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雨中的沉梦雨林是最安静的时候,因为天上飘落的是有着腐蚀性的酸雨,这些雨水落在身上和普通的雨水没有什么区别。在以后的日子里,它会慢慢腐蚀那些表皮比较脆弱的灵兽。

    哪怕凶悍如三眼豹这样的灵兽,也不愿意让酸雨沾染它们的皮毛。不消几日,被酸雨淋湿的地方毛发就会大片脱落,要很长时间才会重新长出来。

    风廉和梦洁时常在雨林中历练,装备也很齐全。两人身披用苦心树的数叶树皮制成的雨披,在林中穿行。雨季给他们的行动带来很多不便,但也让他们更加的安全。

    林中除了雨滴掉落的声音和他们的脚步声,安静得像是一个静止的世界。

    越往森林深处走,树木越是密集。很多地方,天空都被密集的枝叶遮挡,连半点阳光都透射不进来。

    开始,风廉和梦洁都没太在意。加上阴雨连绵,也许不是枝叶挡住了阳光,而是雨雾呢?

    到了第十二日,也就是雨水停歇的第三天。两人发现不对了,他们至少有两天没有看到一丝光明了。也未见任何活物。

    “哥,我们不会走进上古绝地黑森林了吧?”梦洁的嘴唇在打颤。

    “不会的,如果我们走进黑森林,为何见不到传说中的那些东西。”风廉搂着梦洁的肩膀,安慰道。

    他必须给自己打气,要不然两人都会崩溃的。

    黑森林,还是丘山授课时讲述的绝地之一。据说黑森林在上古时候就已经存在。那里终年不见阳光,能在里面存活的都是怪异的生命。至于是什么样的生命,没有相关的记载。

    黑森林有进无出,但是各种传说层出不穷。有说它是一头张开大嘴等着食物自动进入的混沌巨兽。有说它里面生长的都是食人兽和食人花。更有说它是太古时留下的一座古老法阵演化而成。甚至有说它就是魔鬼的死灵,进入后将被生吞活剥……

    没人知道真相,唯一知道的就是它极其恐怖,吞噬一切生命体。

    “要不你到那个树洞休息一下。我去前面探探路。”风廉指着一颗巨树树干上的大洞问道。

    “不了,我还是跟你一起走吧。”梦洁脸色有些发白。恐惧,有时就像病毒一样,一旦生出,就会迅速蔓延。特别是女孩子,很难在自我控制下消除内心的恐惧。

    “那好,我们一起走。”风廉牵住梦洁有些冰凉的小手,心疼得不行。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而且他自己也有些害怕。如果真的走进了传说中的黑森林,恐怕凶多吉少。

    越往里走越潮湿,气温也越来越低。连地上的枯枝败叶都很粘稠。

    “我们可能迷失方向了。要不我们回头吧。”风廉实在不忍梦洁再受恐惧的折磨。她的身子都有些僵硬了。

    梦洁想了好一会,才咬牙说道:“不,师尊说了。如果不能战胜内心的恐惧,那么我们永远活在阴霾中。我还是想就这么走出去,如果回头,我怕自己一辈子都被这个阴影笼罩。”

    “好,那我们就这么走出去。”风廉虽然说的痕坚定,内心还是不安的。已经连续六七日他们没有见到任何猎物了。这几天吃的都是上次历练留下来的干粮,所剩的也就够他们吃上五天时间。

    而且灵气愈发的稀薄,对于梦洁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可是他也不愿意因为惧怕而退缩,给自己的心里留一道抹不去的阴影。

    暗无天日的森林,已经分不清白昼。两人又走了三天左右,突然嗅到一丝芳香的气味。但是他们很快就屏住呼吸,并取出丹药服下。

    “好猛烈的毒香,我们去看看。”梦洁一扫这几日的颓废。任谁在同一的环境呆久了,忽然有着别样的感受,都会有些兴奋,根本不在乎那里可能有着致命的危险。

    梦洁的提议风廉从来没有不赞同的时候。两人循着香味的来处走了大半天,眼前突然一亮。

    太美了,这简直就是仙境一般的存在。无数不知名的花朵在绽放,有的大如脸盆,有的小如尘埃。连绿叶也是那种很招摇的嫩绿色。

    灿烂的光芒来自花朵的自发光,看起来真的赏心悦目。两人都被这个奇异的美景惊呆了。特别是梦洁,都想冲上去抱着那些花朵好好欣赏。

    想归想,两人没有放松警惕,只是在原地观望。越是奇异的地方,危险也可能越大。

    “这么美丽的地方,居然没有一只活物。”梦洁说道。

    风廉也注意到了这里的怪异,连一只小飞虫都没有。特别是中央的那个大约十米长宽的水池,清澈见底,里面五颜六色的卵石一看就知道肯定不是自然形成,而是有人刻意摆放的。因为那像是一个阵法的脉络。并且池中没有一片落叶或者其他的杂物。清香就是由池中中传出。

    “哥,你看那里。”

    风廉顺着梦洁指示的方向看去,在水池上方的那块巨石上,有着一个玉白色的骨架,是一只双头翼龙的骨架。

    双头翼龙,只存在于传说中。据说它是混沌巨兽中的一种,凶猛异常,速度在混沌巨兽中排位前十。体型越小的双头翼龙,飞行的速度越快。古时候的大能最喜欢拿它来当坐骑,这是一种身份和能力的表现。

    再看双头翼龙的脚下,密密麻麻的都是各种灵兽的骨头,也有人骨。有很多已经变得灰暗腐朽,有的还发出光泽。

    “这只双头翼龙这么小,到底是什么级别的灵兽呀,连尸骨都这么靓丽。”梦洁感叹。

    “我总感觉到危险,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风廉看着眼前的怪异场景,心里越发不安。

    “嗯,我也感觉到有些不安。”梦洁点头。

    两人刚要转身,风廉突然将梦洁推开。身边静止不动的黑色藤蔓不知何时缠住风廉的双腿,还有几根藤蔓伸向梦洁。

    梦洁看到倒挂着的风廉,拿出一把锋利的短刀,跳起想要砍断藤蔓。刀刃像是砍在精钢上,闪出数点火花,凡级一品的短刀居然出现了豁口。

    风廉弯腰抓住藤蔓,像以往一般想要拉断藤蔓。这些软绵绵的藤蔓弹性极强,既拉不断,想折断也不行。

    梦洁还想上来帮忙,可是她已经分不开身,无数藤蔓,野草涌向她。用了数种办法都没能将它们毁掉,连把它们击败的办法都没有。这些植物简直就是不死的小强,火烧、刀砍、皆无效,更拔不掉。唯一的弱点就是速度比较慢,让梦洁能以灵巧的身法避开。

    吊着风廉的藤蔓并没有停住,而是顺着大树黑色的枝干,慢慢移向水池的方向。

    风廉有些急了,让他感觉到最危险的地方就是那个一尘不染的水池。掉落其中必定是万劫不复的后果。尝试了几种方法都无效后,风廉只能疯狂地扭动自己的身体,想要以此最原始的方法来摆脱藤蔓对自己的缠绕。

    五根缠住自己的藤蔓被他不断扭动,旋转的身体拧成一股绳。

    “噼噼啪啪”的微弱声音传来,让风廉感觉到缠住自己双腿的树根藤蔓彼此是排斥的。当它们被风廉强行彼此缠绕在一起时,就想推开靠近自己的另一株藤蔓。

    “内讧!”风廉心中想到了这个词。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他只能顺着自己的直觉去继续旋转身体。

    果然,随着藤蔓缠绕得越紧,它们之间的排斥越明显。像是有着意识,它们都想要独自将风廉送到水池中,不需要其他藤蔓的相助,也更不愿其他藤蔓分享自己的成果。

    风廉心中大喜,加速旋转的速度。噼噼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密集,越开越响亮。一股清香传来,是那些藤蔓裂开后流出的液体发出的散发出来的味道。有一滴落入猝不及防的风廉眼中。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之后,风廉发现自己居然能感受到藤蔓的意识。

    风廉没有高兴,反而有些害怕,怕被夺去意识。从所学的知识中分析,自然界中有很多能夺取他人意识的存在,都是先让你感受到对方的意识,再慢慢引诱你深入。最后吞噬或是占据你的主体意识。

    “神液,我,我,神液!”藤蔓传来的意识很简单,就这两个词。风廉猜想神液应该是水池中的水。这时他才注意到神液散发出的芳香和树液的芳香基本一样,只是树液的香味中含有一种青涩的感觉。不如水池的香味纯净。

    风廉无暇再深入地思考原因,还是先摆脱这些藤蔓才是正道。此时他已经到了花朵的上方,那些花朵也诡异得很,落入其中想必比被藤蔓缠住更危险。

    风廉弯腰看去,五根藤蔓还剩两根,其他的都已经断裂,无力地悬挂在上边。剩余的两根还在缠打,彼此接触的地方表皮不断脱落。露出里面鲜红色藤心,很像人的伤口。树液也是从流出来的。

    它们像是在夺取彼此流出的树液,败落的一方伤口变大,体型慢慢变小,胜利的一方反之,还长出几颗小小的黑色嫩芽。

    风廉心中大喊“糟糕”。要是让他们分出胜负,自己根本无法摆脱变粗的那一根藤蔓,它必定比五根藤蔓合起来都要强大。他取出短刀砍向伤口,心想这应该就是它的弱点,

    果然,藤蔓传来疼痛的意识。可是这一刀下去,他的刀像是伸进熔炉中,刀口被树液给融化了,只剩下半截刀柄。

    风廉立即想到历练中采药的一些经历。有些药材是会融化金属类的器具,有些则是被金属类的器具腐蚀。

    病急乱投医。风廉现在也无他法,想到什么就用什么方法,只希望能尽快解脱藤蔓的缠绕。他拿出采药最常用的玉尺,向藤蔓的伤口斩去。

    藤蔓像是有着无数眼睛一般,见玉尺斩来立即松开风廉,以极快的速度收缩,避开了玉尺。

    风廉掉落的瞬间,身子一扭,划出一条弧线,双脚落在鲜花的边上,没有踏入它们的领地。

    “啊……”风廉忍不住大喊一声。刚才被藤蔓洒落的树液掉落到眼中,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忍无可忍。

    “哥,你怎么了?”梦洁看到风廉捂住眼睛的手指缝中溢出紫黑色血液,不顾一切地冲过来。

    “啊!我的眼睛……”风廉又忍不住大叫了一声才稳住情绪,安慰梦洁道,“我没事了,就是眼睛有点疼。”

    梦洁知道能让风廉喊疼,那疼一点深入骨髓。她背起风廉,接过他手中的玉尺,向那些黑草扫去,瞬间切下了一大片。星星点点的淡黄色草液从那些断裂的地方流出,所有的黑草见到那些草液,像恶鬼扑食一般抢夺那些树液。看来这些黑草的智慧比藤蔓要低很多档次。

    梦洁注意到这些草药比藤蔓流出的要浑浊许多。猜想它们的智慧程度应该与汁液的纯净度有光关。她很想收集一些回去研究,但此时肯定不合时宜。

    梦洁手中的玉尺又横扫数次,割倒一大片黑草。不仅原先攻击它的那些植物都不再搭理她,转去抢食那些流出的树液,彼此混战在一起。

    连一些静止不动的植物都向草液处移动。整个森林仿佛都躁动起来。

    梦洁不敢再停留,背着风廉拼了命地驰奔,直到筋疲力尽,才停下来歇息。肩头被疼痛难忍的风廉咬开一个伤口,鲜血还在流淌。

    此时的风廉处于半昏迷状态,双眼鼓起紫黑色的大包,时不时还有一些红褐色的粘液流出。无力地说着“我渴,我渴。”

    现在去哪里找水,梦洁看着肩上的伤口。咬牙用玉尺在自己的手腕上划过,将自己的鲜血滴入风廉的口中,风廉才沉沉睡去。

    梦洁环顾了一下地形,又背着他走了十余里。看到一条小河,梦洁才把风廉放下。

百度搜索 踏破太古 天涯 踏破太古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踏破太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易水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易水川并收藏踏破太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