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路上,落叶已铺满了地面,夕阳的余晖下漫眼望去一片金黄,却不知是那叶子生命散去后的不舍,还是夕阳的挽留。微风吹过,卷起了地上的金箔,缠住了行路人的步履。

    “老大,咱们今晚恐怕又要露宿荒野了。”如此悲凉的话语在缘桦口中仿佛是什么新鲜事物一般,竟显得十分有趣。刨去经常四海为家的贾氏三兄弟不提,尤雅只要是不回碧匣谷,好像在哪里都如同仙境。

    乌凡也习惯了这群人无所谓的态度,这样倒也蛮好,行且潇洒,休也随意,比起那些娇滴滴的贵族子弟来说,倒是免去了不少麻烦,一路上饿了便抓些小兽山鸡,渴了便饮晨露溪水,倒是无忧无虑,恣意盎然。

    “老大,距离玉壶宗还有多远啊?”一行人在夜色来临之前早早就生了火,可是行了数日,身心疲惫,话语也少了许多,缘桦冷不丁的就跳出了一句话。

    “大概五十余里,明天再走三个时辰左右,就能到了。”乌凡四处看了看周围的景物,估算了一下,“缘桦,话说你什么时候回金沙寺啊?你不会也要随我去玉壶宗吧?”

    缘桦闻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道:“老大,我只知道金沙寺在玉壶宗西北方逾百里远,怎么也要一天的脚程。所以我只有到了玉壶宗才能找到金沙寺,我是个路痴…你们三个傻大个笑什么?”

    看见贾氏三兄弟闻言一脸嘲笑的表情,缘桦不由得恼羞成怒,和三个人打成一团。

    “你们几个不要闹了,明天还要早早赶路,早早休息下吧。对了,缘桦,明天路上会经过一些小村落,我带你去补给一下,你也好独自赶路。”

    “好呀好呀!谢谢老大!”

    翌日天刚蒙蒙亮,乌凡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早早的就醒了,但是看见大家都睡的正香,便也没有打扰,一个人靠在树上发呆。

    掐指算来,离开玉壶宗也有些日子了,也不知道袁褚霍福他们过得怎么样?不知道他们听了赵孝忠讲起这段时间的经历,他们会是什么表情?还有终于能见到师尊了,想必自己这番成就一定不会让他失望,只是五行之人这件事情,自己为了保命不得已而暴露,想必师尊也会理解吧。

    正在乌凡还在沉思的时候,众人也陆陆续续的醒了过来,乌凡又想起了什么,赶忙和众人说道:“贾浒贾郎贾雄还有尤雅,如果到了玉壶宗那边,你们千万要说是想拜入门下,与我只是偶遇才结伴而行,千万别露馅了!”

    “是的!大哥!”贾氏三兄弟虽然不知道乌凡什么想法,但还是胸脯拍的咚咚响。

    “大魔头,你多虑了吧?我才不想与你攀什么关系…”尤雅对此却嗤之以鼻。

    “你们不要误会,事情是这样的…”因为这些人也算是亲近之人,乌凡将他进入玉壶宗所经之事,毫无隐瞒的讲给了他们。

    这些人越听越心惊,本来以为乌凡是天资卓越,受宗门大力培养,走了后门才进的古门大选,没想到这一身本事竟然如此来之不易,如果没有奇遇,可能他早已经就是北峰树林的肥料了。

    “真是可恶!大哥你放心!等到了玉壶宗,我们帮你一起收拾那个吕纯老狗!”贾氏三兄弟气得牙痒痒,恨不得马上就能胖揍吕纯一顿。

    “大…大魔头,那…那白蛇呢?”尤雅此时小脸煞白,说话也没了底气。

    “它之前偶尔还醒一下,可是自从进了死川国后就一直在熟睡了,现在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能醒来。”乌凡指了一下自己腰间的袋子,感受了一下白蛇微弱的气息,之前他还怕白蛇出了什么问题,可是每次看它的时候它都是信子挂在嘴边的死样子,也没有什么异常,便早就习惯了。看着这家伙睡觉的模样,心想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跟什么狗精长大的。

    一边聊着,他们一边也上了路,倒是聊天正事两不误,可是这一路上却十分诡异,沿途经过了两个小村子,本想进去找个行商小贩帮缘桦购置些东西。可村子里竟然空无一人,可家家户户的锅碗瓢盆却十分齐全,只是蒙上了一层灰,好像突然之间村里的人就消失了一样。

    “大魔头,你们玉壶宗周围的村子怎么荒无人烟的?不对呀,这里不久前还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老大,难道是你们这里的消息特别灵通?听说你为宗门争了光。男女老少都投奔玉壶宗去了?”缘桦从旁边一个草房子里两手空空的走了出来,一脸疑惑的说道,本想进去找点吃的,却没想到锅里的东西早就臭掉了。

    乌凡也是一脸疑惑,但是他们来的时候乘的是雪雯师尊的剑车,光顾着在车里聊天,也没注意到四周的状况,想到雪雯师尊,他赶忙掏出玉简想传讯询问一下,可却发现玉简中的联系已经断掉了,便和众人加快了脚步,继续前行。

    可越往前走,他们越心惊,远处的村庄只是人去楼空,但屋内的东西还算完全,只是有些凌乱。而再近一些的村子里,房屋半数尽毁,地面上还隐隐有血迹。而现在眼前的村子居然被夷为了平地,什么也没有留下。

    “这…这到底怎么了…”乌凡看着眼前的情景心中隐隐生出一种不安,回想起了华曼对自己说的话:这点你可以放心,已经再也没有交代了。他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走!快走!”然后飞一般的向玉壶宗赶去。

    玉壶宗,主峰下,依然安静如昔,没有欢呼,没有喝彩,没有迎接自己凯旋而归的弟子。但是乌凡现在嗓子干的厉害,颤抖的双唇发不出任何声音,他不想要欢呼,也不需要喝彩,更不期望有人迎接自己凯旋。

    他只是希望眼前入口两边的护法弟子阻拦质问自己是谁,而并非现在这样,成为了两具冰冷僵硬的尸体,浑身血痕的被钉在入口两旁的石壁之上,乌凡不想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他回来了,但是却回不去了。

    他没有哭泣,也许是忘记了怎么哭泣,磕磕绊绊的终于来到了主峰,脚下围绕着断臂残肢的乌凡,衣衫凌乱,浑身血污,这血污也许是自己的擦伤,抑或是上山路上脚下一层又一层柔软的肉身石阶。

    主峰的恢弘建筑已经土崩瓦解,眼前一片断壁残垣。连接峰与峰之间的铁索、栈道都已破碎,乌凡却也不再想下山折返,去往东峰,他生怕这一去一返,会剪碎最后一点关于玉壶宗的惦念。

    举手间,泥土涌动,在东峰与主峰间,筑成了一座石桥,乌凡拖着黑刀,双眼赤红的冲向了东峰,而其身后的众人终于赶上了乌凡的身影,看见了这凭空出现的石桥。虽然知晓了乌凡的本事,但是他们还是稍稍惊了一下,缘桦也不在乎什么恐高不恐高的,一咬牙便带着众人跟了上去。

    终于踏上了东峰的土地,迎接着乌凡的是眼前一个又一个熟悉的身影,只是他们此时面部狰狞,或者十分痛苦,而且与以往不同的是,他们都躺在了地面上,乌凡口中唤着一个又一个的名字,仿佛念到了他们名字的时候,会看到地上的人儿站起身来,笑着站起来对他说:“小凡,你回来了?我们和你在开玩笑,没吓到你吧?”

    可是无论他喊了多少遍,直到嘶哑,也没有人回应他,实在是…一点…也没有礼貌…

    乌凡忍着痛苦,翻遍了路上所有的尸体,但是却没有发现赵孝忠,一路上回到了熟悉的九号院,院内却是空无一人,只有一片被损毁的房屋,乌凡心中的那点希望的火苗,里面的灯油几乎燃烧殆尽,只剩下黄豆大小的微弱荧光。

    十号院是他最后的希望了,虽然他不敢也不想看到这点希望早早夭折,但是他在玉壶宗还能失去什么?终于推开了那扇门,他是有多想听见袁褚那洪钟一般的吼声,闻到霍福做的美味佳肴。可这扇大门还没等他推开,就碎裂了一地,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屋子的尸体。

    乌凡麻木的翻看了一下,发现果然九号院的弟子都在这里,还是唯独不见赵孝忠,就连十号院的袁褚和霍福却不知为何也不在其中。乌凡低下头,只见其中一人身下压着一个盒子,乌凡翻开那人的尸体,将其小心的取出,发现上面刻着几个颇为俗气的字眼,“一声凡哥,一生凡哥。”然后里面还有一页纸上隐隐约约的写着:如果小虫和凡哥回来,我们要准备怎么怎么样欢迎云云。

    可是这纸上中间大部分的字眼都被血迹覆盖,再也看不楚,他越擦感觉眼前越是模糊,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簌簌的滴落在纸上,将唯一清晰的几个字眼也晕开了。

    “老大!”“大哥!”“乌凡!”

    本来害怕打扰到乌凡,几人没有敢追的太近,可是乌凡进了屋子半天却没有出来,让他们十分担心,当他们悄悄的进入十号院的时候,发现乌凡手中捏着一个盒子,晕倒在了地上,不由得高呼出声。

    他们俱是因为乌凡要回玉壶宗,便随他一路来此。可是却没想到,曾经闻名于世的名门大派,此时却已物是人非,荒凉悲戚。即便是现在的玉壶宗不比往昔,但想将其覆灭于此等地步也绝非易事,到底哪个门派,出于何种原因居然会对一个已经与世无争的清净之地下此毒手!这不仅让他们心惊肉跳,更让他们不知道何去何从。

    “玉壶宗被覆灭了,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啊?”他们好不容易有了目标,可他却已经因为伤心而昏厥过去。

    有些问题的答案可能会晚一些来到,但是却来不及等,就在他们为乌凡而担心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房门处落下了三道诡异的人影,发出了沉闷了落地声…

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负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鳞并收藏负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