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按着狐妖临走时的示意,我与孟云仲来到丽江镇北郊,狐妖早已远远等在那儿了。
“此刻便回去吗?”狐妖妖媚地理了理鬓边的发丝,问道。
“可惜了,我以为有好戏看呢。”
“刚才那人是……”
“哎哟,公子还很关心我啊?不怕银洛吃醋吗?”狐妖媚媚地看了孟云仲一眼,故意调侃道。
孟云仲立刻别过脸去,道:
“你多心了。”
狐妖笑了笑,接着说:
“不与你们调笑了,我这便带你们回去吧?”
“等等,还有人没来呢。”
狐妖脸上现出淡淡的疑惑,但立刻她的脸色却有一丝改变。
我微微一笑:“不必慌张,这位仙人虽然讨厌妖,但暂时也不会伤你。”
话音刚落,我们眼前白光一闪,归尘便已经站在离我们不远处,一脸的不屑。
“他也要同我们一起?”
狐妖微微侧过脸,瞥了归尘一眼。
“是啊,只怪这位仙人还有些红尘之事放不下,所以要和我们一起去看看。”
“妖物休得胡言!”
归尘怒目而视,我倒也故作不见。
“我们早些回去吧。”孟云仲见我们三人有些奇怪的处境,拉住我的手,催促道。
又是一眨眼的功夫,丽江的天空便瞬息而变。要归尘与孟云仲同握一剑以便施法,当真是让他屈尊了,待我们停在却仙瀑顶时,他立刻走到一边,与我们保持了很远的距离。
“好了,我的任务总算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我也只等着看戏了。”
狐妖的目光从我与孟云仲身上闪过,我瞪了她一眼,她也识相,一闪身便已遁形。
“此次当真多谢仙人亲自相助了。”
孟云仲见归尘面有不和,便走到他身边,恭敬地作揖道。
“哼!一介凡人,何故值得我相助?若不是看在玉佩主人的面子上,我绝不会老远来这么一趟。”
“看来仙人的确与这玉佩主人甚为交好,待救人过后,你们当可好好叙旧。”
“无需多言,赶紧去救人吧。”
归尘一拂袖,自顾自朝背着孟云仲的方向走去,孟云仲倒不生气。我则在一旁忍不住偷笑。
“仙人留步。我们此刻应尽快下山去,山路便在这边。”
孟云仲指着下山的方向,自然与归尘走的方向截然相反。归尘停住脚步,强忍着不转头。我还是没忍住,笑了。想来孟云仲也摸清了归尘的性子,不动神色间,倒也多了些乐趣。
孟君山庄依旧显现着表面上的安好,但进到大厅,却见博义眉头紧皱坐在当中,虽不动,却让人感觉到异常的焦虑。付还恩坐在他左边的椅子上,像是想从旁劝解,此刻也是无言。
我们才走三日,却不想他还是这样心急如焚。
“大哥。”
博义应声抬起头,立刻睁大了眼睛,那神情错综复杂,只觉得他对这一刻已经等待了太久,看见孟云仲只当是看见了自己的救命稻草,周围的一切皆可忽略了。他急忙站起身朝孟云仲迎了过来,丝毫忘记了我和归尘的存在。
倒是付还恩,在扫过孟云仲之后,目光只停留在了我身后的归尘身上,他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改他以往从容淡定的表情,直直地看着归尘,眼神中,说不清有什么东西。而归尘也同样是撇开了一屋子的人,唯独专注地与付还恩对视着,千言万语尽在眼眸之中。
“云仲,可找到那宝物了?”
“大哥莫急,持有宝物的仙人,亦随我们一同来了。”
博义欣喜若狂,终于将注意力转到了我和归尘的身上。想来他也察觉了归尘清风异骨,立刻毕恭毕敬地作揖道:
“仙人大驾!若君有救了!多谢仙人!多谢仙人!”
他连声道谢,却不知归尘所有的心思都聚集在付还恩的身上,被他这么一闹,虽也勉强看了他一眼,但明显有些不快了。
“哼!人在哪?”
“在内院,仙人请随我来!”
博义急切地给归尘引路,可归尘却始终没有将目光从付还恩身上移开。我这么看着,忽然间觉得他们的关系远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归尘眼神中千丝万缕的意思,让心中的猜测,不禁又多了几分。
然而付还恩除了回应以目光外,也再无其他反应,只是无言地跟在博义身后,默默接收着归尘的注视。
游若君仍旧住在孟云仲先前的别院内,看来她的住所还没修复。只是一别三日,她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芸娘坐在她床边,勉强将一碗混黑色的药喂到她嘴中,但多半都顺着嘴角淌了下来。
芸娘见我们推门进来,便将碗放在一边,站了起来。可当她看见紧跟着进屋的归尘后,反应竟与付还恩有些相似,她略略低下头,只偷偷瞥了付还恩一眼,便毕恭毕敬退开了去。
归尘则不屑地扫了她一眼,轻轻哼了一声,便将目光转移到了游若君身上。
“你们要救的人便是她?”
他一脸不屑地问道,虽没有侧脸,却明显是对我与孟云仲说的。
“不错,还请仙人相助,定要救她。”
我与孟云仲还未回应,博义倒抢先答道。
“此等污秽之人,怎配要我以禁虑萧相救?”
归尘只看了游若君一眼,便别过头去。博义见状吃了一惊,有些恼怒,但更多的却是焦急。
“仙人何出此言?若君她身中邪术,还望仙人救她性命!”
博义自知不能与仙人顶撞,竟单膝下跪在归尘身后。
“博义大侠……”芸娘微微蹙眉,也被博义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
“哼!”归尘依旧不屑一顾,只转身对付还恩道,“你,跟我出来一下。”
话一说完,归尘便已经自顾自走出房门,付还恩与芸娘短暂对视,又看了看我们,便也随归尘走了出去。博义完全不知所措,愣了一愣,才站起身来,用疑惑地目光看向孟云仲。
“大哥放心,既然仙人来了,自然会救得若君性命。”
博义这才将目光暂且转开,可脸上还是满满的疑虑和担忧。
“银洛姑娘……”这个时候,芸娘却犹犹豫豫地看口了,“妾身有话跟你说……可否请姑娘移步到内厅?”
“好。”
这也倒在情理之中。自从见到那日归尘看了付还恩遗落玉佩时的神情反应,我便断定,付还恩与芸娘之间的故事,远远不止她先前告诉我的那么简单。
游若君帐幔背后,确有一间较为宽敞的内厅,陈设简单,应是孟云仲闲暇时的读书之地。
“姑娘……”
芸娘欲言又止,或许是不知从何问起,只巴巴地看着我,从她的眼神中,我反倒能读出些问题。
“我们并未要求归尘同来,这完全是他自己的意思。”我估摸着她的疑问必定与归尘有关系,所以直切话题。
“姑娘从来都能善解人意,妾身在你面前,自不必隐瞒什么。”
“也就是说,你愿意说说你相公与归尘的事了?”
“妾身……”
“若有顾忌,不说也无妨。你就直说你叫我进来是想知道什么?”
“不瞒姑娘,不知此次你们遇见归尘时,他是如何提起相公的?有没有,以什么作为救人的交换?”
我念头一转,却还是没有猜出她话中的意思。
“没有。此刻我也不必隐瞒,那日付大少爷提到的信物,恰巧已被我偶然捡到,所以到了依枫谷找到这位名唤归尘的踏枫仙人,倒也没有费太多功夫。”
“姑娘当真找到了那枚玉佩?那姑娘可否告诉妾身,是在何处找到的?”
“东南郊外的一块空地上。”
芸娘先是神情闪烁了一下,但立刻,她的眸中透出深深的忧伤。
“果真在那……”
事态的发展果然越发令人好奇了,芸娘竟也知道那个地方。
“既然你知道,就不应该让柔翅再这么继续下去,否则,指不定会给这遂宁镇带来多大的灾劫。”
“姑娘可否答应妾身一事?”
“你说。”
“无论如何,请姑娘莫要将姐姐的事告诉相公。妾身自当尽力相劝,只求不要给这镇上的人带来灾劫。”
“难道,那玉佩不是付大少爷自己遗落在那的吗?”
“这块玉佩,妾身曾亲眼见相公赠与姐姐。”芸娘顿了一顿,“姑娘此刻所想,芸娘知道,终有一天,姑娘会全然明白的。这一天,或许很快就会来了。”
我听得似懂非懂,即便我竭力将所有的线索都联系起来,却还是发现有太多的漏洞,到底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呢?
我还来不及问,芸娘便以屈身行了一礼,默默地走了出去。此刻看着她的背影,竟似有说不出的黯然和惆怅。
“银洛,你没事吧?”
孟云仲不知何时来到我身边,将我从无限的沉思中唤醒。
“没事。云仲,一会儿我有话跟你说。”
“我们先出去吧。”
“好。”
出了内厅,见归尘和付还恩皆已回来了,看他们的神情,倒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归尘依旧一副傲然的表情,而付还恩则继续安静地站在一边,芸娘依旧在游若君床边,博义仍是一脸焦虑和乞求地看着归尘,而游若君则安静地躺着。
“你,去煎熬救人的汤剂。其他人都出去,有我和他在便是。”归尘猝不及防地先后对芸娘和付还恩说。
博义虽不放心,却也只能出去。而就在我与孟云仲一起走到门边时,归尘却突然开口道:
“妖物等等,你也留下。”
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孟云仲,示意他先出去。随后,我便独自留了下来,关上房门。
“难道以仙人之力还不足以救她吗?”
我朝着归尘笑了笑,冷不防地勾起他一丝恼怒,但他越是这样,气氛反倒没有先前尴尬了。
“哼!妄言!”
“要救得若君姑娘,还需姑娘帮忙,借身上佩戴的神剑一用。”付还恩倒与归尘截然相反,他走过来,谦逊有礼地说道。
“苍融之剑?”我微微皱眉。
“姑娘大可放心,今日贱内并未在此,何况有踏枫仙人在,也无人敢擅自对姑娘无理。”
付还恩说到这,归尘瞥了他一眼,流露出许多不满。
“可为什么是苍融之剑?”
“若无神剑相护,当真可惜了我这把萧,竟要毁在这等污秽之人身上。我着实不知为何你们竟要救她?若真要救,又为何不肯将这股浊气驱出她体外?”
“想来若君姑娘也确有自己的苦衷。”付还恩牵强答道。
我冷冷一笑,别过脸去。
我口中默念一段咒文,房间立刻被金色的光充满,随即,一柄闪电般的利剑便显现出来,悬在游若君的床前。
归尘和付还恩皆对着它注目,神情中总有些说不清的东西,就如同前日归尘第一次看到它时一样,有敬仰,有疑惑,有惊讶,亦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忧郁。
“苍融之剑就在这里了,我需要回避吗?”
“姑娘到内厅稍候即可。”付还恩愣了刹那,才彬彬有礼地对我说。
趁着归尘施法的空当,我细细查看了内厅的陈设,私心里也想多了解一些孟云仲日常的生活。除了一些常见的古书外,孟云仲似乎还收藏了几幅不甚出名的字画,但看笔锋倒确实有些特别,既非明显苍劲有力,也非随意轻描淡写,倒有几分闲散悠然隐在其间,只是再细细琢磨,却能从闲散中看出些许惆怅。这难免让我也不自觉地猜测起孟云仲收藏它们的理由来,难道,他的思绪也如同这些字画一样,隐隐中藏着许多不愿想起的伤心事吗?
端详这些字画,却不知一个时辰已悄然逝去,也不知何时归尘已握着苍融之剑进了内厅,就站在我的对面。
“一介妖物也会欣赏这些?”
似乎归尘的每一句话都不会有好口气,我回过神来。
“游若君没事了吧?”
归尘丝毫不理会我的询问。
“这柄剑放在你处,当真是亵渎。”
他放开手中的剑,我轻催灵力,便将剑再次化为无形。此时,付还恩也缓缓走进内厅,不知为何,他的脸有些苍白,显出些许虚弱之态。
“若君姑娘已无大碍,休息片刻便可恢复,姑娘出去看看吧。”依旧彬彬有礼。
或许是因为付还恩脸色苍白的缘故,忽然之间,我竟觉得他与归尘有几分相似,就连他身上的气息,也隐隐透着与归尘一样的清灵。
“那等污秽之人,根本不足以姑息。你,跟我出去。”依旧是生硬的口气,也不知为何,归尘对付还恩的称呼,总让人有些奇怪。
待他们都走出了房间,我也出了内厅,博义等人也都已经从屋外进来,站在游若君床边。我走到孟云仲身边,看着他有些惆怅的神情,握住他的手。
“若君……”
博义小心地弯下腰,轻声唤游若君的名字。此时,游若君的脸上果然多了许多血色,那苍白的鬓角和脸上的皱褶也消失了,只像是睡熟了一般。博义这么一叫,她微微睁开了眼睛,先是看了看博义,接着却缓缓将目光移到了我与孟云仲身上。
立刻,她的眼中生出许多愤怒,若不是因为刚刚恢复还没有太多气力,只怕她又要激动了。而此刻,她也只能怨愤地看着我。
“若君姑娘,此次多亏了孟大侠和银洛找来了仙人。”芸娘似乎有意在缓和气氛。
但游若君丝毫不领情,她强撑着身体,似乎要坐起来,眼睛却仍旧狠狠瞪在我身上。博义见状,赶紧坐到床边,将她扶了起来。
“她才没有这么好心。”游若君恨恨地说。
“看来游姐姐的身体还需要休息,云仲,我们就先别打扰她了,等她身子好些了,我们再来看她吧?”我避开她的目光,转头对孟云仲说。
“也好。”孟云仲淡淡地说。
我几乎可以想象游若君此时脸上的表情,但我没有回头,待孟云仲与博义和芸娘打过招呼后,我们便一起出了房间。
“银洛。”出了房门,孟云仲忽然停住了脚步,只皱着眉头凝重地看着我。
我以眼神回应他。
“你可知道游若君中的究竟是什么邪术吗?”
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倒让我有些茫然。
“不知道。”
“罢了,待她康复,我定要找到我疑惑的答案。”
我点了点头,默默陪着他继续往前走。
“妖物站住!”
背后传来归尘的声音,我与孟云仲都停了下来,转头看着他。
付还恩在他身边,气色好了很多,但有了刚才的印象,我愈发觉得他们有太多相似的地方。
“半个时辰后,到员外府来找我。”归尘冷冷说道。
我微微惊讶,他竟然要去员外府?但他没有容我疑问,便自顾自地与付还恩从我和孟云仲面前走过,付还恩似乎侧眼看了我一眼,但最终也只留下背影。
“他……”孟云仲更是一头雾水,略有担心地看着我,“莫不是要对你不利?”
我也摇了摇头,道:“一会儿去了便知道了。”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