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博瑞克揉着他的下巴。

    “我希望人们在下结论时不要再打我了。”他抱怨道。

    身前的古达说道,“这是你应该付给我的。我不可能屁股后面跟着半支皇家卫队去寻找萨博,即使我找到他,他最好能付给我工钱,这都是你的错,狂人。”

    博瑞克只有认同,在这个国家的人千方百计想除掉他的情况下这确实有些棘手,他觉得自己应该显得有些同情心,“看,古达,我会为你编造一下。”

    佣兵转身从一匹马背上卸下一具马鞍,扛在肩上,说道,“喔,真的?但怎么做呢,我祈祷,你的计划是这样做吗?你要给阿博

    巴卡——凯许军务大臣的官邸送一份礼貌的短信吗?上面写着‘亲爱的老爷,跟您说一声请放过我的朋友。当他碰到我时,他不知道我的头上顶着斩立决的官司。’是这样吗!”

    博瑞克站在那,咬合他的嘴巴确定下巴没有骨折掉。那里很疼,一侧的牙齿也有些松动,但他确信那里还好。他环顾这个老谷仓。旁边的农屋被烧毁了,既可能是强盗干的,也可能是女王的军队出于任何原因实施的正义惩罚,但正是这样,给了博瑞克这小队的人一个机会休息一下。作为一支补给精良的骑兵部队,鞍囊中都备有饲料,博瑞克为他的坐骑取了少许。苏力虚弱的坐在一堆满是老鼠的麦杆上,品尝着骑马的痛苦。耐可已经为他的马卸了鞍,还精心找到的些最干净的麦杆喂给它吃。他一直哼着曲不知名的小调。而且他的笑容就从没有消失过。

    古达说,“当马休息好,狂人,我们之间就两清了。我的意思是我想办法回弗热法,然后找船去小凯许。在那帝国的势力鞭长莫及,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也许我得在那生活下去了。”

    博瑞克说,“古达,等一下。”

    大个子佣兵把马鞍扔在地上问道,“干什么?”

    博瑞克把他叫到一边,低声说,“我很抱歉让你卷入这些。但我需要你留下来。”

    “你需要我,狂人?为了什么?为了你不会一个人死?谢谢,我更想死在一个妓女的怀里。”

    “不是,我的意思是没有你我无法到达凯许城。”

    古达对天长叹,“为什么是我?”

    博瑞克说,“看看那个男孩,他现在看起来很糟糕,可能他知道德本城的全部事情,但他只知道那么多了。还有那个伊萨兰尼……好吧,我不能说他很可靠。”他用一根手指指着自己的脑袋,做了个熟知的手势。

    古达看了一眼两个一脸抱歉的同伴,不得不承认,“所以你得留神。但我为什么要在乎这些?”

    博瑞克想了一下,一时找不出个合适的理由。通缉使他们系于一线,但这里面没有真正友谊的成分。老佣兵喜欢用自己的方式做事,但不是博瑞克想要的伙伴关系。“好吧,我真的会让你成为个富人。”

    “要怎样做?”

    “把我带到凯许,见到我要见的能帮我把这一团糟处理清楚的人后,我会付给你干一辈子佣兵都挣不到的报酬。”

    古达眯起眼睛考虑博瑞克的话,“你刚才不是这样说的?”

    博瑞克摇头,“我保证。”

    “你从哪拿到这笔你保证的钱?”古达问。

    博瑞克考虑告诉他全部的故事,但又不能完全信任他。一个无名之辈逃脱一个不属于.他的罪行是一回事,一个王子被追杀就是另一回事了。即使博瑞克知道士兵不会留下他队伍中任何一个猜测出他身份的人活口,古达还是很有可能铤而走险。博瑞克有以往和佣兵共事的经验,无需去争论他们的忠诚。

    博瑞克最后说道,“我被控因官场问题谋杀了德本城的总督夫人。”古达对此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博瑞克感到自己编得还算可以;政治谋杀看起来在凯许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凯许城有人能帮我洗脱这一切,更甚,他们有财力——充足的财力——他们可以给你”——他迅速的用王国的币制和帝国间的进行了下换算——“2000黄金埃居。”

    古达一下瞪大了眼睛,然后摇头说,“听起来真好,狂人,但和一个婊子的承诺没什么两样。”

    博瑞克说,“好吧,3000。”

    想要把博瑞克推上绝壁,他说,“5000!”

    “成交!”王子回答,在手心中啐了一口,然后伸出手来。

    古达看着伸过来的手掌,在这个古老的交易方式下,知道自己不是接下这个买卖就是要做一个破坏誓言者。最后,他也在掌心啐了一口和博瑞克握手。“真该诅咒你那双该死的眼睛,狂人!如果这是场骗局,我发誓会用剑掏出你的肠子来!要是我糊里糊涂的死了,在见到死亡女神前,我会很高兴的带你上路。”

    博瑞克说,“如果我们完成这笔交易,你会富甲一方的,古达 布。”

    古达躺到一堆麦杆上,让自己尽可能的得到休息,“我宁愿你用另一种方式提出你的要求,狂人。”

    博瑞克留下佣兵自己在那里自言自语,坐到苏力的身边。“你能做到吗?”他问。

    男孩说,“当然。我只是有点疼。但这个畜生的后背就像一把刀子,我几乎裂成两半。”

    博瑞克笑了,“开始时有点难。在我们今晚离开前,我们在这个谷仓里指导你一下。”

    古达说,“那没什么用,狂人。我们要舍弃这些鞍具。男孩要准备无鞍骑行。”

    耐可用力的点头,“是的,这是真的。如果我们卖这些马,我们必须不让人看出这些是军马。”

    “卖?”古达叫道,“为什么?”

    “在庆典期间,”耐可答复,“我们可以从萨尼河上更容易到达凯许城。走水路,我们能混在人群中。但乘船需要旅费。所以我们必须搞到点钱。”

    博瑞克考虑了一下自己在弗热法采购装备后剩下的钱,知道耐可是对的。他们没有足够的资金够一个人在像样的旅店中吃上一顿上等的饭菜。

    “谁会买它们?”古达问,“它们都有烙印。”

    “是的。”伊萨兰尼人说,“但还是能处理这个。这些鞍具,唉,破坏了它们就不值钱了。”

    古达用一只手撑起来,“你能改变烙印吗?你的袋子里有烙铁吗?”

    “还要好,”他在袋子中摸索,然后掏出一个小坛子,接着他继续在袋子中翻找,又拿出一个小笔刷。“众位上眼。”他打开坛子的木塞,把笔刷伸入坛中。“烙铁会留下破绽,会很容易被人发现。这个,怎么说呢,是艺术。”他走向离他最近的一匹马。“这些军马的烙印全是皇家卫队的图示符。”他用笔刷在马匹的腰部开始轻轻涂抹。其他人可以听到咝咝的声音,他的笔过之处马毛开始变黑,好像是被火烧过一样。“请把马抓牢。”他对博瑞克说,“这不会让它们感到疼痛,但热度会惊吓它们。”

    博瑞克走过来抓住马缰,战马的耳朵晃动,不知它是否会让这艺术进行下去。

    过了一会儿,耐可说,“看。这是星赖马贩琼 苏特的图案了。”

    博瑞克走过来看。烙印变了个样,耐可做到了。这看起来就像是用烙铁烙上去的一样。“凯许城有人认识这个琼 苏特的吗?”

    “不可能,朋友,就像世上没有这个人一样。怎么说,星赖也许有一千多个马贩,谁能说全部认识他们?”

    古达,“很好,那么,当你干完这件事准备上路时,就叫醒我,好吗?”说着,他有舒舒服服的躺回麦杆堆上。

    博瑞克注视着耐可,说道,“当我们到了萨尼河,为你着想最好离开我们。”

    “我不这么想。”他咧开嘴笑了,“我无论如何都要去凯许城,庆典让那里很容易挣钱。想必那里会有许多搏彩游戏让我的小魔法有一番施展的天地。另外,如果我们一起走,男孩和古达分别在前方和后面探路和扫尾,我们比较容易不被抓住。”

    “也许吧。”博瑞克说,“但现在他们对我们的特征十分熟知。”

    “但不包括我。”他呵呵笑着,“当那些卫兵拦住车队时谁也没有看到我。”

    博瑞克回想当时的情景,记起当时卫兵排察了每个人,但耐可不在场。“是的,你提出了这个,你是怎么做到的?”

    “保密。”一个亲切的笑容,“但那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我们要对你的容貌做些调整。”他的一双慧眼打量了博瑞克的头发,“你的黑发露出了红发根。所以我们得给你设计出另一幅外表,伙计。”

    博瑞克摇头,“你口袋里的另一个惊喜?”

    弯腰拿起他的口袋,耐可的笑容咧得更大了,“当然了,伙计。”

    博瑞克用力得摇着苏力的肩膀唤他起来。男孩马上苏醒,看到已是黑夜了。古达在门边示警,宝剑出鞘,博瑞克来到他身边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

    “什么?”博瑞克低声问。

    古达做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认真的倾听,“骑兵。”他低声回答。又听了一会儿,他收起宝剑,“他们向西边去了。这个谷仓离大路很远,所以他们不太会察看这里。但当他们遇上了我们留在吉洛格的‘步兵’后,他们会像见到大便的苍蝇似的铺天盖地而来。我们最好上路了。”

    博瑞克决定了四匹马中最适合苏力骑的一匹,推了他一把。递过马缰,“用左手抓牢马鬃,我们必须赶路。伸直你的双腿来保持马背上的平衡,不要用膝盖夹住马的腰部。你明白了吗?”

    男孩点头,他的表情很明显,骑马赶路比冲入一群士兵当中好不了多少。博瑞克转身看到耐可正扛着鞍具走出谷仓,“你要把它们放到哪去?”

    满面笑容的伊萨兰尼说,“在后面有一堆肥料。我认为他们不会搜查那下面。”

    博瑞克只得大笑,一分钟后这个快乐的家伙回到农舍,带着他的口袋和拐杖利落的跳上马背。博瑞克闻到了他身上散发的气味,“喔,如果你就是那堆肥的实例。你就做对的,他们不会很快转到那里去的。”

    古达,“来吧。让我们天亮前离这个大道越远越好。”

    博瑞克示意出发,佣兵推开谷仓的大门,然后跳上马背,用力踢马,开始飞奔,后面博瑞克、苏力、耐可也跟了上来。博瑞克撇开他的不佳感觉——他总是觉得有人埋伏在道路两侧,把思想集中在一个现实上:每一分钟都把他带向凯许城,他朋友和艾兰德的身边。

    帕赫斯镇很繁荣,镇中的桥梁把从弗热法通往凯特拉的道路在萨尼河上连接起来。摆渡和航向凯许心脏的漕运,使桥的东面河流的南岸那里的大型仓库和河滩区每年都在扩大。几艘吃水浅的帆船正顺风向西航行,驶经从凯许城到贾米拉延岸的其它小镇,最近这些年除了洪水时期向上游航船不成问题。在辽阔的欧文蒂普湖面上航行的船支,也像米达凯米亚的海面上的一样众多。

    博瑞克四下看了看,还是感觉自己的装束傻里傻气的。他穿着身达哈,这是阴雨山班惴非人的传统服装。这件外衣是由许多色彩绚丽的布料组成的,宽肩收腰,就像是一件宽外袍。他的右臂是裸在外面的,就像他的双腿一样。代替靴子的是一双交叉绑带的便鞋。缺少护甲他感到既可笑又脆弱。但班惴非人是凯许边远的少数几个白皮肤民族。博瑞克剃了个平头,耐可用一个难闻的调和物为他染了发,他现在的发色是近似白色的金发;一种有香味的润发油让他的头发保持直立。班惴非人同样也是冷漠而孤僻的部族,所以别人也不会对他的沉默寡言起疑心;博瑞克祈祷不会在这里碰到一个他们的族人,他们的语言与凯许其它民族的语言没有任何瓜葛,博瑞克对此一字不知。但他找到了一个翻译,苏力说他对班瑞非人的根惴非语了解一点,所以博瑞克向他学了些短语。

    当耐可给他找到这身外域的服装时,博瑞克没有任何想法,如同这个小个<cite></cite>子干的每件事,都会让人感到格外的惊讶。耐可实现了博瑞克最基本的愿望,为他在这个中等小镇里买到了把在大城市都找不到的细身剑。不知如何,他猜出了博瑞克的每个念头。

    苏力打扮成一个班那-赦瑞的男孩,他们是乍浦沙漠中最大的一个部族,身侧也挎了柄宝剑。长袍加身、头上裹着头巾只露出双眼,如果他记得走一条直线,别人会以为他是个矮个子成年人。男孩不愿抛下他那身熟悉的破衣服,直到古达威胁说要用剑割烂掉他身上的衣服时他才妥协。自从知道他们被通缉后古达就失去了耐心,博瑞克不晓得这是否只是佣兵的又一个玩笑。

    古达卖掉了他的旧皮甲,买了一身上好的装备。一件几乎是全新的钢甲和一对腕甲。他的破头盔也换成了犬兵佩戴的样式,这个金属罐的盔顶上有一根盔钉,帽檐边上镶着一圈黑色的兽皮,保护后颈的金属链甲垂在肩膀上。这链甲可以裹住面孔,现在的古达只留下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耐可总算撇下了他那件褪色的长袍,现在穿着一件可以说是难看的桃色长袍,只比博瑞克的那身稍微强一点。但伊萨兰尼人认为自己的换装已经完美无缺了,博瑞克不想对此和他发生任何争论。

    耐可对他们安全抵达凯许城很有信心。他们四人完全可以混入旅客当中。

    就像博瑞克想到的,这里到处都是士兵。他们试图不去引人注意,但他们太多了,检查着每一张行人的面孔,让人感觉到他们在这里事出有因。

    转过一个街角,走在古达和耐可前面几步远的博瑞克和苏力走向了一个靠近码头的客栈。下一班船将在两小时之后出发。他们要装作是刚好凑在一起的几个陌生人,一同来打发他们的时间。

    走过一个敞开的大门时,苏力踉跄了一下。他低声说,“主人,我认出那个声音了。”

    博瑞克把男孩推到旁边的门口,示意走过来的古达和耐可继续前进。“你说什么?”博瑞克问。

    苏力手指身后的大门,“我虽然只听到几个字,但我听过那个人的声音。”

    “谁的声音?”

    “我不知道,如果让我再听一遍,也许我能记起来。”男孩转身走过那扇大门,在另一侧停了会儿,然后转回街角,四处张望好像是在等人。他又做了一会儿戏,然后转身对博瑞克耸了下肩。当他走过那大门时,他尽可能快的回到博瑞克的身边,“这个就是我那天在德本城总督府偷听到想杀你的那个人的声音!”

    博瑞克愣住了。如果他们再次走过那扇门,就会引来别人的注意,但他想知道这只猎狗的面目。“等在这。”博瑞克说,“看看谁从里面出来。然后回旅店告诉我们。”

    博瑞克留下男孩,匆忙的走向同伴等他的客栈。另外两人已在那里喝酒,他在他们的桌边停了一下,“这个镇里可能有人认得我。”然后转身坐到了旁边的一张桌子。

    时间不长,男孩来了,坐到博瑞克的身边,“是那个黑斗蓬的人。他仍然穿着它,主人。那是他的声音。”男孩低声说。

    “你看到他的脸了吗?”

    “我可以认出他。”

    “很好。”博瑞克说,知道另一桌的古达和耐可也在听男孩的讲话,“下次碰到他时,告诉我们知道。”

    “主人,还有件事。”

    “什么?”

    “我确认他是个真血。”

    博瑞克点头,“这我知道。”

    “但不完全,当他敞开斗蓬时,我看到他脖子上戴着金项圈。”

    “那意味着什么?”

    这次古达回答了他,愤怒的嘶声道,“这意味着,你这个一脑袋浆糊的疯子,那个真血不仅仅是个真血,他还是凯许皇室家族的一员!他们是唯一允许佩带金项圈的人!他也许是女王的远亲,但女王仍会在他出生时送去她的礼物!你把我们该死的带入了什么样的麻烦?”

    阴沉着面孔的侍女走了过来,博瑞克保持沉默。当侍女离开时,他焦躁的要了两杯麦酒,然后他半转身对古达说,“这是个深奥、曲折的故事,朋友。我说过,这是政治事件。”

    侍女为他们拿来了麦酒后离开,古达说,“我那亲爱的死去的母亲想要我去干荣誉的买卖,盗墓。我听了吗?没有。作个杀手,像你叔叔格斯塔沃一样,她又说。我留意了吗?没有。当一个死灵巫师的学徒——”

    博瑞克想要去欣赏这黑色幽默,但发觉自己正在玩味这刚刚得到的线索。谁在试图杀死自己和艾兰德?为什么?明显这场阴谋来自帝国的最高层,但是皇室吗?他叹了口气,继续品尝他的苦麦酒,试着放松自己,等待可以登船。

    登船的叫声响彻码头,博瑞克和他的同伴还有客栈中其他十几个人站起身,整理他们的行李,蜂拥挤出大门。外面,博瑞克看到岸边的斜坡上站了一队皇家卫队,正在观察每一个登船的旅客。这些士兵是内务军团,他们控制着凯许的心脏。他们头戴金属头盔身着珐琅成黑色的胸甲。黑色的短裙、黑色的护胫甲和黑色护带给他们一幅虎视眈眈的外表。军官的区别是在头盔上有一个红色的盔缨,一直垂到他的身后。博瑞克说,“安静些,要显出你没有什么要隐藏的东西。”他轻轻推了把苏力,让他独自前行,古达和耐可则是走在最前面,博瑞克拖后面,观察。

    士兵对每个人都对照着一张羊皮纸察看,那可能是他们三人的通缉特征。他们放过苏力,没有任何查问。古达被拦住,问了些问题。但怎么说他的回答哄过了他们,士兵挥手让他通过。

    当博瑞克看到耐可转身手指人群中的自己对士兵讲话时,他的心凉了半截。士兵说了些什么,然后点头,接着又告诉了另一个士兵。三个士兵离开斜坡笔直的走向他,博瑞克感到自己口干舌燥起来。决定让出些空间好施展开自己,他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向协坡。

    当他试着躲开士兵的路线时,一个士兵抓住了他的手臂,“等一下,班惴非。”这没有任何理由。

    博瑞克让自己尽量显得焦躁和高傲。他扫了眼站在斜坡上的正注视着事态变化的军官。“干什么?”他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变调。

    “我们听说了你在哈塔拉上路时的战斗。也许商队守卫没法让你让路,但这艘船上有六个军团士兵。要是想找同样的麻烦,我们就把你丢到河里去。”

    博瑞克瞪着这个士兵,含糊的骂了一声,然后说了句苏力教过他的短语。他挣开士兵的手掌,三个士兵同时把手伸向了自己的剑柄。博瑞克摆了下自己的宝剑,掌心向外,表示他无意找麻烦。

    转身离开他们,他尽量保持着暴躁、无理的山民模样,希望自己的双腿不要打晃。他是最后一个爬上斜坡登船的旅客,然后找了个面对着三个同伴的位置坐了下来。六名士兵最后上船,聚在船尾聊天。安静的,博瑞克默默发誓,自己到达凯许城后会很高兴的掐死那个小个子伊萨兰尼。

    一天半后,经过途中的三次停泊,凯许城的轮廓进入了视野。博瑞克从伊萨兰尼给他的惊吓中恢复,开始陷入没有结果的担忧中。现在的情景看起来毫无希望,但不管怎样他必须继续下去。就像小时候父亲教过他和艾兰德的,他们的一生中保证会经历失败,但要想成功就得冒险。他还是不能真正理解父亲与他和艾兰德讲过的话——他们拥有皇室血统,没有事情他们真正不可以去做,但是他们的身份使他们望而却步。

    现在博瑞克对于父亲想要解释的意思理解得更多了,现在这场冒险的赌注是他自己,他的弟弟,甚至是整个王国。

    当他们的船靠近凯许城上游的码头时,博瑞克看到船上的几队士兵上岸了。他们也许是去打开通向上游或欧文蒂普的航道,或者他们就是这个城市的普通士兵,但他们也可能是搜查登陆旅客的哨卡,他和艾兰德碰面的障碍。

    船开始靠港,博瑞克向后走向那几个军团士兵。士兵正准备上岸,当船帮碰到码头时,博瑞克走到了登船前与他讲话的那个士兵身边。士兵扫了他一眼后,转身移开。

    最前面的旅客上岸了,博瑞克什么也没做,但当他看到每个人都被查问时,他知道自己这次不能简单的混过了。所以他转身再次用生硬的语调对那个士兵说道,“我在帕赫斯对你讲了粗话,士兵。”

    士兵眯起眼睛,“我知道,但我不会去理会你说胡话的。”

    博瑞克随着他向前走,“我是来看大典的,并要到缇斯-欧纳卡的神庙去参拜。”他看到士兵们身着的链甲上有战神的双面,“在这个神圣的时刻,我不想与士兵流血。那个伊萨兰尼和我玩牌时骗了我,所以我十分生气。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吗。”

    士兵说,“没有人在进入军师的神庙时会带着对武士的侮辱。”走上斜坡,在排察其他旅客的士兵前,两人把右手的前臂绞在一起摇动,“让你的背后没有敌人。”

    博瑞克说,“愿你胜利的战歌永远哼唱,士兵。”

    就像是两位老朋友在道别,两人再次摇动手臂,博瑞克转身走过两个码头上的士兵。一个人看着这场道别,想要拦下博瑞克提些问题,但想了想便把注意力集中在另一个要通过的旅客上了,一个来自星赖的古怪伊萨兰尼小个子。

    博瑞克穿过大街停下来,看身后发生了什么。耐可和那个士兵好像陷入了某个争论,其他士兵的注意力也被吸引到那里。古达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看起来是趁乱混出来的。过了一会儿,苏力也过来了。现在耐可的身边围了一圈士兵,其中一个指着他一直背在身上的口袋。

    最后,双方都缓和了些,伊萨兰尼把口袋交到最先的那个士兵面前,士兵伸手在口袋中翻找。翻了一阵,士兵把口袋底朝上想倒出口袋里的东西。但明显口袋是空的。

    古达吹了声口哨,“他是怎么干的?”

    博瑞克,“也许他全部的魔法不仅仅只是个手彩。”

    古达,“好吧,狂人,我们进城了,现在去哪?”

    扫了眼四周,博瑞克说,“右转沿着码头走下去。在第三个街口再向右转,接着一直到你看到第一间客栈为止。我们会在那里碰面。”古达点头,离开。“苏力。”博瑞克低声道,“在这等待耐可告诉他去哪碰面。”

    “是的,主人。”男孩回答。博瑞克离开他,尾随古达而行。

    这个客栈是个河岸边上一个破旧的设施,店名却堂皇的称作皇帝的旗帜和宝石皇冠。博瑞克不知道这个奇怪的店名是出自凯许的哪段历史,但至少他看出这个设施与皇家和宝石没沾一点边。这里就像米达凯米亚几百个城市中上百家的旅店一样。虽然语言和习俗可能不同,但顾客都是一路货,强盗、小偷、各式各样特异的割喉者、赌徒、娼妓还有酒鬼。博瑞克第一次在凯许感到家的感觉。

    打量四周,博瑞克感到这里和王国一样十分尊重个人的隐私。随意的,他向下看了眼自己的杯子,“我们猜在这里的顾客中至少有一个凯许的密探或是告密者。”

    古达摘掉自己的头盔,挠了下头,出汗让他感到头上痒痒的,“这是个稳赢的赌局。”

    “我们不能待在这。”博瑞克。

    “当然。”古达说,“但在找个寄居前我想在这喝一杯。”

    博瑞克同意,古达召唤一个服务生,后者带来了四杯冰麦酒。博瑞克吮了口酒,“我很惊讶这是冰镇的麦酒。”

    古达伸了个懒腰,“如果你下次外出时往北转转,狂人,你会看到一个叫光锥山的小山头。这个山脉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她最高峰常年都被冰雪覆盖。如果条件合适,那里反射的阳光会形成一个让人难忘的奇观。这就是这个城市冰交易兴旺的原因。冰块采集者公会是凯许最富有的公会之一。”

    “活到老学到老。”博瑞克说。

    耐可,“我不喜欢这样。酒应该是热的。这会让我头痛。”

    博瑞克笑了。古达问,“好了,那么,我们到凯许了,现在怎么去你的朋友那里?”

    博瑞克的声音低了八度,“我……”

    耐可眯起了眼睛,“现在又怎么了?”

    “我知道他们在哪。但我不确定怎样去那里。”

    古达的双眼射出愤怒的目光,“在哪?”

    “他们在皇宫里。”

    “出尔反尔!”古达被气炸了,这让店中的许多顾客都转身观望这里。压低自己的声音,但古达仍然很气愤,“你在开玩笑是吗?请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博瑞克摇头。古达起身插好长匕首,戴上头盔。“你要去哪?”博瑞克问。

    “任何地方,只要没有你就行,狂人。”

    博瑞克,“你承诺过!”

    向下看着博瑞克,古达说,“我说过带你到凯许城。你在这了。你从没有说过什么皇宫。”质问的手指指向王子,“你要付我的5000埃居,我连那十分之一都还没见到。”

    博瑞克,“你会得到那笔钱的。我保证。但我必须要找到我的朋友。”

    “在皇宫里。”古达叱道。

    “坐下,别人在看着你。”

    古达说,“让他们看去吧。我要搭我能找到的第一班船去凯瑞,然后在凯思露乘船去王国东部。我会在一个商队里边领略异国的风景边度过我的余生,但我能活下去,这要比你说的去皇宫好上不知多少。”

    博瑞克微笑着,“我知道一两个小窍门,那会让你留下来和我们在一起吗?”

    古达不能相信博瑞克是在正经八百的讲话。过了一会儿,他说,“10000埃居。”

    博瑞克,“成交。”

    “哈!”古达咬着牙说,“当我们一两天后就会死悄悄时,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轻松承诺。”

    博瑞克转身对苏力说,“我们需要联络几个人。”

    苏力茫然的眨着眼,“什么,主人?”

    博瑞克低声说。,“盗贼公会。欺骗者。乞丐帮。不管这个城市叫它什么别的名字。”

    苏力有些理解的点了点头,但他的表情告诉博瑞克他对此没有任何线索,“怎么做,主人?”

    博瑞克,“你是哪一类的街头乞丐啊?”

    苏力耸了下肩,“一个来自没有这样组织城市的乞丐,主人。”

    博瑞克连连摇头。“看着,从这出去找到最近的市场。然后找个乞丐——你会做这些,是吧?”苏力点头。“给他一个子儿,然后告诉他有几个旅行者有急事要找人谈谈,这个事值得那些行走于城市里人花些时间来听。知道了吗?”

    “可以,主人。”

    “如果那个乞丐问问题,就说……”博瑞克试着去回忆一些詹姆斯告诉自己的童年时与克朗多盗贼打交道的故事,然后他补充上,“……有个人不想找麻烦,但想做个双方都受益的交易。你能行吗?”

    苏力重复了一遍博瑞克教过的话。博瑞克很满意男孩记住了它们,他让男孩走了。然后三个人各怀心事的默默喝酒,直到博瑞克看到耐可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一些奶酪和面包。盯着这个伊萨兰尼,博瑞克说,“嘿,等一下。刚才士兵检查这个口袋时它是空的。”

    “对。”耐可说,他的白牙看起来和他的面孔很不搭配。

    “你是怎么干的?”古达问。

    “这是个小花招。”小个子笑着回答,好像这个回答已充分解释了一切。

    太阳下山时,苏力回来了,坐到博瑞克的身边说,“主人,这花了点时间,但我最后找到了一个你要我找的人。我给了他一个硬币,把你教过的话告诉他。这个人问了许多问题,但我只重复了你讲过的话,拒绝回答其它问题。他吩咐我等在那然后就消失了。在我等得有些害怕时,他回来了。他告诉我那些你希望见到的人想要和我们会面并告诉我了时间和地点。”

    “何时何地?”古达问。

    苏力对博瑞克说,“时间是日落后第二遍钟响时。见面地点要走一点路。他让我反复背熟方向我知道怎么去。但我们必须从市场出发,我没有告诉乞丐我们在哪落脚。”

    “很好。”博瑞克说,“我们待在这的时间够长了。出发。”

    他们起身离开,跟着苏力找到了最近的市场区。这里拥挤的人群和民族间的差异再次让博瑞克感到惊讶。即便他的行为像个傻瓜,也没有人会去留意这个冒牌班瑞非人。这里有大批的顾客和他们需要的商品,他看到凯许都城和弗热法一样多样化。那最黑的肤色闪现在午后阳光下,绿色平原上的雄狮猎手经过身边,同样这里也有些白皮肤的人,充分显示着他们曾是王国的住民。还有许多如耐可一样小眼睛黄皮肤的人,但他们的穿着和耐可是不同的样式——一些人身着丝绸短上衣和及膝的马裤,还有一些穿着盔甲,另有一些穿着僧侣的长袍。妇女的服装来自各地,从最时髦的到几乎赤裸,但除非她是个绝色美人否则很少会引起别人注目。

    两个阿衫塔平原人漫步经过,手中都拿着条锁着女人的铁链——几个女人赤身裸体低头行走。一旁走过了一群身着兽皮和盔甲耐热而又强壮的红发和棕发人,双方用侮辱的言语大骂对方。

    博瑞克转身问古达,“那是些什么人?”

    “布瑞恩人——来自布瑞恩(brijane)的讨海人,他们的镇子分布在怖石山下的海岸边。他们是些乘坐着自己的长帆船辛勤来往于王国东属和凯许间的掠夺者和旅行者——甚至有时他们会根据故事需要穿越无尽之海。他们高傲而又暴虐,并且他们崇拜他们死去母亲的灵魂。每一位布瑞恩女子都是先知者或女牧师,男人相信她们的鬼魂能指引他们的帆船,因此所有的女人都是神圣的。阿衫塔人对待自己的女人还不如只狗。如果不是女王在城市中颁布的禁令,他们必定会兵戈相见。”

    博瑞克,“太妙了。凯许有许多这样的怨仇吗?”

    古达,“这只是通常而已。一百左右的样子,每一次特定的节日里都会有所体现。这就是为什么御前守卫和内务兵团屯兵于此的原因。兵团的控制范围遍布帝国核心欧文蒂普周围,不超出母亲河源头光锥山、守护者山脉和怖石山脉组成的环带。出了这个范围,领主的兵马控制一切。只有在帝国国道上和类似的节日才强忍着保持和平。其它时候”——他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有一方会变成喂狗用的碎肉。”

    凯许对博瑞克来说是个奇妙的地方。街上的人群既很熟悉有是那么的陌生。他熟悉这里的许多事物,但这是一个覆盖在不同的文化下的城市。

    当他们看到市场,博瑞克叹道,“这个市场真是棒极了。”

    古达哼了一声,“这是一个当地市场,狂人。大的市场在穿过竞技场的街上,那才是旅行者常去的地方。”

    博瑞克摇头。打量四周,他问苏力,“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们还有时间,主人 。”男孩说,这时钟声响起,太阳正在落下地平线。“第二次钟响,所以还要等一个小时。”

    “好吧,那么让我们来找点东西吃。”

    他们都同意这个提议,开始在路边找寻一个不太贵的摊位。

    当天黑后的第二遍钟声响起,他们走入了小巷。“这边走,主人。”苏力压低声音说。

    虽然现在刚刚入夜,但小巷里已空无一人。狭窄的走道被被垃圾和废物搞得乱糟糟的,臭气冲天。尽量不让自己刚下肚的面包和烤肉吐出来,博瑞克说,“一个朋友告诉我盗贼经常放置一些垃圾”——他移开自己踏在一只死狗身上的脚,然后继续道——“和其它的东西在自己脱身的路线上,为了阻碍有人追击。”

    小巷尽头是一扇木门,上面有一把金属锁头。博瑞克拨弄了一下,发现它被锁死了。然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晚上好。”

    博瑞克和古达转身,把苏力和耐可挤到自己身后去。六个有武器的人走向他们。古达嘶声道,“我有个很不好的感觉,狂人。”

    博瑞克,“晚上好。你是那个我想见的人吗?”

    “因事而异。”领头的回答,这个瘦子的笑容裂得很开,脸上长满了麻子,在昏暗的灯光下就像是被人毁过容一样。身后的其他人只是几团黑影。“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需要进入宫殿。”

    好几个人笑了。“那很简单。”首领回答,“被捕,他们会把你带到最高保民官那里给你治罪。去杀一个守卫——那个每次都会有效。”

    “我需要潜入。”

    “这不可能。另外,我们为什么要帮你?你也许是我们知道的帝国密探寻找的人。你说话不像是个班惴非人,虽然你穿着他们的衣服。城市里布满了密探——我们不知道他们在找谁,你可能就是那个人,但不管怎样”他说着抽出了长剑,“你有十秒钟的时间来给我们一个不直接杀人取货的理由。”

    博瑞克和古达放低自己的武器,“首先,在我知道入口的位置后我会答应给你1000黄金埃居做报酬,然后如果你把我们带到那里报酬将加倍。”

    首领用剑比划了一下,他的手下展开,如一面墙一样封住了小巷去路。“还有什么?”

    “还有我带来了克朗多至上者的问候。”

    首领愣了一下,然后说,“有意思。”

    博瑞克不由松了口气。首领接着道,“很有意思。因为至上者已经死了七年了,现在领导欺骗者的是美德先生(virtuous man)。你的自我介绍真是太落伍了,探子。”向他的人发话,“杀了他们。”

    这个小巷太窄了,古达无法在这使用他的宽刃剑,他抽出两柄长匕首和宝剑出鞘的博瑞克短剑在手的苏力站到一起迎敌。博瑞克问身后的耐可,“你能打开那道锁吗?”

    伊萨兰尼回答,“那会花上点时间。”攻击者发动了进攻。

    当博瑞克的细身剑刺入了一个攻击者的喉咙时,古达正忙着用匕首应付对手的长剑。苏力是第一次用剑,但他乱舞一气的刀子让他的对手感到难以应付。

    失去一个同伴,让攻击者后退一步。他们都不愿迎上博瑞克的剑尖。没有人敢在这个小巷中冒险,只有等待时机。攻击者可以后退,消耗博瑞克一伙的体力,因为他们没有退路可言。所以盗贼们甘愿打车轮战,进攻、后退,再进攻、再后退。

    耐可翻弄着他的口袋,终于找到了他要找的东西。博瑞克用余光看到耐可打开了一个罐子,问道,“什么……”但马上他就不得不把自己的注意力转回去,因为对手的阔剑差点砍断了他的左臂。他用匕首格开对手的武器,接着回刺。第二个人退出了战斗,他的右臂被自己的剑刃砍伤。

    耐可把一些白色的粉末倒在左手中,然后盖回盖子。他跪在门前,用嘴吹手中的粉末。一条细直的粉末线钻入锁孔中,锁头中不断发出喀嗒喀嗒的响动。耐可站起来,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丢开自己的罐子,推开木门。“我们可以走了。”他平静的宣布道。

    马上,古达把他推进了门中,自己也跟着进屋,博瑞克发起一套组合攻击把盗贼逼退,让男孩趁机跟在佣兵身后脱身。接着博瑞克冲入屋中,古达迅速把门关上。耐可拎来把大椅子,博瑞克用它来顶住门把,这能撑住一会儿。

    博瑞克转身,突然意识到两个问题:一扇门中一个几乎是全裸的姑娘正用一种她的年龄不应该拥有的眼神看着自己,等待着会有人进屋。另外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味道,不会有错,他曾经闻到过这种气味。这是鸦片的味道,混合了薄荷草、大麻和香油气味。他们闯入了一家妓院的后门。

    不出博瑞克所料,在他们闯入没多久,三个大块头——娱乐场所的保安——腰别刀子、宝剑,手持棍棒,在走廊中出现。“这怎么了,人渣?”带头的人喊道,他的眼中闪烁着渴望流血的光芒。博瑞克马上意识到无论他说什么,这个家伙都会和他动手。

    博瑞克推开古达,用手按住佣兵的长匕首暗示他不要惹麻烦上身。用余光扫了眼身后,他说,“..城镇守卫!他们想闯进来。”

    “这群狗娘养的!”第一个大汉说道,“这个月我们交过钱了。”

    博瑞克友好的把那个大汉向门边推了推,“这些贪婪的人渣想要从你那分更多的钱。”第二个大汉想要拦住博瑞克的去路,博瑞克抓住他的手臂把他带到第一个人的身旁,“有十个人在外面,都带着家伙!他们认为为了大典还应向你们追加些收费。”

    此时,许多妓院的顾客都打开屋门,察看外面出了什么事。当看到有人拿着武器站在外面,许多门都马上关闭,接着传来一声女子的尖叫声,慌乱开始。

    第三个壮汉喊道,“你站住。”手中的棍棒向博瑞克打去。

    博瑞克勉强及时抬起自己的左臂,用手臂上的护带挡住这一击,但这一棍让他的左臂完全麻木了。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王子憋足力气喊道,“抢劫!”,所有的房门都敞开了。第三个壮汉还想追击博瑞克,但古达冲过来在他耳后用匕首柄全力揍了下去,把他打晕了。

    博瑞克艰难的把大汉的身体推向一边,大汉向一个正忙着穿衣服的胖商人那里摔去。博瑞克向那个商人喊道,“他是那个姑娘的父亲!他是来杀你的!”

    男人睁大惊恐的眼睛,飞快的冲出了大门,光着身子跑了。一个一脸睡相的中年女人站在一边,奇怪的问道,“我父亲?”

    这时,苏力用尽全力喊道,“城镇守卫!”

    接着后门被盗贼撞开。闯入的盗贼和赤身裸体的男女、克了药的吸毒者、还有两个无比愤怒的大汉绞在了一起。走廊的骚乱又引来了另一对壮汉,他们出现在走廊的另一头,来查询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博瑞克喊道,“宗教狂!他们想释放你们的女奴和男奴。你们的人在后面受到了攻击,去帮帮他们!”

    不管怎样,古达、耐可和苏力最终从乱作一团的走廊中得以脱身,来到正门口。在大街上裸奔的商人让城镇守卫蒙羞,当博瑞克打开大门时迎面正碰上了两个和平卫士。他随即说道,“哦,先生们!太可怕了!奴隶暴动杀死了她们的顾客。麻药让她们发疯,力大无穷。这里需要帮助!”

    一个士兵抽出宝剑冲了进去,另一个吹响了他的哨子。几秒钟后,十几个士兵赶来,冲入屋中。

    两个街区外,一个阴暗的客栈内,博瑞克和他的同伴坐在桌边。古达摘下他的头盔,用力的摔在桌子上,头盔几乎在这力道下弹到地上。用手指着博瑞克,他说,“我没有现在就敲掉你脑袋的唯一原因就是我们本该但还没有蹲在大牢里。”

    “那为什么你还想揍我?”

    “因为你一直在做蠢事,那差点要了我的命,狂人!”

    耐可插嘴道,“那太有趣了。”

    古达和博瑞克惊讶的盯着耐可,“有趣?”古达问。

    “今晚是我这些年里最刺激的一次经历。”小个子咧嘴笑着说。

    苏力看起来累坏了。“主人,现在我们做什么?”

    博瑞克想了一阵,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血之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雷蒙·E·费斯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蒙·E·费斯特并收藏血之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