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朔日的新月,慵懒的斜倚在半空,倏然被惊动,踢翻了身前的遮挡,露出了原本的浑圆。

    而浑圆之下,那激烈的交战,终于在此时得以平息,新月也察觉到了眼下众人的目光,又将自己的身躯遮挡了大半。

    观月坛众人见到满月时,便早已长跪在月下,虔诚的祷告着,如今满月亏去,他们才如梦方醒,双眼之下,尽是干涸的泪流。

    “由亏转盈,逆转天象…自观月坛开坛以来,没想到能再次见到这种异象…这是得到上天认可的象征啊!”

    “没想到观月坛这传说中的功法居然真的存在…”

    人群中,几位年岁颇大的长老热泪盈眶,不停地擦着眼角。

    天空中乌凡早已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被翠虺吊着,缓缓落到了地面上。

    “老大!”

    “公子!”

    缘桦和桃杏梨她们见到黑气终于消散,便赶忙向乌凡这边赶来。而薛夫人缓缓走到青坡青池二人的尸身旁,眼中神色复杂,喃喃道:“没想到一时善心,最后居然酿成大错…舍儿,你的仇终于报了…”

    正在众人感怀之时,脚下忽然传来一阵松动,皆是暗道不妙,赶忙互相拉扯着离开了崖顶,只见青坡清池二人那边的岩石因为战斗导致垮塌,带着二人的尸体,落下了山崖。

    半山腰的一棵小树上,挂着一片不知留了多久的腐朽碎布,被纷纷掉落的石头砸下,一同带到了崖底,消失在了视线中。

    山崖下,一片草木丛生,阴暗冷清,此时却有一蒙面男子鬼鬼祟祟的向上张望着。

    那日从青羊山赶回卧溪村,却没有发现五行鼎的踪迹,吕纯十分不甘心。虽然郄血尊有可能知道些什么,但他却不想招惹此人,便一同打道回府了。

    回去路上越想越不甘,觉得还是前去查探一番比较好,于是便让四名手下随众人归去,自己借故离开。

    他凭着郄血尊离去的方向一路跟随,没想到又折返到了三岔坞,白白走了冤枉路不说,到了这水路岔口,也不知道郄血尊去了哪边。

    可就在此时他耳朵一动,凑近了几名喝酒的船夫,只听其中一人说刚刚去解手,看到了一道诡异的红光,吓得差点尿在裤子里,惹得众人放声大笑。

    吕纯闻言一个箭步上前提起了那人,质问那红光往哪个方向去了。周围有一人见伙伴被人制住,借着酒气就操起了船桨,一脸不善的看向了吕纯。

    吕纯手中一动,就见那人拿着船桨的双手齐齐的断裂,还没等他发出惨叫声,脑袋便掉了下来,突然发生这种状况,这伙人酒顿时被吓醒,咚咚磕头求饶。

    如果依照吕纯平日的性子,势必会一个不留,可此时因为急着知道郄血尊的去向,便赶忙又逼问了几句,当得知是大明山方向时,吕纯微微沉思了片刻,将手里吓得险些昏厥的船夫扔到了地上,向大明山赶去。

    这大明山属于东方大陆的最西,处于分界线隔侧,而此处更有观月坛镇守着。这分界线隔侧的势力与他们如同隔世一般,鲜有往来,他们唯独对观月坛有一知半解,但这唯一了解的实情就是观月坛不好对付,所以他只能沿着山下偏僻处谨慎行走。

    五行鼎固然重要,但是比起自己的安危来说,却差了几分,可就当他走到某处时,突然感觉头顶传来了五行鼎的气息,他抬头看去,发现头顶空空如也,唯有一弯新月惨白之下高高的山崖。他松了口气,看着天空中的弯月,感叹自己太过于紧张。

    而就在此时他双眼微瞪,瞳孔紧缩,浑身的毛发直立,满眼紧张的看向空中,只见一道微不可见的绿色光芒下,有一个飞鸟般大小的身影,只见他将绿光一指,身后的弯月便成了满月,将漫天射去的牛毫变成了银针反向送回。

    没想到这观月坛果然名不虚传,居然可以轻易逆转天象,吕纯心中剧烈跳动,神色慌张的准备开溜。

    可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只见崖顶断裂,无数大大小小的石头在他身边坠落,他便绞起风刃将头顶的落石卷到一边,突然他神情一怔,发现乱石中夹杂着两个人。

    他神色戒备的靠近了一些,发现这两人,一个体型干枯,面无血色,另一个胸口不知被什么刺穿,有一个黄豆大小的孔洞,皆是没了呼吸,但是他们体内却有一股寒冷的气息没完全消散掉。

    吕纯仔细查看了一番,暗暗心想:难道这就是观月坛的功法,如果能够炼化,倒是可以为我所用。没想到虽然五行鼎没找到,但居然得此奇遇,杀掉乌凡夺鼎的底牌又多了一张!

    他控制不住的放声大笑,然后将两具尸体收了起来,整了整面具,消失在了夜色中…

    “夫人,青…他真的走了?”杏儿大眼忽闪忽闪的眨巴着,满眼的不舍。

    “走了。”

    “夫人,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他不是青舍公子的…”梨儿脸色微红道。

    “早就知道。”

    “那夫人您怎么不早告诉我们,害的我们还…”杏儿想起了什么,脸色也变得不自然起来。

    “还怎么样?”薛夫人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掐着杏儿的脸蛋,“我们的杏儿长大了,留不住了,心怕是都被带走了…”

    “夫人,您怎么尽开杏儿的玩笑,桃儿和梨儿明明是最舍不得的…咦?夫人,你笑了?”杏儿正扭扭捏捏的抱怨着,突然感觉气氛不对,抬头一看,是一张许久未见的温暖笑脸。

    “怎么,不喜欢?”薛夫人板起了脸。

    “哪有?薛夫人怎么样我都喜欢!”杏儿仿佛见惯了夫人严肃的模样,嬉皮笑脸的回答道。

    “你呀你,你们几个没一个大姑娘样子!看看你们黑着眼圈失魂落魄的样子,我也没说他再也不回来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梨儿下意识问道,惹得其余二人一阵轻笑。

    “该来的时候,自然就来了…”薛夫人若有所思的看向了手中的翠虺,用袖子轻轻擦拭掉了上面的灰尘,神色变的严肃起来,道:“时间差不多了,吩咐下去,交接仪式准备开始!”

    “是!薛坛主!”桃杏梨三人恭敬道,她们三人腰间一动,爬出了三条五彩斑斓的小蛇,也随着三人躬身,微微的低下了头。

    薛夫人支退了几人,眼中又泛起了几滴泪花,朦胧中,时间回到了几个时辰前…

    山崖崩塌后,众人回到了观月坛中,观月坛内的叛徒也在留下的黄奇林帮助下肃清一空,里里外外虽然纷乱嘈杂,但观月坛人的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安宁。

    后山的亭子中,两个身影,照射着淡淡的月光,沉默不语…

    突然,终于有人按奈不住,轻声问道:“当真要走?”

    “嗯。”

    “这次要多谢你了…”

    “应该的。”

    “听我说完,这次要多谢你…帮我的舍儿报仇了…”

    “呃…薛夫人,您已经知道了。”

    “当然,我家舍儿我当然最了解,虽然你长得和他的确相像,但毕竟是两个人。”

    “那夫人您,为何不一早就说破?”

    “其一,我也是想欺骗过自己,告诉自己舍儿没死。其二,我想知道你到底要搞什么名堂,如果你心怀不轨,我肯定饶不了你。”

    “…,原来是这样…其实我这次也是机缘巧合,才来到了大明山。但既然来了,就顺便把这几年青舍公子的恩情报了…”乌凡简单的说了当日的事情,薛夫人闻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薛夫人,这翠虺是当日青舍寄托与我这个外人,今日他的愿望我已帮他达成,也该交还于观月坛了。”

    “也许不是外人。”薛夫人喃喃道。

    “嗯?”乌凡一头雾水。

    “你母亲他还好吗?”薛夫人淡淡道。

    “啊?”乌凡又一头雾水。

    “你母亲叫什么名字?”薛夫人又淡淡道。

    “呃…这个…我不知道。”乌凡挠了挠头,记忆中只记得娘、娘的喊着,好像不曾知道娘的真名。

    “那你叫什么名字?”仿佛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薛夫人混不在意的继续问道。

    “我叫乌凡…”乌凡不知道薛夫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一问一答的应和着。

    “乌,凡…”薛夫人念的十分认真,好像要把这个名字刻进脑子里,“小凡,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你能否答应。”

    “薛夫人言重了,青舍有恩于我,您就像我的亲人一样,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答应您…”

    “亲人吗?”薛夫人眼色一喜,低着头咬了咬嘴唇,好似一个大姑娘,“那个…小凡…你能不能喊我一声干娘…”

    “当…啊?”乌凡以为是什么艰巨的任务,下意识就要答应,可他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薛夫人…这…”

    “唉,果然还是十分为难吗?既然这样就算了,你走吧…”薛夫人一副潸然泪下的样子。

    “薛夫人,您不要这样,我叫…叫还不行吗?”乌凡一脸手足无措的样子,赶忙劝慰道。

    “真的?”薛夫人狡黠的一笑,“那你刚刚喊我什么?”

    “薛…干娘,干娘!”乌凡咬了咬牙,豁出去了。

    “好好好!你这干儿子我认定了!以后如果有人胆敢欺负你!就报我薛红缨的名号!我看谁敢欺负你!”薛夫人又恢复了那副豪迈的气势。

    乌凡十分头疼,心想我要是再报出我五行之人的名号,只怕是谁也拦不住,但表面上还是点头称是。

    “对了,薛夫人,这个你拿好…”乌凡掏出了三个小袋子。

    薛夫人疑惑的打开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你个小混蛋!吓死干娘了!这五色蟒你怎么没杀掉?”薛夫人赶紧将袋子扔给乌凡,神色紧张。

    “薛夫人您放心,这五色蟒虽然不是灵蛇,但也是个帮手,我已经让小白把他们驯服了,以后我不在,它们也会助你们一臂之力!”乌凡嘿嘿一笑。

    听见这话,薛夫人心想:正好桃杏梨没有护身的物件,眼下正好一人一条,倒也的确多了一重保障,便点头应允,接了下来。

    天色已经渐明,大明山中雾气慢慢退去,也到了离别的时间。

    “别忘了,这里是你的家,扛不住了,记得回来。”随着身影消失,声音也渐渐淡了。

    “这个拿去,你用的上。”远方一样东西嗖的飞来。

    乌凡应了一声便要转身离去,突然听到耳后一阵风声传来,他看也没看的伸手一接,便将这东西捏在了手中。

    只见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三个金色大字:《天工录》。

    在远处一棵树后,看见乌凡看着手中疑惑惊讶的表情,薛夫人自言自语道:“我知道的还多着呢。”

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负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鳞并收藏负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