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吕寒江以为吕小星是倍受委屈,才被打击到如此境界,也是有些自责,经旁人这么一提醒才幡然醒悟,知道了此事颇有蹊跷,他定睛一看,只见一柄枯黄色的宝剑紧紧握在后者手心,虽然看上去晦暗无光,但却令吕寒江大惊失色,惊呼出声!

    “秋剑萧瑟!这…这邪剑为何会被你召唤?”吕寒江颤抖着双唇,不知如何是好,那种自责也渐渐被抛到了脑后,冷声喝道:“吕小星,不要闹了,把这…柄剑给我!”

    “父亲啊…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宝剑,才不会放手!”几日来,林仁剑的奚落渐渐将事情挑明,吕小星也知道了那日的宝剑是吕寒江暗中取来,心中也是十分失落,惶惶失神直到被神秘人搭救才到了今天,好不容易得到了自己的宝剑,又怎能轻易递交他人?

    “吕小星!胡闹!快把邪剑放下!”吕小星平时虽然顽劣,但是对吕寒江也是言听计从,此时竟然敢当着众人的面违抗自己的意思也是心生怒意,语气了凌厉了起来。

    吕小星却是闻所未闻一般,转头看向了吓跌在地的林仁剑。此时的林仁剑哪还有剑星居弟子的模样,脸上泪涕横流,坐下黄汤满地,显然是被吓尿了。刚才被吕寒江搭救,他以为自己大难得脱,可这已然封魔的吕小星再次看向自己,却还是让他不寒而栗,“长老救我!”高呼出声。

    “吕小星!不得放肆!剑星居弟子怎能同门厮杀?”吕寒江见吕小星似要动手,连忙出言呵斥,吕小星却是惨笑一声:“父亲啊,你只记得禁止自相残杀,又可曾记得剑星居弟子不可受辱?不过…这些都没关系了,您可还记得…我已经不是剑星居弟子,这所谓的剑星居行为准则,自然无法再约束与我!”

    吕寒江闻言一愣,当日自己盛怒之下的确如此说过,不过也是一时气头之下,没放在心里,此时经吕小星这么一说,心里也是想了起来:“吕小星…为父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放下此剑,那藏剑阁…呃…”吕寒江本想说藏剑阁中上品宝剑任你挑选,可向远处一看却见到一片废墟,大半个藏剑阁已然被毁,心中更是怒意难忍,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夺回邪剑,只能咬牙切齿道:“…那藏剑阁的事情便不怪罪于你!”

    “怪罪于我…呵…归根到底,您还是以为错的是我啊…”吕小星发出一阵渗人的笑声,虽然是笑,却夹杂着无数郁恨之情,让听者毛骨悚然,不寒而栗,“这剑,我留定了!这人,我也杀定了!喝!”吕小星惨笑着将萧瑟举到眼前轻轻的爱抚,然后面色忽然一厉,长剑之上登时卷起一阵黄云,化成一柄枯黄剑气,直射向不远处的林仁剑头上!

    剑星居以剑为尊,其中剑星剑气也是凭剑施展,自然剑不离手。吕小星无法透彻剑星术法,对于驭剑倒颇为擅长,控着一柄宝剑飞来飞去也十分有趣。虽然可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却有些阴险歹毒,比起本门正大光明的剑星剑气逊色许多,再加上吕小星没什么实力,也只能称作“花哨”而已。

    因为此事,吕小星也没少被吕寒江训斥,说他这种让宝剑飞来飞去的行为实在不雅,禁制他再用此术。没想到今日,此子居然要用此术当面杀人!吕寒江见状面色一变,一道白芒再次从手中树枝之上射出,拦在了枯黄剑气的去处,两道剑气碰撞,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再次凭空化为了虚无!

    林仁剑屎尿早已漏尽,再也流不出半点秽浊之物,只能干巴巴的等死,没想到却再次获救,此时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拖着两道黄黄的脚印,藏到众人身后躲了起来。

    “吕小星!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不要再犯错了!现在收手还来得及!”虽然再次拦下了攻击,吕寒江手中那根树枝却忽然枯萎了下去,仿佛其中的生机瞬间流失,这可是之前从未发生过的,他眉头一皱,招手接过李定光的宝剑,指向了前方。

    “犯错?呵…为何错的都是我?不过也无所谓了…父亲…你当真要保护此人?”吕小星收回萧瑟,目光阴冷的盯向了他们身后瑟瑟发抖散发着恶臭的林仁剑。林仁剑向后缩了缩身子,却再也不敢多看吕小星一眼,仿佛在他的眼中,自己已然是个死人。

    不过吕小星却也未等吕寒江回话,继续说道:“林仁剑,今日有人保你,我自然不好大开杀戒!不过日后若是让我见到,我必会让你死无全尸!不光是你!剑星居内,但凡所有辱我之人,我必杀之!今日,剑星居无容我之处,待我归来之时,便再无剑星居!”

    说完,吕小星回头一剑刺出,只见一道枯黄剑气瞬间席卷藏剑阁,将仅剩了一半的藏剑阁包裹其中。只见藏剑阁以可见的速度腐败,然后轰然倒塌,激起了一地尘土,待到尘土散去,哪里还有吕小星的影子。

    “大…大哥…现在怎么办?还追吗?”吕清潭见吕寒江面无表情的呆立在原地,虽然后者神情模样未变,整个人却如同苍老了几分。吕寒江摇了摇头,长叹道:“即便是追回来,也怕是留不住…何况现在…恐怕已经追不上了…”

    “怎么追不上?以他的速度恐怕还未出山口!吕幽幽,你看好大哥!我去去就来!”吕清潭耳朵动了一动,就要起身,却被吕幽幽按在了原地,无奈道:“刚才那一剑,你可看出些端倪?”吕清潭愣了一下:“什么端倪?不就是一剑吗?啊!吕小星为何会这一剑之术?”

    “虽然看似一剑,但却与一剑有所不同…好在小星对此术还并未纯熟,而今日也无心出手,只怕日后必成我剑星居大患!当真是天道轮回啊!”吕寒江声音嘶哑,如今剑星居接连遭受不幸,藏剑阁也是被毁,更是元气大伤,一切仿佛有冥冥定数,实在难以脱逃大劫,吕小星本来平平无奇,却得此邪剑,怕也是命中注定。

    按理说,吕小星得此奇遇实属难得,也当真应了那句虎父无犬子,不过此情此景之下,这句夸奖却无人说出口来,都是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如今锁妖塔外忧,又添藏剑阁内患,剑星居众人的境况更加窘迫起来,吕寒江眉头紧锁,身形比失去一臂之事更加颓然,默默走向了面前这片废墟。

    “咦?”异状突生,施雨柔自然无心下山,也随着众人大步向前,而旁边的吕清潭好似察觉到了什么,停住了她的脚步,手中逐流一挑,便将身前地面上的杂物挑飞了去,只见两个石柱交叠之下,竟然将其上的残砖败瓦遮挡,留出了一方空间,一个瘦削无比的身形蜷缩其中,口中发出细微的呻吟。

    “林舒!你没事吧!”林仁剑惊呼一声,没想到这弟子还活着。

    林仁剑与这林舒也算是本家,拐弯抹角的沾些亲戚,不过林仁剑年长一些,林舒自然对其十分顺从,而且他们属于外门弟子,平时都负责一些杂役事务,只是碍于如今妖魔作祟,剑星居无人,才被安排到了禁闭室这个“美差”。

    但凡入剑星居久者,便有剑星居内的称呼,比如“李定光”、“李含光”之类,虽然林仁剑没有这个资质,但名字里却假模假样的带了仁剑二字,心里也便高了林舒几分,自然也懒得称呼林舒的大名,平时也就“哎”、“喂”的呼来唤去,不过这却只是其一,其二便是林舒这名字单字谐音一个“叔”,每次唤他总会感觉低人一辈,所以干脆省而略之。

    如今见到林舒这副模样,在几位长老之前也不再好“那个谁,喂喂”的呼唤,而且毕竟林舒也算是他半个亲人,倒也比寻常亲切了几分。

    “仁剑师兄…呃…几位长老…”林舒闻言虚弱的睁开了眼睛,看清了几人之后便要挣扎起身,却被吕寒江止住:“算了,先说说你这是怎么回事?”

    林舒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也是一脸不解,虚弱道:“我…我只记得我中了小星师兄一剑…小星师兄他怎么样?长老不要怪罪他…其实…”“其实问题出在他的那柄宝剑上!”林仁剑目光闪烁,赶紧抢过话来,他还要继续说些什么,却见林舒眼睛一闭,就没了动静,心头不免也紧张了几分,眼圈忽然一红,“林舒!林舒!你醒醒啊!”

    “唉,好生安葬,妥善处理吧。”吕寒江拍了拍他的肩头,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去。施雨柔打量了一眼林舒,却蹲在他面前,稍微观察了几眼,便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她稍稍犹豫,将一粒丹药塞入他口中后,这才轻声道:“扶他回去休息,他暂时还没死,只是生气流失过多罢了。”

    前几日自己就是因为生气凝塞导致假死状态,为了避免再次遇到意外情况,尤雅也将一些生气凝塞缺失的症状简单的讲给了施雨柔预防万一,没想到今日竟然就用上了。那日尤雅临行前虽然闹的不是很愉快,但医者仁心,竟然也偷偷的为她留下了一瓶丹药,虽然她一直想将其丢掉,但却鬼使神差的揣到了身上,没想到今天又间接的欠了一份人情。

    送走弟子,施雨柔叹了口气,踏着废墟来到了藏剑阁中…

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负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鳞并收藏负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