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我醒来,眼睛渐渐睁开,意识慢慢清晰,耳边嗡嗡的虫鸣,一抹刺眼的光射到我的眼里,我慢慢适应,再睁开。
一片蓝得清澈的天空,几只小鸟从碧绿的树上“叽叽喳喳”地飞走,似乎是受了我的惊吓。
我躺在松软的草地上,有淡淡的青草香溢到我的鼻子里。不远处,还有几朵淡紫色的小花,美好的开着。
我忽然很兴奋,却立刻又失落起来。这里,竟然是凡间。
“苍黎……”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人的名字。
四十年,我竟然被这个叫苍黎的家伙在魔域囚禁了四十年。如今,我总算是离开那个萧条无趣、冷漠残酷的地方了。
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被在魔域那些枯燥的岁月抹去记忆。我是银洛,郁郁之林的鹤妖,银洛。
继而,胸口烧灼般的感觉,再无心去体会周围的斑斓。忽然彻底地想起就在前一刻魔域发生的一切,那一场大战,还有,被暗青色烟雾所掩埋的身影,竟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回去,看看他是否还活着。
……“你不是妖。”……
又是这句话,在我脑中挥之不去。无论我信,或是不信。他用生命护我,他的话,会是假的吗?又或,他只想让我永远脱不了他的摆布?
我蜷成一团,只觉头顶剧痛,胸口也剧痛。
以这种方式离开魔域,孤身一人置身人类的世界,而且,还带着伤,还好没有被折磨得现出原形。可在记忆里,人类的族群当真异常复杂,我现在似乎没有多少反抗之力,若是遇到一个不怀好意且有些本事的,又该如何应对?
半晌。
无论如何,我此刻应寻一处地方疗伤。
我开始四处打量,确信这是一个我不曾到过的地方。
我努力让自己站起来,借助周围的树木支撑身体,我催动灵力,替自己止住了流血,忍着疼痛,扒开丛生的草木艰难前行。
林子很深,但终于隐约出现了一片开阔的草坪,阳光明晃晃地普照大地。应是盛夏了,有些热,胸口的伤在阳光的催化下更加疼了。忽然想,就算是找到了林子的出口,又该如何?
我好像完全没有了依靠,我似乎丧失了许多独自生存的能力。这都该怨他。
恍惚间,我听见潺潺水声,似乎很近,我竭力想象,这个世界里的水是什么模样,该死的是,脑子里却全是殷红的圣灵泉水,不禁暗暗自嘲。
我搀扶着身边的树干略休息了一阵儿,疼痛得以缓息,
忽然之间,一阵强烈的杀气向我急速窜来,但见眼前白光一闪,我屏住呼吸,本能一闪,伤口剧烈疼痛,突如其来的紧张和剧痛,让我晕厥了。只记得身旁的树干上似多了一柄深深插入的剑。剑身射出犀利的光,我只觉浑身瘫软,再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姑娘!你没事吧?”
恍惚间,耳边传来模糊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倒似比那剑威力还大些,我一阵晕眩,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胸口的疼痛好了许多,但全身仍然没有力气。
隐约想起我又梦见了郁郁之林……
无数参天大树遮天蔽日,星星点点的光想要穿过树盖,却很是吃力。树上有古灵鸟酣睡发出“咕咕”声,地上晶莹花发出微微光,月灵山涧的老榕树仍然喋喋不休地唠叨着那个骗去他元丹的树母,过了葵花林,晓芦在整个郁郁之林唯一看得到阳光的地方——悠悠谷仰面对着太阳……
伴随着这些记忆,我感觉背后是软软的垫被,似乎不习惯这种舒适。
空气中散发出淡淡的木料的味道,窗边的帷帐刚好挡住了我一半的视线。
我闻到了阵阵食物的味道,转头才发现床边木架上有一碗热粥,粘稠的表面,还漂浮着一丝绿色的植物。
这应是一处凡人的住所。
正想坐起来,便听见吱嘎的开门声,声音来自于我这间屋子以外。然后是清晰的踩在木料上的脚步声,正朝向我的方向。或许因为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一个凡人,我并没有太多不安。
透过一半视线,我看到一身蓝灰色的长袍,黑色的系了米白色绑腿的长靴,再往上是垂在腰间的玉佩,形似玄武,碧幽幽晶莹透亮,做工精细,没有杂质,算是一块上等玉石。
渐渐近了,我也看清了一张脸。
两道浓墨剑眉,却不显凶煞之气;一双清亮眼眸,却不显稚嫩之色;两侧颧骨微挺,却不显突兀;一根鼻梁笔直,却不显僵硬;下颚菱角分明,却不显粗犷;鬓角及至耳边,却不显苍老。年岁而言,用凡人的话,应是而立之年,但又似散发出弱冠时的英气,然英气背后,却不知为何透出一丝忧伤和沉静。
他似乎发现了我目不转睛地注视,下意识地将目光偏到一侧。虽然他强装着镇定,但在我毫不遮掩的目光下,他勉强挤出的微笑反到让我有些不自在。于是,我也识相地挪开了视线,用心向他传递着讯息,告诉他我无非是被封闭了太久,除了那人以外,再没见过其他的面孔了。
当然,他是凡人,自是听不到我的心声。
但心底还有个声音告诉我,眼前这位眉宇之间透漏出的神情,我似曾相识,甚至让我心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是惶恐,是紧张,是不安,或是……悸动。
我再偏了偏头,因为脸有些热。许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姑娘,你醒了?”他轻柔地问,微微俯身看我,似乎是害怕离得太近而侵犯了我。
我微微颔首,也不知他是否察觉我这丝毫不明显的回应。
“你已经睡了三天了,快把这碗粥喝了吧。”
我侧头看着那碗热气腾腾的粥,原本不必非要进食蒸煮的食物,但此刻却有种强烈的欲望去尝尝这粥的味道。
忽然想起魔域的冰冷,那人即便在时体贴,但更多时候都只留我一个人待在冰冷的石窟,眼前这样的温暖气息,我已经太久没有遇到过了。
想必他每天都在给我熬新的粥,而且还要保持它的温热。想到这层,心里又添几分暖意。
我想用手把自己的身体撑起来,但发现力不从心。我尴尬的瞥了他一眼,睡了三天,我的确需要补充些能量了。
“姑娘若不介意,在下便冒犯了。”
在下……他应该是所谓的“江湖中人”,我不禁想起了那把杀气十足的剑。
人间的规矩很多,连对自己的称谓都很考究,他们生存的规则,远远比妖魔的世界复杂太多。
我再次颔首,他便缓缓坐到了床边,动作也很轻,他不光有英气,也很细心。
他一只手将我慢慢扶起,用手臂支撑着我。这刻,我忽觉得凡人的手臂也这般厚实有力,让我可以完完全全靠上去。
但这安稳感受却是短暂的,他轻柔地将我的身子往上挪,然后放开了扶我的手臂,转而用另一只手保持我的坐姿,然后将方枕竖起来,垫在我的腰后,再轻轻让我靠在床栏上。整个流程,我竟然没有感觉到伤口有一丝的疼痛。
随即,那碗粥已经被他端到我的面前,淡淡的清香,绿色植物的味道。
我接过那碗粥,犹豫了一下,但还是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虽然从未品尝过这样的味道,但似乎没有不适应,淡淡的清香,应该是粥里米饭的味道,还有漂浮着的绿色植物,嘴里滑滑的,有些粘稠,但温热舒适。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地喝凡人的粥,才发现,凡人在生存之道上,确是比其他生灵讲究得多,当然,这也必然是因为人类比任何一种生灵都要畏惧死亡,没有这么细致的呵护,他们的生命便太过脆弱了。
“在下不想欺瞒姑娘,你胸前的剑伤,是在下不慎所伤。将你带回后,也是在下包扎的,冒犯之处,望姑娘见谅。”
手中的汤匙僵在半空。包扎伤口……那他必然已触碰到我的血……但继而我又松了口气,他是凡人,不是魔族,圣灵泉水对他,没有任何害处。当然,我也知道他的冒犯指的是别的。
我收回不安,却又无言以对。我虽知道一些世俗礼仪,但终归没有凡人这么详尽。对于妖魔来说,世俗的观念在强大的力量面前,都微不足道,只有自觉的遵循,而没有如同凡人一样刻意的限制。因为,在灵力繁盛的世界里,根本无法限制。
他见我不说话,略沉默了一下,或许是以为我因此而失落或者伤感了,于是,他站起身来,依旧毕恭毕敬地与我保持着距离,淡淡地说:
“姑娘好好休息,在下就先出去了,如有什么需要,叫在下便是。”
我将手中的空碗照旧放在床边的木架上,他也善解人意地轻柔将让我放平躺下,便端着空碗出了房间。我本想问问他是谁,但不知为什么,话到嘴边,却没有出口,或许,我是有些累了吧。
可是,若真有需要,我该如何唤他?罢了,困意袭来,这样的细枝末节,还是容后再说。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