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整理与灾典

    “哈哈哈!崩,你可以啊!”少芸笑个不停。

    “傻也要有个限度啊!”空更是笑得喘不上起来。

    “喂!怎么回事啊?!我到底哪做错了?”崩一脸疑惑。

    “你说你,难得姬芸鼓足了勇气向你发出休假出去玩的邀请,你倒好,去了之后还满脑子想着工作,没搭理人家。你的脑袋的构造是什么啊?”空对崩说。

    “拆开看看吧。”少芸倒一本正经地说。

    “唔,开玩笑的啦。”空拍了下少芸。

    真的,在刚才的一瞬间,崩和空都认为少芸真的会把崩的脑袋给打开。

    “那妮子绝对是看上你了。”空指着崩说。

    “什么?你说姬芸?”崩的反应很大。

    少芸和空都无言地点点头。

    “先别说这个,只有我们几个不干活真的好吗?”少芸为了让气氛不那么尴尬,转移了话题。

    金龙幕府内,每名判别官都在忙碌着,各自处理着各自的事务。一扫整个幕府,只有空,崩和少芸在闲坐着。

    “没事的哦。少芸你们在这次百兵阵里可是出了不少力的,所以可以休息的哦!”一名女性判别官说。

    “是啊,多亏了你们了。”周围的判别官也发出了赞同的声音。

    现在幕府里的判别官之所以这么忙,是因为百兵阵将入尾声,所以要好好收拾一下。

    “这些放在哪?”

    “那里吧,记得别和架子上的材料搞混了。”

    “拿这些呢?要扔掉吗?”

    “是报名表吗?现在还没有扔吗?······放在那里吧,我待会处理掉。”

    周围的气氛甚是忙碌,给人一种搬家的感觉。

    “······真是忙啊。”少芸说。

    “是啊,百兵阵结束后,紧接着就是新年。所以今年的后半月可是相当忙碌的。”空说。

    “过年啊······你们有什么打算?”崩问。

    “你问了也白问。”空笑了下说。

    “问什么?”

    “与其和我们商量新年计划,不如去和姬芸谈谈吧。”少芸倚着椅子说。

    “就是!人家可是很有胆量的!跨种族的恋爱啊!”空也在为少云帮腔。

    “你们啊······可就算是那样的话,我是龙、她是人,寿命上就不一样······”

    “怎么样?”空写看着少芸。

    “看来有希望嘛。”少芸咧了下嘴,说:“没事没事,这寿命上不是问题,我想还童丹可以帮助姬芸延长寿命吧?”

    “那东西很少见吧?”崩皱了皱眉。

    “你要是想要的话,我倒可以给你一些。我有些门路。”少芸像是在诱惑崩一样地说。

    “真的吗?!”崩整个人显得很亢奋。

    “干得漂亮!少芸!”空对崩的反应做出了快速的回应,向少芸伸出了手。

    少芸也很给面子地和空击了个掌。

    “看来崩也不是木头嘛!诈出来了!······对了,我说的还童丹是真的哦。”少芸有些坏地说。

    “没想到你这么有门路!连还童丹都能轻松搞到手!可以啊!少芸!”空瞪大了眼说。

    这时,门外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只见外面冲来了一名判别官。

    “快快!准备好!道龙大人和天音大人来了!”

    此话一出,所有的判别官都慌张了起来,加快了整理的速度,然后都站到了门的两侧。

    空和崩也离开了位子。

    “唔,怎么了?”少芸有些懵。

    “那可是道龙大人和天音大人啊!水龙将军和雷龙将军!”崩小声说,并稍微拉动着少芸的衣角,想让他从椅子上起来。

    “好好好,我明白了,让我给个面子,对吧?”少芸有些不情愿地从椅子上起来。

    “你是怎么回事?对谁都这么不敬?!”崩一边拉少芸,一边对他说教。

    但是,少芸的动作有些慢。

    “哦哦!这里就是金龙的幕府啊,有一段时间没来了。”天音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我好像也有一段时间没来了。”道龙的声音也从外面传来。

    “““恭迎两位大人驾到!”””所有的判别官都异口同声地说。

    “免礼,这次我是非官方来的。”道龙说。

    “嗯,我也是。”天音接着道龙说。

    “那两位大人前来的目的是······”空毕恭毕敬地问。

    由于冰千鸟现在不在幕府里,所以就有目前官职最大的空来负责接待天音和道龙的任务。

    “我是听说这有一个精通法器的人族在这里,所以过来见见他······他在哪?”天音环顾着幕府。

    所有的判别官都下意识地将视线移向幕府内的一角。

    “看来不用问了。”天音径直地走向少芸。

    “······啊?找我?”少芸僵在那里问。

    “对,听说你对比赛时出现的诅咒的法器有些见解?”天音问。

    “是虚境之弓吗?只是有些拙见罢了。”

    “那好,我们刚刚捣毁了一个底下的拍卖场,所以找到了些有趣的东西。”说着,天音将手伸向面前。只见天音的手像是消失了一样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然后,天音从面前直接拿出了一个极大的包裹。

    天音将包裹放到桌子上,然后打开。

    道龙和在场的所有的判别官都倒吸了一口气——

    全部是和虚境之弓带有一样气愤的法器。当然,里面还混有了一些其他的物件,应该是天音没有将所收缴的物品进行整理,而是全部带来了。

    少芸慢慢地拿起一件法器,仔细看了起来。

    “确实,和虚境之弓是一样的法术回路,而且在回路的构造和连接上也很用心······道龙大人认为这是什么级别的法器呢?”少芸问。

    “依我看,每件都是五级以上的法器,应该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是吗?嗯,应该是。对。”少芸欲言又止。

    “哦?~~~~~道龙和天音都来了吗?”不知何时,冰千鸟的声音从屋内的一角传来。

    “啊,千鸟啊。”道龙回应道。

    冰千鸟凑了进来,问:“这些是什么?”

    “法器。”少芸像是在回应一般人一样地说。

    “哦?”冰千鸟因为少芸的反应而眯了眯眼。

    “我希望少芸能提出些意见。”道龙说。

    “嗯,我们执法者对这东西不是很懂,所以需要一些专人来处理,于是道龙就让我带着法器来找这个人族······是叫少芸吧?”天音说。

    听了道龙和天音的话后,周围的判别官们开始议论——

    “不会吧?连道龙大人都认识少芸?!”

    “以人族来说这可了不得啊!”

    “虽然一开始因为他是被推荐而来的而有些排斥,但是少芸的本事还真是不小呢······”

    这时,冰千鸟稍微拽了下道龙的衣角。

    “能过来一下吗?”冰千鸟小声说。

    道龙没有说什么,而是跟冰千鸟走到了幕府的另一边。

    “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一下,你对死灵术的认识······”

    “死灵术吗?······那可是禁忌的法术。”

    “禁忌的法术?”

    “嗯。虽说有些可笑但这是个白魔法。”

    “为什么?!”冰千鸟有些诧异。

    “死灵术并不涉及杀伤性的法术,所以这不属于黑魔法······但是死灵术的性质是恶劣的。”道龙的声音透着些厌恶。

    “性质恶劣?”

    “是的,所谓死灵术,是以违背常理、反叛道德,以歪门邪道玩弄生命的法术,所以它的性质很恶劣。也正是这样,早在太古时代,死灵术的教授和学习就被严令禁止。”

    “那有死灵术所复活的生灵,还具有原本的生物性质吗?”

    “不清楚,没人试验过,但是死灵术是将游离的亡魂囚禁在腐朽的肉体中,要是硬要说是被施法的东西还活着的话就有些牵强了······冰将军为什么会问死灵术?”道龙问。

    “啊,没,没什么,只是听说过这东西罢了。有些好奇。”

    “是吗?那最好只是停留在好奇的地步,要知道,死灵术的学习者和使用者对这个世界来说都是不该存在的东西······虽说有些不太可能,但是要发现死灵师的话,请务必和我说一下。”

    冰千鸟稍微瞥了眼远处的少芸,说:“是的,不过我想死灵师这种东西应该不会有吧?”

    “你还真能研究的下去啊。”空站在少芸的身边。

    “还行吧。”少芸不以为意。

    “不过你真的是人族吗?要知道,即使是龙,想要掌握这么庞大的法器炼化的知识也是需要好多年的。”

    “学过而已。”少芸依旧摆弄着法器。

    这时,道龙走了过来。

    “年轻人,你很有前途······真的来学院吗?”

    “那又有什么好处吗?”少芸稍微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当然,龙族的法术知识、技术、理论你都能学习到。”

    “······好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加入学院的。”少芸虽然表情没有变,但是可以听出他的开心。

    “也就是说,少芸在百兵阵后是会呆在龙城,是吗?”冰千鸟紧接着问。

    “是的,而且我本来也是打算在龙城定居的。”

    “是吗?!”冰千鸟的声音有些高,以至于部分女性判别官看向了她。

    “对了,下一场比赛时你徒弟的比赛吧?”空发觉了气氛上的小小的怪异,于是岔开了话题。

    “是的······坏了!忘了把她的弓给她了!”说着,少芸和天音一样从虚空中拿出了弓。

    “噢噢噢噢!这是!”道龙再见到弓后大呼。

    “您要看看吗?”说着,少芸将弓给向了道龙。

    “是的!务必!”道龙的手有些颤抖地接过了弓。

    “这!太美妙了!完美的法术回路!优秀的材料!精湛的设计技术!这把法器绝对是完美的法器!太棒了!八级!不!九级都有可能!”道龙的声音开始颤抖。

    “这,这把弓是哪来的?!”道龙问。

    “啊,一位友人帮忙做的,我也参与其中。”

    “哦!你能联系到他吗?”

    “要看情况了,那家伙的脾气有些怪。”少芸稍微移开了视线。

    “会不会是和制作虚境之弓的是同一人?!”天音问。

    “不!这把弓的构造要比虚境之弓的精密的多,而且风格上也不一样,所以不会是同一人的!”道龙做出了判断。

    “······希望如此。”天音见道龙如此的肯定也就没再问下去。

    “不过说来米歇尔家的野马竟然能进前三强啊。”冰千鸟说。

    “嗯,说是野马一点也不差,那妮子很是那对付······说实话,我一开始还不是知道她是女的呢······唉?怎么了?”少芸发觉空的眼色有些不太对。

    “哦?你一开始不知道我是女的啊······”熟悉的声音从少芸身后响起。

    “唉?娜,娜贝特?!”少芸一惊。

    “我来要我的奖励,没想到听到了些不错的消息呢。”

    “不不不,我一开始真的不知道,真的。我随便从学员的名单中拿了一张。”

    “随便?看来又听到了一个有用的消息呢。”娜贝特的声音有些扭曲。

    “为什么感觉你在生气?”少芸向后退了几步。

    “那是肯定的吧?她可是出了名的叛逆,所以应该是因为你不把她放在眼里而生气吧?”空小声说。

    “喂,米歇尔家的,你跟少芸的关系有那么好吗?”冰千鸟用尖锐的声音说。

    “嗯?”娜贝特稍微看了下冰千鸟,恶作剧般的笑了一下后,直接抱到少芸的身上,说:“当然了,我们是师徒嘛。”说完,娜贝特还不忘对冰千鸟吐一下舌头。

    “你!”你千鸟的表情有些扭曲。

    正在几人还在吵的时候,道龙被视野一角的物体所吸引——是一枚金币。

    “这!这是!”道龙赶忙拿起金币。

    “怎么了?”天音问。

    “这是太古时代的金币!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这是你收缴来的?!”

    天音一点头,说:“当时可真是险象环生呢,遇到了个特别强的对手。好不容易用法书给打跑了。”

    “······你能抓到他吗?”道龙问。

    “不清楚,但是要是我再次遇到他的话,我一定会用法书抓住他的。但是要是他反抗过度的话,我还是要杀了他。”说着,天音拿出了法书,并在道龙的面前晃了晃。

    突然,天音停住了动作。

    “怎么了?”

    “法书,有些奇怪。”天音打开了法书。

    由光芒组成的文字从法书上浮现出来,一串奇特的文字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

    “又是太古文么?道龙,你来看看。”天音有些头痛地说。

    《无名法书》除了作为执法者的执法道具外,还有着记载传说的功能,而这上面的传说,也是现代人研究太古时期的重要的依据,只可惜上面的文字全是由太古文字撰写而成的。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太古文字只是一团鬼画符。

    “······‘灾典’?”道龙说。

    “怎么回事?!我记得以前没有这个的。”天音十分诧异。

    以前天音的法书上也有一些传说的板块,但是这灾典还是头一次出现。

    “总之,先看看吧。”道龙建议到。

    “好吧。”天音说着,将这灾典栏给展开,一串文字出现了。

    “让我看一看。”道龙说。

    道龙慢慢解读着文字——

    英雄,一个可笑的称谓。当一个人以牺牲自己的某一方面而为众人换来利益时,众人会将他高高抬起,将她赞颂、褒扬,并称他为英雄。但是,当众人发现那所谓的英雄因失去了某一方面而不再完美时,众人就会一边拿着自己获得的利益,一边唾弃、诽谤、排斥那英雄,并将他投入深渊。而当这英雄从高峰落入深渊时,或沉寂,或报复。沉寂者成了灰土,而报复者,则成了灾厄······

    “这是什么啊?”天音说。

    “不清楚,毕竟《无名法书》的内容多是难懂的。”

    “算了,走吧。”天音说。

    道龙看向正在打闹的少芸,也无声地离开了。但是,他又发现了另一样东西——

    一张报名单。

    “这个我可以拿走吗?”道龙问。

    “哦?是,是的,这是用完了的。”

    “这是今年的报名单吧?”

    “是的。”被问的判别官如实回答。

    道龙从中抽出了一张报名单。

    这张报名单之所以被道龙给拿出,就是因为上面的文字——太古文字。

    上面写着······珏?道龙见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名。

    【有个叫珏的,你应该见见他。】

    古通,你说的,是这家伙吧?

    道龙他们走后——

    “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少芸说。

    “行!但是我要她道歉!”冰千鸟的话语中带有微弱的怒意。

    “切!我才不会道歉呢!”娜贝特坚决地说。

    “行了行了。娜贝特,这弓的事是我的不对,忘了给你了。呐,现在它是你的了。”少芸实在是没有精力再介入两人的争吵了。

    “谢谢!”娜贝特结果弓,很是开心。

    “对了,娜贝特,你知道你下一局的对手吗?”少芸问。

    “是个叫嬴宁的,对吧?”

    少芸一点头,说:“是的,但是我劝你弃权。”

    “唉?!”不仅是娜贝特,就连空、崩以及冰千鸟都为少芸的话而吃惊。

    “为什么啊?!”娜贝特问。

    “你是绝对赢不了他的。”少芸斩钉截铁地说。

    “呵呵,我连夏洛特都赢了,还怕嬴宁不成?!”娜贝特相当自信地说。

    “这么说,你是要和他比了?”少芸问。

    “当然!”说着,娜贝特晃了晃手中的弓,仿佛在说有了这把弓一定会赢一样。

    “冰将军。”少芸看向冰千鸟。

    “唉?嗯。”冰千鸟因为少芸在叫她,罕见的慌了。

    “我要求明天和空一起负责娜贝特的比赛,可以吗?”

    “嗯?······嗯,和原来的判别官换一下办就行了。”虽然不知道少芸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冰千鸟还是答应了。

    “唉!?为什么我还要加班啊?!”空大声说。

    “哎呀,好兄弟,你就陪我一下吧。”

    “······下回酒钱你出!”

    “行!”

    隔天——

    “喔!少芸,你这一身装备很少见呢。”空对少芸说。

    今天的少芸穿着一身和之前战斗时一样的衣服。

    “你也准备好吧。”少芸说。

    “唉?准备?准备什么?!”空一脸疑惑。

    这时,角斗场内的选手入场了。

    少芸紧盯着角斗场中的人。

    “那个嬴宁的气氛有些不对头啊。”空皱了皱眉。

    正如空所说,现在的嬴宁全身都散发着一股极强的压迫力,让人胆寒的压迫感。

    “准备好。”少芸对空说。

    “所以啊!你要我准备什么?!”

    “武力介入!”少芸说。

    “唉?”正在空还在诧异的时候,比赛开始了。

    只见嬴宁没有换上铠甲就挥起偃月刀冲了过来。

    什么?!太快了!娜贝特还没来得及与嬴宁拉开距离,嬴宁的刀刃就与娜贝特的头只有几尺。

    娜贝特出于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接着,一股强风从娜贝特的头上袭来。

    但是娜贝特并没有受伤。

    “好险啊!”少芸说。

    “你反应够快的啊!而且还能把我拉过来?!”空在一旁抱怨。

    娜贝特稍微睁开了眼。

    她发现少芸和空站在她的面前,每人都拿着一把钢刃,将嬴宁的偃月刀给架起,让嬴宁的偃月刀停止在了离娜贝特的头只有几指的距离上。

    然后,像是慢了几拍一样,有一股更强的风从嬴宁的身后冲来。将娜贝特的衣角给撕碎。

    “你是真的下了杀心了啊,嬴宁。”少芸阴着脸对嬴宁说。

    “抱歉,我无法对将大小姐打败的人放水。”嬴宁说。他的声音十分平静,但是也带有极强的压迫感。

    “哎呀呀,要是刚才那一击不是我们给拦下的话,你早就完了吧?”空转过头对娜贝特说。

    “唉?为,为什么?”

    “刚才你也看到了,嬴宁的那一击足以将你消灭。而这样,结界的效果也就消失了,但要是结界消失了的话,你就必须要用自己的力量来面对后面来的强风——足以将你的身体切开的风!”少芸说。

    娜贝特看看自己碎掉的衣角。

    刚才的风,是由于嬴宁的速度太快所致吗?!太可怕了!娜贝特的背后一凉。

    “就算是血龙化,也不能扛住那一击吧?”空问少芸。

    “是啊。那一击的力量足以将一个上位王种给打残······你真的是中位龙吗?”少芸挑着眉看着嬴宁。

    “不过你能以凡人之力扛下这一击,可以啊!你真的是人族吗?!就算是超越者,也难以对付这一击吧?”空对少芸说。

    “这不有你来帮忙吗?”少芸说着,将架起的钢刃给放下,嬴宁也收起了偃月刀。

    “······你输了呢,娜贝特。”

    “······是。”娜贝特垂下头,她有些后悔没有听少芸的话了。

    “不过在整场百兵阵中,能连续被判别官介入比赛两次,你也是朵奇葩啊。”空调侃道。

    “姬芸的事是考虑到她后期的危险性,所以才强制介入,至于这嬴宁······”少芸冷眼看向嬴宁,说:“你赢了,可以吗?”

    “明白了。”说完,嬴宁离开了赛场。

    “你觉着这嬴宁怎么样?”空问少芸。

    “强!相当强!身为中位龙却拥有着能与上位龙抗衡的力量。假以时日,他一定会变成龙族内,乃至三界里数一数二的强者!”少芸转身走向角斗场的中央。

    “胜者!嬴宁!”少芸如此宣布到。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