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闲俞贴着少年心口,听到雪白睡衣下的心跳,依旧平稳,没有一丝紊乱的感觉。

    她仰起脸,半睁着眸子,面无表情盯着哥哥那截下巴,漂亮的线条延伸至他侧脸,睫毛垂着,平静无声看着她。她张口嘀咕道:“我热。”

    她喝的酒其实不少,呼吸间还有隐隐约约的酒香,眸子半睁,看起来依旧醉着。

    沈淮修没关台灯,一手揽着她,一手轻掀开薄被,单膝跪上床,在女孩身边躺下,拉好薄被,让她窝在他心口,清冷嗓音萦绕在夜色里:“哥哥给你讲故事,乖乖睡觉。”

    “……”

    怎么勾搭好像都不管用啊?

    闲俞对自己的魅力心灰意冷,沉默几秒,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她脸颊贴在睡衣柔软的布料上,在对方心口蹭了蹭,转过脸,隔着衣物,脸颊轻柔压在他心口上,一条纤细长腿跨过去,勾着他腰,整个人就正面伏在了少年身上,嘴里嘟嘟囔囔道:“我要哥哥。”

    少年嗓音淡漠问:“嗯?”

    心口处一颗小脑袋蹭来蹭去,闲俞哪知道怎么勾搭人,就只管装醉蹭他,把睡衣领口蹭得凌乱不堪,露出一片白皙皮肤,和冷白锁骨,她便张口去啃,一点也不客气地留下口水印迹,又嘟着唇瓣软软地磨。

    身下那人终于微微僵住。

    闲俞撑着他的肩,把自己往上移动了一点,脑袋窝在少年侧颈间,毫无章法地啃啃那段白皙侧颈。

    不知道是不是被啃得有些不适,他微微侧过脖颈,伸手按住她肩。闲俞没有等他推开自己,就沿着脖颈线条,一口咬住耳垂。

    因为刚刚沐浴,本就白净的肤色越发白嫩,耳尖被抵在齿间,沈淮修推她的动作停住,漂亮的眼睛略微眯起,开口哄她的时候,嗓音已经全哑了:“俞俞……起来。”

    闲俞装没听见,继续胡作非为。

    间隔了两秒钟之后,她的手腕被人抓住了,没用力,轻而易举便反剪在她身后,闲俞抬起头,对上一双幽深晦暗的眼睛,没什么情绪地看着她,他揽着她腰,把人按在床上,随即松了手,从床边起身。

    闲俞被推开后,也很慌乱,屏住呼吸等着对方“忍无可忍”……然而在她的视线里,哥哥却整理好领口,闲俞眼睁睁望着对方毫不留恋,打开衣柜拿了件外衣,走出了门。

    ?

    宁愿走也不肯睡?

    什么逻辑?

    闲俞挠了挠脑袋,翻了个身侧躺,呆呆傻傻地望着天花板。

    沈淮修穿了外衣,走下楼,径直开门出去。

    公寓楼位于高档小区内,楼外便是怡人的风景。

    此时天色很晚,小区内便利店没什么人,收银员百无聊赖,望着进门的少年,顿时惊艳,笑吟吟地问:“您好,需要什么?”

    对面清冷的美少年递过来银行卡,纤长手指在灯光下泛着冷白,漆黑瞳孔中情绪晦暗不明,嗓音有些轻哑,没有表情道:“套。”

    “……”

    收银员愣了一下。

    她反应过来,连忙从旁边的盒子里拿来几个,递过去:“给您……”

    收银员从没见过这种顾客,一张美貌的颜,表情冷漠,看上去是高冷不近女色的类型,开口说买套,却一点也没有避讳。

    顾客接过东西,纤长手指把那东西拿着翻过来,安静地扫了一眼,付好账后收回银行卡,推门离开。

    闲俞侧躺着,睡得迷迷糊糊,听到轻微的门响,不疾不徐的脚步声传来,她困顿地微微睁开眼,手腕被拉住,整个人便翻了个身,被年轻颀长的身体覆盖下来。

    女孩瞬间清醒了,瞪大眼睛,在台灯昏暗晕黄的暖色光线中,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影,一手拉下外衣银色冰冷的拉链,一手拿着什么东西递到唇瓣,薄唇咬住边角撕开。

    ???

    闲俞毫无防备,看着他低头,神色漠然,漂亮的瞳孔却晦暗,嗓音很哑,慢慢道:“要就给你。”

    原来还是成功了的……

    大脑一片混乱中,闲俞愣愣地想,原来不算失败啊。

    …

    …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受,只觉得整个人都变得奇怪,望着近在咫尺的那张美貌,少年垂着睫毛,瞳孔微眯,模样危险而脆弱,精致的脸上被欲潮绯红覆盖,晶莹汗珠沿着他漂亮的下颌线,落在白皙坚实的腹肌上,又滚落。他嗓音贴着她耳边,微咬着牙,哑声似笑非笑地问她:。

    “第一天就这样,以后你怎么办?我本想放过你的。”

百度搜索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咸鱼快穿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凉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否并收藏咸鱼快穿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