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风廉一边炼化丹药,看了一眼从那四个囚徒抢来的空灵戒,开心得不行。这四人丹药不多,灵材和晶石不少,而且还有七件玄级的灵器,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检视完空灵戒,他把目光投向远处石项他们的战斗。

    在四人围攻下,女囚徒失去了优势,但还能坚持。要打败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大师三品的铁鞭在她手里像是有了灵魂一样,无论从哪个方位攻击,都被它阻拦。

    双方现在胶合着,谁先后退必然吃亏,往前也讨不到好处。

    风廉倒没有到无以为继的地步,他不可能让自己处于太过疲弱的状态。万一打败女囚徒之后,他们四人联手收拾他,那他可就没地方哭去了。

    “你就是当年屠杀成家满门的计芳华?”石项突然问道。

    女囚徒表情依然冷漠,毫无感情地说道:“六百多年了,竟然还有人记得我。那我就让你们几个死得痛快一点。”

    石林问道:“当年你已经达到达到仙境武祖巅峰,应该早就可以突破凡境,离开万象秘境,为何还要留在这里?”

    计芳华讥笑道:“你们想知道的话,就去冥界找答案吧。”

    石项笑道:“她敢出去吗?只怕脚掌还没在落在神武大陆的土地上,就被灭杀了。”

    计芳华似是被激怒了,又取出一条大师三品的铁鞭,攻击更加的密集,刁钻。

    石项四人呈四角围住计芳华,只要她伤了一人,其他三人至少要在她身上留下两道伤口。

    “当年我一人独战安家数百口人,一样杀个鸡犬不留,就你们几个小屁孩能奈我何?”计芳华不顾身上的伤,一直攻击石项。

    石项哪里能扛得住,边战边退,如此很容易让计芳华找到机会逃离。

    计芳华没有要走的意思,一鞭将石项手臂抽断后,又攻向石琴。

    计芳华的战技和功法的融合,在风廉眼中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仅是观看,已经让他受益匪浅。

    “小朋友,你难道要看着你的同学死在你面前不成?”计芳华早就注意到风廉。

    石项等人自然也知道风廉就在附近,没有叫他过来帮忙一是觉得他们四人能拿下计芳华。

    二是怕风廉一会要跟他们分一杯羹,给还是不给?他们没想过要打劫风廉,毕竟人家救了他们。不过他已经拿走那四人的空灵戒,算是两清了。他要再战的话,战过肯定要被他一起瓜分。

    三是他们也怕风廉打劫他们,他们和风廉不一样,他们是来考核的,不是来打劫的。完不成考核任务,处罚很重,他们承受不起。

    “我没有联手的习惯,你先打着。等你空出手了,我再和你单挑。”风廉大言不惭。他现在还没完全炼化丹药,不急。

    另外石项四人还有战力,他对那四人还不是很信任,干嘛要上,这不是给自己挖坑?

    石芸见石项被打残了,心急如焚,喊道:“学弟,你的心怎么那么冷?”

    风廉无动于衷,说道:“我有温暖也不能给你,我已经有老婆了。”

    石芸语塞,这话她如何回答?

    倒是计芳华笑道:“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左拥右抱,一妻多妾吗?”

    “偏见。我们家的男人女人都很专一。”风廉说得很认真。

    “好吧,那我杀了你,看你的小娘子能守寡几天。”计芳华突然冲向风廉。

    风廉立即起身逃跑,边跑边喊:“你这人真变态,自己在这里与各种男囚徒鬼混,却要我家娘子守寡,真没人性!”

    他想起自己守寡的母亲,心中自然愤慨。要不是心中有所顾忌,也担心自己不是她的对手,不然早冲上去撕烂她的嘴了。

    这话真激怒了计芳华,她将手中的铁鞭凝成一杆铁枪,掷向风廉,像有灵性的蛇,不管风廉怎么变换方向,它都能找到风廉。

    风廉再快也不可能快过铁枪的速度,只能回身阻挡。

    虐盛砸在铁枪身上,铁枪没有弹开。又变回铁链,将风廉缠住。

    风廉想要挣脱,很难。铁链会随着他的挣扎时松时紧。保证与风廉的着力点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让他没法挣脱。

    风廉大惊,计芳华已经逼近,甩不开铁链他还有活路吗?

    他只能释放出最炙热的灵炎。瞬间,风廉周身数百米内的空气都被他身上的火焰焚烧的得扭曲。计芳华止住脚步,不敢太靠近,好奇地看着风廉,想要看看他能把大师三品的铁鞭如何。

    铁链在灵炎的焚烧下,不一会就变得通红。不到半刻钟,表皮已经开始融化。

    计芳华大惊,赶紧收回铁鞭。不敢直接抓,让它悬浮在眼前,“小子,你可以去死了。”

    风廉哪敢怠慢,全力以赴应对计芳华。

    看着风廉娴熟的战技,特别是灵力与魂力的完美转换。石项等人已经惊呆了。

    “大哥,就是他。肯定是他。”石林说道。

    石琴赞同道:“刚才我还和小芸说不可能是他,现在看来真的是他。”

    石芸问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去帮忙?”

    石项摇头道:“不急,让他先消耗一下,不然一会他一逃走,我们到哪里去找他去。再说计芳华一直没有用尽全力对付我们。我们根本帮不上忙,还会给学弟添乱。”

    风廉越战越勇,也越战越处于下风。计芳华真的太强了,风廉根本没有机会靠近她。功法的威力又不足于伤到她。

    风廉看到她伤口处涌现的淡淡青雾,明白她为什么受伤了,那是她故意让他们伤到的,她在借用他们的灵力驱除体内的毒。

    既然攻不进去,风廉只能全力防御,找寻机会。

    “飞天?哈哈哈,没想到青宗找寻数千年的甲胄竟然在你身上,越来越有意思了。”

    风廉脸色大变,他不能让计芳华活着出去,否则自己将有着无穷无尽的麻烦。

    “你眼瞎呀,这是飞天吗?”风廉低声说道,怕石项他们听到。

    “把两头猪改成两条狗,就能蒙蔽世人的眼睛?小子,我不杀你,你会死得更惨。你还是死在我手里更舒坦一点。”风廉不明白计芳华为何也压低了声音。

    “你到底想怎么样?”风廉问道。

    “我还能想什么,自然是杀了你,抢走飞天。然后突破凡境,去青宗领赏去。”

    “既然如此,那我们今天只有一个人能活着出去了。”

    对于这样心狠手辣的囚徒,风廉懒得多言。一顿猛攻。好给自己创造机会施展出魂技“绝世冥手”。

    计芳华根本无惧风廉的攻击,她的修为比风廉高一级半,加上她的战斗经验,功法和战技的结合不是风廉能比的。风廉根本没法给她造成真正的压力,他没有机会施展魂技。

    “啪!”

    本来已经破烂的“飞天”又多了一道深深的凹痕,风廉的胸骨都被震碎了两根。

    风廉功法不要命一样的轮番施展,各种炙热的火焰不断在计芳华脚底蔓延,就是化成火兽攻击她。

    计芳华越打脸上越凝重。回想起刚才被烧死的男囚徒。她刚才还觉得不可理解,现在她明白了。风廉是用积少成多的方式在消耗她,在积累粘附在她身上和体内的灵力。等待时机发动致命一击。

    她想要排除慢慢侵入体内的灵力,但是风廉的攻击不断,而且那么猛烈。她要抵御风廉,就没机会排除体内的火属性灵力。

    两人你来我往,你抽我一鞭,我的灵力就深入你身体一寸。

    打了将近一个时辰,两人都露出疲惫的神态。风廉心中暗骂石项他们怎么还不过来帮忙,再这样下去,他真的扛不住了。

    风廉一直压制着自己引燃计芳华体内灵力的冲动。现在在她体内的灵力还不足以给她致命一击。虽能伤到她,但是之后,灵力枯竭的他只能任人宰割。

    风廉只能不计后果地与计芳华拼损耗,拼谁先扛不住。他注意到自己自愈能力比计芳华快多了。而且他还有丹药在体内,正在被炼化吸收。他能撑到那一刻。

    “啪!啪!”

    风廉忍着铁鞭抽在身上的剧痛,终于找到机会靠近计芳华,一剑划伤她的大腿,尽可能地将灵力注入其体内。

    计芳华赶紧退后,逼出风廉渡入的灵力,虽然大部分被她排出,但是剩余的那部分,在她伤口处不断燃烧,伤口无法愈合。

    风廉被抽两鞭,内脏碎裂,吐出数口混杂着破碎内脏的鲜血。胸口又辣又疼。

    风廉吞下两枚丹药,也不管不能及时炼化带来的后遗症,提起虐盛再攻向计芳华。

    计芳华也有他一样的想法,此刻谁也不能让对方喘气。他们都坚信自己能扛到最后。

    又是一记硬碰硬,风廉脸上已经泛起不健康的紫红色。而计芳华因为被风廉划伤的大腿没时间止血,失血过多,脸上一片苍白。

    “大哥,怎么办?要不要出手帮忙一下,再打下去他赢了也废了。”石林焦急地问石项。

    “他废了我们拿回盒子不是更简单吗?你急什么?”石项回头瞪着石林说道。

    “可是,万一那盒子不在他身上怎么办?”石琴问道。

    石项咬牙道:“不在他身上,他的死活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以为木盒不在他身上,他就知道木盒的下落吗?”

    石芸道:“可他毕竟救过我们。”

    石琴哼了一声,说道:“他救我们还是想着抢走那些空灵戒,都未可知。”

    石芸还想说什么,被石项打断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妇人之仁只会害了你。你别生气哦,我既然是大哥,自然有义务教导你。”

    石芸争辩道:“知恩不报何以立足。从宗门到学府,没有哪个师尊这么教育过我们。。”

    石林说道:“只要我们不出手伤害他,学府怎能知道我们的事情。而且我感觉他像大赛那天的风廉,他和金血可是兄弟。少了他,我们对付金血不就更简单了吗?”

    石芸道:“宗主不是说了,那东西可有可无。”

    石琴说道:“你傻呀,宗主这么说是为了大家的士气。要是能把那东西拿回来,说不定宗主能原谅我们丢失木盒的事情。”

    突然,天上传来震耳欲聋的兵器交击声。

    石项等人抬头一看,见风廉与计芳华分开,风廉被计芳华一边击中胸口,连吐两大口鲜血。

    计芳华也被风廉一见刺中小腹,鲜血喷出。

    风廉抹去嘴角的血迹,举剑大喊:“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好过,那就同归于尽吧!”。

    说完,风廉使用功法对她进行更猛烈的攻击。

    计芳华无声地笑了笑,也以同样的方式回击风廉。

    两人此时可谓打得天昏地暗。风廉的火属性功法把整片天空遮掩。计芳华的无属性功法变幻莫测,时而土山,时而万花飘零。

    “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那小子一直都有所保留,这会怎么拼命了?”石项望着高空不断变幻的色彩,起了疑心。

    石林道:“刚才我见他抽离计芳华的时候,又喷了一口血,这肯定假不了,是不是他撑不住直接拼命了。狗急了还跳墙呢?何况是人!”

    石琴附和道:“应该是的,计芳华刚才小腹右侧也被他刺了一剑。我看到鲜血直喷。”

    石芸说道:“现在天空一片迷蒙,什么都看不到了,他们释放出来的魂力也阻挡了神识的探查。可我总觉得我们不帮助学弟,这样有点过分。”

    石项低吼道:“小芸,你看着就是了,不许再说话。”

    风廉和计芳华的对战越来越激烈,漫天都是他们灵力碰撞迸发出的各种形态的灵力。

    两人越打越拼命,越来越靠近石项他们的头顶。

    “你敢断我手臂,你可以去死了!”看着传来计芳华愤怒至极的嘶吼。

    “砰!”

    又是一声巨响。

    “啊……”

    突然,风廉惨叫一声,从天空掉落。

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踏破太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易水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水川并收藏踏破太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