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闲俞说:“呜呜呜。”

    他们怎么不把你也绑起来?

    沈淮修自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接住她后,他抬眸,瞥了眼车外的男人,墨如深潭的眼睛眯了眯,又低头望着眼前的妹妹。

    “还有手铐呢?两个都拷起来。”

    前面的人不放心地发话。

    于是另一侧车门也被打开,男人拿着手铐,“手背身后。”

    少年一言未发,精致眉目平静,低头轻拍了下闲俞的肩,随后才背过手,并没反抗,任由手铐束缚住双手。

    闲俞这是第一次距离他这么近。

    她的脸靠在对方锁骨下,抬头就能看到漂亮的下颌线,修长白皙的颈上,喉结弧度性感。

    他平淡望着前方,睫毛密长,瞥了眼前方的绑匪们,又低下头看她,嗓音微凉低缓:“没事的。”

    闲俞说不出话,只能呜呜两声。

    那群人倒是没给少年贴封胶,大概是他之前路上都很安静,因此绑匪们没有多此一举。车门被重新关上,男人上了车,向郊外行驶。

    闲俞成功混上了这辆车,倒也安心下来,舒服地靠在后座,等着绑匪联系沈家夫妻。

    他们行驶了两个小时,才在天完全黑下来的时候,到了城郊的废弃工厂,几个人停下车子。

    闲俞靠在车座上,睁开一只眼睛,瞥了眼外面的工厂。

    绑架怎么都选这种地方。

    没创意。

    车门被打开,男人手里拿着枪,指了指他们,“下车。”

    两个孩子走了下去,跟着绑匪来到工厂内部,闲俞远远看见了那个原剧情中的集装箱,铁质的外皮异常坚固,被摆在中央。

    这伙人是早有预谋的绑架,连关人质的场地都准备好了。

    其中一个人从裤袋抽出盒烟,出声问:“谁有火机?”

    另一人回答道:“我这儿有。只带了一个火机,你别在这抽烟,没看见旁边都是汽油桶吗?”

    那人说:“知道,我出去抽。”

    于是对方把火机扔给他。

    绑匪点了烟,随手把火机放在一张破旧桌子上,去了工厂外面。

    几个男人擦着枪支,没管两个被绑来的孩子。

    闲俞双手被拷在身后,默默挪到桌子旁边,把打火机握进手心里,然后再挪到少年身边。

    她不能改剧情大走向,但总能动动小细节。

    而有时候,决定结果的,就是一个个小细节。

    她的神色淡定毫无异样,因此谁也没发现她的动作。

    外面抽烟的绑匪抽完一支回来,眯着眼看了看人质,对另几人道:“把人关进去吧,给沈家打电话,让他们准备好我们要的东西。”

    “好。”

    绑匪们话不多,过去打开了集装箱的门,闲俞这才看到内部,四面都是厚厚的海绵,连脚底都是。

    她转头看沈淮修。

    少年眸光平淡扫过集装箱,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对上她的视线后,缓声说了句:“你别怕。”

    闲俞倒是挺佩服攻略目标的,年纪不大,却很沉稳,这种时候还能反过来安慰人。

    绑匪们也怪笑两声:“死到临头,倒是兄妹情深呢,如果沈家不按时把东西给我们,你们兄妹就一起死吧,黄泉路上有个伴。”

    沈淮修没理会他们。

    于是闲俞也没理,踩上厚厚软软的海绵,走进去。

    脚下很不稳,走两步就不由跌坐在海绵上,身后的门被男人们关上了。

    她回头看过去,只看到外面明亮的光线被合拢,集装箱内陷入完全的黑,一点东西也看不见。

    而且由于厚重的海绵隔音,门关上之后,也什么都听不到了。

    像是跌入深渊。

    她咳了声,唇瓣被封胶贴着,也说不出话。

    索性坐在地上,靠着墙体的海绵,以咸鱼状瘫着。

    她听到少年清冷低声的嗓音,在幽闭空间内,显得更加悦耳,轻轻慢慢地问:“你在哪里?”

    闲俞呜呜两声以示自己的位置。

    她坐在地上,想着反正对方看不见自己,于是很没形象地懒洋洋挪动,朝对方声音的方向一拱一拱。

    空间外是全静的,因此空间里任何一点声音都放大,格外给人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好像世界上只剩两个人,在这箱子里相依为命。

    对方似乎也在朝她走过来,她的肩碰到了少年长腿,听到他低沉好听的声音:“好了,别乱动了。他们不一定给我们食物和水,从现在起尽量别说话,别移动,保留些体力。”

    闲俞赞同点头,想起对方看不见,又嗯了声。

    少年在她身边倾身,盘起长腿轻轻坐下来,垂着长睫,阖上漆黑眼眸,淡漠不再出声。

    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集装箱内安静极了,一点声响也听不到,以至于耳朵里出现了轻微鸣声,只有轻浅的呼吸传入耳膜,增添了几分不一样的节奏。

    闲俞感觉脸上的封胶很不舒服,不由又斗鸡眼地往下看了看,然而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

    这东西贴在脸上,贴得很紧,闲俞感受着自己的脸皮被胶粘着,不由出神地想,万一几天后才被人救出去,撕掉这封胶的时候,会不会把她的脸蛋子也给撕下来。

    细思极恐,她想,不能坐以待毙,于是少女努力动了动脸,无声地做出各种夸张表情,试图把封胶给弄松点,可是任凭她歪头努嘴翻白眼,这玩意儿都岿然不动。

    闲俞折腾累了,瘫在海绵上。

    旁边人听到她略微急促的呼吸声,开口,嗓音清冽:“怎么了?”

    闲俞:“呜呜呜。”

    听到她的呜声,沈淮修也记起。她脸上还贴着东西,不能够说话。

    “你想把它撕下来?”

    闲俞:“呜呜呜!”

    集装箱里安静了几秒钟,什么声音也没有,随后,闲俞听到了轻微声响,封闭的集装箱内,对方侧过身。

    干净淡香的气息随着倾过来,是少年雪白衣领上的味道,他的嗓音也变得近了,低低的缭绕在狭小空间内,声线依旧清清冷冷:“出声。”

    “呜?”闲俞在黑暗里呜了声,声音便标明了她的方位。

    “别动了。”

    低哑悦耳的嗓音慢慢道,随即,那干净的气息更近了,闲俞眨了下眼睛,感觉到轻浅的呼吸交融,对方似乎微微侧过脸,唇瓣贴上来,在黑暗中,柔软温暖地落在她下颚。

    因为谁也看不到谁,黑暗中只有彼此的呼吸近在咫尺,感官触觉被放大,温软薄唇落在她下颌角,软而薄的唇瓣轻贴着,有些酥痒。

    黑暗之中,轻软而甜的气息。

    闲俞下意识往后退。

    她后退了些,对方唇瓣就离开了她下巴,但呼吸依旧近在咫尺,闲俞睁大眼睛盯着前方的黑暗,虽然什么也看不到,但她知道两人的距离很近,对方就在自己面前。

    向前一点点就会碰到。

    少年压低嗓音,声音也很近,在幽闭空间中听得格外清楚,“……不是说了别动?”

    他微侧过脸,再次倾身过来。

    闲俞已经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赶紧乖乖的一动不动。

    这次他唇瓣碰得偏了些,轻轻触在她下颌线左面。少年是倾身侧着脸的,两人的距离过近,她便能够闻到对方衣领上,干净好闻的气息。他额前的碎发碰到她眉梢,纤长的睫毛随着轻轻刷过侧脸。

    那瓣薄唇沿着下巴线条,往上了一点点,停在封胶边角,对方启唇,雪白牙齿咬住边角,轻轻撕下。

    “嗷!”闲俞嗓子里发出痛呼。

    沈淮修停了一下,离得很近,声音就在她耳边:“疼?”

    “嗷呜呜呜。”这破胶质量搞这么好有毛病啊!

    “那我慢一点。”清冽微冷的嗓音在耳边道,闲俞忍着疼,由着对方把封胶一点点咬着撕开,等到那东西终于从脸上掉了,她觉得脸都不是自己的了,疼得眼泪汪汪。

    女孩深深吸了口气,面无表情,翻翻白眼,把疼出来的眼泪憋回去。

    小仙女的眼泪都是珍珠!

    为了憋住泪,她抽了下鼻子,声音虽小,但在这个空间却很清晰。

    身边人漠然地安静半晌,声线低哑道:“抱歉,连累你了……这只是沈家的事。”

    闲俞闻言,知道对方是在为这件事道歉,但她并没放在心上,毕竟是她自己来的。

    她此时忙着心疼自己的脸,随口回了句:“没事,沈阿姨说我是一家人,你是我哥哥。”

    男生若有所思片刻,侧眸看向少女的方向,清冷嗯了声。

    “嗯,如果你不介意,以后就把我们当做你的家人。”

    闲俞本来还有些有气无力,瘫在海绵上懒洋洋的。听到这句话,她却有了点精神,抬起头来。

    ——如果沈少爷承认自己是家人,那以后日子不就更舒服了。

    她假惺惺问:“多一个妹妹,会不会不习惯?”

    少年嗓音不冷不淡:“有一点……不过慢慢就习惯了。在学校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功课也可以问我。”

    这是愿意接纳的意思。

    闲俞觉得,这一趟走得倒是也值,白白认了个哥哥,以后别说在沈家,在学校也能高枕无忧做咸鱼。

    她赶紧说:“好。”

百度搜索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 咸鱼快穿日记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咸鱼快穿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凉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否并收藏咸鱼快穿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