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云锦将我驼在背上,掠过那毫无色彩的黑色树林上空,满溢的瘴气将一切都掩埋在了阴森和混沌当中,连夜空中的皓月都被这污浊的空气所影响,变成了灰白的颜色。耳边是呼啸的风声,风灌入耳中,竟有些刺痛,好似就要失去听觉一般。我没有在意云锦正在前进的方向,也好像忘记了我今晚与云锦一起出来的目的,整个心都被孟云仲的话所占据,再没有空隙去思考其他。

    “若是她能释怀,我便解除婚约,如此牵强的婚姻,必不会给她带来幸福。若是她执意如此,我便只能将这条性命交还于她了。”

    云锦飞快地游移在空旷的天空中,而我,却始终停留在那间木屋当中,停留在孟云仲无奈和忧愁的面容上。

    “……我便只能将这条性命交还于她了……”

    我始终无法明白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最后,还是只有妥协吗?那又何必去打什么赌?何必去设下什么局?何必去强求什么平淡安逸?何必……我终明白,我费尽心思,本就不是为了嘲讽游若君的执着和妒忌,不是为了去顾忌狐妖的什么交易,不是为了知道我和孟云仲之间那所谓的秘密,我就是想将自己赌进去,将我与孟云仲的将来赌进去。

    我总算明白,这个赌局,游若君输掉的或许只是性命,而我若是输了,便可能连心也没有了。

    这些好胜的争抢。

    就算孟云仲根本没有将心放在游若君身上,就算孟云仲愿意与我在这崖上共度时光,就算……那又如何?他最后还是不能放下那个女人对他施下的恩情,不能放下他与义兄之间的手足之情。

    又或,我若是赢了,取了游若君的性命,他便可以与我双宿双栖了吗?可我是妖啊!我一个晃神便可以是十年、百年,可是,几十年过后,他却唯有留下一堆白骨。难道要他相信我永远不会老、不会死吗?若是他某一天知道是我杀死了游若君,那我又该以怎样的心态去面对他?他还会原谅我因嫉妒而设下圈套将他占为己有吗?哪怕,这都是因为爱。

    云锦一个侧身,远处的月亮骤然上升,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我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眼角已是湿湿一片。但已经没有时间容我再细细理清刚才对自己的质问,云锦已经缓缓降落到地面,我不得不从一片迷茫中抽身出来,去看看这周围究竟是怎样的环境。

    我嗅了嗅周围的空气,立刻提起了精神,暂时将“孟云仲”这三个字搁到一边,因为四周是浓郁的妖气,而且,还夹杂着隐隐的魔气。莫不是这处,妖魔共存吗?

    我从云锦背上下来,才发现脚底踩着的泥土也与别处不同,总觉得有一股异样的灵气不断从地面涌上来,好似要将这土地撑破。环顾四周,这里无非就是一片普通的林子,而我们所在的地方,则是一片不算很大的空地,但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同。

    没有植物,这片空地上竟寸草不生。

    云锦俯身紧贴地面,在我周围警惕地来回走着,看来连它也觉得此处的妖魔并不是这么好对付。

    我透过层层树影,搜寻着更大范围内的动静。观察了许久,除了脚底不断窜上的灵气外,好像并无其他动静。

    “云锦,你便是在这儿找到那丝巾的?”

    云锦低吟,以示肯定。

    “这里妖魔皆有,而且这灵气过于强盛,恐怕不容易对付。看来我们还须从长计议,不能贸然行事,只怕,得再将盘踞此处妖魔的背景查查清楚。”

    云锦再次低吟。

    “那我们还是先回小筑吧。今夜,这里怕是没什么线索了。”

    正说着,我的余光却撇到空地一侧隐隐有一点弱弱的光,我有些诧异,但那光倒很寻常,我示意云锦继续戒备,自己则朝光点的方向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原来是有一片浅绿色的玉石嵌在土中,折射月光,才显出了刚才的光点。我弯腰将它捡起来,但立刻怔住了。

    这不正是付员外家大少爷腰间别着的那块和田玉吗?我心中一惊,却又似乎在意料之中,看来这处隐匿的妖魔,确是与付员外府拖不了干系了。于是我紧紧握着这个“线索”,暗暗决定:再到员外府一探究竟。

    离开那个妖魔之气横生的地方,我便让云锦回小筑,自己再次来到熟睡中的小镇。镇上的夜依旧很宁静,但我却越来越有不安的预感,这静也许只是一种用来掩饰的表象罢了。

    员外府墙上的青藤在夜里漆黑一片,而此时在我看来,却似从府中流淌出的黑色汁液,让员外府沉浸在阴暗之中。

    我直接来到那位少爷的房间里,虽然陈设气息与上回并无不同,但至少肯定了一件事,那玉佩的确是属于他的。他身上依旧是若隐若现的妖气,可无论怎样,我却始终无法将他与妖联系到一起。一个员外府的大少爷,再怎么也不可能是妖啊。可若是他身边有妖,这府里也该有妖的迹象,但我几次探察却都一无所获。

    再多兀自推断也无用,这一次,又是毫无线索。我握着那玉佩,愣愣站在这少爷的床前。

    几番纠结之后,我不自觉地联想到了游若君的病。一个捕妖人的病,却只能从这看似寻常的员外府中求药,只怕不是普通的药方,或许我该从这点入手,看看能够给捕妖人治病的人,究竟又是什么来历。

    暗自做了决定之后,我再次离开了员外府。第四次造访,应该不会再这般徒劳无获了吧?

    第二天,一样的时间,孟云仲如期来到了木屋,与我一同吃午饭。我似乎觉得这是我一天中最为平静和舒适的一段时间,只要与他面对面的坐着,我的心便会自然的放松下来,做回一个凡人,一个弱女子,生活的一切都只为与他约定好的等待。

    第三天,但这一日不同,我不得不将自己的思绪从这惬意中拉拽出来。倒不是为了游若君打下的赌,仅仅是出于一种好奇。那妖魔之气弥漫的空地时时浮现在我脑中,还有员外府别样的安静,总觉得所有的诡异都可能与游若君有关,甚至,与孟云仲有关。

    “云仲大哥,游姐姐的病还是没有好转吗?”

    孟云仲端着碗,抬头看了看我,然后摇了摇头。

    “治病的药还未配好?”

    “昨日去问,说还欠一味药引。”

    “什么药引?很难找吗?”

    “这我便不知了,此药的方子,只有配药的人清楚。”

    “这么神秘?那配药的人是谁啊?”

    “听义兄说,是付员外府的大少爷,付还恩。”

    付还恩……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位翩翩公子,配药的人,果然是他吗?

    “这位大少爷医术有如此高明吗?”

    孟云仲摇摇头,道:“付公子确是懂些医术,但这方子是他偶然所得,能治若君的病,实属巧合。”

    “有这么巧的事儿啊?看来,是上天眷顾游姐姐了。”

    哪知孟云仲又叹了一口气:“因为尚未服药,这几日若君身子虚弱得很,越来越严重了。”

    “是吗?那……这药引,何时能找到呢?”

    “不知,我只担心,再不服药,若君的病恐怕……”

    “云仲大哥……你好像很关心游姐姐……”我看着他脸上阴郁的表情,突然间生出一丝醋意,可立刻回过神来,现在还不是我吃醋的时候。

    他抬头看着我,好像对我的反应有些愕然,但立刻又微微笑了起来。

    “看看你,在想什么?”

    “我知道,我永远都取代不了游姐姐的位置。”我故意侧过脸去,却偷偷瞥过他脸上的神情。

    他无奈却宠溺地摇了摇头:“若君是我和义兄的救命恩人,又是义兄的结拜妹妹,自然也是我的妹妹,你又不能与我结义金兰,自然不能取代她的位置了。难道,你也想做我妹妹吗?”

    “云仲大哥,你有意取笑我是吗?”我撒娇地看着他,却见他满脸温和却有些俏皮的笑。我心里顿时觉得很满足,至少,他不会在那个所谓“救命恩人”的面前,流露出这一面吧?

    “还叫大哥?当真想做我妹妹了?”

    我一时语塞,但却感觉到了无比幸福。

    “今后,叫我云仲吧。”

    他忽然严肃起来,好似很郑重地对我说,我也不自觉收起了笑容,只痴痴的看着他,暂时忘记了与游若君攀比的念头,眼中只有对面坐着的这个人。

    “云——仲——”

    我有些犹豫地叫出这个名字,即便这已经在我心中唤了千遍万遍,但真正话到嘴边,却还是让我有些无措。那砰然心动的感觉,仍是如此明显,好像在这一瞬间,这个名字已经掩盖了我所有的思绪。我内心的惶惶,让我不自觉地低下了头。我忽然意识到,这样毫无遮拦的茫然,我似曾相识,却又好像从未有过。这多少让我有些疑惑、有些紧张,也有些惊喜。

    沉默,就这样在屋子里满溢,我久久等着他的回应,却发现我的脑中一片空白,而他,却微妙地沉默着,这更让我的心不安分起来。

    “云仲……”一时竟然有些不适应,差点将后面两个字也带了出来,我抬起头,本想转开话题,打破这尴尬的沉默,却正好对上了他炙热的目光。原来,他的回应竟在这里。

    “不如……我们去帮游姐姐找找药引吧?”

    我想要试着避开他的目光,但最终还是不舍,于是,我硬着头皮与他四目相对,但我整个人,却像是被点燃了一样,好像我得费很大的功夫,才能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是我的这句话,让他的目光戛然而止,又回到了先前那一丝忧郁。

    “这……此药方也算得秘传,尚不知付大少爷肯不肯轻易告知。”

    “可是,游姐姐的病日趋恶化,再拖下去,只会更加危及,不试试怎么知道他不说呢?而且,我也希望游姐姐快点好起来,这样……你就可以早点搬回木屋了……”

    治病一说或许名不副实,后面一句,才是真正出自内心。孟云仲看着我,反倒让我有些不自在起来。

    “罢了,我回去便与义兄商量,若是付大少爷肯说,我们便即刻去找药引。快吃饭吧。”

    “能带我,一起去吗?”我端起碗,几番犹豫,却还是忍不住问。

    孟云仲有些疑惑地看着我,意料之中,我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波动,急忙去找合情合理的解释。

    “我……我只是担心游姐姐……再者,我也想见见这个付大少爷。”

    孟云仲脸上仍满是疑问,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我……我是说,我也想去看看我的病……”

    无奈之下,我只能想出这个理由。

    孟云仲猛然放下手中的饭碗,有些紧张地看着我,眉头皱得更深了。

    “银洛,你有何不适?难道上次的伤还未痊愈?”

    “不是不是……”我摇着头,“是我的血……我想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颜色。”

    我缓缓舒了一口气,这个借口,应该说得过去。孟云仲微微沉思,但立刻又关切地看着我道:

    “嗯。也好。以往你说患过怪病,也该去看看是否确已痊愈。”

    “嗯。”我点着头,心里是许多不安。

百度搜索 苍云洛 天涯 苍云洛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苍云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圣境拾荒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境拾荒人并收藏苍云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