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华支生性好色,见到美女便容易失控,忘乎所以,在外界风评极差。很久之前的一次宗门会晤之时,见到吕幽幽自然也是难以把持,上前调戏,虽然当年的吕幽幽的风头不及吕寒江盛,但剑术造诣却也不容小觑,又怎是华支可以招惹?

    见明的无法取胜,华支自然动了歪歪脑筋,想用迷药对付吕幽幽,可正所谓: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华支好不容易占据了有利地形,准备顺风撒毒逆转乾坤。没想到毒刚出手就见风头一转,撒出去的毒粉一股脑的扬到了自己身上,栽下山去,好在山坡不高,坡势又十分舒缓,这才保住了小命。不过每次再见面,吕幽幽都用“驴打滚”奚落于他,华支也不好发作只能暗暗吃个哑巴亏。

    华支见过施雨柔的美色,心里一直直痒痒,此次听闻她中了奇毒,也算是有个机会近距离亲近一番,自然按奈不住,匆匆前来,没想到又被故人触到了自己心底那一丝痛处!这件事情早被华支抛到了九霄云外,这次再来却被旧事重提,他自然有些不爽,不过看到吕幽幽英气勃发的俊俏模样,那股怒火顿时化为了邪火,嗤嗤的淫笑起来。

    见到华支这副毫无顾忌,色胆包天的模样,吕幽幽自然不能多忍,娇喝一声,霜华出鞘,七颗剑星便明晃晃的夺目起来,就要与华支斗上一斗。“吕幽幽…不可无理,华支长老是为了施长老的奇毒而来!”吕寒江见华支那副模样自然是有些不悦,不过要事当头却不得不忍,这笔账还是留到日后再说。

    不过那华支却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寒江长老不必紧张,故人切磋而已,无伤大雅!”虽然他表面上风轻云淡,但还是驱动起幻肢之术,浑身散发出一种狂躁暴戾的气息来,面色也渐渐变得狰狞。若在平时来说,华支对于争斗能避且避,毕竟幻肢之术极不稳定,可经过了这些天的融合之后,他的脾性也一改当初,心底压抑了许久的阴暗面渐渐浮出水面,变得极为好战,受不得一点挑衅。

    见到二人已无法收手,吕寒江便也不再阻拦,轻轻挥手间,便起了一阵强风,将一旁的李定光、李含光二人拂到了远处。这一手看似轻而易举,却惹得在场众人心头狂跳,尤其是剑星居中深谙剑术的众人,这表面上看似强风吹拂,实则是一股剑意乱流,而且这吕寒江对剑意的把控十分精妙,将二位弟子送到远处却未伤他们分毫,实属强悍!

    华支虽然不懂什么剑术剑意,但是也能感觉到刚才那一阵强风中无比凌厉的气势,心中对吕寒江气力阻塞无法用剑的传言不禁填满了怀疑,对接下来的出手也心虚了几分。但随着身上红光闪烁,那份心虚最终还是淡了下去。

    吕幽幽虽然知道大哥对剑意领悟颇深,但却没想到是如此之深,气力阻塞非但没削减他半分实力,反而让他另辟蹊径,更上了一层楼,心中也是底气十足,高喝一声:“七星剑术:归一!”手抹长剑随着腰力向后一拉,然后便向前刺去。

    “咔…咔…咔…”随着霜华向前刺出,那剑尖前端的七颗寒星竟然被压缩成了一粒光芒,附着在剑尖之上,引得霜华本身泛起了阵阵寒芒。开始之时,四周寒风凛冽呼啸,刮的场中众人衣摆猎猎作响,随着剑星一颗一颗的压缩,空气也变得平静了下来。可这吕幽幽手中霜华却是光芒大盛,如同一条银龙,转眼就到刺了华支面前。

    吕寒江一直想让二人演示一下他们这些人所学,不过近来烦事颇多,加上自己沉迷于剑意,便耽搁了下来,没想到华支这一来,恰巧给了他观摩的机会,便是负手而立,颔首连连。

    那华支本想闪避,但眼前这点光芒却仿佛将自己锁定,无论如何闪躲,都无法逃离,只感觉对面的压迫感越来越近。而且比起一颗直线的七颗剑星来说,这单颗剑星更加灵活,难以预判接他下来究竟要如何动作,他咬了咬牙,既然无法抵挡,那也不能丢了脸面,只能硬接此招。

    他双眼赤红,将气力凝聚于右臂之上,只见原本艳红的手臂忽然变得半透明一般,他原本紧张的神情忽然一松,右臂向前一探,掌心迎着吕幽幽的霜华按了上去!

    这番举动又使在场的所有人惊讶不已,难不成这华支自知不敌,打算自暴自弃了不成?吕寒江见到此般情形,暗呼不妙,若是这华支被伤到,施雨柔苏醒的希望岂不是也一同破灭?他正要阻拦,却见华支冷笑一声,已然迎上了霜华的剑尖。

    想象中华支右臂爆裂的场景并未出现,只见这柄宝剑顺着掌心没入了华支的右臂之中,凛冽的攻势瞬间烟消云散,只剩下手中空空如也的吕幽幽保持着握剑的姿势愣在原地。

    华支此时的面容更加狰狞,如同野兽一般,只见他将右掌对准吕幽幽,口中发出一种怪叫,掌心中便豁开了一道缺口,只见刚刚那柄霜华竟然气势汹汹的倒退了出来,不过它却一改之前的清冷,整柄剑上包裹着无数的狂躁之感。

    吕幽幽还未作反应,便见那熟悉又陌生的霜华退到了自己身前。这剑柄径直砸向小腹,将吕幽幽击退了数丈,嘴角也吐出了一道血痕。她半跪在地,探手取剑欲要再次攻击,却感觉浑身一阵燥热,内心中忽然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暴躁,而且手中的霜华也隐隐有些炙手,在掌心中发出阵阵白烟。

    “二姐!二姐!你怎么样?”吕清潭见吕幽幽受伤,赶忙上前查看,可吕幽幽却只是眉头紧皱,仿佛闻所未闻一般。就在吕清潭来到了吕幽幽身边,作势要将她扶起,却只见吕幽幽怒喝一声:“给我滚!”随后一剑便刺向吕清潭的咽喉!吕清潭从未想过吕幽幽会对自己出手,此时异状突生,让他一时有些反应不及,不过好在毕竟也是习武之人,紧要关头还是避开了要害,不过却被吕幽幽在脸颊留下一道伤口。

    “二姐?你…”吕清潭满眼的难以置信,但见吕幽幽又向自己砍来,不得不抽出逐流格挡。虽然他剑术比吕幽幽稍逊半筹,但好在二人练习的是同种剑法,又在一起生活了数年,自然是十分熟悉彼此套路,也未让吕幽幽占得半点上风。

    吕寒江见吕幽幽突然像吕清潭发难,也是大惊失色,但见华支眼光闪烁,便知道了是他搞的鬼,赶忙出声提醒道:“三弟!你二姐并非针对于你,而是受了邪术控制,你且撑住!”吕清潭闻言,仔细的打量了一眼吕幽幽,发现她双目赤红,面色与往常不同,便简单应了一声,将吕幽幽引到了远处。

    “华支!你这切磋…不觉得有些过分吗!这里是剑星居!快把你的邪术收回去!”吕寒江知道华支今非昔比,但单凭他那幻肢之术,自己却没放在眼里过。没想到数月一别,这华支居然修炼到了如此地步,让他也感觉有些意外!

    “不够!还不够!”那华支却如同没有听到一般,状若癫狂,歇斯底里的嘶吼着:“邪术?什么邪术?剑星居有什么了不起?我今日就要大闹一场!哈哈哈…”吕寒江看华支疯疯癫癫的模样,想必是走火入魔,心中也是暗道不妙,虽然自己剑意领悟颇深,却还没在实战上运用过,心中也是有些抵触。

    当时一时起了兴致,凭形施气将一柄普通长剑使成了宝剑一般,不过自从用那盏中炷香炫技失败以后,就再也没有第一次那般轻松成功过,反而倒是损毁了不少长剑,不过眼下情况紧张,吕幽幽状况未明,看来只有制服了这华支才能解除控制。

    虽然施雨柔的事情刻不容缓,但吕幽幽这边已迫在眉睫,吕寒江长叹一声,便做出了决定,但他现在无剑在身,正在思索找个什么趁手的家伙,却见那李定光、李含光二人呆若木鸡立在一旁,赶忙喝道:“快将你们的佩剑借我一用!”二人闻言这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的将长剑一前一后抛了过去。

    吕寒江单手将第一柄长剑刺入地面,然后头也不回的将第二柄长剑吸入手中,只见这长剑之上忽然泛起光芒,如同方才那霜华一般惹人瞩目,凛冽十足。二位弟子没想到普通的长剑还能使成这样,心中也是十分激动,为吕寒江加油喝彩起来。

    吕寒江气势一沉,无尽剑气便汹涌而出,随着咔嚓一声脆响,这柄长剑便裂成了一地碎片…

    “嘶…看来是有些用力过度了…再来!”吕寒江心中暗想,将剑柄随手扔到了一边,又拔起了第二柄长剑。

    果然!握剑瞬间,这第二柄长剑亦如刚刚一样,泛起了阵阵寒光…

    随着剑气愈来愈烈,哗啦一声,这柄长剑又碎成了一地碎片…

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负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鳞并收藏负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