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无事就好。”

    我回到孟君山庄的一处别院,正是孟云仲暂居的地方,他见我回来,微微松了一口气。

    “云仲,我有事告诉你。”

    “何事?莫非归尘仙人有意为难你?”

    我摇了摇头,也确实在犹豫着要不要将柔翅与那魔物的事告诉他。可看来那魔物已经复原得差不多了,只怕不日就会破土而出,让他早些知道,也好早有准备。

    “不是的。”我顿了顿,接着叹道:“这遂宁镇只怕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了。”

    孟云仲微微吃了一惊:“这话是何意思?”

    “云仲,我曾告诉过你,芸娘乃是复灵草妖,其实,付员外府还不止这一个妖怪。”

    “那付大少爷总不会也是妖吧?”

    “虽然我对他的身份也多有猜测,却能断定他并不是妖,因为一只妖身上往往弥漫着妖气,若要刻意隐藏是很难的,更何况付少爷身上尽是一股清气,自然不是。不过,他的一妻一妾,却都是妖。”

    “如此,他的正室夫人也是妖了?”

    “不错。而且,他的这位夫人,却不像芸娘一般是善类,她的真身是蛇,是真正的邪妖。而且,就在遂宁镇郊外,她还暗自养着一个邪魔。”

    “邪魔?这也是妖?”

    “魔与妖有所区别,想必你也听说过,向来都有神魔并称之说,所以,魔的力量比妖要强大很多。在遇见你之前,我也曾到过魔域,若不是这神剑的主人庇护,我只怕已经丧命魔域了。”

    “我竟没想到,除了凡人之外,这天地间还有这些异类。比起他们,凡人的确太过渺小。”孟云仲似乎有一丝惆怅,一时间还无法接受。

    “话也并非如此,凡人虽没有天生的灵力,却得天神庇护。而且,在六界当中,凡人堪称是最为完美的种族。他们依靠智慧建立了自己的制度,创造了一片美好天地,就连天神,也十分羡慕凡人呢。

    “相传,自盘古大神以神斧开天辟地之后,自己也化作人间山川河流,只留下一部无字天书。后来伏羲、女娲、神农三位大神,秉承无字天书的预言,开辟建立了神界,以六界最完美的形态创造了凡人,并授凡人以智慧,定下了人神两界和睦共处的秩序。再后来,三位大神也归隐遁去,现在的神界由天帝统领,下又设有仙界。仙人都是有具有仙缘的凡人或者世间灵物历劫修炼而成。而魔域,则是黄帝时期蚩尤创立的,力量强大,一直以来与神界纷争不断。在人类历史上经历的许多浩劫和争端,也多与神魔之争有所关联。魔族本性凶残,所以那些遗留在人间的魔族,往往都肆意制造杀戮,或给其他生灵带来灾难。我的母亲,也是被魔族杀死的……”

    “如此说来,遂宁镇岂不是要……”

    “柔翅养着的这个邪魔,许多年前曾将我打伤,他的力量很是强悍,所以,归尘才会叫我过去,向我借苍融之剑来对付他。”

    “难道连归尘仙人也对付不了他?”

    “仙人虽也精通灵力,可是魔族的力量堪与天神相较,归尘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可是……若没有了苍融之剑,那你的毒……”

    我微微叹了口气,即便没有中毒,也没有苍融之剑,我也还是会去与那魔物相斗。且不说全是因他我才身陷魔域四十余载,更因为,母亲的死或许与他也脱不了干系。对母亲许下的誓言,我又怎能不遵守?直至今日,母亲的灵魄依旧得不到解脱,若不能完成承诺,那迟早有一天,我自己也将神形俱灭。只是,我未曾想到,我与孟云仲的别离,会来得这么快。

    但想想,有归尘相助,加上苍融之剑,也并非没有胜算。但正如孟云仲所担心的,没有苍融之剑的神力,我体内的妖毒,只怕很快便要发作了。

    “云仲,如果那魔物真的出来,你就与博义一起想办法带着镇上的人离开。若我……不能再与你相见,你便与游若君……平淡地过日子吧。”

    “银洛,你何必如此?”

    我握住他的手,微微笑道:“我这也是最坏的打算。我所中的毒,既然是狐妖下的,那她或许有办法能够抑制,我这就去找她问问。”

    孟云仲一脸愁容,却也只能无可奈何了,他知道,他帮不了我。

    他点了点头,握住我的手紧了紧,又松开。

    几日未归,木屋的旁边便已生出些许杂草,显得有些荒凉。狐妖依旧妖娆地在我对面站着,抚弄着鬓边的发丝。

    “你的条件,还真的越来越多了。”

    “这不是条件。”

    “那你凭什么断定,我会帮你?”

    “狐妖,若你觉得我是来求你的,那大可不必。除去这魔物,势在必行,若真要了我性命,我也无所谓……”

    “既然如此,你又何必来找我?难道,又是为了那个男人?”狐妖冷冷一笑,“你就省省吧,想要与一个凡人厮守一生,对一个妖来说,太过奢侈。”

    “既然你知道许多秘密,那你也该知道,当初杀我母亲的就是魔族,我曾发过毒誓,要替母亲报仇,杀尽魔族。当年我就是被这个魔物所伤,所以,我猜测他很可能也是杀害我母亲的凶手,如果能将他除掉,也算替我母亲报了仇,我虽然做不到杀尽魔族,但我也算是没有全然违背对母亲的誓言了。待此事了了,或许,我真的可以与他平平静静地生活许多年,即便很短暂,但也不会留下遗憾了。”

    “哎……好一个痴情的妖啊……可惜,只有你完成了与我的交易,我才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或许,你知道了那个秘密之后,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想了。我告诉你吧,我下的欲毒根本无药可解,我也没有可以抑制的办法。如今你依靠苍融之剑能够暂且抑制住,也算是万幸了,要是真的没了这柄剑,那当真是回天乏术了。”

    “当真没有吗?”

    狐妖转过身去,轻轻摇了摇头,可立刻又回过身来,道:

    “不过,如果,你肯将这毒转移出去,找个替死鬼,那不是皆大欢喜了吗?”

    “转移出去?难道,你要我与别人……”

    狐妖魅惑一笑:“你是妖,何必遵循凡人那些个伦理道德呢?”

    “我……做不到……”

    狐妖又是一笑:“好了,就不和你绕弯子了,其实,要将这毒转移出去,也并非只有那一个办法。”

    我心头又多了些希望:“真的?”

    “但凡捕妖人,都有一样至清至灵的宝物护身,这件宝物倒可以将欲毒转移,不过,这宝物必须在捕妖人身上才有此功效。”

    我仔细一想,那日替游若君取药引时,那颗须臾灵珠的确可以将各种力量吸到其中。按狐妖所说,若是那日这灵珠在游若君身上,那在我施放真元之力时,欲毒也会通过灵珠转移到佩戴它的游若君身上。可须臾灵珠已经被游若君强行驱出,所以才不能吸收妖毒。

    这么说来,捕妖人身上的宝物,原本就是一个媒介,也是一样武器,可以在紧要关头吸收敌人的所有力量,而后利用这股力量释放清灵之气形成结界,保护佩戴者一命。只是这宝物使用的间隔很长,一旦使用,便会休眠许久。而如果敌人身上有不利于捕妖人的灵力,须臾灵珠便无法将这样的灵力转换成清灵之气,相反就转移到捕妖人身上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游若君的宝物已经不能使用了,所以,你需要找到另一个捕妖人。”

    另一个捕妖人……我的念头一闪,技殊的影像渐渐清晰。可是,他毕竟不像是该死之人,我有什么理由将妖毒转移到他的身上呢?

    “再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了。权衡得失,你还是好好想想吧。呵呵……对了,时间不多了,别忘了我与你的交易哦!”

    狐妖的媚笑渐渐消散在空气中,而她的身影也已隐去,唯留下崖上一片凄清。难道,我当真要为了这段并不长久的相守,让技殊当替死鬼吗?虽然我是妖,他是捕妖人,本就不能共处,可是,要我这样无缘无故害他性命,我却始终心有余悸。

    与狐妖的谈话不但没有给我太多希望,反倒让我多了许多顾虑。回到孟君山庄,孟云仲一看见我,便赶紧走到我的面前。

    “如何?可有方法?”

    “方法……有是有,只是……”我还是将话咽了下去。我看着他,细细地看着,如果我真的照狐妖的话做了,那对他来说,我就真的变成无故害人性命的邪妖了。

    孟云仲微微皱起了眉头,从他的眼神,我知道他也在猜测,可是,这样的方法,又怎会是他猜得到的?

    而这时,屋外一阵骚动,喧哗的人声竟然伴着几声哀嚎,我好像又闻到了死亡的味道。果然,游若君一复原,孟君山庄便又不会安宁了。

    孟云仲的神情也变了,与我面面相觑。

    “我们出去看看。”

    才一推门,又是一声惨叫,山庄里的一个婢女竟不知被什么力量抛到我和孟云仲的面前,再一看,已经没有呼吸。

    “什么人?”

    孟云仲大喝一声,可院中却再无人迹。我暗暗思忖,这一次,又不知在演怎样的戏文了。

    “银洛,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一个冷冷地声音,但听起来却耳熟得很,可再细细一听,却又有些陌生。

    “狐妖!”

    孟云仲瞬间把剑拔出,直指向半空。

    话语间,我和孟云仲对面的屋顶气息晃动,一个熟悉的身影渐渐显现。果然是狐妖!

    “你!”我多少有些诧异。

    刚才才在崖上与她见过,怎么她此刻竟到了山庄里?而且,还肆意杀了许多人?

    “你来做什么?”我冷冷地问。

    狐妖抿嘴一笑,从屋顶滑落下来,就站在我与孟云仲面前。

    但她还未开口,别院的门口却又是人声鼎沸,接着,博义第一个疾步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是被一个丫鬟搀扶着的游若君。

    “何方妖孽!竟敢到我孟君山庄害人!”博义大吼道。

    狐妖只微微测了测头,从她的眸中瞬间射出一道凌厉的杀气。

    “又是你这妖怪!休要害人!”博义怒目视之,剑已出鞘。

    狐妖冷冷笑了笑,道:“哼,银洛,你不是说,只要我帮你杀了游若君,让你得到这个男人,你就会放过我吗?我现在来了,就等你一句话。”

    我念头一转,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狐妖,你在说什么?”

    狐妖又是冷冷一笑:“我说什么,你心里最清楚了!我这就替你杀了她!”

    说完,狐妖凌空而起,瞬间手中多了一条长鞭,长鞭上淬了灵力,像及了一条毒蛇,转眼之间便已经向游若君窜去。

    这长鞭的灵力阴毒异常,而且杀气凛然,似乎与狐妖以往的灵力有所不同,一刹那,我似乎觉察到一丝异样,灵力汇聚,白绫迅速窜出,两道柔韧的光带在半空纠缠盘绕在一起。博义提起佩剑,挡在游若君面前,暗自蓄积剑意。

    而恰在此时,我却隐隐绕过博义看到了游若君的那张才恢复些许血色的脸,竟然,露出了一丝冷冷的笑。我心知不妙,但已经来不及了,狐妖脸上阴森一笑,长鞭忽然便消失了,唯有弯弯曲曲的白绫游荡在半空,却依旧顺着刚才的力量迅速朝博义的方向游移过去。顷刻间,博义的脸被一道银白色的光照得苍白,我赶紧收回灵力,白绫与博义之间,只剩下半寸的距离。

    “银洛!住手!”孟云仲紧急之间,抓住我的手,想要将白绫拉回。

    却不知我的灵力全都集中在手臂上,为了避免他受伤,我只好强行撤除灵力,一阵反噬,钻心的疼痛将我几乎压得不能呼吸。白绫瞬间溃散成碎片散落、消失,而我却也踉跄地退了一步,捂住刺痛的胸口。

    “哼,银洛,就差一点了,如果你还想解你身上的毒,就赶紧杀了她!”狐妖再次回到了屋檐之上,我以仇视的目光看着她,不知为什么,我始终觉得她与刚才在崖上时截然不同。

    狐妖说完,身形一闪,便已经消失了。

    一切看似归于平静,而于我来说,这件事发生得却似乎太过蹊跷。我才与狐妖见过,而此刻她的出现却和之前判若两人。

    “妖女!你当真恶毒!你果然与那妖物是一伙的,又想害死若君!”博义愤愤朝我嚷道,剑锋直指着我。

    我侧头看了看孟云仲,心中一冷。虽不知游若君到底又布下了什么局,可此刻,却让孟云仲失去了辨识的能力。他始终只是一个凡人,想要识破这些局,需要的是一个解释,可如若解释不好,所有的立场都会改变。

    “大哥!若银洛真要害死游若君,就不必千里迢迢到云南去请踏枫仙人了。”

    短暂的僵持,孟云仲终于还是护在我的身前,平静地对博义说。

    “云仲,你不要再她蒙骗了,她只是想以此换取你的信任,害死我之后,再设计害你!”

    就在博义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的时候,游若君却被丫鬟扶着绕到了博义前面,她看起来呼吸都不很轻松,眼神也虚弱得很,好像每一步都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云仲虽也有所怀疑,却也没有再说话,他毕竟是需要一个解释的。而这个时候,唯一能够解释的,只有游若君。

    我冷冷一笑,不知她游若君,又要演一出什么戏了。

    “当初在木屋时,我就已经发觉她是个邪恶的妖女,我想把她除掉,所以悄悄对她下毒,逼走了她,以免她伤害你。却不想,她为了从狐妖那里得到解药,竟和那妖怪联合,几次想杀死我。你知不知道,她为了让我更加痛苦,还故意与我打赌,说要从我手中抢走你,若是我输了,她就会杀了我!她救我,只是因为我和她打的赌还没有结束,她折磨我还不够!”

    她的一字一句,竟像钉子一样钻在我的心上,我的手微微握紧,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会将这件事冠冕堂皇地搬了出来。若我真有杀她之心,又何必与她打赌?可现在,她这样做,直将我对她最后的一丝怜悯都消耗掉了。

    “云仲,你别再受她蒙蔽了!她根本就是在骗你!”游若君变得声嘶力竭,眼眶也红了,可那并不是委屈,而是仇恨。

    孟云仲僵在原地,手中的剑却缓缓放下,片刻之后,他才慢慢转过身来,看着我。那目光中,透着失望,却有深深的忧郁。我明白,游若君给他的这个解释,对他来说,伤害多过于其他。他的内心在此刻挣扎着、纠结着、矛盾着,他不愿相信,却又没有理由不相信。

    “银洛,你刚才说的解毒之法,难道就是要了游若君的性命吗?她说的,可是真的?你与我一起,只是为了与她打的赌吗?”

    我怔怔地看着他的眼镜,却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唯有暗自苦笑。我如何能让他相信,即便是打赌,但感情却没有半分虚假?可是,那赌注却又正如游若君所说,单凭这一点,孟云仲或许已经无法原谅我了。

    “云仲……你相信我对你的感情吗?”

    目光交错,我只恨不能直接将我的心取出来让他看看。

    “银洛……”

    “我只想说,不管怎样,我对你绝无半点虚假。”

    我的话一说完,孟云仲却微微叹息,一抹苦笑,在他深沉阴郁的脸上弥漫开来。

    “那她所说的打赌,是真的了?”

    看着他的失落,我也唯有自嘲。

    “既已如此,怪只怪我,没有一早就狠下心来,杀了她。”

    我避开了孟云仲的目光,走到旁边,冷冷看着游若君。

    “你赢了。不过,我也没输。”

    游若君脸上浮起得意的笑容。

    “云仲,如果因为这件事你无法原谅我,我也毫无怨言。你我本就殊途,是我不该强求。只是,别忘了我对你说过的话,我虽然是妖,却也不愿意看见这里发生惨剧,更不愿意看见你出事。”

    孟云仲始终背对着所有人,我又在仔仔细细凝望了一遍这背影,记忆像极了那却仙瀑的激流,顷刻间从我的脑海中泻下。这一刻,来得太过突然,却也正中了我隐隐的担心。狐妖曾经说的话没有错,归尘也没有错,人妖相恋,殊途难以同归,不是他不信任我,怪只怪,我妖的身份,恰恰印证了这一切。只因我是妖,游若君的解释才更加无懈可击。

    而此刻,除了离开,我还能怎样?

    “银洛……”

    在我迈出脚步的那一刻,孟云仲还是转过身来。这一声呼唤,却只能让我背对着他苦笑。即便他要留我,即便他不计较,即便他根本不把游若君的话放在心上,可是,现在的形势,已经完完全全变了。我始终放不下仇恨,始终不能违背誓言。在不久的将来,我就必须去迎战那个强大的魔族,我还能回到他身边吗?更何况,若没有苍融之剑,不到几个时辰,我就会毒发,或许,还没有机会杀死那个魔族,我便已经……所以,我又何必让他再伤心一次呢?

    一时间,我思绪波动了千次万次。有这误会也好,称了游若君的意,至少可以让孟云仲对我多一些恨,有了恨,就少了许多不忍和伤心,少了许多离别之痛。

    “或许归尘说得对,是我痴心妄想想要人妖结合,我们的缘分,本就该尽了。”

    “……”

    无言,只化作心与心诀别。

    在我的脚离开地面的那一刻,我身后的这个凡人男子,也离我越来越远……但至少这一次,我保住了他的性命,我的离开,不会给他带来灾难。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