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手臂上的伤却越来越疼。
我的血液一碰到怪物的身体,那怪物的行动立刻缓了下来,果真起了作用。
那怪物脚步越来越慢,但仍然向我靠近,我暗暗蓄力,随时准备反击。就在怪物离我还有半丈距离时,我已将白绫唤至袖口,眼睛与它直视,心也提了起来。可正当我准备再次攻击时,那怪物红色眸中的杀气竟然化为乌有,它轻哼一声,缓缓趴在了我的面前,然后继续发出“咕咕”的低吟声,竟像是撒娇一般。它将头埋下,温顺得一动不动,双目时不时地看我,眼神中居然夹杂着依恋。
我确是不解,这个庞然大物忽的变成了一个温顺的羔羊一样,我毫无头绪。但瞬间,我忽然想到了它刚才的诱敌之计,莫非它又想故伎重演?定是如此,我避开它温顺的目光,一狠心,将白绫抽出,白光在我围着我环绕一周,然后融入了十成的灵力,向那怪物窜去,这一次,我定然不会再上当了。
白绫转眼即至,怪物竟然文思不动,不知是不是我出现了错觉,那怪物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的哀伤,难道它真的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吗?就在白绫快要触碰到怪物身躯的时候,我只看见眼前一道红光闪烁,身后瀑布水声呼啸,巨大的水壁凌空跃起,直直竖起一丈有余,那水壁迅速反折,刚好避开我的身躯,然后斜插下来,恰恰挡在白绫和怪物之间,我的白绫,竟然怎么也穿不过去。忽的又是一道红光,这次是从左边直直刺向我的白绫,那红光前端汇成一点,与白绫硬生生撞到一起,我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通过白绫向我袭来,加上前面的水壁,我不得不暂且收回白绫。水壁瞬间轰然垮塌,一阵水流缓缓流回身后的却仙瀑。怪物已经站了起来,依旧在我的对面,可是它的身边,却赫然多了一个身影,我定睛一看,吃了一惊。
魔帝!
魔域力量最强大的魔。先前被困魔域时,我曾在那人的住处偷偷瞥得一眼。但只那一眼,便让我再忘不掉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威慑霸气。他那红色的战袍在夜晚竟然也熠熠生辉,他的眸子还是如此深邃,可是让人看了自然觉得他天生就是高高在上的霸者。那怪物依偎着他,眼睛却始终朝向我的方向,仍然是那种依恋的神情,这更加让我不解。不过,我现在知道,那怪物确是来自魔域,但又为何不畏惧圣灵泉水呢?
“云锦,去吧,她是你的主人。”
我完全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倒是那怪物像是得到了一向释放的指令一般,立刻兴奋的向我这边疾步走来,我心中忐忑,下意识的暗聚灵力。
“不必,它已认你为主,不会再发起攻击。”
这话,显然是说给我听的,可是我仍旧一片茫然,若说是因为我将它打败它才肯屈服,但刚才分明胜负未分,让我更加迷茫的是它那依恋夹杂着哀伤的眼神。即便是此刻,我想起来心里仍然会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忽觉头有些胀痛,又是那种感觉,似乎体内有另一个“我”在强行侵入我的思想,我好像想起了什么,但又不能形成清晰的画面,但惟独那叫做云锦的怪物的眼神,时不时闪现在我的脑中,竟有些失落和哀伤。我不由自主的撤去灵力,眼睁睁看着那怪物跑到了我的面前,惊起地上的草地一阵骚动。
和刚才一样,它在我面前温顺地卧了下来,兴许是知道我此次不会再对它攻击,它大胆地将头偏向我,发出“咕咕”的声音,它的嘴微微张开,露出那道红影,我瞬间绷紧了身体,下意识催动了一些灵力。但那红影并没有迅速窜出,而是缓缓从它的嘴中探了出来,柔软至极。它小心翼翼地将它的舌头伸向我左臂受伤的地方,直觉告诉我这一次它没有恶意,我便任由它的舌头碰触到我的伤口,它轻轻舔舐,我渐渐觉得伤口处疼痛变轻了很多,再后来,似乎没有疼痛的感觉了,它收回舌头,我侧头一看,那伤口竟已经愈合。它竟是在给我疗伤。它看见我有些惊奇的眼神,反倒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似乎在向我示好。
我对心中的疑惑百思不得其解,正想问站在对面的魔帝,但抬头一看,他已然不见了。我回头注视着却仙瀑,心中的猜测似乎开朗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疑问。
再看看我身边的这个庞然大物,反倒有些不适应它的温顺,我试探着伸出手,摸了摸它的鼻头,它始料未及似的喷了一口气,但很快,它便将硕大的头靠上了我的身子。
“云锦……”我有些不适应地叫出它的名字。而此时,我突然想起另一件事。
“能帮我救救那个凡人吗?”
我大胆了许多,我伸手抚摸着它的嘴角,这一次,我对它已经没有太多的畏惧,相反,我渐渐觉得它的羽毛很柔软,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坚硬。
它慢慢站起来,惊起周围一阵骚动,它庞大的身躯缓缓向躺在一旁的孟云仲移动着。孟云仲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躺在那一动不动,这样也好,至少他感觉不到伤口剧烈的疼痛。
云锦用舌头轻轻舔舐着他的伤口,血液的痕迹渐渐变淡,伤口也渐渐愈合。
孟云仲身体一振,轻咳了两声,我轻唤云锦,它竟似乎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收回舌头,转身用通红的眼睛看了看我,向我会意,立刻风声惊起,它身形再次变换,硕大的羽翅展起,它腾向高空,盘旋一周,便直直坠向却仙瀑底。水花溅起几丈,但立刻倾盆而下,却仙瀑依然轰隆坠落,但周遭的一切却已恢复平静。
我移向孟云仲身边,他开始均匀地喘气,想来是即将醒来。我心中一惊,今晚的事,似乎并不能让他知道。短暂的慌乱,但立刻便作了打算。
我将手拂过他的面庞,他继续熟熟睡去,然后将他带回了木屋,也许,将今夜发生的事当做是一场梦,对他要好得多。
乍一看,已是黎明,崖上淡淡的晨光泛了出来,我把孟云仲安置在床上,替他掩上棉被,夏末秋初的早晨是有一些凉气的。我替他关了房门,心中还是有些许的纠结。
正当我抬头之时,却看见厅堂门口有一个身影,一袭青衣,在晨光的背景下在地面映出一道影。游若君,她又回来了。
她站在门边,有些恼怒地看着我。我猜想,多半是因为我在这个时候从孟云仲的房中走出。
我定了定神,然后显出有些诧异和尴尬的神情。
“游姐姐,你,你怎么来了?”
她疾步与我擦肩而过,没看我一眼,但我却嗅到了她身上的烦躁和愤怒。她绕到我身后,就准备去推孟云仲的房门。我连忙侧身挡住她,急切地说:
“游姐姐!云仲大哥昨晚睡得晚,让他多睡会吧。我去替你准备早饭?”
这一次,她忽地转头死死地盯着我,眼中似乎要放出一把利剑将我劈碎一般。
“哼。”她闷哼一声,丝毫不理会我的阻拦,一把将门撞开。
我在她身后默默地笑着。自然,我想让她看到的不是孟云仲安安静静睡着的样子。
孟云仲确是安静的熟睡中,但总归有那么一些不一样。
游若君看着看着,我只觉得她的火气在不断升温。
我当然知道,此刻她眼前的,是孟云仲暴露在空气中裸露的上身。我心中难免有些内疚,太久没有尝试这样的计量,自然目的也不尽相同。
“啪”!
她反身便给我了一记耳光。怒火中烧,她的眼眸中不断地冒出愤怒。
我惊奇地看着她。
千真万确的惊奇,我并未想到她的反应会这么大,更没有想到她眼神中流露出的确是深深的爱意。只是此刻已转化为对我的不满和愤怒,还有,作为一个女人的无奈,甚至绝望。
我心中顿时被内疚感搅得愈发纠结复杂了。起初我只当这是戏耍,是挑衅,是我小小的自私和任性,但此刻,却让一个女人流露出了绝望的目光。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确越过了界限。怪只怪,我没有想到凡人的爱也会这么不容侵犯。
“游姐姐,你这是……”只怪戏已经开演,那就只能演下去。我向她传递着委屈,不安地看着她。
“贱人!”
她狠狠地骂。这两个字我并不是没有听过,这一次却是有些锥心。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孟云仲,听着他已经不显均匀的呼吸,我知道他已经被这动静吵醒。
“游姐姐,你误会了……”
“误会?我亲眼所见岂能是误会?”
她隐忍不住,声音已开始哽咽。
“若君?”
孟云仲已起身站在床边,裸着上身,看到门口的这一幕。似乎明白了,但又一脸迷茫。
“游姐姐,真的,我和云仲大哥没有什么,我只是……”
游若君轻蔑而不屑地冷冷一笑,倒还有些黯然,我似乎看见她心里的某样脆弱却珍贵的东西碎了。
是愤怒。
她的愤怒在这一刻倾塌,可是,就在这一刹那,她狠狠地盯着我的眼神中,我感觉到了一样很熟悉的味道——恨,是恨的味道。
“你会后悔的。”她目光转向孟云仲,说得很轻,看似没有分量,却有些让我较凡人而言拥有了强大灵力的一个妖觉得不寒而栗。
“若君,你在说什么啊?”孟云仲看着一旁的我,想是猜出了什么。
他走到游若君身边,轻扶她的肩,想让她与他对视。可是,游若君却将他甩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也不知为何,她那单薄的背影,让我隐隐生出些不安。
“若君!”
孟云仲看了我一眼,追到了门口,却没有再继续向前。他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没再言语。
忽然,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转身进来,走到我的面前。他仔细端详着我,从上到下。接着又看了看自己。
“昨夜……那怪物……”
我立刻从游若君的背影里回过神来。比起那刻意制造的误会,如果让他知道了昨晚的一切,我更加无法面对。
“什么怪物?”
他一时语塞,也许是无法形容。我一脸疑问,他微微皱眉看着我,欲言又止。他摸着胸口,看来记得昨夜受过伤。
“云仲大哥?你昨晚是不是做恶梦了?”我试探着问。
他低头沉思了半晌,又看了看我,接着问:“你昨晚未去过却仙瀑?”
“去却仙瀑?没有啊。云仲大哥你怎么了?今天我就听你在梦呓,所以想进屋看看你怎么了,结果就被游姐姐误会了……”
我只能转开话题,怕他想起昨晚所发生的一切。我还特意摸了摸刚才被游若君打过的脸。
“她打你了?”
孟云仲果然从回忆中回过神来,他轻轻将我的手腕握住。他又一次叹气:“她性情如此,莫与她计较。”
我微微点头。说不出为什么,在他的手握住我的时候,我忽然觉得我整个前臂都变得柔软,就像他以往将我轻柔地放在床上休息时的感觉一样。但此刻,我脑中却忽然闪现出游若君刚才的神情,不禁有些扫兴。
“云仲大哥,清晨风凉,你赶紧去把外衣披上吧。”我抽出手,“我去给你准备早饭。”
他似乎觉察出了我的反常,但又没有说什么。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