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空气开始变得燥热,盛夏的烈焰以倾颓之势开始慢慢占领整个大地。
我直愣在原地,远处是云锦低低的**声。
苍融之剑静静躺在地上,只发出微微的金色光晕。那金色的剑身,只像是这块乌黑的土地上多出一道闪电,却又失去了霹雳的锋芒,我从未以这样的方式见过它,它似乎也如同云锦一样,在低吟着。
这场浩劫匆匆就归于平静,可又似乎并没有彻底结束。此刻,我只需要一个解释,又或者谁能够告诉我,接下来,又将会发生什么。可是,在我对面的归尘竟然面不改色,对于刚才莫名其妙的制止,却也没有任何解释。
就在此时,在这看似平静的天幕下,猛然间,我似乎看到天的颜色开始慢慢变化,难道是错觉吗?那原本被艳阳照得无比刺眼的天空忽然被一层红色的殷云覆盖!但立刻,这异象又转瞬即逝。我这在迷惑之时,却差点惊呼出来。
就在归尘的身后,在苍融之剑的旁边,赫然多出了一个伟岸的身形。那红色的战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只这背影,就足以拥有震慑一切的力量。
魔帝!
为什么,他每一次出现,都让我如此望而生畏?若说我对魔族的那些仇恨,在他面前,仿佛都立刻暗淡了下去,我只觉得在他面前,甚至只身在他的背后,一切都太过渺小。他与苍黎不同,苍黎强大的力量之后,却似乎隐藏着温存沉静,而他,沉着、冷峻、巍峨、霸气,没有人能够洞悉他的过去,没有人能够猜透他的思想,甚至不需要任何的表示,就可以让所有的人为之臣服,他的存在,仿佛就昭示着我的复仇的誓言永远都不可能实现。难道,这才是真正的神魔的震慑之力吗?
只见苍融之剑忽然脱离了地面,缓缓上升,魔帝只一个细微的动作,便已经将苍融之剑稳稳握于手中。这柄原本无比强悍的神剑,在他手里,却显得无比温顺,那金色的光晕,也早已被他周身的红色掩盖。
归尘亦有所察觉,他转过身去,却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不知是出于敬畏还是防备。只是,归尘依然面不改色,似乎眼前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魔帝依旧背对着我们,只微微地侧过脸,就在我模糊看到他测脸的一瞬间,他却从我眼前消失了,只像是刚才的出现也是幻觉。晃神之间,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却见他已经站在云锦的身边,依旧背对着我们。
云锦似乎想要站起来,却终是没有力气。魔帝衣袖一挥,只看见一道红光在云锦面前闪现,接着,就看见云锦竟然慢慢站了起来,虽然还时时喘着气,却似乎已经好了许多。
“哼。你就是如此对它的?”
冷冷的说话间,魔帝忽然转过身来,他那身红色的战袍,还有他既要的如火焰一般的长发,轻微波动,然后又静静落下来,紧紧依靠着他伟岸的身躯。
不远处,他脸的轮廓依旧无比清晰,那双深邃的红色的眸子无比冷峻,一道锐利但沉稳的目光落到我的身上。
在他面前,我似乎永远都无法回应。
“你?”魔帝冷冷的说,目光转移向我身边的归尘,那语气本应有一丝惊讶,但奈何从他口中说出,却无比沉着和肯定,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再大的惊讶,也不是惊讶了。
接着,魔帝又是轻哼一声,依旧神情冷峻。
“他终是没有成功。”说罢,不等我有思索的空隙,他手中的苍融之剑忽然化为虚无,再一看,已然到了我的面前,离我不到两尺,悬在半空,忽然变得金光夺目,再无刚才黯然之色。
“收好它,找到那魔物,以剑收之。那狐妖可解你所中之毒。”
语气依旧冷漠,却似乎是命令,对我,也是对归尘,由不得拒绝。
“……”忽然有什么问题想问,但忽就化为无言,再一看,魔帝再次消失,这片空地再次变得燥热无比。
我转头看了看归尘,见他神情怅然,亦失了些许往日的自信,而我却依旧身陷在无尽的迷惑当中。
“走吧,那魔物跑不远。”归尘忽然说道。
我虽有许多疑问,但我隐隐觉得,只要找到了那魔物,一切似乎都会豁然开朗。于是,我决定先与归尘一起找到那魔物。
这时,我忽然想起如玉带着魔灵去了遂宁镇上,那里必定魔气聚集,魔物说不定会逃向那处。
“先到遂宁镇上一探。”归尘转过身来,先我一步说道,想来他也是同样的推测。
“好。”
说罢,我先是朝云锦走了过去。它站在原地,或许因为魔帝替它疗了伤,它此刻恢复了不少,看见我过来,它已经开始发出“呜呜”的声音,将头低了下来。我靠近它,用手抚了抚它的鼻梁,轻轻对它说:
“回琢云小筑吧,不要再冒险了,我没事,真的。”
它的鼻中一阵“咕噜”声,似乎仍旧很担心,但看我心意坚决,也只能照我的话去做了。
我退后了一些,就见云锦逐渐幻化出巨大的身形,缓缓腾空,周围一阵骚动,它长啸一声,顿时盘旋上天际,朝着却仙瀑的方向飞去。它不时回头,我却只得用眼神催促它离开。
待云锦庞大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天际,我才转身对归尘说:“走吧。”
一路上,空气炎热,四周却显得极其荒凉。越靠近遂宁镇,光线就开始暗淡起来,直至阳光再次被漫天的黑雾掩盖,周围的气温瞬间降了下来。那空地的魔气虽被苍融之剑驱散,可遂宁镇上似乎仍旧污浊一片。
空无一人的街道,魔气肆虐,我和归尘驱散那些四处游荡的魔怪,直往那魔气最浓的地方靠近。
却不想,这魔气聚集的中心,竟在孟君山庄的上空,那遮天蔽日的黑雾,笼罩着整个孟君山庄,唯见在浓浓的黑暗中,隐隐透出一圈微红色的光晕。就着这点微弱的光,我们进入孟君山庄,只见如玉双手托于胸前,灵力在她的双手手掌间流动,在她的面前,五颗似红珍珠般的魔灵悬在空中,红光闪耀。而那魔灵的周围,到处是穿梭者的魔怪,整个孟君山庄,顿时毫无天日。
“住手!”我朝如玉喊道。
她将目光向我斜瞥过来,冷冷一笑,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那魔物早已受伤逃逸,你停手吧!”
“他是死是活,与我何干?”想不到如玉竟冷冷的反问道。
她一边说着,一只手在胸前一绕,顿时,一股强大的灵力朝我袭来,我身子一闪,白绫瞬间脱手而出,与那股力量撞在一起,灵力四散,许多始料未及的魔怪仓皇逃窜。我嘴角微微一扬,只见白绫刹那间再次凝结成形,穿过无数灵力碎片,像一柄银色的长剑,直捣向如玉的前胸。
她大惊失色,慌忙撤去催动魔灵的灵力,欲向后避开。但眼见白绫瞬间已至眼前,她避让不及。忽见白光一闪,白绫瞬间崩裂,一股反噬力量汹涌而至,好在我早有防备,将那巨大的力量引向地面,但仍然不住地胸口一阵疼痛袭来。刺眼的白光过后,只见如玉胸前赫然多了那碧绿的玉如意。
忽见如玉身后涌出浓浓的黑气,接着便是那浑浊阴冷的笑声。果然,那魔物的确躲到这里了。
他躲在如玉的身后,黑气似火焰一般抖动,到像是从如玉身上发出的一样。
归尘似乎也感到了玉如意可敌神力的灵力,所以亦不敢妄动。于是,我们就这么僵持着。我虽有苍融之剑,但刚才与那魔物的碰撞,只怕也损耗了不少神力,现在双方势均力敌,无论谁也不肯先动手。即便是一丝极其轻微的灵力波动,也必然引起无法控制的轩然大波。
却在此时,如玉眸中忽然多了一丝寒气,玉如意幽幽绿光闪动,其中灵力渐渐汇聚。如玉忽然一个转身,玉如意中的灵力瞬间迸发,在她身后的魔物像是吃了一惊,未曾想到如玉会转而向他出手。黑雾四散,那魔物匆匆向后退去。
“不可!”
只听归尘大喝一声,顿时狂风肆起,那风中蕴含的强大灵力与玉如意迸发出的碧绿色光芒混在一起,争斗不休。
第二次,归尘似乎有意在护着那魔物。
那魔物看着两方争斗,却不禁笑了起来,笑声中尽是嘲讽。
归尘与如玉打在一起,我却置身事外。我狠狠瞪了那魔物一眼,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目光中传递出的杀意。但还未等他有所反应,白绫再次出手,我向上一跃,白绫也随之划出一道波浪,只像是一道白色的水柱,向那魔物倾泻而下。
他一时失了方寸,只得节节避让。眼见白绫已将他牢牢缠在住,我只一用劲,手头一紧,那魔物便一声惨呼,几乎就要彻底散尽。
归尘无法摆脱玉如意的纠缠,竟也奈何不了我。
然而,就在此时,那被挤压得渐渐四散的黑雾之间,忽然涌出许多砂石,硬生生撞击着越缠越紧的白绫。那砂石之间竟然满是强劲的灵力!
两股蛮狠的力量瞬间将白绫夹住,一边是那魔物的垂死挣扎,一边竟是这不知从何而来的砂石阵。
我反手一拉,再一抖,白绫顷刻间从砂石阵中脱出,化作游移的长蛇一般,将那砂石阵搅乱,但那魔物抓住了一丝空隙,竟从砂石阵的破口处逃出,奄奄一息地落在一边,周身的黑气已所剩无几。
我眉头一皱,心里忽地十分气愤,我瞬间催动灵力,那白领猛然一震,那些砂石阵立刻溃散,落了一地,奇怪的是,一碰触到地面,那石头砂砾便即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我再次将白绫调转方向,朝那魔物快速袭去。
“银洛姑娘,还请住手!”
突如其来的一声喝止,我猛地收回灵力,白绫迅速调转方向,猛然击在一侧的院墙上,那院墙轰然倒塌,尘埃四起。我定睛一看,那魔物前面,赫然多出一个人,竟然是:
付还恩!
难道刚才的砂石阵,竟是他召出的吗?
只听见一声闷响,旁边归尘与如玉的灵力瞬间增到极致,既而轰然倾颓,残余的灵力引得地面一阵强烈的震动,好似要塌陷一般,漫天的魔气四溢,魔灵坠落,光泽渐渐暗淡,魔物四处逃散,天空的颜色渐渐显现出来。
归尘闷哼一声,连连向后退去,似乎被玉如意之力所伤。
如玉也受了重创,踉跄了几步,险些跌倒。或许因为之前已被苍融之剑打伤,所以她的灵力较先前多有不足,所以以归尘的力量,才勉强能与玉如意抗衡,但终是这两败俱伤的结果。
一切平息之后,付还恩再度看了看我,确认我再无攻击之意后,催动灵力,将那魔物暂时封住,才侧身走到归尘身边。
“你无碍吧?”
“此等妖物,怎会有如此强大的法宝?”归尘捂住胸口,说话已经有些费劲。
如玉大口呼着气,嘴角一抹殷虹。想来,她被玉如意力量反噬,也伤得不轻。
唯独那魔物,虽然已经失去了最后的力气,却忽然满是讥讽地笑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可笑!你们根本不敢杀我!哈哈哈——”
这时,却听见如玉幽幽说道:
“他们根本不必杀你,你身中欲毒,一个时辰后,必是一死。”说到这,如玉冷冷地笑了,只像是在享受着即将到来的死亡的快感。这一刻,我只觉得在她心中,仇恨已然淹没了一切,她只想看着一切慢慢毁灭,再多的死亡,似乎也无法填满她心中的怨念。
“什么?”
那魔物大吃一惊,但吃惊的,远不止他一个。
归尘和付还恩的脸色也跟着变了,我始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对这魔物的生死如此关心。
唯独我,漠然地看着这一切。因为,这欲毒本就是我下的。就在先前空地与那魔物周旋之时,我已经将无色无味的欲毒投入到那魔物的体内。这欲毒,自然是如缘给我的。
“狐妖该死!”归尘怒气飙升,他强行催动灵力,卷起狂风,直向如玉席卷而去。
“不许伤我姐姐!”
又是灵力震荡,虽然较之前的那次弱了许多,但仍然将地面震得抖了一抖。随后,如缘缓缓出现在如玉的身前,长鞭挥动,将归尘的攻击挡了下来,归尘因为受了伤,灵力本就弱了许多,否则以如缘的力量,根本接不下这愤怒的一击。
如缘退到如玉身边,试图将她扶住,却被她重重推开。
“毒,不是她下的。是我。”我淡淡地说。
立刻,归尘和付还恩的目光同时转向了我,满是惊讶。
“现在,你总该告诉我,为什么要护着这魔物了吧?”我看着归尘,目光如炬。
归尘眼中忽然多了许多神伤,沉默不语,更不敢与我对视,似乎在以这样的方式,维护他最后的清高。
我又看向付还恩,不知他身上,又藏有多少秘密。
付还恩看了看归尘,兀自叹息一声,终于开口道:
“我等并非是护着这魔物,只是,这魔物确是非同一般,决不可杀。”
“有什么缘故,不妨直说。”
付还恩的话含含糊糊,听不明白。
“还请姑娘,借苍融之剑一用。”
我低头略微想了想,但还是暗念咒语。立刻,苍融之剑闪电般的剑身伴着金色的光芒出现在我的面前。
“姑娘既得苍融之剑,必然认识他的主人吧?”付还恩这一问,倒让我思绪万千,一时无言以对。难道这魔物,与苍黎有特殊的关系?
“姑娘岂知此剑主人苍黎身在何处?”
我直直地盯着苍融之剑,魔域的画面浮现脑际,苍黎最后的忠告,和他几乎绝望的眼神,久久萦绕,记忆揪扯,我竟然有些失落。我该如何回答付还恩的问题?
“他就在这苍融之剑当中。”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