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岁月如梭,时光荏苒,转眼一十三年过去。

    龙绝大陆最南部有一条峡谷,或者用沟壑来形容更准确些,宽约十里,深则不见底,贯穿了整个龙绝大陆,割裂成两块大陆,呈南北之势。

    沟壑的北边为龙绝大陆,而南边正是极为有名的魔兽世界。魔兽世界比龙绝大陆小了不少,但也极为辽阔,由于气候适宜,魔兽世界几乎都被森林覆盖,没有人类的侵扰,森林保持得极好,奇山秀峰、飞瀑流泉,古木撑天,物种繁多,完全处于原始形态。

    因南部陆地森林中活跃着极多的魔兽,故被称为魔兽世界。

    魔兽是一种神奇的物种,其生性凶残暴戾,却天生自带各种奇妙的神技,这是每一只魔兽与生俱来拥的特殊本领,获取魔兽身上的这些本领,是天人修炼神通入大道的必走之路,是以魔兽世界充满凶险,天人们却依然会前往魔兽世界撞机遇。

    天人修炼出第一个脉冲轮后,便可凝结出玄光战器,一个脉冲轮可凝结出一件,然后便要去到魔兽世界捕捉魔兽,获取魔兽身上的魔核,采用移植大法,将魔核内的神技移植到自身的脉冲轮上,融合为自己的神技。

    当然,这种神技也并非一定要从魔兽身上移植,也可以在天人之间相互传递,但这种做法弊端很大,从一人传递给第二人,自身的神技功力会逐次递减,因此除非关系不一般,正常情况下很少有天人之间传授。

    元虚真人师徒之间便移植了森罗万象、雾里乾坤这种大神通,也正是因为给几个弟子移植过着两项神技,所以元虚的这两样神技功力才弱了一些,否则当日跟颜苍天的比试恐怕颜苍天会败得更惨。

    通常低阶天人修炼出脉冲轮后,都是由师傅、家长陪伴去捕捉魔兽,因为捕捉魔兽风险极大,魔兽不仅强大,且必须活捉魔兽,死的魔兽其神技会随生命的消亡而散去;另外魔兽世界的魔兽极多,遇上群居的魔兽那几乎就是一场灾难,因此死于魔兽世界的天人很多,但也难以阻挡天人的魔兽世界之行,谁都想冒一场风险获取无上神通,这本身就是一场赌博。

    魔兽修为等级随着年月而增长,年岁越长,等级越高,其神技也越是厉害。魔兽寿命极长,甚至有千万年的魔兽存在,这种千万年级别的魔兽不常见。

    魔兽修为进阶速度比天人要缓慢得多,瓶颈更难突破,千万年级别的魔兽若是修为圆满,便会进化成魔神,法力通天,实力远胜神级天人,一旦遇上了,天人能够活下来的机会极其渺茫。魔兽与天人之间本身就是敌对,天人要获取魔兽身上的神技,而魔兽却极其喜爱天人的元灵珠,天人的元灵珠对魔兽的修为提升非常有利,因此魔兽与天人之间的互杀互爱已存在无数万年。

    归元派邢白,自从十三年前遗失了罗方成的遗孤罗溪之后,心里常常自责,变得沉默寡言,独来独往,这十三年来一人四处寻觅,将中元州以及相邻的冕州、卫州都寻了一遍,却始终无罗溪的踪迹,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独自寻觅的这些年,吃尽了苦头,对其自身的修炼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直到上个月才修出了第五个脉冲轮,成为了一名帝级天人。

    由于修炼出了脉冲轮,需要尽快凝结玄光战器,并获取魔兽的神技,否则时间太久,会错过最佳的凝结战器与移植神技的时机,因此邢白决定一人前往魔兽世界。

    邢白祭出玄光,一路往南飞去,一个月后才抵达南部,越过一片原始森林之后,一条天堑横亘眼前,十里宽,幽邃不见底,一股极为阴森寒流伴随着袅袅云雾从下卷起,刮得邢白身子颤抖了一下。

    他曾跟随尊元虚真人来过此地,知道这天堑具有极强的吸力,但凡从上头飞过的一切生物都会被这股巨力吸住而坠落深渊,南北之间唯一有一处可通过,中间有一条巨石相连,可从巨石上走过去。

    邢白沿着天堑来回飞行了一会儿,终于找到了那条巨石,在云雾之中如同一条巨龙俯卧,脊背连接南北。邢白正要踏足走上这条脊背,身后的森林中传来破空之声,回头看去,四道玄光而来,倏忽间落到地面,露出三人,一名青衫老者,一名中年汉子,另外一人是一位少女,约摸十四五岁年纪。

    邢白扫了一眼,看出老者和中年汉子皆为皇级天人修为,相互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那青衫老者见邢白一身气息内敛,看不出修为层级,心头微凛,想必功力在自己之上,微一沉吟,双手抱拳道:“在下文长博,敢问朋友大名?”

    邢白自从罗溪遗失后,性情大变,不喜与人交往,心里明白对方只是攀交情,不过是想要拉自己入伙,协助他捕获魔兽而已,因此只是点点头,脸上表情冷淡,并不回话,倒是对身后那少女多瞧了几眼,心中道:“若是我那罗溪侄儿在世的话,应该也是这般年纪吧。”

    旁边的中年汉子见邢白颇为失礼,心中略有些恼怒,看了一眼青衫老者,语气嘶哑,又颇有一股酸腐味道,说道:“文兄,人家自视甚高,天下老子第一,你就不要讨这晚冷饭吃,我们一路同行,怕那谁来!”

    青衫老者脸皮略微一红,点点头,尬笑道:“向兄说得有理。”

    邢白听得二人之言,也不以为意,身子一跃而起,跳到了石脊上,一路朝魔兽世界而去。

    岩石脊背宽约三尺,底下阴寒之气蒸腾而上,时不时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深渊底下传来,两边浓雾重重,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便会被这个吸力扯入深渊,他小心翼翼,丝毫不敢大意。

    十里的距离若是换做他处,邢白只需半个呼吸之间便到了,但这儿危机四伏,不敢空中飞行,只能以脚力快步而走,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终于走到对岸,眼前树木郁郁葱葱遮天蔽日,数十人合抱不拢的古树到处都是,奇花异草遍地。还未进入眼前这片森林,便能够听到森林中各种生物叽叽喳喳的喧闹声,偶尔可见一些未开灵智的未知名小兽、飞禽,在森林外围溜达、飞翔。

    “真是一处世外天堂啊!”邢白发出一声感叹,玄光裹身,低空飞入森林。

    太阳从林中枝叶中透入一束束光线,在林中形成一个极美的光束世界,地上茂盛的青草,或树底下厚厚的落叶,以及四处可见的奇花异草,恍如来到了另外一个幻境。

    飞行了半个时辰,遇上的野兽逐渐多了起来,比较多的是一种六肢魔猴,在树梢腾挪辗转,敏捷之极,见到邢白并不害怕,探头探脑来瞧,有几只胆大的从树上朝邢白扔石子。

    但这些野兽大都数灵智不高,还未真正进化成魔兽,不是邢白的猎取对象,偶尔遇上的几头魔兽年岁太小,也不符合他的要求,因此邢白加快了飞行速度,逐渐进入了魔兽森林的深处,这里的迹象越来越明显,不时传来魔兽的嘶吼声,甚至能够闻到魔兽留在林中的气息,林中地面也随处可见魔兽搏斗的痕迹。

    魔兽有很强的领地意识,一头魔兽若是闯入到另一头魔兽的领地,除非实力悬殊,否则必然要战个你死我活。

    魔兽世界活跃的地带危险也增多,邢白悄然落到地面,施展屏息敛气术,小心翼翼迈步前行,但不敢释放神念探查,因魔兽同样拥有神念,一旦被天人神念扫过,若是双方实力相近或更强大,则会被魔兽察觉,要么打草惊蛇逃之夭夭,要么激怒对方跳出来拼命。

    邢白见前方百米外有一棵大树,树下有一颗巨大岩石,便小心绕到巨石后,探头向外瞧去,巨石背后的地面上趟着一头魔兽尸体,体长五米,鬃毛如钢,獠牙伸出嘴外三尺,四肢爪子锋利如刀,外形像一头野猪,但爪子却像豹。

    “举父!”

    邢白识得这种魔兽,举父性情凶猛,普通豺狼虎豹见之皆躲避。从这只举父的体型上推测,当有千年修为,能杀死这只举父的当不是一般魔兽。

    邢白用手摸了摸,尚有一丝体温,应当死于两个时辰前。邢白举目四望,除了树上跳跃的几只魔猴之外,未见到其他魔兽,于是略微释放出一丝神念,小心翼翼往前方扫去,神念扫过前方一里地外,见一颗古树下人立一头魔兽,脚下还踩着一只魔兽尸体。

    这魔兽立起来的身高三丈有余,长着一张鹰嘴,脑后拖着长长的两条肉翼,像是两条辫子,身躯像马,四肢粗壮,尖爪如钩,一双眼睛凶光毕现。

    “万年魔狰!”

    邢白心中一凛,立刻收回神念。万年魔狰,万年以内的叫山狰,凶残且本领了得,动作极为敏捷,万年魔狰大都具有瞬移神通,当年元虚真人带着邢白曾经遇到过一只百年山狰,因那时候邢白的脉冲轮已经完成了神技移植,便没有捕捉它,否则百年的山狰神技也是许多天人热切追抢之物。

    邢白决定去捕捉这头万年的魔狰,其神技定然极大提升战力。锁定地方之后,邢白快速朝魔狰方向移动,一里的路程对他不过眨眼的时间,为了不惊动它,邢白悄然绕道魔狰身后。魔狰正用它的利爪在撕扯脚下尸体的肉,正在进食,没留意到邢白的出现,更何况这头魔兽也不认为有什么东西敢靠近于它,等邢白靠近它身后三尺后,其天生本能察觉到有人类靠近,立刻竖起身躯,四处张望,鹰嘴里发出嘶嘶的鸣声。

    邢白见时机到了,瞅准机会施展森罗万象,一张巨网罩向魔狰,等森罗万象网撒开来,定睛一看,网中除了那魔兽尸体,却什么都没有。正惊疑间,身后传来动静,快速回头一看,那头三丈来高的魔狰正在其身后,圆鼓鼓的双眼铜铃一般瞪着他,眼神露出一丝戏虐之色,口吐人言道:“人类,你胆子不小,刚来偷袭我,你活腻了罢!”

    “瞬移!”

    这是邢白头脑里马上出现的想法,若是能够移植瞬移技能到脉冲轮,对于天人来说绝对是一项强大的神通,不仅交战打斗有绝对优势,还能在不敌之时瞬间逃命。

    邢白丝毫不惧,身后光轮闪出,一道玄光凝结出一条长枪,这是他的战器之一,撸枪朝魔狰便刺,枪身一出,枪尖抖出一团枪花,呼呼作响。

    魔狰又是一个瞬移,消失在邢白面前,邢白头都不转,调转枪头,闪电一般刺向身后。魔狰伸出利爪一拍,将枪花拍散,鹰喙如刀啄向邢白,快如疾风。

    邢白身后的光轮飞快射出一道玄光,迎向魔狰的铁嘴,玄光化作一条粗索,在魔狰的头部缠绕了数圈,魔狰伸出利爪往前一划,粗索咯吱一声断成几截。

    魔狰跳到半空,四只锐爪闪电般抓向邢白,邢白的长枪连连刺出。一人一兽瞬间交战数十回合,这一打斗,动静极大,掀起的罡风将周围树木刮得东倒西歪。久战不下,邢白与魔狰心里都在发急,魔狰头一甩,脑后两条肉翼劈啪作响,闪着电弧,瞬间铁索一般抽来,且伸缩如意,灵活异常,如人类的手臂,即能当枪穿刺,又能当鞭子使,一伸一缩威力极大,在空中将邢白的长枪对战一处,相碰之下,震得邢白虎口发麻。

    邢白见长枪战不下魔狰,运转灵量,收回长枪,身后的真知轮飞出一道紫光,绕着魔狰一圈,形成一个圆形紫气罩,里面雾气蒙蒙,正是邢白的神技之一。

    魔狰口鼻吸入紫气,头脑一阵眩晕,大喊一声:“卑鄙的人类,敢释毒!”

    原来邢白的这项神技正是移植了一条万年肥遗的神技,肥遗乃魔兽世界中的一种剧毒蛇,其紫色毒雾可让闻者瞬间失去意识,不及时救治一时三刻便会夺人性命。

    魔狰虽然有些眩晕,但魔狰体质天生具有抗毒之效,因此并未被邢白的毒雾毒倒,反而激起魔狰的怒气,魔狰张开大嘴,射出一团蓝色光波,在紫气罩中炸开。

    邢白被这层蓝色光波扫中,身体一麻,瞬间失去了活动能力,邢白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他只知道魔狰有瞬移神技,不料还有禁锢法则,一下着了它的道。

    魔狰一见邢白动弹不得,立刻探出锋利锐爪,就如五把勾镰,向邢白头顶挠去,若是被这一抓抓中,再硬的头颅恐怕也要捏得稀巴烂。

    邢白也不慌乱,身子不能动,但他的脉冲轮神技不受限制,运转灵量,身后的根轮射出一道绿色玄光,在身前化作一片绿芒,绿芒中雾气迷蒙,魔狰身子正好冲入这片迷雾中,身子瞬间失去了动弹能力,这是邢白的雾里乾坤神技,同样具有控制作用,一人一兽顿时都不能动弹,你瞪着我、我瞪着你。

    但邢白心里明白,自己的雾里乾坤可不如这十万年魔狰的禁锢法则强大,只需过得几息时间,雾里乾坤便将失去控制功效。因此邢白抓住这片刻时机,从脉冲轮中第三圈的脐轮中飞出一道白芒,化作一条粗壮的白索左三圈右三圈,将魔狰身体裹得跟粽子一般,魔狰再也站立不住,载倒在地,嘴里大骂:“卑鄙的人类,放开老子,有种大战几百回合,玩这种阴招算什么本事!”

    邢白任凭魔狰嘴里唠叨不停,并不言语,一边运转灵量牢牢控制住白索,防止魔狰的瞬移逃遁,一边安心等待魔狰禁锢法则的消失。

    几次呼吸之后,邢白的雾里乾坤效果散去,魔狰猛然使力挣扎,在地上翻滚不止,而邢白身上的禁锢法则还未散,尚不能动弹,唯一能做的便是运转灵量,死死控制脐轮的白芒不被魔狰崩断。魔狰嘴里发出嘎嘎尖叫,一蹦之下,身子一下站立起来,伸出钩子一般的铁喙猛啄向邢白脑颅。

    就在此时,邢白闪电一般伸出一只手,一把扯住魔狰脖子下的羽毛,翻身骑到魔狰的背部,左手绕过其颈部,运转灵量,一股巨力勒住魔狰的脖子,同时玄光一闪,右手握着一把锋利的尖刀抵在魔狰咽喉,大喝一声:“别动!再动我隔断你喉咙!”

    原来禁锢邢白的法则恰好在魔狰铁喙啄来之时失效,魔狰没想到这个时候邢白还能动弹,一时不察,让邢白逮着机会一下被制住。

    魔狰见自己失去了最后翻身的机会,心中发慌,终于安静下来,不敢动弹,嘴里大喊:“慢着,别动手!有话好说!”

    邢白也不多言,运转灵量,从心轮中射出一道红芒,刺入魔狰脑门,顿时魔狰双眼露白,浑身颤抖不已,脑袋里晕晕乎乎,半个时辰后,那道红芒从魔狰脑门上徐徐勾扯出一颗拳头大的乳白色珠子,珠子中一只手指大小的微型魔狰,在咆哮挣扎。

    此时魔狰浑身无力,在邢白的手里变得软绵绵,邢白收回白索,噗通一声,魔狰倒在地上。移植魔兽的神技并不会要了它的性命,只会十天之内身体变得虚弱无力,这个时候魔兽最容易遭受其他猛兽的攻击。

    被取了神技的魔兽在半年之内无法再使用这一项技能,需要一至三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并重新再生。因此一般情况下天人移植完神技之后也不会要了魔兽的性命。

    邢白暗松一口气,打量着手中的乳白色珠子,这正是魔狰的魔核,天人只需吞下魔核,驱动灵量,在体内炼化便可将神技移植入脉冲轮中。邢白抬头见不远处一棵大树下有一个背风土堆,一个闪身到了土堆前,检查了一番,未发现有不妥,便盘膝而坐,调整呼吸,按归元派功法运转一个小周天,身体达到了最佳状态之后,张嘴将魔核吞入腹中。

    魔核必须在一个时辰内吞服并炼化,否则便会随着时间功效逐渐散去,但炼化魔核却至少需十二个时辰,天人在炼化魔核之时忌讳打扰,否则轻则炼化失败,重则走火入魔,反被魔核所控制而变成魔人,身体是人类,魂是魔兽的魂,变成魔人会被两界所不容,人类不会接受,魔兽也会遭同类驱逐灭杀。所以在炼化魔核之时若是没有同道护法,很容易被攻击,这也就是为什么一般皆需同道结伴而行的原因。

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九重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七溪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溪岭并收藏九重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