······是的。”

    “是吗?那就好······我先走了!素风,来!”像是逃离一般,敖丽骑上素风就离开了。

    “我,对珏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