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多目陷入了沉思,回忆起十三年前……

    当时多目在不周城被卫煌离师兄弟四人击败,身受重伤,一路逃回彼岸山,出了不周城百里不到,眼前罡风搅动,流云绕转,形如漩涡。多目四眼望去,五十里外一道如柱金芒自天垂落,一名黄袍华服之人大袖飘飘,降下云头落入山中。以多目的眼力,自然将来人瞧得清楚,宽额头,高鼻梁,国字脸,嘴唇留着浅浅胡须,不怒而威。这一看吓得他魂不附体,差点要尿裤裆!

    “神龙敖文!”

    一百多年前,神龙一族的族长敖文与龙绝大陆数十位神级天人大战,虽然多目未参与,但他额长四目,异于一般天人,即使隔着几十万里,也将当时大战的情形瞧得仔细,那场大战可说是翻天覆地,令人惊心动魄,自己的修为与这些大能相比,那是萤火比皓月!尤其敖文的战力,给他印象深刻,被数十位神级天人围攻,却攻守兼备,虽然处于下风,身受重伤,但依然将十几位神级天人打得口吐鲜血,还能够做到全身而退,在场的数十位神级天人无比心惊胆战,无人敢追!

    此战令多目至今想起依然心旌神摇,此人这个时候出现,怎能不令多目恐惧?若是对上敖文,只消一根手指头都能将自己灭了。多目慌忙降落云头,屏息敛气,大气不敢出,更不敢探眼查看,躲在密林中一动不动。

    约过了半个时辰,一道煞气冲天而起,多目抬头看去,见敖文玄光里裹着一少妇,朝天外飞去,几个呼吸间,以自己的四目之能都瞧不见敖文的踪影。

    见敖文远去,多目心中不禁疑惑,这等老怪物出现在此地是为何?

    出于好奇,多目小心翼翼往那山里飞去。赶到一处林中,先是看到地上躺着二人,多目推测这二人应当是被敖文打伤,他也看出这二人修为不弱,只是受伤晕过去,并未丧命。

    随后便见到一百多丈外一块巨石处,有团云雾浮于其上,一条小小的白龙在云雾中盘旋蠕动。多目一见之下,吃了一惊,以为看错,擦了擦眼睛再一看,白龙不见了,地面上躺着一名两岁婴儿,正撅着屁股吃力地要站起身。

    多目脑瓜子很是聪敏,立刻想起一百多年前敖文大闹天人界,结合敖文刚才带走的少妇,再回想不周城的大战、罗方成陨落,连起来一想,心道:“是了!此小儿是罗方成与那殷小小的儿子!” 殷小小乃神龙之躯,其儿子自然有一半神龙血脉,刚才所见那条小白龙不正是此小儿所化?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目本想一走了之,却总觉得眼前这孩子奇货可居,思来想去,鬼使神差刮起一阵黑风,卷起小儿回了彼岸山万年洞。

    多目有他自己的考虑,当年见敖文如此神通,自知再如何修炼也到不了敖文这样的程度,如今龙绝大陆局势不稳,凡人之间的战争必然将天人界也裹进来,未来自己能否幸免都难说,以自己的修为要与那些神级天人相抗衡,他还没有这样的自信。而敖文的外甥可不同,他拥有神龙血脉这种先天优势,修炼起来比谁都快,能够去到的境界也绝非普通天人所能比,假以时日,在天人界必然能够大放异彩。

    至于神龙一族,多目也不是没有担忧,不过细细想来,应当亦无大碍,当年敖文逼着罗方成离开归元派,后大闹天界人,水淹祁天山,就是要带走殷小小、断绝罗方成与殷小小的关系。如今罗方成陨落,殷小小被带回神龙族,再回天人界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自己抚养这小儿,感情培养出来了,有着养育之恩这层关系,何愁自己的彼岸山王国不会执天人界之牛耳?

    如今一十三年过去,与若来关系融洽,多目对他人残酷无情,但对这个捡来的儿子却甚是欢喜,日常对其修炼教导严厉,但心中却是视若己出,多有放纵,养成了若来如今的犟性子。

    多目回忆当初,心中叹了一口气,道:“但愿不会出什么意外才好!”

    这一日,若来心情烦闷,修炼进展颇有不顺,见山中雨后空气清新,虹桥横跨天际,便腾空飞出洞府,一声清啸,窜入空中,俯视山川河流,心头顿时好上许多。借着好心情,放开手脚,释放出脉冲轮,在彼岸山中急速飞行,兴之所至,飞到一只雄鹰身后,用手拍了拍雄鹰的后背,惊得雄鹰一个猛子往下扎去;又冲入一排南飞的大雁中,唬得大雁拼了命往云层里钻。

    若来不知不觉中将新学来的两仪四象步法,在空中施展起来,腾挪辗转、上下翻飞,顿时身子化作一片虚影,身法极其玄妙。

    他在空中这么一番折腾,自然被各处山头寨子的小妖看到,无不欢呼雀跃,拍掌大喊:“少爷神武!少爷神武!”

    若来是多目天王捡回来的人类孩子,但从小生活在彼岸山中,与群妖打成一片,自然与众妖熟稔,又有多目这个巨擘撑腰,虽然山妖向来不喜人类,但对若来谁也不敢有丝毫不敬。每月例会,各山寨头目要向多目大王汇报山中情况,遇上多目心情不好的时候,山寨的小妖头领还会求若来出面,在多目面前说个好话,加上若来从不摆“太子”的架势,因此彼岸山七七六十四山寨头目与数万小妖和若来关系颇佳,此刻见到若来在高空穿梭飞行,因此齐声叫好,为若来鼓劲,猛拍若来的马匹,有些修为高深的老妖也不例外。

    妖亦正亦邪,根脚有两处,一是天地精气幻化而成人形;二是动植物阴差阳错,得了灵智,修成人身。妖与魔有本质区别,魔凶残嗜血,爱走极端,与人类、甚至与其他的鬼怪都绝对在对立面。妖则不同,若有高人指点,心亦可向善,但也有少部分妖怪夺人性命修炼特殊功法。相对魔来说,对人类危害小得多,这也就是彼岸山的妖怪能够与天人界相安无事。隶属不同类别的物种,无一致的价值理念,因此甚少来往。

    彼岸山的东面有一处山坳,唤作阴风谷,是多目手下白骨道人管辖的山寨,寨中有数百小妖,多为虎狼豺豹、千年树、万年藤、顽石、阴气等化形而成的妖,此刻也皆被若来吸引,大肆噪鼓齐鸣。

    这些小妖多为修为低下,尚不能入天遁地,看若来上天入地,俱露出羡慕眼神,谁也不曾留意林中有一道玄光闪过,即使有妖看见也会以为自己眼花,因为这道玄光太快了,稍纵即逝。

    过了阴风谷,是一个峡谷,峡谷中一条山涧朝山下逶迤奔流而去,那道玄光就停于山涧旁的林中,玄光散去,露出一人,却是那邢白!

    原来邢白与若来、怙罗二人分开后就不曾真的远离,而是一直远远跟到了彼岸山,潜伏在彼岸山中寻找机会接近若来,但山中妖怪众多,虽然大都数是些低阶妖物,但也不乏高阶妖怪,甚至有好几头老妖修为神通不再邢白之下,更何况还有多目这等大妖。因此邢白在彼岸山躲了十几日,始终不得机会接近。今日好不容易见到若来出来,岂能不瞅准机会靠近,即使冒了些风险,也在所不惜,邢白心中已经认定若来便是当日遗失的罗溪!

    若来在空中穿云裂空,将两仪四象步耍得得心应手,神妙异常,此刻心情大好。不过他心里是知道分寸的,否则多目又要出面干涉,因此准备回自己洞府。在他飞临阴山谷,再越国一道峡谷时,察觉到下面有灵量波动,心中一动,暗道:“这灵量并非彼岸山之人所有,乃玄门正宗的灵量波,必有外人侵入!”在自家势力范围,及时自己不过乃一介尊级修为,亦无惧任何高人,他朝山涧降落云头,要去瞧个究竟!

    当然,这是邢白有意为之,瞅见若来靠近,故意凝聚一道灵量射向若来,否则若来的修为如何发现得了他?等若来到了半空,附近并无其他人在,邢白露出真身,抬头仰望,脸上含笑,朝若来招了招手。

    若来瞧见是邢白,暗道:“这人为何到此?怕是有什么目的不成?”不露声色,落到林中,笑道:“原来是大叔到此,何不登门来访?”

    邢白拱了拱手,道:“若来小兄弟好兴致啊!此处风景颇佳,倒也不失为一处畅谈之地。”

    “大叔,这可是我彼岸山地界,你不经通报私下闯入,就不怕我叫人来抓了你?”若来装出不高兴的样子。

    “呵呵,魔兽世界一别,在下甚是挂念小友,若不嫌弃,咋俩就此促膝而谈如何?”

    “哈,大叔这话怎么说?在下不过区区尊级天人,与大叔天差地别,缘何挂念?”若来心中暗道:“事出反常必有怪,要说此人无目的,我可不信。”

    邢白也不管若来如何,大大方方往山涧水边的石头上一坐,笑道:“怎么?小友怕我?”

    若来虽然年岁尚小,但打小跟着一群妖怪长大,身后又有一位大神通的父王罩着,这世上哪里还有他害怕的东西?听得邢白之言,嘻嘻一笑,往身边的一颗青石上坐了下去,但却一言不发,只是盯着邢白瞧,心下打定主意,若是有不利于彼岸山,看在魔兽世界对己的援手之恩,把他轰走便罢了。

    “小友,可知道不周城?”

    若来点点头。

    “不周城乃流火国的一座城池,十三年前不周城被大元帝国所灭,其国王罗方成在那一战中被大元帝国国师颜苍天打杀,小友可听说过?”

    若来摇头摇头,似乎对凡人间的战争并不感兴趣。

    “罗方成乃皇级天人,他是冥玲国归元派元虚真人的关门弟子。”邢白观察了一下若来的神情变化。

    果然,若来头一抬,惊讶道:“归元派?大叔岂不正是归元派的么?”

    邢白点点头,脸色凝重,道:“在下正是归元派元虚真人的弟子,排名第五,我是罗方成的五师哥。”

    “哦?”若来神色一变,道:“以归元派的实力,为何不阻止颜苍天杀罗方成?”

    “哎……”邢白深深叹了一口气,道:“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当年……。”

    于是邢白向若来讲述了一个颇为凄惨的故事……

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九重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七溪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溪岭并收藏九重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