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云锦滑翔在空灵的夜空中,紧紧跟着那道光,那些魔怪也紧紧跟着那道光,带出一条黑色的尾巴,渐渐地,越来越多的魔物已经将那道光掩盖,云锦只能追随者黑色的尾巴继续飞行。
越是向前,我的心绪就越是起伏,郁郁之林已经渐渐看不见了,可现在我们朝向的,却是却仙瀑的方向。心中生出太多的疑问,我实在不知道,如果那金光真的是晓芦发出的,那她究竟为何要到却仙瀑去。
心绪波动间,却仙瀑的隆隆声已近在耳旁,那群魔怪簇拥着那道光开始下落,云锦也双翅一震,跟了过去。
却仙瀑上,顿时被黑暗弥漫,密密麻麻的魔怪四处乱窜,我根本看不清光的源头此刻在何处。纳兰尝试着唤了几声晓芦的名字,却也没有回应。
到此,苍穹以透出微微曙光,但却仙瀑却依然黑暗异常。
就在顷刻间,无数魔怪猛然被什么打散,魔怪包围着的金光先朝霞一步打破了黑暗,就着这璀璨的光线,我们可以看清金光的中心,我几乎惊呼出来。
金光的中央,挥散着无尽金黄的向日葵花瓣,伴随着花瓣挥舞旋转的身影,正是晓芦!可是,此刻她竟簇拥着这些花瓣和周身的灵力,一头扎进却仙瀑中,面上的神情,仿佛是义无反顾。而在她手中,是一团火一样的红色光点,难道,那便是魔灵吗?
顾不得猜测,我心头骤然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本能告诉我:不能让晓芦就这样冲进却仙瀑中魔域的入口。
我和纳兰顿时感到不妙,于是都腾空而起,准备下去拦住晓芦。可就在这时,已经满布霞光的天边忽然一道闪电,我瞪大了双眼,那竟然是,苍黎的苍融之剑!
猛然间,那些四散的魔怪开始痛苦的嚎叫,有的甚至在哀鸣,因为自苍融之剑身上,释放出一道道耀眼的金光,这些魔怪无所遁形,被金光吸引住的,立刻就在漫天的朝霞中化为幻雾!
那金光似乎有意避开了我们,可云锦焦虑地低吟着,纳兰也显得有些焦急起来。我知道此刻顾不得什么苍融之剑,也顾不得四处逃散的魔怪,我立刻撇开那些金光,催动灵力放出白绫,想要将晓芦拉回来,可就在此时,我心口一阵剧痛,再动灵力,全身竟然像被撕裂了一样,白绫瞬间涣散,我的身子一软,无奈地向身下的却仙瀑坠去。
“银洛!”
纳兰大喊一声,我却只能勉强转过头看着他,云锦尖叫着朝我飞来,但是我却眼睁睁看着晓芦一头扎进了却仙瀑下的深潭中,而我自己也近乎碰到了水面。最后一刻,云锦和纳兰终于及时将我接住,纳兰将我双手护住,很牢很牢,云锦则在我们身下停下,接住了我们,再缓缓带我们离开水面。只是,我仍旧全身没有一丝力气,我用手死死扣住胸口,体内不断有汹涌的暗流想要冲上来,我只感觉快要死了一般。
“银洛!银洛!”
纳兰在我耳边呼喊,他的声音变得异常尖锐,而我却始终想着已经坠入水中的晓芦。
“快……快去把晓芦拉回来!”我艰难地说。
“你……”纳兰仍旧将我搂得死死的,我也只能无奈的摊在他的双臂间。
“带我上去,云锦,快去救晓芦!”我再次艰难地对纳兰和云锦说。
而这时,数以千计的魔怪为了躲避金光,也纷纷涌入水中,或许是想随着晓芦一起进入魔域,但那苍融之剑似乎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硬生生将已经入水一般的魔怪拖拽了出来。却仙瀑周围,一片混乱。
纳兰最终将我带到了却仙瀑顶,而云锦则一头钻入水中。它本就生活在潭底,自然不怕那些魔气。
落地后,我几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只能勉强撑起身子看着却仙瀑下的动静,但胸口还是有一阵猛过一阵的暗涌。纳兰守在我身边,虽然也看着潭中的变化,却始终没有离开。
半晌,水面上开始出现了一圈圈水纹,却仙瀑周围的魔怪也差不多被苍融之剑的光芒吸取干净。天已亮开,太阳变成了一整团橘红色的火。
随即,只听见云锦一声长鸣,便破水而出,我和纳兰都焦急地往它的背上望去,紧跟着,我的心口又是一震。云锦背上的,正是晓芦,只是,她完完全全瘫倒在了云锦身上,她周围的金光消失了,花瓣也消失了,相反,释放出来的是不断颤抖着的微弱灵气。我的心揪得紧紧的,一直到云锦落到我们身边趴下,我才艰难地支撑起身体,让纳兰将我扶了过去。
“晓芦!”
我走到云锦身边,靠着云锦的身体勉强站住,而纳兰则从云锦背上将她抱了下来,走到我跟前慢慢将她虚弱的身子放低。
“晓芦……”
我已不知道该如何询问,再多的询问,也抵不过心头的疼痛和怜惜。此时的晓芦,脸上早已失去了哪怕是一丝的光泽,她的嘴唇惨白,眼睛也没有了任何的神气。纳兰也低头难过地望着她,眼中布满了血丝。我猜不透她为何要这样做,也正是因为没有原因,我的心才会异常的痛,我只感觉,有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要失去了。
“莫升……”她艰难地唤出了纳兰的名字,但这样似乎也需要她用尽全身力气。
“我在,我在这里。”纳兰将他搂紧,认真地看着她。
她艰难地喘着气,眼神不住地望着纳兰,就像要将他望穿,将他吸到自己的目光中一样。但继而,她又缓缓转头对着我,虚弱地道:
“银……洛……”说着,她深出手来,她的眼中又一次划落一滴泪水,依旧是那样的无辜,那样的楚楚可怜,任任何人都不忍心去伤害,我赶紧伸出手将她纤弱的手握住。
“对……不起……”
我的心又是一抽,不知为何,她突如其来的道歉却让我更加心疼,至于原因,或许我知道,又或许不全知道。
我将眼中的泪水堵了回去,用余光看了看抱着她的纳兰莫升。
“银洛……我可不可以……再求你一件事……”
“你说,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答应的,你知道我从来都最疼你了,只要你……好好的,我什么都答应你。”
她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的笑容,但立刻又尽是痛苦。
“莫升,他……他……刺你的那一剑,真的……不是……出自本意,你……原谅他……好不好?”
我闭上了双眼,泪水还是止不住落了下来,滴到我和她的手上。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在惦记着别人。即便我从来就知道,她在内心深处爱着我身旁的这个人,很深很深,可是,她却因为我,不断地在压抑自己的感情,甚至,甘愿选择默默退出。她的成全,却成为我内心最大的歉疚。我以为,我离开之后,她会得到想要的幸福,在我回到郁郁之林的时候,我也以为她与纳兰终于可以厮守,但如今我才明白,不是我不肯放下,而是她始终都没有释怀。这段没有说破却已经打成了死结的感情,对她却是一生的伤害。只是我不明白,她为何会让自己变成现在的模样,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真的让我完全失去了方向。
“好,好,我知道了,我原谅他。可是你……”
她终于低低地抽泣了两声,转过头,用那几乎能够让人融化的眼神看着纳兰:“莫升……对不起……我本来想……替你去魔域找那个坏女人,让她……履行她的……诺言,可是……我进不去……我知道,银洛……一定恨你刺了她……一剑,如果……她知道‘魔灵’在我这里,一定……不肯给你……让你去魔域……找那个人……的,所以……所以……”
看着晓芦越来越苍白的脸,和她渐渐散去的灵力,我几乎想把我的命也换给她,让她好起来。此刻,我几乎忽略了她所说的意思,只想她能够恢复从前一样,什么纳兰莫升,什么魔域,什么憎恨,都无关紧要。而现在,我的胸口生生的疼,我知道,妖毒又发作了,连我自己也可能捱不过去,也只有无奈地看着她继续艰难地说,至少,让自己明白她做这一切的原因。我强迫自己理清楚所有的思绪,去推断她所说的“坏女人”和“承诺”是什么意思,还有,“魔灵”怎么会在她的身上,她又为什么一定要进入魔域。
“所以……”她的身体猛地抽动了一下,纳兰将她搂得更紧了,“我想……先替你去……”
“好了!别说了!”纳兰的痛苦似乎已经升级,他把晓芦的身体紧紧埋入他的胸口,不再让她多说一句,仿佛每一句话,都在渐渐将晓芦带走,“你已经很好了,好好睡一觉吧,醒来就什么都好了。”
而就在痛苦笼罩在我们身边的时候,苍融之剑的金光忽然消失了,随着金光消失的震荡,却仙瀑的上空却多出了一个人影。如果不是云锦发出鸣叫,我依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异动。而当我定睛一看,在我们上空的,竟然是芝粉!她手握着苍融之剑,静静地看着我们,仿佛只是在看着一出戏。然后,她笑了,笑得平静,笑得自然,但这笑却莫名的让我心中生出许多愤恨。我怔在原地,直直地看着她。也许不用我问,她就会告诉我答案。
“真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毕竟,你也和我一样,是仅存不多的花仙族后裔。”
她的话让我震惊,再回头看纳兰怀中的晓芦,她已经奄奄一息。纳兰则恶狠狠地盯着芝粉,他眼中的血丝就已经表明了他心中无比的愤怒,他仿佛已经认定,就是眼前这个人害死了晓芦。但是,他也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得耐着性子听下去。
“芝粉……”我疑惑地盯着她,虽然猜到了什么,但却也只是些细枝末节,没法串联起来。
“小姐,对不起,我并非存心要害你的,你对我好,我知道,你是唯一一个将我看成花仙的人,不把我当成奴婢。”她的眼中忽然流露出愧疚,但这已经不是我所关心的了。
“你究竟做了什么!”
我开始着急,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胸口的痛开始加剧。我握住晓芦的手被汗水浸湿,云锦看着我痛苦的样子,只能不断用身子靠紧我,不让我倒下。
“你们,想不想听一个故事?”她看着我,但她的询问似乎并不需要征得我的同意,“一个仙魔相恋的故事?你听说过一个叫做筑荷的仙女吗?她本是花仙国国主的女儿,在她刚刚修得人形的时候,花仙国来了一个人,这个人高挑、消瘦,喜欢穿青色的长衫,他的真身是一只麒麟,浑身都是冷冷的,可他的眼眸却是异常深邃。他的话好少好少,却每一个字都莫名其妙深深刻进筑荷的心里,后来,筑荷才知道,自己是爱上这个人了。
“这个人总是在黄昏快要过去的时候来到花仙国修炼,筑荷也就每天偷偷地去看他,终于有一天,这个人发现了筑荷,并问她愿不愿意和他一同去另一处世界一起生活。筑荷心动了,她一冲动便决定悄悄背弃了花仙国与这个人离开。
“可这件事不久后便被神界知道了,原来筑荷爱上的那个人,是魔族。天帝一怒之下,决定诛灭花仙国,以示惩戒。那真是一场无比惨烈的灭族杀戮,最后,花仙国国主被囚禁在西边的荒漠之中,永远不得甘露滋润,而其他的花仙几乎被杀死。还好,这时候出现了一个天神,他拥有强大的力量,只有他敢与天帝抗衡,他救了一些幸存的花仙后裔,包括筑荷,他还把筑荷带在身边,做了自己的婢女。
可是,筑荷始终忘不了已经回到魔域的麒麟,在她的恳求下,这个天神终于想了个办法将她带进魔域。可是,天神与魔族本就不能共存,他与麒麟产生了矛盾,还不许筑荷到麒麟的身边去,筑荷只能委屈着自己继续当他的婢女……”
“你就是筑荷?”
我这么一问,只像是牵拉到了她内心的疼痛,她苦苦一笑,继续说:
“得救之后,筑荷的确被天神改了名字,叫做‘芝粉’。现在,天神不在了,可是,那个该死的女人却将我也赶出了魔域,让我不能去找我心爱的人,我一定要回去!”她的情绪有了忽然的波动,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她周围的灵气原本是浅浅的黄色,现在却开始变得浑浊起来,她似乎在调试着呼吸,但仍然沉浸在回忆中。
“你说这些,和晓芦又有何关系?如果你真的觉得我对你好,你就救救她!”
她摇了摇头,叹息道:“没用了,她强行进入魔域,被魔域和魔灵强大的魔气反噬所伤,她的花仙仙灵已经耗尽,没救了。”
“晓芦是花仙?”
“当年主人救了为数不多的花仙,都安置在许多灵气聚集的地方,大概,她就是被主人安置在郁郁之林的。”
这时,晓芦在纳兰的怀中委委**着,她手心的温度,也越来越冰冷。芝粉再次一声叹息。
“我也没想到,原来她也想进入魔域,否则,一定会制止她的。没有强大的魔族帮助,她的仙灵一定会被魔域排斥。”
“你不是说,有了魔灵,就可以进入魔域了吗?”
“错了错了,只有魔族,才可以进入魔域,而魔灵,只能助人成魔。”
“什么?”我感到很诧异,只感觉自己被套进了圈套,但又不知问题出在哪里。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旁边的那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芝粉看着纳兰莫升,淡淡地说。
我犹豫地转向他,而他,仍是一脸的痛苦。他轻轻抚了抚晓芦的头,然后抬起头来看我。
“都是我,是我害她至此。”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