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三青魔蛙也不是怕事的主,瞬间将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两人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开打,时而又打到地面上。不管那些能飞行的灵兽还是地面上的修者,都远远避开,否则被外溢的灵力击中,也不是那么好受的。

    一青一赤两道光芒不断交织在一起,时而碰撞,时而拉开距离。散溢出的光芒将周围的林木切割成一片狼藉。

    不少人先前看到薛御海被三青魔蛙一拳击得吐血,以为薛御海不是三青魔蛙的对手。但此时再看,三青魔蛙却是被薛御海打得连连后退。

    虽如此,大部分人都知道,想要分出胜负,估计还有一段时间。于是把目光投向商会和十大猎杀者魁首,希望他们能趁机找出一条生路。

    但是人族的这些高手似乎都不着急,反而饶有兴趣地抬头看着半空中的对战。

    风廉将人群一遍遍扫视,就是不见金血的身影。他很担心金血的安危。如果让灵族知道九叶龙纹草在他怀里,怕是活不成了。而罗玉等人也不见踪影,真不知道他们都躲到哪里去了。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风廉还是很喜欢金血这人。性格直爽,单纯,讲义气。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很轻松惬意。

    风廉想去找寻金血,但是自身被薛御海的气罩裹住,根本不能行动。当然这不是薛御海限制他的行动,而是在保护他。

    “轰”的一声,青赤交融的一个灵气球从半空落下,把商会特别加固过的库房轰塌,上百守护库房的修者非死即伤。

    金血被一根藤蔓缠住,从废墟中灰头土脸地飞到潆妃萝跟前。

    “圣物何在?”潆妃萝柔声问道,但一根藤蔓缠住金血的脖子。

    “我,我给了,别人。”金血被缠得满脸通红。

    “那你可以去死了!”缠住金血慢慢收紧,只消一会,金血将窒息而死。

    “嗖”一道白光射在藤蔓上,将藤蔓斩断。

    许艳君手持一把玄级一品的弩,因为灵力消耗过度,已是脸色苍白,摇摇晃晃要倒地。

    潆妃萝怒目看向许艳君,同时一根藤蔓像离弦的箭射向许艳君。

    一直站在许艳君身边的那名伙计向前一跃,挡住藤蔓。被击飞数米,震得口鼻流血。

    潆妃萝动了真火,数根藤蔓同时射向着金血、许艳君和伙计的心口。

    高云歌和另外两位猎杀者的魁首同时出手,拦住了两根藤蔓。射向金血的藤蔓无人阻拦。

    但是那根藤蔓在金血的心口处静止了。

    因为,在金血和藤蔓之间有着一株有些萎靡的药草,还有一个青涩的少年。

    少年愣了好一会,才擦去已经流进眼里的汗水,回头对着金血笑道:“金血,这回你欠我的可难还了。”

    金血赶紧扶住被吓得腿软的丁浩然,问道:“你不是跑了吗,怎么回来了?”

    丁浩然沮丧地说道:“你以为我想回来呀,那株龙纹草一到我这里就开始萎靡,我不得不回来问你怎么回事。不过现在不用问了。”

    潆妃萝刚要长舒一口气,数道身影同时向她攻去。

    九叶龙纹草的诱惑力绝对不低于玉简。灵族那边还好一点,虽然也躁动了一下,但是三青魔蛙和潆妃萝,还有数个六阶灵兽在,没有谁敢乱动。

    人族这边早就忘记自己还身陷险境,开始争夺九叶龙纹草。

    潆妃萝知道自己无法阻挡,迅速后退,还是被伤到了。身上留下数道伤痕。

    “这就是你们人族的卑劣性。”三青魔蛙毫不客气地讽刺道。

    薛御海心中暗叹,他又能如何作答。

    人族这边除了薛御海,还有度春秋没有出手抢夺。度春秋一直看着薛御海与三青魔蛙的战斗。虽然薛御海把他损得一文不值,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比起薛御海差得太远了。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观摩两大绝顶高手对战,什么奇珍异宝对他而言都是粪土。

    在他心中也有着找机会干掉薛御海的想法,但他控制得比其他宗师级修者好一些,没有让那枚已经生根发芽的种子茁壮成长。

    “大人,接住!”潆妃萝将九叶龙纹草丢给三青魔蛙。虽然一起前来的灵族高手都已经出手,但依然没法抵住人族疯狂的攻势。

    九叶龙纹草一现世,那些隐藏身份的散修都不再淡定,出手抢夺。一下子就多出了十三个宗师级高手,超过了灵族的高手数量。她不得不全力以对。

    三青魔蛙避开薛御海的攻击,侧身接过潆妃萝扔过来的皮囊。转头看向立在他对面的薛御海,笑道:“你居然没有像他们一样趁火打劫。”

    薛御海沉思了一下,道:“真没动过这样的念头,那东西不是我现在急需的。我什么时候想要了再去抢也不迟。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你所说的圣物到底有多神奇。”

    三青魔蛙一时语塞,无奈地摇头道:“禁地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即使进得去也未必出得来。”

    “你现在怎么废话这么多。都被人给偷出来了,你还好意思说?”

    “也是哦,要不要一起看看?”

    “好呀!”薛御海也不矜持,很自然地走到三青魔蛙身边。

    三青魔蛙小心翼翼地打开皮囊,看到萎靡的药草,薛御海微微愁眉。三青魔蛙没什么表情,指尖出现一道光刃。

    光刃飞向风廉,划破薛御海的气罩,在他耳根划过。风廉的两滴鲜血被三青魔蛙取回,滴落到药草根部。

    九叶龙纹草得到鲜血的滋润,立即焕发生机,甚至外溢出一丝欢乐的情绪。

    三青魔蛙将一丝灵力注入到九叶龙纹草的根部,不一会九叶龙纹草的叶片就散发出极为精纯的灵气。别说修者,就是凡人都会感到身心舒畅,心旷神怡。

    哪怕是他们两个宗师巅峰的修者,就这一会,刚才消耗的灵力都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如果这株药草长到九叶,功效又该怎样惊艳?怪不得三青魔蛙如此兴师动众。

    薛御海惊讶地说道:“还有这等功效,不辱‘圣物’之名。”

    见三青魔蛙专注地看着九叶龙纹草,没有搭理他,薛御海又道:“你还敢用它修炼,你不怕?”

    三青魔蛙这才看着薛御海,叹道:“怕,当然怕。所以临行之前我要给灵族的未来铺设一条路。不然你们人族还不把灵族赶尽杀绝呀。”

    薛御海有些同情地看着三青魔蛙,他身上背负太多的责任,修炼之途的步履比自己沉重太多了。

    “咦,这法阵真细腻,已经堪称大师了。你可知是哪位高人的手笔?”三青魔蛙问道。

    薛御海的注意力转到皮囊上,也是一脸赞叹和惊讶。阵法大师如凤毛麟角,令人稀罕得很。

    “问我?你还不如问他。”

    三青魔蛙才想起自己忽略掉的风廉。风廉像一件物品,被三青魔蛙提到跟前。

    “带你进入禁地的人何在?”三青魔蛙根本不相信风廉能进出禁地,他身后一定有高人。

    风廉想了想,带他进入禁地的自然就是那头猎云豹,答道:“被我杀了。”

    三青魔蛙气得直咬牙,抓住风廉的胸口吼道:“你杀了?你能杀得了他吗?”

    “反正我就是把他杀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风廉对三青魔蛙很反感,不想再理他。反正在他手里,死活已经不由自己,干嘛还让自己那么憋屈。

    薛御海托住三青魔蛙拍向风廉脑门的手掌,皱眉道:“三青,我知道你为何心烦气躁,但也没有必要撒在一介凡人身上吧?”

    薛御海不理会转过头去的三青魔蛙,看着风廉。这个少年长得不算可爱,也算不上俊俏。但是很干净,特别是那双眼睛,如明亮的夜空,群星闪烁,一尘不染。

    “你叫什么名字?”

    “风廉。”风廉回答得很干脆,他对薛御海印象不错,没来由的有一种亲近感。

    “风廉,你叫风廉。我杀了你!”三青魔蛙又一掌拍向风廉。

    薛御海也动气了,拦住他,吼道:“三青,你干什么?就因为他的名字比你的好听吗?我可从来没见你这么沉不住气,说说,你和风廉到底有什么恩怨?”

    “我能和一介凡人有什么恩怨!”三青魔蛙瞪了薛御海一眼,最后“哼”了一声,像是气愤,又像是叹气。

    “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入灵族禁地的。”

    风廉为了保护金血,除了没有提他,将整个过程一五一十地告诉薛御海。

    “就你,也能追上猎云豹,更别说……”三青魔蛙这才注意到风廉耳根的伤痕。他两次出手都很随意,但是对于一个凡人来说,无异于致命打击。可是刚刚在风廉耳根留下的伤口,竟然已经愈合了。

    要知道凡人被最低阶的封粱级别修者灵力所伤,不经过特殊处理,伤口愈合的概率都极低。而风廉的伤口是他三青魔蛙,宗师巅峰级高手留下的。他太了解自己的手断了,可是……

    风廉的伤口居然愈合了。

    沉默了许久,三青魔蛙指着皮囊,再问风廉,语气缓和了许多,“这些法阵都是你刻印的?”

    风廉不想回答他,看向薛御海,见他点头,才点头。

    “你跟我走。”三青魔蛙毫不客气地抓住风廉的领口,要飞跃离开。

    “你想干嘛?”薛御海敢要拦住他,拍卖台上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哈,三青,薛御海,你们都别想走。我们一起回归吧!”

    “无道山,秋石鹤!你们居然还没死?!”薛御海和三青魔蛙异口同声道,抬头看着悬浮半空中的一男一女,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神情无比凝重。

    “我们死与不死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今天我们都得死。”慈眉善目得像老奶奶一样的秋石鹤说这话不带半点烟火气。却在众人心中涌起惊涛骇浪,谁人敢如此狂妄,让两大绝顶高手陪葬?!

    “就凭你们也想拦住我等?”三青魔蛙右手抓着风廉,左手拉住潆妃萝,冲天而起。

    只是刚离地十几米,就被弹飞了回来,漫天青丝乱如鸡窝,还冒着青烟。

    “淹天灭地阵!二老住手!为杀我们两人,要这数万生灵陪葬,这样做值得吗?”薛御海喊道。

    “你什么时候学会怜悯众生了?还是说你在害怕,拿数万生灵来做筹码?”无道山说话也是不温不火,毫无情感。

    还没等薛御海回答,秋石鹤又道:“为保碎裂域亿万生灵,总要付出些代价的。”

    薛御海和三青魔蛙对视一眼,都明白对方想的是什么。

    踏入武宗级别时,内心里时常有着要灭杀其他武宗级别的强者,他们确实也这么做了。这些年死在他们两个手中的武宗级别强者没有上百也有数十人了。

    他们两个也想杀死对方,但都不成功。高傲的他们不会让任何人参与到他们的大战,所以每次都是两败俱伤。

    直到两人踏入武宗巅峰后的那一次深聊,他们才领会到林清道的伟大。高级别不得率先出手攻击低级别修者这一条,林清道的本意应该是指武宗级别的修者。也明白了他的苦心和苦闷。他心态的转变应该也是步入武宗之后,才发现再强的修为,都抵御不住内心的想法。

    所以他们开始警惕,开始暗中合作,找寻一条出路。可是,路在何方?

    三青魔蛙想的是洛龙最后走进去的暗黑绝地。而薛御海想的是碎裂域边缘的破镜山,因此他们没有达成共识。两人想要走的是不同的路,却不知道怎么走出那一步。

    “起!”不容他们多想,无道山和秋石鹤同时大喊。

    同时,人族的所有武宗级强者共同将灵力注入到位于拍卖台中央的阵眼中。

    风廉特意看了一眼度春秋,见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与其他人一起行动。

    见到魁首和商会的大人物们都已经行动,手下的修者自然跟随。而那些散修也不得不跟随,一起将灵力注入阵眼中。

    不到半刻钟,无数刀光在离地面十来米的空中出现,最先被攻击的是半空中的飞行灵兽,五级以下的飞行灵兽在一眨眼的时间里,都被光刃切成了碎片。

    “结阵!”潆妃萝挣开三青魔蛙的手,对着所有灵族大喊。同时她化出本体,无数青色的藤蔓向着四面八方延伸而去。

    三四级的灵兽几乎都是以献祭的方式将自己的灵晶粉碎,融入到藤蔓之中。

    藤蔓于极快的速度成长,不一会就铺满了半个场地。那些被藤蔓缠住的恩泽级别及以下修者精血都被吸干,变成一具具干尸。

    潆妃萝的本体也变成一棵大树,浓密的枝叶向着四面八方飞射。原来站立的人族和灵族一个个倒下。

    金血和许艳君脸色苍白,不是害怕。两人共同释放着一件玄级三品的防护灵器,消耗太大灵力。

    潆妃萝结的阵法没有淹天灭地阵杀伤力强悍。虽然灵族的数量居上。但是很多灵兽只是稍微消耗人族修者的灵力,根本没有无法对他们造成实际伤害。

    那些高级修者,包括风廉都看出来,不需一个时辰,灵族就会覆灭。

    “大人,你先走。”潆妃萝大喊。四处蔓延的藤蔓快速向本体收缩。

    “妃萝,停住!”三青魔蛙大喊,冲到潆妃萝身边。

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踏破太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易水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水川并收藏踏破太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