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一名少妇,八名黑衣人,一共九人正在密林中穿梭,他们正是从不周城逃到此。美少妇悬空飞行在半空,不时张望探查,地面八名黑衣人在崇山峻岭中攀登、跳跃,如同猿猴一般,身手极为敏捷。

    这名少妇正是罗方成的遗孀殷小小,八名黑衣人乃罗方成着意挑选出来的武士,也是罗方成在世时的宫廷护卫,乃凡人之躯,放在江湖中却也是一等一的绝世高手。

    此时已经天亮,一轮红彤彤的太阳从东边慢慢爬上山头。

    “少主醒了!”一名黑衣人喊道。

    殷小小闻言飞身而下,黑衣人解下系在身上的白绫,将一个白白胖胖的两岁孩童托举给殷小小。

    “娘亲!”孩童笑魇如花,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找娘亲求抱。

    殷小小笑脸相迎, “溪儿!”

    一句溪儿叫出口,心中苦极,强忍眼中泪水,抱过罗溪亲了亲。

    八名黑衣人,有的飞身上了树梢,有的站在山中高地瞭望,有的则围在殷小小身边,随时保持警惕,大家心里明白,羌军一旦发现逃了罗方成的夫人和儿子,必然要大肆搜捕,杀之而后快。

    殷小小正抱着儿子罗溪,猛然殷小小抬头望向高空,几名黑衣人见殷小小神色有异,慌忙抽出刀剑,皆抬头朝殷小小的眼光方向望去。

    两道身影从高空云层中缓缓降落,从树梢枝叶中落下一白衫、一青衫两青年,衣袂飘飘,气质不凡!

    八名黑衣人心中暗道“不好,天人!”明知不敌,也毫无畏惧,持刀便要扑上去,殷小小看清了空中两人面目后,伸手拦住黑衣人,抬头说道:“原来是二哥、五哥到了。”

    此二人正是啸玉晨和邢白!

    两人四处搜寻,沿着深山飞行,一路展开法力,方圆数万里都在其神念之内,殷小小乃神龙之躯,一身气息与众不同,自然逃不过他们的搜索,待锁定殷小小位置之后,急速飞行赶来,那放哨的几名黑衣人奈何凡人之躯,如何能发现得了邢白二人?

    啸玉晨、邢白落入地面林中,八名黑衣人知晓二人身份之后,便退出树林,各自找地方歇息起来,奔走了一夜,凡人之躯终究承受不住,此刻有两位天人在此,也用不上他们。

    殷小小此刻见得亲人到来,待八名黑衣人退走之后,压抑了一夜的情绪终于爆发,将罗溪交于邢白抱着,自己蹲下身子,掩面嚎啕大哭起来,直哭得浑身抽搐,手脚发麻。

    啸玉晨与邢白二人知道情绪适当释放出来也有好处,否则憋坏身子,甚至坏了根基,不利修为境界的提升,当下二人默然不语,只是陪着垂泪。那罗溪小小年龄,见到娘亲此副模样,也撇着嘴,似乎知道娘亲有伤心事,只是看着不吱声。

    殷小小蹲在地上足足哭了半个时辰,才缓缓站起身,抹干净泪水,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脸上挂了一丝笑意,正要抱过罗溪,突然脸色大变,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眼神慌乱起来。

    啸玉晨修为在邢白之上,见殷小小脸色不对劲,立刻运转浑身灵量,一轮耀眼光轮出现在身后,一道玄光闪烁而出,手中凝结出一杆银色大枪,喝到:“五弟,保护孩子!”

    大敌当前,邢白不敢丝毫怠慢,立刻释放出光轮,一道玄光而起,裹住自已和罗溪全身。

    便在此刻,一阵狂风而至,倏忽间又归复平静,密林中缓缓走来一人。此人身材极其高大,一身黄袍加身,头戴高冠,厚底粉靴,嘴唇留着浅浅胡须,宽额头,高鼻梁,国字脸,不怒而威,一身气息如渊似海,却又极其内敛,丝毫不外泄。

    啸玉晨意见到此人的出现,心里立刻心往下沉,虽然无法探出此人修为,但凭感觉便知道他与邢白加上殷小小三人都不是此人的对手,但此刻容不得他多想,闪身拦在殷小小身前,银枪往身前一横,心下暗自警惕,但嘴里客气地说道:“不知前辈到此有何见教?”

    黄袍大汉看都不看啸玉晨一眼,双手背在身后,眼光越过啸玉晨盯着殷小小看。

    殷小小发出一声叹息,上前两步跪倒在地,道:“不孝女儿拜见父亲。”

    “敖文!”

    啸玉晨和邢白二人皆是吃了一惊!原来是殷小小的父亲到了,难怪以啸玉晨之修为都未能发现,而殷小小修为不如他却能提前警觉,此乃神龙血脉感应罢了。

    敖文冷着脸,喝到:“还知道有我这位父亲!堂堂神龙一族族长之女,如今沦落到这般地步,脸面都给你丢尽了!”

    殷小小脸色苍白,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只是两行泪水顺着脸颊而下,心中之苦,谁又能知道!

    虽然敖文对他人向来不手软,但毕竟爱女之深,见殷小小这副模样,心中亦有不忍,叹了一口气,脸上缓和了一些,说道:“罗方成那厮死则死矣,小小,你这便随为父回龙族去吧!”

    殷小小垂首摇了摇头,却又不敢说话,心中却有无数思绪:“父亲啊,不是女儿不回去,我夫君的仇未报,罗家后代还未抚养成人,我如何能一走了之?此番若是随你回去,又哪里还有机会回到人间?我夫君在天之灵如何能安心?”

    这番话殷小小又如何能对敖文说!

    “怎么?你不愿意回去吗?”敖文脸色一沉,声音提高了一些。

    殷小小只是叩头,却不回话。

    此时八名黑衣人突然奔了过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见啸玉晨手持长枪一副大敌当前的样子,而国主夫人跪在地上叩头,以为是羌军到了,一名黑衣人大喝一声:“你是何人?”

    敖文此时怒气正渐渐上升,见区区凡人都敢向他呵斥,一下找到了出气口,叉开右手五指一弹,八名黑衣人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八人脑袋便爆裂开来,噗通噗通,八具尸体栽倒在地。

    殷小小大惊失色,心中懊恼不已,好歹这八人是罗方成的贴身侍卫,又随自己夫君二人多年,虽是凡人,也不能就这么给打杀了。

    啸玉晨眉头一皱,对敖文这一举甚为不满!

    “父亲,这八人跟随女儿多年,你为何对他们下手?让我如何对得起他们?”殷小小勃然变色,声音提高了不小,大声说道。

    敖文毫不所动,笑道:“我想杀谁就杀谁,若是你不回去,我便再杀了此二人!”右臂一扬,作势要动手,殷小小站起身,手中亮出一把尖刀抵在自己心脏,决然,道:“父亲,若是你敢杀他二人,我便死在你面前!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说道做到!”

    敖文气得脸色铁青,自己神通广大却偏偏奈何不了自己的女儿,恼怒不已,对着啸玉晨与邢白二人喝到:“见到你们归元派的人便生气,你二人即刻给我滚!滚滚滚,滚得越远越好!”

    啸玉晨心道:“只要罗溪这孩儿在我们手中,你们父女二人爱怎样便怎样,这本身就是师尊的意思。”收起玄天战枪,回头对邢白说道:“五弟,我们走吧。”

    邢白瞧了一眼殷小小,见其脸上凄苦,心中颇为不忍,道:“弟妹,你保重!孩子我们会照顾好,请放心。”说罢便随啸玉晨玄光裹身,准备飞升而去。

    那敖文脸上阴晴不定,想起百年前被数十名神级天人围殴负伤的情景,心中怒火中烧,堂堂神族族长被人族杀得丢盔弃甲,脸面皆无,如今见到归元派的二人怒气更盛,嘴里冷笑一声,说道:“我答应小小不杀尔等,却没说可以这么轻易的走,不留下点什么,我龙族脸面何存?”

    啸玉晨本来也是一位性情中人,哈哈笑道:“老子偏不服你!你待怎样?”啸玉晨犟脾气上来,也是一位不讲理的主,敖文乃殷小小父亲,怎么也得给脸面,已经是忍气吞声,却被其一逼再逼,心中已是怒火升腾,死则死耳,但这气怎能咽下。

    “不待怎样,接我一招!”敖文说打就打,一身庞大气息释放开来,滔天灵机漫天而来,气势磅礴,风云变色!手中凝结出一颗巨大的蓝色光波,直取啸玉晨,同时另外一只手释放出一道黑索缠住殷小小,黑索上负有麻痹法则,瞬间制住了殷小小动弹不得。

    邢白见状大惊,运转法力,一道玄光裹住罗溪,送出百丈之外,平稳落于一块巨岩之后,随即迅速跨前一步,与啸玉晨二人联手结出一道绿色玄光,将敖文的蓝色光波抵住。

    在蓝色光波击中二人绿色玄光的刹那,“砰”地一声巨响,荡起一层耀眼的光波,掀起一阵飓风,将周围的树木连根拔起。啸玉晨二人身前的绿色玄光咔嚓一声,裂开无数道裂痕,一股滔天巨力而来,两人身子就如被一座山击中一般,噗呲一声,二人口吐鲜血,身子倒飞出百丈之远,重重跌落于地。

    落地之时,邢白抬头见敖文一道玄光祭起,夹裹起殷小小,脚下一剁,如离弦之箭一般射入高空,瞬间不见踪影。邢白口里又是喷出一道鲜血,便失去了知觉。

    等啸玉晨醒过来,见邢白失魂落魄在林中到处来回徘徊,嘴里嗫嚅着什么。

    啸玉晨强忍胸口难受,吸了一口气,蹒跚着站起身,由于啸玉晨承受的力道最大,受伤也更重,是以醒转得也慢一些。见邢白丢了魂一般,抚着胸口,问道:“五弟,你怎么了?”

    邢白哭道:“二哥,孩子……,孩子不见了。”

    “啊?”啸玉晨也是大吃一惊,莫不是自己二人昏过去之时,有野兽叼了去?嘴上急道:“是不是那敖文父女二人带着了?”

    “不可能!我亲眼见到敖文带着殷小小走的,除非是我们昏过去之后他们又回头来找了去。”邢白心中倒是盼望是这么一回事,若是被此地的野兽叼了去,他是百死莫赎,如何对得起罗方成!

    “五弟莫急,是不是你把罗溪送去地方不对,都找了吗?”

    “都找了,我找遍了此处,没有,没有,二哥,没有!”邢白疯了一般,在林中团团转,转到那巨岩前,运转灵量,一把将这块数十万斤的岩石举起,低头四望,想是要从土里挖出来一般,但哪里有罗溪的影子!

    邢白“啊”的一声大叫,玄光裹着的巨石发出一声咯吱响,接着“砰”地一声,被邢白捏得粉碎,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栽倒在地。

    啸玉晨大惊,撑着身子赶到,一把扶起邢白,见其双目紧闭,脸色如金,由于本身被敖文打伤,此时又找不到罗溪,急火攻心,已经昏死过去。

    啸玉晨叹了一口,此地恐怕怎么找也找不回罗溪,要么被敖文带着了,这是最好的结果,要么已经被野兽叼走,那就只能祈祷这孩子能够否极泰来,只有先回归元派,禀明师尊再作打算。

    啸玉晨抱起邢白,祭起一道玄光,化作一柄巨剑,他抱住邢白,御剑而去。

    距离不周城百里外,一座山谷中露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周围一股煞气久久不曾散去,深坑上头悬浮一道身影,此人身形削瘦,容貌祥和,正是元虚真人,重伤颜苍天之后,元虚找到罗方成陨落之地,盯着深坑,眼中流露出一丝哀伤,身为罗方成师尊,却保不得爱徒性命,内疚之感涌上心头,仰头长叹:“方成,为师对不住你啊!”

    却在此时,深坑内飞出一道玄光,玄光飞到元虚面前停止,一颗拳头大的珠子闪着亮光。元虚心中一震,伸手托住珠子,珠子中一个小人跪倒叩头,口中呼道:“师尊,徒儿命苦,不能孝敬师尊。”

    此珠子正是罗方成的元灵,好在元虚及时赶到,否则再有三五个几个时辰便要烟消云散,失去投生转世的机会。原来颜苍天一掌打杀了罗方成,却没有毁去其元灵,使得罗方成魂魄未散。

    元虚抚着手上元灵珠,道:“方成,给你找户人家投生去吧,待你重新为人,为师会找到你,带你回归元派重新修炼。”

    罗方成元灵哭泣道:“弟子拜谢师尊,我那孩儿还望师尊照顾,大恩来世再报!”

    元虚心中唏嘘不已,将元灵珠收入袖囊,化作一道玄光而去。

    数个时辰之后,一座山村出现在元虚身下,山村上空盘旋一团祥云,元虚心道:“就是这里了!”

    山村有一户人家,一位三十来岁的汉子在院子中来回踱步,双手搓来搓去,一个老妪从一间房中出来,这名汉子匆忙走上前,问道:“可生出来?”

    老妪摇了摇头,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叹息道:“他娘似乎难产,水生你可要有心理准备。”

    汉子急的眼圈通红,说道:“老么么,你可千万帮忙,无论如何,大人小孩都要保下来啊!”

    老妪点点头,说道:“我尽力吧。”说罢又回到屋里。

    元虚打开天眼,自然将此情况瞧在眼里,从袖囊中取出元灵珠,说道:“方成,你且去吧,过得几年为师自会寻来。”

    元灵珠中小儿再次跪拜,随后元灵珠朝着山村飞去,飞到那户人家屋顶,往屋里落去。

    半个时辰后,屋里传出来一声啼哭,声音洪亮。老妪从屋里走出来,喜道:“水生,水生,孩子出生了,母子平安,恭贺喜得贵子啊!”

    那汉子大喜,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了老妪,道了一声谢,便匆忙走进房屋……。

    元虚脸上略有一丝笑容,见事已妥当,便腾身而去,不多时便回到归元派祁天山,在一座宫阙大殿中显露真身。

    大殿中卫煌离、啸玉晨、石净天、赵宇浩等九兄弟正候在大殿中,一见元虚归来,起身拜倒。

    元虚坐定上位后,望了一眼啸玉晨与邢白二人,问道:“方成的孩子可带来?”

    啸玉晨与邢白二人心中惶恐,慌忙跪倒,啸玉晨道:“师尊,方成孩子……,孩子不见了。”当下将遇上神龙族敖文过程讲述了一番。

    元虚听得眉头紧锁,沉吟不语,邢白、啸玉晨二人冷汗之流,邢白更是脸色煞白。

    良久之后,元虚仰头发出一声长啸,声传万里,惊得万里范围内天人战战兢兢,惊得山中那妖魔鬼怪心惊胆战,惊得飞禽猛兽四散奔走!

    元虚收回长啸,袍袖一拂,消失在了大殿之中。啸玉晨与邢白二人长跪不起,浑身发抖,师尊虽然未出言责怪,但元虚的不满之色表露无遗,心中羞愧不已。

    卫煌离不敢出声,也不敢去扶二人,皆默然不语,从大殿中退出,只留啸玉晨与邢白二人跪在大殿中。

百度搜索 九重轮 天涯 九重轮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九重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七溪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溪岭并收藏九重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