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就在我弥留在回忆之中时,付还恩的话却犹如晴天霹雳,我猛然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苍融之剑。我皱起眉头,回忆和理智交错在一起,我竟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你说什么?”我无法相信我所听到的,只剩下无比的惊骇。
“苍黎大人,就在这剑中。”归尘接过付还恩的话,坚定地说。
我一时间觉得心跳加速,头脑一片空白,唯独目光始终停留在这柄金光闪闪的剑上。
“姑娘一定诧异为何我亦能御灵力,或许姑娘还认得这块玉石吧?”说着,他自腰间取下一块玉佩,正是我之前在空地上捡到的那枚。
“我本是这石中之灵。归尘乃是禁虑萧之灵。”
我暗自吃了一惊,没想到付还恩竟是一块玉石所化之仙灵。从前听母亲说过,一些本身拥有灵力的法宝或灵物,不断吸取天地精华和万物灵气,天长日久,亦可化出仙灵。仙灵原本与仙人所具的仙灵无异,只不具仙身,但灵力业已非常,可与仙相抗。
可是,我立刻又多了许多疑问。若他是这玉石所化,那想必这玉石应该包含清灵之气,就如归尘的禁虑萧一样,可是,我从一开始捡到这块玉石开始,就丝毫没有感觉到它身上有任何清灵之气。
“姑娘是否疑虑这玉佩奈何全无灵气?不瞒姑娘,这玉石之中灵气是皆被我强行封印,故而如此。”
见我没有说话,他便继续说道:
“这玉佩与萧,原是天神苍黎所有。大约千年以前,苍黎大人自愿消除神籍,成为魔族,于是苍黎大人之妻青木氏将苍黎大人的一部分精魄取出,封于玉佩与禁虑萧中,长年累月吸取天地之灵气,便化为仙灵,即是我与归尘。我们自化灵之日,便知自己身负使命。如今苍融之剑重现,也是我与归尘履行使命之时了……”说着,付还恩竟有一丝惆怅,一时沉默过后,他接着说:
“苍黎大人成魔之时,青木夫人不光取出了苍黎大人一部分精魄,还将他体内的魔气也一并驱出,魔气散落到凡间,聚集不散,青木夫人便将其封印。不知为何,这魔物竟挣脱了封印,还不断吸取凡间邪气成了气候,便是这魔物了。”
我隐约猜到些什么,却又不能肯定,于是问道:“你们的使命,是什么?”
付还恩有些迟疑,眼中的惆怅又多了几分。
这时,一个倩影从大门外翩翩走来,那看似柔弱的身躯,一身淡紫色的轻纱衣裙,一看便知是芸娘。
“相公与仙人的使命,便是复活苍黎大人。”
芸娘缓缓向我们走来,眼角有些朦胧,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丝毫不便,此刻更多了许多悲伤。
“复活,苍黎?”
即便已经猜到了结果,我还是很惊讶。
“不错。当初青木夫人有此安排,必是已经推算到会有这么一日。如今,也该是时候了。”归尘脱开付还恩的束缚,上前一步。
而芸娘却走到付还恩的近侧,无比怆然地抬头看着他,仿佛这一望,隔了千山万水的距离。然后,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她柔美的脸颊滑落下来。
“相公……”她柔柔一唤,万分凄凉。
付还恩侧过身,与她对视着,那眼中是千言万语,却也尽是诀别。
“能与你做这些时日的夫妻,妾身已是万幸。”芸娘向付还恩轻轻靠了过去,付还恩将她温柔地回护住,我似乎是第一次从他眼中看到了无比的温情和眷恋。
“你又何苦回来承受这生离死别?”付还恩满是怅然地说道。
“百年前,若非相公以灵气浇灌,妾身何以能修得人形?或许,自那时,我与相公的缘分便已注定。只可惜造化弄人,但能与相公相知相伴,妾身已是无悔。”
在他们互诉钟情之时,我却将注意集中到了苍融之剑身上,痴痴看着那微闪的金色光晕,透过光亮的剑身,我仿佛又看到了苍黎的面容。无比复杂的思绪久久盘绕在心中,分不清是期盼或是害怕。
我也曾想过在我离开之后苍黎的结局,甚至有过回魔域的冲动,可一想到那殷红的天空和毫无生气的一切,我心中便有生出无比的恐惧和惊慌。在魔域的四十年,始终被苍黎小心翼翼地保护着、关心着。而我内心的仇恨却时刻都在提醒着我:我要替母亲报仇,苍黎是魔族,总有一天我要杀了他。可是,为什么现在我却如此迷茫?自从换血成功之后,我心中的那些时有时无的记忆,究竟什么?我对苍黎的抗拒竟然会减小,甚至,对他开始有了依赖,有了……依恋……我分不清自己对他,到底是怎样的情感,是憎恨、是感激还是……其他。而他对我,却又是怎样的情感?在他迷失之际,口中却唤着的“琢儿”的名字,如此依恋、如此温存,那该是多么刻骨铭心的感情,才能在他心里深深刻了一千年?既然他忘不了琢儿,却为何又要对我……只是把我当做青木琢的替身吗?
如今,我根本想象不到在魔域几乎奄奄一息的他,竟然会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我又该如何面对?他最后留给我的那句话,又究竟什么意思?他的再次出现,又会牵出多少秘密?
忽然觉得,我的命运,又将面临一次巨大的变革。
想着想着,我竟然有些害怕起来。
我一时失神,却不知何时归尘已将苍融之剑隔空取去,我才猛然回过神来。
“你要做什么?”
“苍黎大人的精元在这剑中,只需将元魄相合,以萧石为形,再借那魔物之力,苍黎大人便能复活。”
苍黎的精元……在我离开之后,魔域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他复活之后,你们不是……”
归尘惨淡一笑,说道:“这便是我们的使命,千年以前便已注定。只是,如今这魔物中了欲毒,只怕……”
“我还有疑问。你说着魔物是苍黎身上的魔气,那苍黎既已成魔,又何来精元精魄?他身上,不是只有魔灵形成的真元吗?还有,若他是魔,却为何不怕圣灵泉水?”
“苍黎大人怎会是魔?”
又是一阵惊诧,苍黎不是魔?那他为何会在魔域?又怎会有魔气?不等我发问,归尘接着说。
“魔域入口,只有感受到魔灵之力才会开启,苍黎大人曾经是想成魔,也试图吞噬魔灵。若魔灵入体,那苍黎大人的精元和精魄必然损毁。所以,青木夫人以自身之力,强行将苍黎大人天神的精元精魄封印,才使苍黎大人天神之力得以保全,随后青木夫人与他一同借助魔灵之力进入魔域。之后,青木夫人方才将他的魔灵和魔气逼出,还原他天神真身。”
苍黎,竟然仍旧是天神,难怪他并不畏惧圣灵泉水。可若是如此,难道魔帝竟没有察觉吗?他会容忍一个天神留在魔域?太多的疑问接踵而来,仔细想来,这些与我并没有关系,可又似乎都和我牵在一起。为什么我与青木琢一般模样?为什么苍黎有意提醒我质疑自己妖类的身份?
“那这魔物中了欲毒,岂不是不能以他之力复活苍黎了吗?”
“这……”归尘有些犹豫,“倒也并非不可,但有精元精魄和萧石之身,苍黎大人仍可复生。只是,如不借这魔物之力,苍黎大人的力量会有所折损……”
“欲毒无药可解,看来,要么你们放弃所谓的使命,要么……”我转头看了看被封印住的魔物。
然而,话到一半,却戛然而止。
我们一直专注于苍融之剑和苍黎复活的方法,竟没注意那魔物居然找到了封印的一丝空隙,就快要挣脱束缚。难怪这许久,他都悄无声息。
我迅速聚集灵力,但已经来不及了,那魔物见我发现了他,忽地低吼一声,瞬间挣脱了束缚。我一惊,原以为他会立刻逃走,却不想他直直朝着站在一边的如缘和如玉扑了过去。
“小心!”
我朝如缘喊道,她和如玉刚才也专注于苍黎的故事当中了,一时间慌了神,她急忙挥动长鞭,向那团黑气舞去。但那黑气原本已无形态,长鞭将那团魔气打散,但立刻又再次汇聚到了一起,如缘无计可施,如玉又丝毫不领她的情,依旧一动不动站在原地。但那魔物似乎并没有在意如缘的攻击,而是直接扑到了如玉面前。
恰在此时,如玉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随即,一声脆响,她手中立刻分散出许多碧绿色的碎光,她樱唇微动,口中只幽幽汇成一段咒语。那些碧绿色的碎光瞬间与黑色的雾气杂揉在一起,那魔物似想要收拢这些碎片,黑气四溢,却始终不能掩盖掉幽幽的绿光,再看去,那些碎片直像是一大群的萤火虫一般,只是,渐渐失去了光泽,暗淡下去。再一看,一地的碎片,如玉手中再无玉如意。如玉竟然生生毁了玉如意,当真令人不解。
我突袭至前,却见那魔物凝聚的黑气一阵散乱,既而又迅速汇集。我诧异,为何如玉并没有以玉如意之力对他发动攻击,即使到了此刻,她也全然没有反击的意思,只是一脸森森的笑着,看着那团黑气越聚越拢。
一瞬间,那魔物一阵低吼,仿佛因为破碎的玉如意而愤怒了一般。他原本已受了重伤,此刻却强行将周围残存的魔气统统汇聚起来,那吼声中杀气骤然增加。我只觉得眼前瞬间再次变得黑暗起来,如玉的脸愈显模糊。
就在此时,我手中的白绫瞬间脱出,与如缘瞬间舞起的长鞭一起向那魔物袭去。只见长鞭和白绫如同藤蔓一样迅速将那魔物紧紧缠绕起来,我手心一道凌厉的灵力刹那间迸发,眨眼间直顺着白绫以击得那魔物一阵颤抖,黑气四散,却又始终逃不开白绫的束缚。如缘舞动的长鞭如灵蛇一般抽象那魔物无形的身体,鞭上淬满了灵力,直抽得那魔物“嗷嗷”吼叫。
他的吼声中充斥着愤怒,可奇怪的是他似乎并没有挣脱的意思,更像是在故意承受着我们的攻击。
“银洛姑娘!还请手下留情!”一边的付还恩见那魔物连仅存的魔气也渐渐散去,匆忙间赶到我的旁边。他一个抬手,便有一道灵力将我的手缚住,我这才想起刚才他所说过的话,将白绫一拉,只将那魔物狠狠套住,却停止了攻击。
我下意识地将白绫收紧了。
“哈哈哈……”不想,此时那魔物竟苟延残喘地发出阵阵冷笑,“哼,我说过,你们不敢杀我的。”
我只觉得手中的力量一松,却见那魔物缓缓落向地面,稀薄的魔气微微颤抖,已瘫作一团,他似乎连垂死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现下这魔物的样子,只怕是……哎……”付还恩摇了摇头,娓娓叹息道。
“但是他仍旧不能死。”归尘也走了过来,冷冷地说道。
“为什么?”我有些诧异。
“他与苍黎大人本为一体,虽被驱出,却也保留了苍黎大人一小部分的精元,若他死了,苍黎大人即便重生也永远无法复原了。”
“可他中了欲毒,根本无药可解,早晚也是死。”
“是啊……我必死无疑。我死了,‘那人’就算回来了,也根本就是个废物!”那魔物满是嘲讽。我再次收紧白绫,他便瞬间说不出话来了。
归尘和付还恩一时陷入沉思当中。他们无从抉择,也或许,他们仍旧对自己肩负的“使命”心存惆怅。
沉默。在这阴霾荒芜的庄园中,一切灵力归于平静,仙也好,妖也好,魔也好,都陷入无法打破的僵局之中。
“相公,妾身倒有个法子。”
一个柔弱的声音,那一席紫砂在一片混沌中轻轻扬起,举步之间,始终只有轻柔和卑微。她似乎与一切无关,却又身不由己地陷入。当这样的僵持始终得不到化解时,是她先开口了。
“芸娘……”付还恩的沉思被她打断,只默默转过头望着她,眼中有怜惜、有愧疚,亦有说不出的复杂的柔情,甚至,还有惆怅或是不舍。
“妾身虽灵力低微,但真身却是复灵草。虽不能解除欲毒,却可暂缓其发作。只要……”
“芸娘,你这又是何必?”付还恩的眉头随着芸娘的一字一句渐渐蹙到眉心,他的眼中微微潮红,尽是无奈和悲伤。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