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金血无视数十万人的欢呼,拉着风廉回到备战区,风廉给了他两个玉瓶,里面都是玄级一品的回血丹和聚灵丹,这也是他目前所能炼制丹药的最高等级。

    风廉没有服用丹药,他的丹药恐惧症越来越严重。

    两人各自简单诉说了一下各自的经历,就往观众席方向走去。

    梦洁一见风廉和金血走来,迎上去询问他们的情况。风廉安慰了几句,就坐下来观看姜墨叶与冯爽爽的对战。

    此时两人身上都已挂彩。姜墨叶的状况看起来比冯爽爽惨重一些。但她很拼,用以伤换伤的打法。手中玄级一品的双剑很不协调地舞动,却每次都能穿过冯爽爽攻势的缝隙,让冯爽爽防不胜防。

    但冯爽爽手中的长刀克制姜墨叶的短剑,而且他每次都能给姜墨叶身上留下伤口。

    冯爽爽身体的伤口更多,但很浅。姜墨叶的伤口不多,但好几处深可见骨。所以姜墨叶的状况更糟糕一些。

    风廉笑道:“怎么都喜欢近战?”

    梦洁说道:“近战才是制胜的关键。除非能将玄级功法的三四重以上学会,功法的真正威力才会出来。”

    金血点头道:“大嫂说得对。一二重的的功法都是以辅助为主。不过我听师尊说,哪怕封神后,近战也依然是制胜的关键。他还说,功法和战技融合才是王道。”

    风廉想到自己的功法,已经晋升武宗,应该可以学下一重功法了。

    台上的姜墨叶和冯爽爽打得难分难解,鲜血不断飞溢出来。

    “哥,姜墨叶天生就是你的克星。呵呵呵,不过我一定是她的克星。”梦洁笑道。

    金血也笑道:“还好,我的金属性克制她的木属性。只是不知她的木属性是先天,还是后天修炼的。”

    风廉说道:“应该是在秘境中得到的传承。我和她对战过,那时的她灵气是无属性的。”

    姜墨叶已经迈入金血说的功法与战技结合的门槛。而且她的功法诡异得不行。

    冯爽爽是天生的火属性功法,木生火,火烧木。按理来说他应该可以将姜墨叶的灵力焚烧殆尽。但是姜墨叶却能借他的火属性灵力燃烧自己的木属性灵力,不断激发潜能,越打精力也充沛。

    相生相克,果不其然。姜墨叶的功法注定她和火属性功法的人战斗,占尽便宜。

    “姜墨叶的功法太变态了,她已经快要超越武宗巅峰了,该不会进入仙境吧。”金血惊讶地说道。

    风廉感受到了姜墨叶不断增长的气息,她还能借助火属性灵力让自己的修为暂时升级,提高战斗力。

    冯爽爽的功法确实够精深,但他的功法威力越大。姜墨叶获得的加成就越高。可想而知,现在的冯爽爽内心得有多憋屈。

    如果自己号称天下第一火焰的灵炎给姜墨叶借用,那她能飙升几级?自己和她对战岂不等于把刀磨锋利递到她手上,然后让她抹了自己的脖子。

    冯爽爽意识到了自己的窘境,不再施展功法。连灵力都含而不发,让姜墨叶无法借用他的火属性。但是这样的话,他还怎么跟姜墨叶打?

    又坚持了一刻钟,冯爽爽找了个机会往后一跃,举手认输。

    接下来就是颁奖仪式。

    清瑞亲自给姜墨叶颁发了奖品,大师一品的功法、甲胄和空灵戒。空灵戒中还有可以打造大师一品武器的灵材。

    奖品太丰厚,全场响起压抑的咽口水的声音,风廉和金血也不例外。

    冯爽爽的奖品是大师二品的功法一套。

    神庭级的冠军获得的是大师二品的功法、甲胄和打造大师二品武器的灵材,没有获得空灵戒。

    颁奖结束后,蓬莱学府的府院大人唐寂虚站起来,大声说道:“接下来,就是万众瞩目的巅峰对战,以决定下届三学府竞技大赛的举办地。

    “因蓬莱学府三个秘境出现问题,还未完全解决。故,蓬莱学府放弃举办三学府竞技大赛的争夺战。

    “此次将由中天学府与沐云学府进行巅峰对决,决定三年后的三学府竞技大赛举办地。由中天学府武宗巅峰杜君道对战沐云学府武宗巅峰梦洁。

    “获胜方将获得下一届三学府竞技大赛的举办权!”

    梦洁拒绝了风廉悄悄递过来的镜殁,起身走向备战区。

    金血询问旁边一位学长,举办三学府有什么好处。

    按规矩,非举办地的其他两个学府要给举办学府价值一百万仙晶的物资,以作举办费用。

    一般情况下,一百万仙晶足矣举办一届大赛。所以举办学府将有百万仙晶的盈余。除此之外,各大宗门,帝国军方也会派人以学府的名义参加大赛。每个参赛名额的费用是十万玄晶,上届大赛外来的参赛者有二十多万人。

    因为这是一场可以扬名立万,展现自我的大赛,哪怕是散修,都会想方设法来参加。

    最大的收入来源,就是商会、宗门、帝国军方、各大世家门阀会通过大赛招募新人。要交给所属学府一定的费用。

    举办学府通过出租场地给商会、宗门等作为交易场所,也能获得大笔收入,但这项收入要给其他两个学府各分三成。

    除了扩大知名度,也能获得不菲的收入。哪个学府不拼命地争夺举办权。

    三学府竞技大赛为期九个月。大赛分得很仔细,分神庭、武宗、武仙、武皇四个等阶。每个等阶又分高级、中级、低级三个等级。等级巅峰与高级同一组。

    分出十二名冠军,二十四名亚军,九十六名季军。奖品更是丰厚。

    所以很多已经离开学府的人都会再回学府,以学府的名义曾经大赛。这样可以免去十万玄晶的参赛费。

    风廉听完,紧握拳头,为梦洁而紧张。她肩上背负的责任太沉重了。

    梦洁与杜君道走上擂台。梦洁已经换上一套 紧身的学府灰白色战装,杜君道身穿的是中天学府的明黄色战装。

    裁判居然是蓬莱学府的唐寂虚,这场战斗不引人瞩目都不行。

    杜君道一上来就对梦洁儒雅地笑道:“梦洁学妹,如果你愿意嫁给我,或者陪我一段时间,我可以不让你输得那么难看。”

    在座的大都是沐云学府的人。自梦洁出关之后,见到她的人,没有一个不被她勾了魂的。连很多女学生都难逃她的魅力。无数男生对梦洁那是充满爱慕之情,甚至把她当成女神一般。

    很多人对她都有一种只可膜拜,不可妄想的心理。哪能容杜君道这般亵渎心中的女神,瞬间一片叫骂声。

    梦洁面无表情地说道:“如果你跪下来叫我一声妈,我可以只卸下你的胳膊,不卸下你的腿。”

    梦洁确实憋得很难受。她没告诉风廉,两个多月前,她在武阁遇上杜君道,就被他一阵死缠烂打。还想对她动手动脚。后来知道她是清瑞的弟子,才有所收敛。但是却在学府中放言,梦洁是属于他的,谁敢对她动心思,等离开学府后,杀无赦。

    之后还让其师尊木鸿沧去向清瑞提亲,在清瑞面前虽表现得唯唯诺诺,但是眼神和语气却很狂妄,似乎梦洁已经是他手中的玩物。清瑞答不答应他都要拿到手。把清瑞气得想当着木鸿沧的面掐死他。

    也是因此,清瑞才不得不让梦洁戴上面纱。并要求梦洁在人前不得脱下。梦洁心里憋屈的呀。

    风廉听到梦洁的话,兴奋地跳起来,大叫道:“小洁,你变坏了!”

    梦洁转头看向风廉,捏着自己的脸蛋,调皮地说道:“都是跟你学的。不,是被金血带坏的。回头我再收拾他。”

    金血打了个寒颤,这都哪跟哪呀,怎么就这样把自己给套上了。我招谁惹谁了我?

    杜君道看着这一幕,气得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冲下来撕碎台下那个在他眼中连蝼蚁都不如的情敌。

    木鸿沧的脸色难看至极。清瑞一如既往的波澜不惊,即使表情有什么细微变化,又有几人敢看她,能穿透她的面纱。

    “双方相互致敬,准备对战。”

    杜君道很认真地行礼。梦洁却是将手虚抬了一下,不像是行礼,倒像是长辈接受晚辈行礼后,虚抬扶起。惹得台下笑声一片。

    唐寂虚微微摇头,甚是无奈的样子。示意双方各自后退数米后,高声喊道:“比赛开始!”

    杜君道铁青着脸说道:“梦洁学妹,如果你愿意嫁我,我会让家里补偿沐云学府的损失。”

    梦洁讥笑道:“你还是先补偿中天学府的损失吧。”

    说着,手中的乱红藤一甩。一道青色光芒斩向杜君道面门。

    杜君道手中的扇子一张一合,化解了梦洁的攻击。

    两人手持的都是大师三品的灵器,就这一击,散溢出来的灵力波动都让人感到心悸。

    杜君道手中的扇子画出一个扇花,数十个黑色旋涡涌现,向着梦洁头顶移动,将她周围的灵气吸收干净。还不断抽取梦洁的灵力。

    不到半分钟,梦洁身上的护罩已经变得淡薄了不少。

    梦洁瞬间的惊慌之后,立即恢复平静。挥舞着手中的乱红藤,结成一张青色大网,以旋涡相反的方向快速旋转着。

    接近黑色旋涡时,青色巨网向着每个旋涡各喷出一条银白色的河流。

    黑色旋涡吸入河流之后变得极不稳定,彼此相互冲撞。杜君道想要切断与黑色旋涡的联系,可是晚了。

    “嘭,嘭,嘭……”

    连续的爆炸声响起,每爆炸一次,杜君道身子就猛震一下,鲜血从口鼻喷出。

    梦洁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乱红藤凝成一杆青色长枪,刺向杜君道的心口。

    杜君道打开扇子,挡住了青色长枪,但被震碎了一截胸骨。

    除了风廉好和金血,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梦洁。看似柔弱的身子,竟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武宗巅峰的身体防御力本来就极强,杜君道身上还穿着大师三品的甲胄。竟没化掉梦洁的力量,连胸口的甲胄都碎裂了。

    梦洁一击成功,立即后退。碧绿色的水珠从她身上凝出,射向杜君道。

    杜君道再次打开扇子,扇子变成一面墙壁,挡在身前。

    可是那些水珠还没触碰到扇子就化开,变成青色的水雾,落在扇子上。扇子像被腐蚀一样,冒出浓浓的白雾。

    “你敢对我用毒?”杜君道不得不舍弃扇子,怒吼道。

    梦洁讥笑道:“谁规定我们的对战不能用毒的?”

    贵宾席已经有人站起来,惊讶地说道:“这不是毒,是千重水。”

    “不可能。有史以来,同世能拥有千重水的只有一人。现今拥有千重水的人,还从未走出过巫山。”

    “也不全是千重水,真正的千重水老夫见过。以武宗巅峰展现出来的威力,何止刚才那么轻飘飘的样子。可是什么毒能腐蚀大师三品的灵器?毒宗也做不到吧。”蓬莱学府的一位长老说道。

    “老朽觉得应该不是千重水,倒像是某种特别功法凝成的千重水。只是老朽也无法解释为何它能腐蚀大师三品的灵器。”

    “清瑞大人,您说这女娃的水滴是怎么回事?”

    清瑞淡淡地说道:“我只负责传道授业解惑,其余一概不管不问。”

    风廉猜测应该是梦洁自小和他一样,浸泡着各种药液长大。

    小时候,梦洁也是体弱多病,好几次差点一命呜呼。主要病因一是识海的缺陷,二是她霸道至极的血气流失。

    孟鹰也无法从风廉父亲风言留下的药谱中,找到能彻底医治梦洁的办法。无奈之下,他只能铤而走险,根据梦洁的特殊血脉,以毒草炼制成药液,让梦洁浸泡其中。

    没想到还真成功了,毒液中和了梦洁的血脉之力,才让她健康成长。

    记得有一次,在森林中历练时。那时还是玉府中级的梦洁被一条三阶的青鳞蛇咬伤,结果那条蛇还没注入毒液,就化成了青烟消散。

    他想,梦洁的水珠应该是附带着她的血脉力量以及毒液。

    他不知道梦洁身怀灵族所谓“圣血”的事情。

    擂台上,杜君道又取出一把蛇形剑,也是大师三品的灵器。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辣手摧花了。”杜君道服下一枚聚灵丹,持剑迎向梦洁的乱红藤。

    蛇形剑像是一条有灵性的蛇一样,总能避过乱红藤散溢出来的水珠。

    论战技,不得不承认杜君道比梦洁略胜一筹。他毕竟出身豪门,自小就与各种各样的人对战,修炼战技。

    而梦洁没有多少战斗经验,更多的是和灵兽作战。自然没有他那么精湛的战技。

    梦洁知道自己的短处,边打边沿着擂台的边上绕圈,寻找机会。

    杜君道穷追不舍,可他要追上梦洁很难。脚踏捷风步的梦洁像一道无法捉摸的影子,根本寻不到踪迹。

    杜君道稍微露一点破绽,梦洁手中的长鞭就会向他抽来。

    “想追上我,你再回去修炼十年吧。”梦洁一语双关地讽刺道。

    杜君道阴沉地说道:“我对你这种狠毒的女人已经没有兴趣,我要扒光你的衣服,让数十万人观赏你妖精般的肉体!”

    杜君道这话立即引来狂潮般的骂声。风廉气得要冲上擂台抽他,被金血死死抱住。

    梦洁也被这话气得脸色铁青,不再躲避。双手持变成长枪的乱红藤,向杜君道的面目砸去。

    杜君道举剑挡住乱红藤。先前还刚硬无比的青色长枪,忽然变回乱红藤的本体。蛇形剑挡住鞭身,鞭尾依然快速落下。

    杜君道躲闪不及,左脸被抽出一道血印。

    这样的伤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心中的耻辱已经让他几乎丧失理智。

    杜君道手中的蛇形剑划了十几圈,将乱红藤绑在他剑上,用力一拉。梦洁身子向他飘去。杜君道拳头凝出黑色旋涡,对着梦洁的面目轰去。

    很多人紧张地叫出声来,这一击来得太猛烈,太突兀。怕梦洁躲不过去。

    风廉一点都不紧张,这样的招式陌村周边的各种灵兽都喜欢用,他和梦洁熟悉得不行。

    梦洁的腰身扭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避过杜君道这一拳。双腿还趁机踹在杜君道的小腹上。

    同时,乱红藤出现碧绿色水珠。杜君道吓得赶紧松开乱红藤,任由梦洁退去。

    又吃了一次亏,杜君道低吼道:“有本事你就不要用毒。”

    梦洁冷笑道:“不用毒你以为我就不能打倒你吗?”

    梦洁收起乱红藤,取出清瑞为她量身定制的大师三品灵器“水痕”,一把长剑。

    梦洁率先冲向杜君道,主动与他近战。

    此时的梦洁,已经不把杜君道看做人,而是一头灵兽。剑、拳、掌、腿似乎没有任何章法,怎么能使上劲怎么来。打得杜君道连连后退。

    “暴力之美冠绝天下!”金血兴奋地大喊道。

    这也是很多人的心声。一个看似柔弱、温柔得像天仙一样的少女,居然如此暴力,像一头发疯的母豹。

    杜君道一直想与梦洁近战,可真的近战,他才知道梦洁居然如此粗暴,如此刚猛。

    他近战的战技确实很强。但是贴身近战,以命换命的打法他真没经历过,更没那个勇气。毕竟他这样的公子哥,谁敢真正伤害他?想必很多与他对战的人都想给他留下一个儒雅,优美的形象吧。

    梦洁手中的长剑时有时无,有时,长剑直击杜君道的要害。一旦发现无法成功时,长剑消失,变成拳头,轰向杜君道另一处要害。

    一收一放,这就是梦洁苦练十余年才有所成的神识反应能力。

    杜君道心中那个苦呀。梦洁的力量强大无比,攻击速度更是让他眼花缭乱。只有防御的份,哪有还手之力。

    “清瑞大人教出了一个好弟子呀。如此年轻,已经初悟功法与战技的结合。”木鸿沧干巴巴地说道。

    “鸿沧大人的弟子也很不错。嘴上功法更是了得。” 清瑞讽刺木鸿沧,语气却还是那么淡。

    木鸿沧一时语塞,讪讪然不再言语。

    梦洁可是她最心爱的弟子,居然让杜君道三番五次羞辱。她心里根本就看不起杜君道,更看不惯他那下三滥的泡妞手法。如果不是多年前欠下杜君道祖辈的一个人情,她早就捏死那只令人生厌的小臭虫。

    梦洁就像风廉对战千欲绝一样,把杜君道打得鼻青脸肿,就是不打残他。让他受尽羞辱。

    杜君道和千欲绝不一样,他没想过要认输,他一直在找寻机会翻盘。可是梦洁会给他机会吗?

    台下的人看着就像街头两个无赖打架,没有任何章法,没有任何套路。想怎么出手就怎么出手,简单而残暴。反正最喜欢做的就是拳头、巴掌、腿脚尽量往对方脸上招呼。

    梦洁动作虽然粗暴、简单,但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有韵味,总能让人忽略掉她的暴力,而是去欣赏她动作中散溢出来的美感。

    梦洁打得双手都有些酸疼了,才狠狠一击,打断他数根肋骨。趁着裁判还未喊停,双手缠住杜君道的右手,把他手骨扭断。同时双脚夹住他的右腿,一扭,腿骨也断了。

    这就是她与风廉自小就练熟的与灵兽搏击的战技。要什么章法,要什么套路,怎么爽怎么打,怎么能打趴对手怎么来。

    “停!”木鸿沧和唐寂虚同时喊道。

    梦洁这才收回砸向杜君道右脸的拳头,要不他半边脸还要塌陷下去。

    “唐寂虚,你为什么不喊停!”木鸿沧气愤地责问道。

    “木老儿,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你耳聋了还是咋的?没听到我和你同时喊的停。”唐寂虚火气比木鸿沧还大。

    木鸿沧一听,更加恼怒地喊道:“你作为裁判,应该保证擂台上每个人的绝对安全。”

    唐寂虚一脸歉意地说道:“这女娃的速度太快,老夫没来得及喊停,抱歉。我看你还是赶紧给你的爱徒疗伤吧,这才是大事。”

    唐寂虚见过梦洁的真面目,也与她聊过几句,对梦洁的印象极好。见杜君道出言不逊,他早就想教训一下这小子了。所以故意晚几秒叫停,让在场的人都能出一口恶气。

    中天学府的人把杜君道抬走后,唐寂虚宣布下一届三学府竞技大会在沐云学府举办。并代表组委会向天下发出了邀请函。

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踏破太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易水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水川并收藏踏破太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