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这苍嶙城甚是繁华,沿街的各种商品琳琅满目。云浪真人只是简单的绕了一圈,便把路上的食物购置的差不多了。这一路上倒是难得的安静,身后这些默不作声面色发白的少年们应该是被刚才的事情惊到了,还没缓过神来。

    云浪真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群不韵世事生活在乡野的少年,才遇到一点小波折就受了如此大的打击,以后还有更多的煎熬,不知道能不能挺得过去。再看那乌凡两眼无神,也是直愣愣的跟在他的身后,不由得苦笑了一声。

    虽然刚才乌凡的表现手忙脚乱,却也有些斗志,竟敢徒手去硬抗刀剑的锋芒。虽说是匹夫之勇,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也算是难能可贵了。而现在看上去貌似有些后怕的样子,也算是孩子的天性使然。收回思绪,云浪带着一行人,继续向前走去,准备在路上寻得一处客栈休息。

    此时的乌凡虽然看上去双目无神,但是他的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也不知道为何,刚才恍惚间有一种热血上涌的感觉,自己仿佛能取下那方玮的一条手臂,便迎着剑锋,挥拳而上。就在拳头快打到方玮时,胸口处一阵清凉使他清醒过来,慌忙收了几分力气,重重的打在了方玮的手腕上。

    虽然不至于残废,但至少也得很长一段时间不能拿剑,这对于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家族人来说,也算是一种耻辱。当然乌凡却没想那么多,脑海中依稀浮现出那个碧玉缕衣仙子般的少女,脚下的步伐也随着心跳轻快了几分。

    此时已到黄昏,天色渐晚,来往的行商小贩都已经散去,街边巷角的喧闹也渐渐平息。此时云浪真人走到了苍嶙城城西的一处灯火辉煌之地。

    走到近前,发现这里矗立着一座古香古色的楼宇,以往途径此地,都是来去匆匆。今日遇事耽搁了几分,倒是一番机缘巧合,也能稍稍驻足观赏,发现这里竟然如此不同凡响。只见那红钻绿瓦的屋顶下,四角的凤首飞檐上边分别悬挂着一个四棱灯笼。

    灯笼四面分别绣着杜鹃、黄鹂、喜鹊、鸳鸯,仿佛要随着飞檐上的凤凰飞出灯笼,而笼骨上则镶嵌着晶莹剔透的宝石,在火光的照耀下,煞是好看。门前是九级石阶约有三丈宽。其中割出一方空间培上泥土,种上鲜花,实属香气袭人。

    石阶两边是矮墙扶手,用几根石柱支撑相连,上边雕刻着百鸟图,在灯笼的照耀下朦朦胧胧的,就像鸟儿在绕柱嬉戏,十分神奇。他们一行人踏上台阶,听到里面觥筹交错的声音,真是好不热闹。

    走上台阶向门里望去,那大厅的正中,一棵有百年光景浓郁苍劲的巨大梧桐木撑地而起,郁郁葱葱枝繁叶茂,靠近门前的枝干上系着一块玉盘,上面雕两个大字——凤亭。

    凤亭一楼的空间十分宽敞,桌椅绕柱而摆围成一圈,作百鸟朝凤状。沿着大厅四周的墙壁上是一排通往二楼的梧桐阶梯,这二层每隔一段距离就分割成一块空间,与一楼的喧嚣比起来是十分安静。只能依稀的看到房间里灯光的照耀下,窗户纸上隐隐有人影浮动。

    再往上看去,凤亭的三楼却是一块隐秘的空间,而且感觉更是安静寂寥,平时应该很少有人光顾,或许只有名门望族大家权贵才有幸能登上这里。

    众人进入凤阁,一旁的店小二见打头阵的这一群憨头憨脑的少年,却是撇了撇嘴不屑一顾。再一看那身后跟着的这位样貌上是仙风道骨,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的穿着,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自然不少听闻一些江湖上的故事,知道此人一定不凡。

    他赶忙换上一副笑脸,小跑着上前,点头哈腰的打着招呼:“哎哟,这位仙长应该是玉壶宗的吧?真是贵客贵客呀!快请随我来,这里面还有很多位置。看你们这么多人风尘仆仆的,这么晚应该是要住店吧。你们现在这品尝一下我们的饭菜,我去后边给你们安排住处,待到你们酒足饭饱,我便带你们去后边休息。”

    云浪真人闻言点了点头,挥了挥手示意店小二去领路。那店小二一看,便眉开眼笑的,在前面带路,把他们带到了角落里一个算是比较安静的地方,帮众人放下行李,点了饭菜,就匆匆忙忙的找人安排住处了。

    经过了长途跋涉,这群少年们虽然是“飞”着来的,但是一直被在天上挂着,还是有点疲惫,终于有地方坐下休息,便都叽叽喳喳的抱怨起来,乱作一团。云浪真人咳嗽了一声,瞪了他们一眼,他们才稍微安静了一下,然后又小声的交头接耳起来。

    就在云浪等着上菜的时候,却感觉喧闹的室内突然安静了,然后便听见窸窸窣窣的谈话声。云浪抬头一看,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啊,转眼刚分开,就又和那宏峰一行人见面了。

    那群方家的子弟被众人谈论着,脸上骄纵的神色又添了几分,仿佛不可一世,大家族的子弟那些嘴脸,毫不掩盖的表现了出来。而这时宏峰一抬头,也恰巧迎上了云浪的目光,不禁尴尬的一笑,一行人走到了与云浪真人相隔一个栏杆的桌前,行了个礼,便坐下了。

    那群方家的二世祖们也见到了云浪一行人,都不愿坐在靠近他们的一边,仿佛害怕沾到晦气一般。然后便都自顾自的聊天去了。而那吊着一条手臂的方玮,看着背对着他坐着的乌凡的后脑勺,目光中充满着愤恨。

    乌凡挠了挠感觉有些发烫的后脑勺,感觉浑身不自在,一回头就看见方玮那怨毒的眼神,不禁皱了皱眉,准备转过身去。

    而就在此时,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吓得乌凡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定睛一看,原来是那个被自己撞到的姑娘,见她板着脸打量着自己,乌凡更是感觉十分不自在了,茫然不知所措。

    那姑娘见乌凡这样子,再也板不住了,噗哧的一声笑了,对他说:“喂,你很怕我吗?”“...”“我叫施雨柔,你叫什么啊?““...”“...”“...”见乌凡那呆若木鸡的样子,也不回应自己,气的施雨柔直跺脚。

    然后她抬起手,啪的轻敲了乌凡脑袋一下,乌凡这才反应过来,磕磕巴巴的说:“啊,施姑娘你...你好,我...我叫乌凡。”“哦,乌,凡。”那施雨柔一字一顿的念叨着,“你也别施姑娘施姑娘的叫了,一点也不好听,你叫我雨柔就可以了。”“嗯,好的,施姑娘。”“哎呀,真是一个呆瓜!不理你了!”说着便回身坐回了桌前,乌凡不由得一阵苦笑。

    再抬头望去,发现不止方玮,那桌子上除了背对着自己的施雨柔和闭目养神的宏峰,剩下的那些人全在瞪着自己,乌凡头一次感觉目光也能杀人。现在的自己就像一只被拔光了毛的小鸡,被熊熊的火焰烘烤着一般。

    还好小二及时端上了饭菜,乌凡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转过身狼吞虎咽起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却背对着自己抿嘴偷笑着。

    本来只是想用狼吞虎咽来掩盖住自己的紧张情绪的乌凡,此时却已经完全被眼前这道菜的味道所吸引,不由得放下了紧张的情绪。都说食物是心灵最好的疗伤药,在这一刻就充分的体现了出来,那每一口美食的口感就像厚厚的积雪,看上去十分厚重,而却入口即溶,如果不是那口齿间的香气萦绕在嘴中,乌凡甚至感觉夹起来的食物是一种幻觉。

    店小二见乌凡吃的如此香甜,不由得骄傲的笑了,“这位小客官觉得这道‘阳春融雪’怎么样,这也算的上是我们‘小店’的招牌了。”乌凡此时嘴里塞满了饭菜,也只能一边竖起大拇指,一边模模糊糊的挤出:“好吃好吃。”

    而这时就听见那施雨柔在那嘀咕:“小店,你这要是小店,你还让别人家怎么敢做生意。”那店小二闻言,尴尬的笑了笑:“施大小姐,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我这不是谦虚一下嘛,反正这都是施城主家的产业,我这么说不也是显得咱们城主低调嘛~”

    “哎呀哎呀,好了好了,你去忙你的吧!讨厌死了!就会拍马屁!”那施雨柔嘟囔着嘴,挥了挥手,就不说话了。店小二又尴尬的朝着云浪真人他们笑了笑,便又去端菜去了。

    乌凡也听到了他们的交谈,不由得摇了摇头,心想,命运这种东西真是奇妙啊,生活在大家族,平时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而且处处受人敬仰,从小也受到严格有方的教导,以后一定会如日中天。

    而自己现在普普通通,只是力气比同龄人大,日后的发展光凭自己还真是堪忧啊。想到这里,饭菜也上的差不多了,乌凡便沉浸在了美食的海洋中,忘却了这些烦恼。

    云浪真人倒是没怎么品尝这些美食,倒不是说不合胃口,只是他们这种修道之人,有时要长时间的闭关修炼,对于食物的追求甚微。平时吃一粒丹药,少则数日,多则数月便可不沾食物,渴了便饮山泉之水。

    节约了日常三餐的饮食时间,也凭添了些时间安心修炼心神。望着这群少年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云浪真人不禁回想起自己当年不也是这般狼狈,历经多少磨难的岁月,才混到今天这个受人尊重的地位。

    云浪真人也不记得上一次用食物填饱肚子的时候是哪一年,而曾经失意时,也醉的不省人事。凡人都敬仰所谓的仙人,而仙人又何尝不羡慕凡人的随性的生活呢?凡人眼中的仙风道骨,不过只是自己尽力装扮着罢了。正所谓是“断情断欲将心焚,百年清修成寡人。唯舀清泉空对月,清泉饮饱不醉人。”

    过了大半个时辰,桌子上已杯盘狼藉,一个个的都捂着圆滚滚的肚子,抹着油花花的脸,云浪真人也早已收回了心神。看着狼狈的众人,心想不知何年他们才能再一次品尝世间美味。以后踏入宗门,十有八九是沦为杂役。

    而因为宗门每况愈下,普通弟子以下便是粗茶淡饭,能吃饱就已经不错了,更不要想什么油水。也是希望他们多多努力,毕竟时间长了,会变通奉承一点,杂役也有机会成为普通弟子。

    云浪向隔壁桌的宏峰打了个招呼,便唤店小二,引着他们去后边的客房休息了。乌凡临走前扭头望了一眼那个施雨柔,却发现她只是大家闺秀般小口小口的吃着饭菜,仿佛没注意到这一切。而那个方玮因为成了“独臂大侠”,却没怎么吃东西,一直在幽怨的盯着他,让他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赶紧加快脚步跟上众人的步伐,往客房走去。

百度搜索 负鼎 天涯 负鼎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负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鳞并收藏负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