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0阿克西亚·提亚斯

    “哇!是姐姐啊!”

    “大姐姐又来了!”一群孩子围着一名灰头发的女子。

    “是哦,我又来了,你们还好吗?”女子蹲下身子看向四周的小孩子。

    “哇!大姐姐笑起来也是那么凶啊!”

    “好凶的大姐姐!”

    “可怕······”周围的孩子毫无保留地说着心中的话。

    “呵呵,可怕······”女子努力保持着笑容。

    “得了吧!阿克西亚,你应该承认你的眼神,是很吓人啦。”远处的一名男性说。

    “喂!连你也这么说!”阿克西亚很不高兴地说。

    “行了行了,凛,你就别再说她了。”另外一位看起来没什么表情的人对凛说。

    “啊?奢,你不这么觉得吗?!”凛用他特有的小混混的语气说。

    “我是觉得阿克西亚长得很凶,但是我不会随便说出来的。”奢斜倚着树,喝了口茶说。

    “真是的!连奢先生也这么说!······对了,烛先生呢?”阿克西亚问。

    “出去打猎了。”

    “暴尸荒野了。”奢和凛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

    “是这样吗?打猎了啊······”阿克西亚心累的地一笑。

    她知道凛和烛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她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

    明明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很协调的配合的,为什么两人的关系这么差呢?每次见面的时候都会掐起来。真是奇怪啊。阿克西亚想。

    “哦!提亚斯小姐来了啊!”从阿克西亚的身后传来了声音。

    是名带着高高礼帽的人。

    “是的,我来给这里的孩子们送些东西。”阿克西亚说。

    “那真是感谢提亚斯小姐了。真是太感谢了!”说着,高礼帽向阿克西亚鞠了一躬。

    “没什么,我正好也是在出任务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里的人而已······说实话,当时真是险呢。”阿克西亚望向周围的孩子。

    “是呢,在我听说孩子们差点就被妖邪杀了的时候都快吓晕过去了。不过好在提亚斯小姐击退了妖邪呢。”

    “举手之劳罢了。”阿克西亚笑着说。

    “没想到连在妖邪稀少的神域都会碰上这档子事呢······白跑过来了。”高礼帽的语气有些阴沉。

    “您还真是关心这些孩子呢。”

    “啊,他们都是家乡的孩子,我曾想过,在哪里的他们是不会有好的未来的,倒不如让我来抚养他们。”说着,高礼帽将一名摔倒在地的孩子抱起,擦擦他身上的灰说:“时候也差不多了。”

    “差不多?什么?”阿克西亚问。

    “我现在的资金也攒的差不多了,是时候该正式带领这些孩子了。毕竟,我不能抱有每次危险出现时都会有人帮忙的侥幸心理。”

    “也是呢。”

    “再过几天我就要进行最后一笔买卖了,希望能多赚一些吧。”

    “先生,您是答应那位大人的请求了吗?”高礼帽身旁的护卫问。

    “是的,他说的很对,我是应该多准备一些资金,以防万一······听说前几天他让你去干了件很有意思的事?”高礼帽对着护卫说。

    “是的,那位大人让我去帮一位判别官处理文书工作。”

    “文书工作?说实话,你跟我干了五年了,我还真不认为你有处理文书工作的能力。”

    “是这样没错,但是我只是负责写字罢了。处理方案全是那名判别官说的。”

    “啊,这你倒是会的。”高礼帽一边给孩子们发着面包,一边说。

    “不过,说些什么的人都有些无厘头。”

    “嗯?怎么回事?”高礼帽将一部分面包分给前来帮忙发面包的阿克西亚。

    “那名判别官说了些我不知道的名词。”

    “龙城里的人都是怪胎,这你就别管了······你的雇主不就是个吧绷带缠到脸上的怪人吗?他使唤你的次数比我还多,明明我才是你的老板。”

    “我每次拿来货物的时候您不也是很开心吗?”

    “确实······”

    脸缠绷带的人?不会是前辈吧?他说他要去龙城参加百兵阵的。阿克西亚用心聆听着高礼帽的谈话。

    这时,从深林的一侧里出来一个人影。

    “哦,回来了。”奢向那里望去。

    “丰收!”人影慢慢清晰,是名扛着鹿的男性。

    “太慢了!烛!这么简单的任务竟然要这么长的时间?!”凛一脸的不屑。

    “哈?!你小子找事啊?!怎么?对老子打猎的时间有意见啊?我告诉你!老子可是欣赏了好一会的风景!”

    “我靠?你小子活腻了?怎么?还想打吗?来啊!”凛更是来劲了。

    “来就来!谁怕谁啊?奢!这次你别劝我们了!我一定要手刃了这混蛋!”

    “你还真来劲了?好啊!这里人多!我们出去打!”

    “走!”说着,烛粗暴地将鹿扔到地上,跟凛一起气呼呼地走了。

    “唉?奢先生不阻止他们吗?”阿克西亚有些慌张。

    每次这两人打起来的时候,奢总是会制止两人。但是这次奢的表现倒有些反常。

    “没事,死不了人。”奢淡定地喝了口茶。

    死不了人?上次他俩打的时候可是把一座山给移平了!这可不是儿戏啊!阿克西亚回想起了从前这两人打架时的场景。一开始还以为是小打小闹,但是很快就向着不可遏止的境地里去了。

    “喂,我在外面找到了两个垃圾,是你们丢的吗?”从刚才两人出去的地方来了个人,手上提着两个被打晕的人——烛和凛。

    “哇!是西北先生!你来了!”阿克西亚就像是见到救星一样。

    “嗯,看来是你们丢的。”说着,西北像刚才烛扔鹿一样地将两人扔到地上。

    “我靠!西北!你刚扔我!”凛一下子就起来了。

    “就是!西北,你想干什么?!”烛也是相当的不满。

    “你们要是打架的话,阿克西亚是会困扰的。给我也来杯。”西北一边向奢要茶喝,一边斜眼看向那两人。

    “要是不服的话······”西北的身上散发出极强的斗气,说:“可以来打我啊。”

    “就是啊,要嫌不够打的话,我也可以来哦。”奢也写看着那两人。

    “喂!西北!别这样,会吓到孩子的!”阿克西亚赶忙制止了西北。

    “哦?抱歉抱歉。”说着,西北收敛了起来。

    “真是不错的伙伴呢,真有活力。”高礼帽说。

    “呵呵?确实呢······虽说有时让人头痛罢了。”阿克西亚苦笑着看着那四人。

    这四人是阿克西亚与珏分开不久后认识的,貌似是一个组合。一开始,阿克西亚和这四人正好执行同一个任务赚钱,于是就有了交集,慢慢地,阿克西亚也成为了这四人中的一员,为着四个大老爷们的组合添了一抹彩色。

    这时,一名小孩轻拉阿克西亚的衣服。

    “嗯?怎么了?”

    “姐姐在这里面有喜欢的人吗?”

    “唉?”阿克西亚一时间愣住了。

    现在的孩子这么早熟的吗?阿克西亚在脑中寻找着回答这个孩子的答案。

    “唉?姐姐真的有喜欢的人吗?”

    “哇!真的哎!姐姐没有回答啊!”周围的孩子也都凑了过来。

    怎?怎么办?虽然平日里这帮人相当的照顾我,而且这四个长得也不赖。但是我根本就没想过这事啊······问题是他们是怎么看待我的?阿克西亚想着,偷偷地把视线投向那四人。

    很明显,这四人都听到了对话的内容,都直勾勾地看着阿克西亚,好像相当在意她的回答一样。

    唉?怎么回事?你们不帮我解围吗?阿克西亚用眼神投去求助的信息,可这四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咳咳,没有哦。这些人只是姐姐的同事罢了。”

    “唉?同事吗?”小孩们相当不满意这样的结果。

    现在的孩子都是怎么回事啊?阿克西亚内心是崩溃的,她又看向那四人,发现每个人的脸上都疏松了不少,像是松了口气一样。

    “对了,西北,你怎么来了?”奢问。

    “哦哦,来任务了。”西北拿出一张卷轴。

    “任务?”凛和烛凑了过来。

    “这是!······”除西北外的所有人都身子震了一下。

    “也就是说,是时候了吧?”凛问西北。

    西北无言的点了下头。

    “那,就这样吧······阿克西亚!”烛叫着阿克西亚的名字。

    “嗯?”

    “该走了!有工作要干了!”

    “哦!好的······姐姐我先走了。”阿克西亚向周围的孩子们告别。

    “提亚斯小姐要小心啊。”高礼帽也向她喊。

    “会的!”阿克西亚加入了那四人的行列中,向远方前进了。

    “这次的任务是什么?”阿克西亚问。

    “啊,去讨伐一个怪物······”烛用少有的严肃的表情说。

    “······很强吗?”阿克西亚感受到了不安。

    烛微微地点了下头。

    “没事没事,在强的怪我们也会干掉他的,对吧?”凛倒是很乐天。

    “就是,我们可是神域最强的小队!连东方大国的国王都加奖过我们呢!”奢也在为阿克西亚打气。

    “嗯,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让你受伤的。”西北也放出豪言。

    “别谈这种话题了,谈谈别的······对了,阿克西亚,你以前说过你是神族的眷属吧?可以说说你是怎么成为眷属的吗?”凛换了个话题。

    “对啊,说来还不知道阿克西亚是怎么成为眷属的呢。”烛也来了精神。

    “呵呵,是个有些无聊的故事,要听吗?”

    “““当然。”””

    “那好吧,那我开始咯——”

    “我本来是出生在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中的,有着慈爱的双亲,快乐的生活。但是这只是昙花一现。

    老实的父亲受到了坏人的蛊惑,将家中的钱拿来投资,结果被套钱了。家中的生活很快就出现了崩坏,家里的债务不知道是怎么做到越来越多的。很快,讨债的找上门来了。

    虽然他们没有干什么可怕的事,但是母亲还是在担惊受怕中选择了自杀;父亲也在懊悔和恐惧中日益消瘦,最后病死了。于是,家中就剩了我一个人。”

    “没考虑过投奔亲戚吗?”奢问。

    “有谁会收养欠下债务的人呢?”阿克西亚略带嘲笑地说。虽然是笑,但是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得之我父母死后的债主很快就占据了我的家,将我卖了出去。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我所在的奴隶商队遭到了妖邪的进攻,我有了从里面逃出来的机会。但是,从里面逃出来的我又有什么生活手段呢?那时我才十岁不到,打猎是不可能的。

    因此,出于被迫,我从商队的残骸中寻找可以吃的东西······也包括人的尸体。”说到这,阿克西亚哽咽了一下。

    她看向四人,说:“很可怕?对吧?为了生存,不惜食用同类的尸体。”

    西北他们苦笑着相互看了一眼。

    “和那家伙很像呢······”凛笑得相当的尴尬。

    “对,对呢,简直就是那家伙的作风啊。”烛也相当累地说。

    “唉?你们,不觉得······”正当阿克西亚满是疑惑的时候,西北打断了对话。

    “喂喂喂,跑题了。”西北指指凛和烛。

    “哦哦,抱歉。”阿克西亚继续讲起了她的故事——

    “于是,我一边漫无目的地走着,一边努力生存下去。之后,我终于找到了一座城市。不过,那时的我并没有钱,所以我只能在巷末街尾游荡,饿了的话就想办法偷点东西吃。虽说也有过同为贫民的人的接济,但是······大家都因种种原因死去了。最后,我还是只能一人在城市中生存。

    说实话,我都有些憎恨世界了。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我接受这样的苦难。被打、被骂、被嫌弃······我都为当时能保留理智的我而骄傲。

    直到下着暴雨的那一天,由于原来偷东西而产生的的伤口化脓,再加上连续两天没吃东西,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真的,当时的我真的认为我的末日来了。可是,我头上的雨突然停了——是一个打着伞的人。一开始我认为他是来害我的,但是他给了我吃的,并用法术将我的伤口修复。但是,长期在社会下层生活的我明白一个人是不会无故对他人好的,所以我依旧是不相信他。

    可是他却捏着我的脸说:‘不错的眼神。’。”

    “呵呵。”凛尴尬地一笑,然后奢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

    “之后,那人就开始照顾我,叫我读书写字,让我练习武艺。不过,幸福的日子对我来说总是短暂的——那人离开了,走前他给了我一根羽毛,一根带有血色纹理的羽毛他让我将这羽毛刺入胸口,然后说这样我就是他的第二个眷属了。

    最后,他只留下了一句话‘去变得强大吧!然后,去找寻我吧!’”阿克西亚说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于是,我踏上了努力变强,寻找主人的路途!”

    “真是个······难以形容的故事啊。”凛说。

    “阿克西亚的童年好像不怎么快乐啊。”烛皱了皱眉。

    “······还记得那是第二个眷属吗?”西风倒是一很小的声音说。

    “到了。”奢突然停住了脚步。

    “这是哪?”阿克西亚看着面前的山洞。

    “走吧。”烛用如临大敌的语气说。

    一行人走进了洞中。阿克西亚在奢的光照法术下才勉强看清了路。

    那四个人是怎么如履平地地走的啊?好奇怪。阿克西亚看着走在光球前面的烛和西北想。

    山洞中寂静得很,甚至连回音都像是看到可怕的东西一样变得低沉。

    不会有什么事吧?阿克西亚有些慌。

    “别担心,阿克西亚可是杀死过妖邪的人,就神族眷属来说可是不错的水平哦。”烛仿佛看出了阿克西亚的不安。

    “就是······唉,是谁教你的战斗技巧啊?”凛在前面说。

    “除了主人外,还有就是······”

    “嘘——!”西北打断了对话。

    五人都意识到了危险的存在,摆好了架势准备迎战。

    脚步声从山洞的另一侧传来。从声音上听应该是一个人。

    “欢迎。”一个人影慢慢靠近。

    人影靠近了,光球的光照出了人影。

    是一个穿着以白为基调,上面用黄褐色丝线修饰出花纹服饰的人。那人脸上带着金属面具,将整个脸给盖住。腰间的长剑散发出强大的压迫力。从生物水准上的差异感让阿克西亚的内心相当的烦躁和不安。

    “切!直接上来了吗?”奢从腰间抽出了剑。

    烛、凛以及西北都拔出了剑。

    “哦?是来挑战的啊,很好啊,欢迎。”阿克西亚面前的那个男人用相当轻松的语气说。

    话音刚落,西风直接就冲了上去。

    “锵——!”响亮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在山洞中回响。阿克西亚被用剑挡住西风攻击的敌人给吓到了。

    竟然能接下西风的攻击?!这人是何方神圣?!

    西风的剑术阿克西亚是见识过的,相当的快,而且力道也很足。

    就在敌人接下西风的攻击时,烛早已绕到了敌人的身后。

    “从后面偷袭?没用的!”敌人一下弹开西风的剑,顺势回旋身子,将烛刺伤。

    “烛,你没事吧?!”奢快速饶了战场一圈,顺带将烛从地上拉起来。

    “有老鼠在跑呢。”敌人轻蔑地瞥了奢一眼。然后快速挥动手臂,一把把利剑从地上刺出。

    “什么?!”奢立即停住了脚步,但还是被利剑给划了几道伤口。

    “用法术吗?被小瞧我们!”奢向剑中注入法力,然后环绕横砍。一道强大的气刃将地面上的利剑像杂草一样地割断,然后向敌人飞去。

    “清除地面上的障碍吗?明智的选择。但是······”敌人对着气刃伸出了手,一掌化解了来自奢的攻击。

    “真是怪物级的啊!”烛冒着冷汗想。

    这时,阿克西亚突然出现在敌人的身后,用她主人给她的剑向敌人的头上砍去。

    “唉?”阿克西亚在剑快接触到敌人的头部时惊住了。

    敌人只用两根手指就夹住了来自阿克西亚的全力的一击。

    “哎呀呀呀,是弑神的剑——黑龙啊,这可真是危险的东西呢。没收了。”敌人微微甩动剑身,就将阿克西亚从剑上甩了下去。

    啊!主人给我的剑!阿克西亚眼睁睁地看着剑被敌人收走。

    “倒是把剑还给她啊!”凛从四面八方向敌人进行攻击。

    “幻像······不,是实体吗?能够创造出这么多的实体分身也是很有能耐的。”敌人稍微闭了下眼。

    “可惜,这样的攻击是微不足道的。”敌人摊开双手,只见有两个类似花瓣一样的东西从敌人的手上缓缓地飘落。

    接着,花瓣落地了。

    一根根尖锐的冰锥如同拒马一样将凛做出的分身给刺穿。

    “······本体没在这里吗?”

    “那就是这了。”敌人用他手中的剑猛地刺向身体的一侧。

    凛就保持着拿剑砍人的姿势现身了。

    “声东击西,不错的战术。”说着,敌人将凛向垃圾一样的扔到了地上。

    “你算是危险的了。”敌人在将凛扔到地上后,又从他身后补了一剑。

    “至于你们嘛······对了,就试试这八级法器的力量吧!”敌人看着烛、奢以及西北,相当开心地说。

    敌人向他手中的剑注入法力,剑身很快就回应了敌人的行动,变得光亮了起来。

    “啊!这美丽的光芒!让我想起了那家伙······”

    阿克西亚听着敌人那自我陶醉的声音。没有武器的她又能做什么呢?

    【这么说来你真的是很弱啊。】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阿克西亚的脑海深处响起。

    是珏的声音。

    【“前辈,我是很累的!”

    “为什么会选你呢?”珏俯视着累倒在地的阿克西亚。

    “为什么当初我要找你当老师啊?”阿克西亚说。

    “放心吧,就算你不找我当老师,我也会求着你让我当你的老师的。”

    “唉?什么理论?”

    “你明明没什么突出的地方······除了有成为超越者的潜力。但是,现在还很远呢。”珏蹲下身来,与阿克西亚同一位置。

    “除了脸蛋有些看头······”珏捏着阿克西亚的脸。

    “前,前辈?”阿克西亚瞪大了眼看着珏的身后。

    “哦!是为了让你为那家伙生出下一代吗?真是个恶趣味的家伙······”珏突然像是明白了一样。

    “前辈!那家伙来了!那妖邪还没死!”阿克西亚相当的慌。

    “真是没用啊,看好了。”珏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妖邪。

    看着无所畏惧,自信满满的珏,阿克西亚相当的安心。

    在前辈身边,什么都不怕呢。阿克西亚当时想。】

    前辈,我不弱哦。阿克西亚想起了临走前珏送给她的那把剑。

    “我可是你的学生啊!”阿克西亚提着剑冲向了敌人。

    ““““——!?””””敌我四人见到冲来的阿克西亚都不免吃了一惊。

    “笨蛋!这不是你能接下的攻击!”奢急忙向阿克西亚那里释放法术。

    一股强大的气浪将阿克西亚吹飞。

    “奢!”

    阿克西亚被甩到空中,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从敌人剑上冲出的钢铁旋风将三名同伴给吞噬。

    旋风结束后,三个无法用肉眼辨别是谁的血人倒在地上。

    “看来将皮肤给完美的剥下来了呢······不愧是八级法器!”敌人相当满意地看着血人。

    “你这个混蛋!”阿克西亚快速从地上爬起,有勇无谋般地冲向敌人。

    精湛的剑法从阿克西亚的手中打出,刃出如风,行似流水的剑法让敌人不禁在面具下惊叹。

    “真是!······和他很像啊!”敌人虽然轻松地化解了阿克西亚的攻击,但是还是用带有惊讶的语气说。

    阿克西亚没有回话,只是怒视着敌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现在才将前辈教我的剑术练成?!为什么?我就不能赶上点链子吗?!

    “这剑术······让我想起了某人。”敌人看向洞顶,如同看见了某人一样。

    “真是个混蛋!”敌人过了许久后,带有笑意地说。

    “不许你侮辱前辈!”说罢,阿克西亚又一次冲向敌人。

    暴雨般的连续突刺,落石般的重砍,强风般的横砍。阿克西亚一边回想着珏当初的动作,一边模仿着。

    前辈,我做到了!那个怪物在后退!阿克西亚见到敌人的步伐有些慌乱,心中闪过了一丝希望。

    “很好啊,没想到我在剑术上竟会被人压制······不愧是那个混蛋的弟子!”敌人依旧化解着阿克西亚的攻击,

    “但是······生物从南面的差距你是无法跨越的······”敌人的速度一下子变快了。

    敌人相当轻松地躲过了阿克西亚的攻击,并一拳打在了她的腹部上。

    “咳——!”阿克西亚被这一拳打的差点昏过去。

    阿克西亚全身脱力,整个人的身体挂在敌人的手臂上。

    这时,敌人用另一只手撩开阿克西亚的头发,抚摸着阿克西亚的脸颊。

    “真是的,你长了副不错的嘴脸啊。”敌人贴近阿克西亚的耳朵说。

    这让阿克西亚不由地背后一颤。

    “杀了的话······太可惜了呢。”

    阿克西亚想要站起来,但是浑身是不上力气的她只能倒在地上。

    “告诉你个好消息,他们还没死哦。”敌人一打响指,几杆光枪悬浮在除了阿克西亚外的每个人的头上。

    “你,留我们的命的目的是什么?!”阿克西亚怒视着敌人。

    “哈哈哈!”敌人将手中的剑一下子插在地上。

    一对带有血色纹理的羽翼从敌人的身后张开。

    那!和主人给的羽毛的一模一样?!阿克西亚因敌人的羽翼而吃惊。

    “把你的身体给我,我就饶他们一名!”敌人相当傲慢地说。

    “什么?”阿克西亚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的意思是,让我委身于你?”阿克西亚问。

    “正是······死亡或是生存,选一个吧。”

    阿克西亚低下了头,紧咬着嘴唇。

    抱歉,珏。可能,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但是,我有好不甘心!我想让你看到我的成长······到那时,无论是怎样的我,你都会接受吗?

    阿克西亚抬起那带有泪痕的脸说:“好啊。”

百度搜索 龙朝野史 天涯 龙朝野史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龙朝野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伪俾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伪俾官并收藏龙朝野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