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才几日功夫,就又闹出这诸般事端,你这妖物真真非等闲之辈啊!”
才落座,归尘便对我嘲笑讥讽拒加,秉性一丝未改。
“看来踏枫仙人这些日子在遂宁镇上挺闲的呀?大战在即,怎么不抽空回依枫谷看看呢?那魔物可厉害,一时半会的,怕是解决不了。哦——对了,以仙人的脚程,即便腾云驾雾,也是颇费功夫啊,总不如时空灵术来得快。”
“哼!妖物休要妄言!”归尘一时语塞,我暗暗发笑。
想来我猜得不错,他确实认为先前借助如缘的法术来到这里是十分有失身份的事,所以久久不能释怀。
“怎未见博义大侠一同前来?”端坐一旁的付还恩似乎有意岔开话题。
“博义大侠另有他事,所以让我和云仲来了。”
我看了看云仲的神情,虽然他看似镇定,但我知道他的心里已有了一些波动。
“便与孟大侠商议也是一样。家父已与县令商议妥当,近日将引遂宁镇上居民前往邻镇暂避,只望孟大侠与博义大侠协助护送一行人等,我们也才可放心。”
“在下与义兄自当尽力。”
“至于银洛姑娘……便与我等一同留下对付那魔物。”
云仲侧头看了看我,我也不自主地与他四目相对,相互达意。而后对着付还恩点了点头,可心中仍旧不免有些怅然。
“那付大少爷是否与镇民一同离开?”
“我与归尘仙人亦算故交旧识,必一同留下。只是……还望孟大侠将芸娘一同带离。她虽为异类,然法力低微,留下怕是徒增危险。至于……”
“哼!那等邪妖,即便你想保她,只怕也是枉然。”
付还恩稍有顾忌,却被归尘打断,想来他所担忧的,也只是柔翅了。
倒也奇怪,自打到员外府后,也没有看见柔翅的踪迹,莫非,她已经自己离开了员外府?
“哎……受人之托,却未能实现己之承诺,实属无奈。”付还恩没有反驳归尘,只是兀自叹息。
可是他这一说,我却有了许多疑问。他所谓的受人之托,难道指的是柔翅吗?依之前芸娘所述,他对柔翅应该亦是动了真情,可现在却说出“受人之托”的话,难道其中别有隐情吗?
但以现在的情景,也不便再细问下去。
“哼!愚昧!此等承诺原就毫无意义!”
“仙人息怒,当务之急,我们还是细细商量如何对付那魔物吧。”看归尘显然真的动了怒,我知道不是说话的时候,便开口将他拉回正题。
既而,我对云仲说:“云仲,不如,你先回去与博义商量如何安全带领镇民撤离,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云仲依旧满是担忧地看着我,可即便如此,却又不能阻止什么。他毕竟是凡人,唯一能为我做的,也只有力所能及的事。对我来说,无论结果如何,他只要能逃过此劫,好好活着,我就已经别无他求了。我的心思,他自然明白,所以虽然无奈、虽然担心、虽然不舍,但还是向主人告了辞,独自离开了。
我久久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还有几次这样的机会。
见他走远,付还恩才重又开口道:
“姑娘当真考虑好了?此去凶险,若姑娘有所顾虑而未应允,仙人与我也尚可理解。”
“妖物可考虑清楚,世上本无后悔之药,更无起死回生之术。”
我定了定神,道:“即便我不愿意,可是早就身在其中。你那好夫人,只怕也不会轻易放过我吧?”
我看了看付还恩,惨淡一笑,但并无责怪怨恨的意思。但他还是微微摇了摇头,像是在自责一样。
“那便是了。只是当初以苍黎之强大魔力也只能令他负伤而未能诛之,想必这魔物之力非同一般,我等自不可小觑。”
随后,归尘将他们提前商议后定下的除魔计划细细告知了我们。听着听着,我却进入了遐想,或许是思绪太过冗杂,也或许是顾虑太多,让我始终不能专注。此刻,我对于胜算已经没有太多奢求,脑际唯有却仙瀑隆隆的水声,崖上凉风透骨的感觉,还有郁郁之林幽幽的草木之光,最终,都幻化成云仲棱角模糊的脸庞,渐渐地,连着唯一的影像也变得虚无飘渺,唯有那萧条的背影,越走越远……
“妖物!若是对敌时也如此分神,那我等岂不都要葬身他魔掌之下了?”归尘一声怒斥,才把我的思绪硬生生拖了回来。
“仙人自有不死仙身,何必担心呢?我曲曲妖物,死不足惜不是吗?”许是瞬间萌发的落寞之感,话一出口,我才知有些过了。
“尔等无知妖物,本仙不与你计较。”归尘虽是不悦,倒也没有太多责怪,或许他能明白一些吧。
此时,门外一家仆慌忙而至,但到门口见我们都在,又立刻驻足,不敢冒然近前。
“进来吧,何事?”
付还恩见他一脸惶恐,便有意缓和了语气。那家仆方才进到厅内,怯生生回道:
“少爷,少奶奶她……”
“少奶奶如何?”付还恩脸色微变,看来,我猜得八九不离十,归尘应是将柔翅暂时拘禁起来了。
“她……不见了……”
“什么?”付还恩此时才真的有些慌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按少爷吩咐,小的一直在外面守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房门未开,窗户未启,屋里也没有动静,满眶上贴着的……贴着的符纸也没有动静,结果忽来了一阵怪风,等风过之后,小的再看,屋子的门就半掩着了。小的一心急,也顾不得少爷吩咐,进去一瞧,少奶奶……少奶奶就不见了!”
付还恩只得一叹,摇了摇头,复又坐下,对家仆道:“你去吧,此事不怨你。”
家仆仍心有余悸,作了揖,退了出去。
“如何?姑息妖物,后患无穷。骤生变数,只怕那魔物业已复原,我们的计划也必要更改了。”归尘愤愤然道。
“我去吧。先前的计划既然已经不能再用,现在时间紧迫,也唯有见机行事了。劳烦付大少爷立即通知县令和云仲,带镇民离开。我先到魔物栖身之地看看。”
“妖物不自量力!便是那魔物还未复原,以你之力,也奈何不得他,此一去必是送死。要去,本仙与你同去。”说罢,归尘已站了起来。
我笑了笑,说:“仙人无须担心。我此去自有我的理由。仙人只消在员外府静候,伺机而动,等我将那魔物引出,我们再合力出击。到时,我自会给仙人信号的。”
“当真有把握?”
我又点了点头。
“那好,我在此等你信息。”他顿了顿,补了一句,“妖物当谨慎。”
我朝他笑笑,算是回应了他颇为难得的对妖类的关心。
离开员外府,才发现长街上已是凄清一片,看来县令已散布了消息,许多镇民都先行离开了,剩下的,也都害怕得躲在家里,不敢出来。遂宁镇以往的热闹景象,不复存在。这不免又让我更加失落了。这一刻,我渐渐明白了为何当初母亲会严令林中妖类远离人世。即便是没有邪性的妖,想要与凡人共处,也未必容易。凡人太过弱小,他们畏惧妖类的灵力,善意的则远远避开,恶意的就横加污蔑,于是,善妖也被逼作恶了。除了那些本性原本凶残的魔族,六界又有何生灵,生来就是邪恶的呢?
一边走着,一边思索,好像要把能想的、能叹的都一一回味过,因为我不知道,在此之后,还有没有机会。
一声尖锐的叫声忽然从一个巷子里传出,我吃了一惊,顿时感觉长街的另一边一股颇为强大的力量瞬间涌过。我心知不妙,那气息分明是魔气,而且,还夹杂了浓浓的血腥味儿。
我心口一紧,立即闪身来到声音传出的巷子里。
一阵阴冷的风“嗖嗖”而过,即便天上还挂着太阳,但这巷子里却丝毫感受不到一丝暖意。一个小女孩背对着我,跪坐在地上,身子不住地抖动,隐隐听着她仍旧在抽泣,那萧瑟柔弱的背影让人看了好生心寒。在她面前,横着一具刚刚死去的尸体,看上去,是一个女人,散乱的头发遮了她半张脸,若不是我已经感觉不到她的鼻息,她看上去,只像是安静的睡着了一般。
我慢慢走近,目光绕过还在伤心抽泣的小女孩,却又是另一番画面。那妇人脸上毫无损伤,可是胸口却已经惨不忍睹,她的心脏,被生生拽了出来,连着心脏的一些残破的脏器和皮肉,在她身上一片凌乱,那景象,当真不忍直视。
我赶紧上前将小女孩抱起,捂住了她的眼睛。一瞬间,她满眼满面的泪水将我的手弄湿了一片。她依旧在哭,甚至开始在我怀里颤抖起来。
再一看,这女孩竟是那日的莺儿,那地上的尸首,也怕就是那日来寻她的妇人了。我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不免想起了我不愿记起的一幕。
曾经,我也是如此,看着母亲倒在血泊之中,体无完肤,眼见着她的生命就此耗尽。忽然间,我的仇恨又在心中蔓延开来。
又是魔族!我一定要杀尽魔族!
“莺儿不哭,是姐姐,姐姐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好吗?”我轻抚着莺儿的头发,更加紧紧地抱住她,想让她不再因为害怕而颤抖。
“妖……妖怪……杀死了……娘亲……莺儿,莺儿害怕……”
“不怕,姐姐会保护你的。”
“呜呜……”
莺儿不住地抽泣,我只能感觉她颤抖地越来越厉害,却无可奈何。
“孩子的记忆,是最深刻的,看来,她一辈子都无法走出阴影了。”
这时,一个飘忽的声音从我背后如风一般出现,我一听,便知是如缘。
我转过身,她果然已经在我身后。
“你还不离开?”
“我为什么要离开?”
“你不怕成为那邪魔的猎物吗?”
如缘莞尔一笑:“他再厉害,却也不一定找得到我。我瞬间就可以从他眼皮底下离开。”
“你太高估自己了。或许你忘了,魔族也是很擅长时空灵术的。”
“是啊,那又怎样?”
“既然他擅长时空灵术,就必然也知道如何让你施展不出时空灵术。”
如缘娇哼一声,却没有再反驳。
“好吧。我也不绕弯子了。无论如何,是你帮我找到了姐姐,虽然只是交易,不过,我还可以帮你做些事。”
“你还当她是姐姐?”
“若不是她,我根本支撑不到出生的那一天。母亲当时所做的选择,也是无可奈何。自我成年,感觉到姐姐还未死,就到处寻她,后来知道她被技练困住,这才不时与她纠缠,想要救出姐姐。不管她现在变成怎样,我仍旧只有这一个姐姐。”
“那技练呢?她不也是你的姐姐吗?”
“她怎么能一样……”
“说起来,你们的恩恩怨怨,也颇为离奇了。其实,你没有要了技练的性命,怕是多少也顾念了一些血脉亲情的。”
“哼……若她再有犯于我,我还是会杀她的。还有,那个技殊!”如缘眼眸一转,却似乎定睛在那死去的妇人身上。她脸上掠过一丝惊骇,但转瞬即逝。
“怎么了?”
我这才感觉到,莺儿大致因为伤心过度,以在我怀中晕了过去。
“这……这是……”
我也转头看了看那妇人,更多了许多疑惑。可是如缘话到一半,却没有再说下去。
“难道,这死去的妇人有什么蹊跷?”
如缘眼中忽地有些黯然,幽幽地说:
“这人,是姐姐杀的。”
我倒真的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当真?可是,你不是说过九尾狐不需要凡人心脏练功吗?”
“是啊,可是,人的心脏,却是九尾狐最喜欢的食物,尤其对九尾狐所受的伤尤其有效……这人身上,还残留了姐姐的气息,是九尾狐一族特有的。”
“食物……这么说,那你……”
“我可没有这么邪性。年幼时,那郁郁之林的林主救了我之后便不肯再收留我,便将我送出了郁郁之林,交给一个无儿无女的凡人,我是被人养大的,当然不会再吃人了。”
我转念思索了一番,自言自语道:
“刚才,我分明感到这附近有魔气,虽然并不浓烈,但应是魔气无疑,难道如玉她……”
这下,狐妖更加惊讶了。
“不会的!九尾狐一族最是孤傲,绝对不屑于成为魔族的!”
“那想必,她已经与那魔物搅在一起了。”
我沉默不语。
“肯定是那魔物胁迫了姐姐,我要去救她!”如缘顿时乱了分寸,就要离开。
“不要鲁莽!”我将她喝住,她原本已经模糊的身形这才重又清晰,“不管怎样,现在那魔物复原的情况我们都不知道,你这么冒然去了,只是送死。”
“那要如何?我活得没你久,想的东西也没你多,我只知道,我现在要去找我姐姐。”
“那也不能就这么去,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看了看怀中仍旧睡着的莺儿,接着说,“你能不能先帮我一个忙?”
如缘顺着我的眼神看了看莺儿,道:“你想怎样?”
“替她抹去记忆,忘掉今天的事。”
如缘先是一怔:“这是何必?她与你本不相干,而且,只是一个弱小的人类。”
“人类的情感,是六界众生中最丰富、最复杂的,她还这么小,就经历这样的惨事,以后几十年的光阴,难道都在无限的惊恐和悲伤中度过吗?或许对我们来说,几十年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可对她来说,几十年就是她全部的生命。”
“想不到你竟然还会怜悯一个卑微的凡人?真有意思……和你认识之后,我还真是学了不少东西呢。好吧,反正这也并非难事。”
说罢,只见如缘纤指一挥,在空中轻轻划出一道微光,随即,这光似有了灵性,拖着纤长轻柔的余尾,游到莺儿的头顶,只这么一绕,那光晕便似将莺儿身体里的某样东西吸了出来,如此轻盈,便缓缓散去。
“这便好了,现在这小姑娘脑中已是空白一片。”
“你竟将她所有的记忆都抹去了?”我有些惊讶。
“自然。若她不忘记她母亲的相貌,甚至忘记她母亲是谁,总有一天会寻出今日发生的事,那到时你的苦心不就白费了?”
听了这话,我却有些伤感,原来想要去掉一些记忆,竟那么容易。可真要消去一段记忆,付出的代价却也太大了。好在莺儿只是孩童,没有了所有记忆,还可以重新来过。可如果经历的事情越多,那些想保留的记忆,却也不能保留,生命不是变得太凄凉了吗?又有几个人,有如此重新来过的勇气?
随后,我处理了莺儿母亲的尸体,与如缘一起将莺儿送回孟君山庄,交给云仲,要他好好照顾。我没有告诉他我的打算,只让他赶紧带着众人离开。云仲最后看我的一眼,我始终没有忘记,仿佛他每看我一次,就当做诀别一般。他并没有太多言语,但我们的心意,却彼此深知。
我原本就已经选择了离开,又何必再过强求?只望在云仲今后的生命中,也可以渐渐淡忘这段情。只可惜,他没有漫长的时间供他遗忘。
技练的秘密已经解开,她与云仲的缘分,或许就此尽了。而我,我唯一能留给他的,只有已经失去了记忆的莺儿,还有临别时那深深的一望。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