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艾兰德无言的站在那。

    不管他怎样努力,他还是无法接受他所见到的情景:这里就是举行女王75岁大典第一天仪式的地方。在几百年中凯许最优秀的工程师们为了它的设计不断翻新、补充、呕心沥血,直到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杰作震撼性的伫立在艾兰德眼前。这个巨大的竞技场切入了山顶上上级城的中间——皇宫紧靠在它的旁边。它力尽了艺术家的技艺、工匠师的汗水和奴隶的鲜血。这里供有50000人的座位,比克朗多和里拉农的人口还要多。

    艾兰德指示同伴和他走在一起,现在距他们的出场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凯非 阿布 哈瑞兹,这个永不离身的向导,等在艾兰德身侧回答问题。

    终于艾兰德说道,“凯非,修建这里用了多长时间?”

    “上百年,殿下。”沙漠人回答道。他手指远处,那切入山顶的巨大楔形底端,“那里,靠近下级城市的边缘,很多年前,曾经有位凯许的皇帝,苏金瑞尼

    卡纳非——人们称他为仁君

    ——决心废除不是真血的国民不许在这山顶上留宿的禁制,为他的子民能获等得更重要的职位创造机会,包括几次叛国的死刑的许多次仪式都可以确定这位皇帝的善心。他感到这项提议最终失败于那些和此利益相关的人事之手。”

    “所以他颁布法令这里的一切都属于高地,包括她最下面的部分,也就影响到了上级城的一部分。然后他在那修建了一个小竞技场,大约比现在还要高十几尺。”用手扫了下前方,凯非开始讲述自己接下来的观点,“于是一块楔形的岩石在那切入,让那些无法走入上级城市的人也能从那里看到宫殿。”

    “看起来它被扩建了好几次。”洛克莱尔说道。

    “是的,”凯非说,“只入口处就被重新扩建了五次,皇室包厢被重新装修了三次。”他手指的那片被巨大丝绸遮盖着的宽大地方,就是艾兰德一行行走一侧的半月中心。礼貌的碰了下王子的手臂,凯非为他指出女王的私人区。“凯许之母,众神祝福在身之人,将在那里观看这次庆典。她的黄金王座设在一个小型华盖上,在周围是皇族和她的仆从的座位,那些皇室血脉会在那里感到十分舒适。只有一些最高层的贵族才允许进入那片区域。没有皇室的文书进入那里是死刑,女王的伊兹玛里卫兵将守卫在每个入口处。”

    手指另一排包厢,每一个都要比刚才的皇室包厢低一些,凯非说,“那些坐在靠近女王包厢的人是帝国中出生于高等家族的人,他们是廊院成员。”他讲述了他们位处高度的全部地方。

    艾兰德说,“有5000或6000人可以站在这层上,凯非。”

    沙漠人点头,“也许更多。这一层连接着地面,就像是身体两侧的手臂一样。在尽头,我们会低于女王的宝座一百尺的距离。来,让我为您介绍更多的东西。”

    沙漠人为这正式的仪式准备了一件深蓝和纯白相间的长袍,这导致了他们被这层的其他人所轻视。当他们走动时,这里的贵族认为王子一行是为了匆匆的看上一眼女王而来,有些人甚至要求艾而王国的王<u></u>子向他们鞠躬致敬。艾兰德注意到包厢后的通道全部敞开了。“这些不会全是皇宫一手操办,那是不可能吧?”

    凯非点头,“啊哈,但是他们做到了。”

    艾兰德说。“我在考虑女王的安全每年会因为这些贵族的通道失望上一次两次。那些通道是入侵者进入皇宫的好捷径。”

    凯非耸了下肩,“理论上是这样<u></u>,我年轻的朋友。因为您要明白如果入侵者威胁到了那些通道,那他们必须要控制下级城市,如果他们占领了下级城市,那可以说帝国就已经灭亡了,凯许将成为一场过往云烟。这里是帝国的心脏,一万名帝国士兵将誓死保卫这里。您明白了吗?”

    艾兰德思考着点头,“我猜你是对的。我们生于岛上,在有着众多邻国的海面上扬帆……所以我们之间对事情的考虑有些不同。”

    “我明白。”凯非回答,他手指蜿蜒的包厢和竞技场地面之间的部分。石头被递减的切除,同心的增加,所以正面看台从高地的岩石上砍凿出来。这里的几十条从地面一直连接到包厢下面一层的石梯,上面挤满了穿着鲜明服装的市民。“那里是小贵族、行会首领和富商们的座位。竞技场中心要为女王的入场保持空旷。”

    凯非说,“您和您的一行要从这里进入,殿下,您的使团将在贵族之后其他国家使团之前入场。为了显示对艾而王国是既凯许帝国后美凯米亚大陆上第二大国的尊敬,女王才会有这样的安排。”

    艾兰德对女王的这个补救向詹姆斯做了个苦相,但是说道,“我们感谢女王陛下的好意。”

    也许凯非也赞同这挖苦,但他含而不露。如同刚才从未谈及到一丝关于政治的事情,凯非继续讲,“凯许的平民允许从竞技场的入口、房顶和其它可行的地方观看这次庆典。”

    艾兰德往下级城望去,成千上万的平民被一长串士兵拦在外面。竞技场前街道的屋顶上和窗前都是绝佳的观看点。如此数量的人挤在一个地方真是有些惊险。

    一直安静的走在丈夫身边的嘉米娜说道,“我想他们能看到这里。”

    凯非摇头说道,“也许吧,但是,在苏金瑞尼 卡纳非统治之前,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阿布 哈瑞兹阁下。”洛克莱尔说,“在你为我们继续介绍之前,能和我一起准备一下我国王子今天要进行的讲话吗?”

    凯非明白这是个让他离开借口,但他没有理由拒绝这个请求,只得随洛克莱尔离开王子。许多凯许的仆人盘踞在王子一行周围,认真的为他们提供服务。他们当中有凯许宫廷密探是想也不用想的事,艾兰德想到这打量了一眼詹姆斯。“什么?”

    詹姆斯转身倚在走廊边的大理石护栏上,像是在俯视这竞技场。“嘉米娜。”他小声说。

    嘉米娜合上她的眼睛,然后她的声音进入了艾兰德的脑海:“他们在监视我们。”

    艾兰德让自己尽量不要露出声色。“我们预料到这点了。”他回答。

    “不,这次是魔法针测。”艾兰德克制住自己不要想出脏字来。“他们能听到我们这样讲话吗?”

    “我不知道,她回答,我父亲可以,但很少有人像他那样强大,我想没人能听到我们。”

    詹姆斯的声音说道,“太壮观了,不是吗?”同时传来了他思想上的信息,*我保证他们做不到,否则你能有所感觉。并且我认为短时间内我们不会受到任何 8be6." >详查,我们也只能希望我们是对的。”

    “是的,”嘉米娜回答,在“我找到它之前我不知道这是个魔法,它很狡猾,也很出色。我认为它的施用者可以听到我们的谈话,甚至可以看到我们的行动。但是如果他能触及我们的心语,我会有所察觉。”

    嘉米娜闭上眼睛,好像是因为高温而引起了眩晕。詹姆斯扶稳妻子的身体。过了一阵,*我认为这不是心灵探测,否则我能接触到它的施用者。”

    “你的意思是?”艾兰德问道。

    “我想我们被一个魔法装置定位了。也许是水晶球或?是镜子。我父亲在研究室里曾用过很多次。如果是这样,我确定我们可以被他看到,另外我们不是被读唇就是连声音也可以被收听。但我肯定我们的思想是安全的。”

    “很好,”詹姆斯说,“我终于得到这里密探的回话了。那真是个活见鬼的接头。”

    “我们还要在这个地方站上多久?”嘉米娜心不在焉的问道。

    “我想还要有几个小时。”詹姆斯给出了他的意见。同时他对艾兰德说,我们坐进了一间蒸汽浴室,那里都快把我煮熟了。这里有人想阴谋推翻女王的统治,这就是我们密探最终得出的猜测。”

    假装厌烦的打了个哈欠,艾兰德说,“我希望我始终都能打起精神来。”内心里,艾兰德说,“什么迫使着王国和凯许要陷入一场战争呢?”

    “如果我们知道这个,我们最好知晓这次反叛的发动者,我感觉很糟,艾兰德。”

    “先把明显的危险放在一边,这个城市今天下午会增加大量的士兵。每一个领主都会带来他的嫡系部队。在后两个月里,将有几千名不被女王直接统帅下的士兵驻扎在凯许的城墙内。”

    “好极了,”艾兰德回答,“好吧,在这场折磨开始前我们最好先歇上一阵。”

    詹姆斯说,“是啊,我想那会有帮助的。”

    嘉米娜在两人头脑中同时问道,“我们该怎么办,詹姆斯?”

    “等待,我们现在只能做这个,这就是他的回答。并且保持警惕。”

    “凯非回来了。”嘉米娜提醒道。

    沙漠人说,“殿下,您的评论比他们要精湛、至诚。但在今天仪式过后,我恐怕您会看到精短的发言不符合帝国的特点。”

    艾兰德刚想回答,凯非说道,“看,它开始了。”

    一位高个的男人,年迈但仍然健烁,走入了皇室包厢,来到看台边上。他穿着短裙和便鞋的真血服装,但他还戴着一个黄金项圈,艾兰德估计那重量等同于一件皮甲。他的手中拿着一根看样子是木制的手杖,黄金的杖头是一个奇特的样式——一只栖息在圆盘上的猎鹰。

    凯非低声说,但让艾兰德等人都可以听到,“凯许之鹰,皇室的象征。在公众它只出现在最高级别的庆典上。猎鹰掌握着太阳的轨迹是真血们神圣的象征。”

    老人提起拐杖,然后重重的向下撞击在石头上,发出的巨响让艾兰德感到吃惊。接着他说到,“噢 凯许,最伟大的国家,请倾听我的讲话!”

    竞技场的传声效果极佳。即使是坐在与竞技场相隔一条林荫道屋顶上的人,在周围安静下来后也可以清晰的听到他的讲话。

    “她来了!她来了!凯许之母驾到,她为你们的生命增添了无上的光彩。”这时一个几百人的真血队伍开始缓慢的步入包厢。“星辰将屈从在她的脚下,因为她是荣誉的中心!飞禽为她的声音而停止鸣叫,因为那是真知的语言!学者为她的思想而落泪,因为她的智慧无人能及!堕落之人为她而胆颤,因为她的双眼能透析人的心灵!”更多年龄不同官职各异的流淌着和女王一样血脉的真血走入包厢。

    艾兰德曾经认为自己已经与很多的女王身边的红人见过面,但在这刚刚入场的皇室队伍中他还是见到几十张生面孔。其中唯一一个曾与艾兰德交谈的人就是尼洛姆先生,这位粗壮、言语间透着滑稽的贵族是他们进入上级城时负责迎接的艾沃瑞王子的助手。艾兰德对他也是皇室的一员感到惊讶。但同时,值得思考的是这么一个粗劣的人能位居如此高位一定有所原因。在仪式官继续吟咏女王的美德时,更多的男女皇裔入场。

    “这真让让人难忘,艾”兰德试着去建立与嘉米娜之间的联系。

    詹姆斯的妻子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回答道:“是的,詹姆斯也这么认为。”

    “凯非,”艾兰德说。

    “什么事,殿下?”

    “我们可以从始至终待在这里吗?”

    “没有任何问题,直到您的登场为止,殿下。”

    “很好,”艾兰德对他的周到报以满意的微笑,“你可以回答几个问题吗?”

    “尽我所知。”凯非回答。

    “你可以随时发表你的意见,詹姆斯,”他补充上。

    嘉米娜传达了这条消息,詹姆斯微微点头同意。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在皇室包厢里,而在他们中间我没有看到任何领主和官员?”

    “只有那些与女王陛下一脉相承的皇室才可以进入这个包藏书网厢,仆人和卫兵当然也不例外。”

    “当然。”艾兰德重复道。

    “这就意味着至少有一百多人是公认的、合法的宝座传人,”詹姆斯补充。

    “倘若很多人因为合理的命令而死。”艾兰德冷冷的加上一句。

    “就是这样。”詹姆斯回答。

    当女王的亲戚入场完毕,第一个不和谐信号的出现了:包厢突然出现了一些黑甲武士。他们头上裹着头巾,脸上罩着面罩,只留下双眼露在外面。一身便于行动的长衣,在皮带上都挂着把弯刀。艾兰德听说过他们:伊兹玛里,他们是传奇的凯许阴影武士。流言把他们渲染得近乎神奇。只有那些在帝国中地位高得不能再高的人才能得到这些保镖的卫护。他们是超级战士,同样也是超级特务人员——私下里人们也谈论着他们的暗杀技能。

    艾兰德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不会显得太激动,“凯非先生,大多数时间不是女王的皇家卫兵守卫在她的身边吗?”

    沙漠人的双眼微微眯起,但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用伊兹玛里更谨慎些,他们是无敌的。”

    “这说明,”詹姆斯通过嘉米娜告诉艾兰德,“女王已不再信任自己的皇家卫队了。”

    当伊兹玛里就位,十几个身体涂油的强壮奴隶扛着一个轿子登场,上面坐着凯许的女王。贯穿整个皇室的入场,手持金杖的老人一直在吟咏一篇冗长的仪式导言,赞颂着莱珂莎(lakeisha)的功绩,那就是凯许的女王。突然艾兰德感到了四周一片紧张,开始认真聆听仪式导言。

    “……粉碎了小凯许(lesser kesh)的反叛。”老人吟咏道。艾兰德想到了他学过的凯许历史,大约是在他出生那年在帝国的两道横断山脉——凯许的环带——以南,几个成功的独立了二十几年的国家再次接受了亡国的命运。凯许自治联盟为这次反叛付出了昂贵的代价。成千上万的人被处死,只有很少的一些逃到了王国,这场毁灭在王国的历史上是一场空前的动荡——整个城市被焚烧、那里的人民被贩为奴隶。人、民族、语言和文化被消亡,只存在于奴隶中间。人群中传出了愤怒的议论声——不仅仅是在外面的街道上,许多的不满是来自竞技场下层的小凯许贵族们——血统的冲突仍然存在于人民和他们的统治者之间。

    嘉米娜脸色苍白,凯非注意到,问,“夫人感到不舒服吗?”

    嘉米娜抓住詹姆斯的手臂,靠在他身上歇了一阵,摇头说,“这天气,先生。我想喝点东西。”

    凯非仅是唤来一名在身旁的仆人。很快他为嘉米娜送来一杯凉水。嘉米娜饮水的同时,向詹姆斯、洛克莱尔和艾兰德心灵传输,“在那些愤怒和仇恨的思想冲击下,我有些措手不及。许多人想要女王死,许多许多这样的思想来自皇室包厢。”

    詹姆斯柔声轻抚妻子的手臂,洛克莱尔说,“如果你不方便继续站在这里,嘉米娜……”

    “不,洛基。我很好。我只是要再喝点水。”

    “很明智。”凯非说。

    艾兰德把注意力放回接下来入场的队伍。王子和两位凯许公主在女王之后登场,此时最高权力的领主和爵爷也开始宣告入场。

    皇家战车团指挥官贾卡先生入场。“战车团在凯许有多重要,凯非?”艾兰德问道。

    “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殿下。”

    “我的意思是,战车团只是一种传统的兵种,或是他们是凯许军中真正的中坚力量?在过去偶尔我们两国之间……产生分歧时,我们面对的都是你们可怕的犬兵。”

    凯非耸了下肩,“战车团是进攻联盟的先头部队,殿下。但您们的边界在遥远的北方,除非有重大的需求否则他们不会被派遣到离首都相隔万里的边境去。”

    “贾卡是能制造或是消灭这场推翻女王阴谋的人。”詹姆斯提出自己的意见。

    艾兰德点头,好像是在认可凯非的回答。对嘉米娜、洛克莱尔和詹姆斯他“说”,“从表面上看贾卡很忠心。”

    “他是个关键人物,艾兰德,”詹姆斯回答,“无论是政变一方还是压制一方没有他的支持都无法成功。”

    凯非拍了下艾兰德的手臂,“犬兵的发言人,这位是他们的主人苏拉 贾非 布塔。他统帅王子摄政部队,并且还是凯斯坦、伊散、帕及和其它凯许兵源郡的世袭统治者。

    这个人着装普通,他黑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名真血。白色短裙、便鞋和光头,他的皮肤在阳光下呈现出黑檀树的颜色。他的许多随从也是一样的黑皮肤,一些人也被缺乏常识的艾兰德认作是真血。

    艾兰德望向詹姆斯,后者说,“他是个未知玩家,艾兰德。他的忠心是公然的。他的人民是最先被他们邻居征服的一个,他们在这个国家中也是先人,位于真血之后第二位。阿布巴卡,凯许军务大臣,才是这支军队真正的统帅,但这个人在军中同样有很大的影响力。”

    凯非说,“也许我们可以向下走了,艾兰德王子殿下。

    艾兰德,“请带路。”

    一队卫兵闯入王子一行四周,让艾兰德一时震惊。他没有看到他们从人群中无声无响的靠近自己。在包厢后面走道上的人好像是本能的察觉到他们的靠近并让出路来。詹姆斯评论说,“在这个阶层的人看起来对比他们高等级的人的接近时刻保持着警觉。”

    凯非摊手耸肩,“ma‘lish。”艾兰德明白在本尼语中——凯非的民族语——它的意思,“很抱歉。”但更确切的意思是“大难临头了。”这是本尼语人对命运无奈的一种说法。

    领主拉维插入在艾兰德的队伍之前,然后他回头察视其它要进场的团队。排在最前面的人都是光头,只有下头顶中央剩下一缕长发用发油和蜡使它们保持竖立。垂下的马尾辨衬着着装者的肤色用一个皮环扎在一起。他们只穿着一条缠腰布,抹了油膏的身体在阳光下发亮。他们的皮肤久经日晒,但看起来比大多数的凯许人要白一些,还有些微微发红。他们大部分都是黑发。站在他们后面的是一些长发年轻人,也效仿前人扎了马尾,但在耳边是卷发。他们穿着明亮色调的皮甲,上部花哨的放宽,让人感觉他们肩膀的宽度十分夸张。他们也只穿着缠腰布。脚下穿着上等小牛皮制的皮靴。

    艾兰德停住他的脚步,“凯非,他们是什么人?”

    凯非的几乎无法掩饰他对那些人的轻视,“阿衫塔马兵,王子殿下。拉维老爷是战马兄弟团的指挥官。这是阿衫塔族人最擅长的兵种,他们是最差劲的一群人——”凯非发觉自己几乎把自己的观点顺嘴说出来,“征服他们很难,大人,但他们仍坚持着他们民族的特征。只因他们对帝国的忠心而能允许进入宫廷。”

    “还因为他们的城邦在凯许环带错误的一边,”詹姆斯补充,“从我们的报告上说,阿博 布塔,女王的将军不得不胁迫他们在骑兵团里充数,对抗造反的联盟。”

    当他们继续向竞技场底部移动,艾兰德问,“我没有看到任何女性,这有原因吗?”

    凯非说,“阿衫塔是很怪的民族。他们的女人——”他看了眼嘉米娜,希望不会冒犯到她——“他们的女人被看作财产。她们可以被抵物交换买进卖出。阿衫塔人不把女性视作人类。”即使他嫌恶这些,但他掩饰的很好。

    艾兰德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你的族人不是也没给女性很多自由吗?”

    凯非的血往上涌给他黑色的脸颊上了颜色,“表面上是这样,王子殿下,传自我们的祖先。但我们也是不断向邻居学习的一群人,我们不再用女儿换骆驼了。”他斜着看了眼领主拉维坐的包厢。

    “但那里买卖女童,而且如果女性冒犯了男性,男人可以对她可以做出任何他所希望的事情,包括杀了她。他们蔑视感情,宣扬爱女人会变得软弱。他们把性欲看作是对繁殖子孙的必要,但爱情就……”他耸了下肩,“在我们的人民中有个说法‘即使最高出身的人在他的卧室中也只是个仆人。’许多杰出的统治者都接受他们怀抱中爱妻的忠告,仁政治国。”

    “但那里——”凯非扫了一眼,“对不起,我没想进行一场演说。”

    “完全不会。”嘉米娜说,“我觉得那很感人。”对其他人,她说,“他只是个人完全不喜欢阿衫塔人任何社会风俗,他恨他们。”

    凯非说,“很久已前,当我还是个孩子,我的父亲为凯许之母效命,在我之前为家族赢得荣耀。在这里,我认识了一个人,他是拉维老爷的儿子。那时,我们只是两个不知世事的男孩。拉维的儿子——拉奈维是个很棒的男孩,我们经常一起骑马。谁是最好的骑士在帝国中是一个公认的问题,阿衫塔人还是我们扎浦人。我们经常在城门前的草地上比试我们的骑术,他骑他的阿衫塔矮种马,我骑我的沙漠良驹。我们马马虎虎成了一对朋友。”

    “有个女孩。我后来知道她是个阿衫塔人。”凯非面无表情的说,“我曾想换回她,那是他们的风俗,但拉维在一个他们的节日上给她标了价。她最后被一个武士赢回了家。我相信,她是那个武士的第三个或第四个妻子。”他摆了摆手,好像那些都是本该忘记往事,“他们把他们的女人用脖圈绑成一串走在人群里。他们不让她们穿衣服,只有一条缠腰布遮羞,即使是在寒冷的天气里也是这样。她们没有衣服穿的情况在真血的眼中根本不重要,但女王陛下,还有她的母亲,觉得那些丈夫、儿子和父亲们对待女性的手段有些让人厌恶。所以拉维老爷和一些其他人用敏锐的政治眼光看出这会触怒女王,便从不把他们的女人带到宫殿去。但也不全是这样。女王的祖父,据说曾决定看一场阿衫塔年轻姑娘的表演。那是阿衫塔人自发为了帝王所要求的……消遣所进献的,所以战马兄弟团在帝国的宫廷中得到了高升。”

    “在这件事上也能看出一个民族的实力。”洛克莱尔干巴巴的提及。

    “就是这样。”凯非说。

    他们走到了坡道的底部,那里站了一排士兵,为那些被允许出席的各个团队驱开人群,留出空位。艾兰德的卫队身着统一的王国礼服,胸前挂着克朗多皇家宫殿守卫的绣带,正在下面等待他们的王子。艾兰德注意到奎格的代表站在他的人后边,正为他们国家的地位排在艾而王国之下而连声抱怨。

    艾兰德把他的注意力转回凯非的故事。“拉奈维想要为我偷出那个女孩,作为礼物送给我。这也是他们的一个风俗,如果你能成功的从对手家中偷回一个女人——把她带回你自己的家中——她就是你的了。不足十七岁拉奈维想从那个把他妹妹赢回家的男人那里把她偷回来。可是他没有成功,他死了。”

    他的话语中不带一丝辛酸和感情色彩,“这样,你们明白为什么我无法欣赏阿衫塔人崇高的品质了。”轻声的,他加上一句,“不论如何。”

    嘉米娜同情的看着沙漠人,但没有说出口。

    他们站了有十分钟,等待向上进入竞技场。自从凯非讲完他朋友的故事后就没有人讲过话。洛克莱尔觉得应该是时候转移一下话题了,“凯非先生,自由都市的使团在那里?”

    “他们缺席,阁下,”凯非回答,“他们没有派任何人来大典。那些曾是巴萨尼亚帝国的子民仍然和帝国没有任何外交来往。”

    “积怨太深。”詹姆斯说。

    艾兰德说,“我不明白。在我的岁数里帝国和奎格发生了三次战争,和艾而之间也时常有边境冲突。但为什么和自由都市的外交上那么艰难?”

    一边向前走,凯非一边解释,“那些住在你们称之为自由都市的人曾经忠于我们。当第一次联盟反叛时,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凯许调动了她扎浦北部的所有驻军,让那些殖民者自给自足,奎格,另一方面,她在那十年前独立成功,是一个十分有发展潜力的国家。你们艾而国对我们来说则永远是异邦,但住在自由都市的是群背叛了他们的统治者的叛民。他们那些农夫和旅店老板,留下来自己保卫自己。”

    艾兰德边想这些边向前走,等待着有人宣布他们入场。他看了眼通向上面的走廊,看到最后的几位领主和贵族在入场。巴萨尼亚,是现在属于王国的可瑞第公国中的一片土地,被艾兰德的曾曾祖父征服前那里居住着大量的地精、巨魔和黑暗氏族,一块荒蛮之地。没有军队驻扎,想必在那里的生活是无时不刻的挣扎。艾兰德可以明白自由都市的人为什么对帝国仍存有刻骨的恨意。

    接着他听到他的名字被人宣读,凯非说,“殿下,是时候了。”

    如同一人,整个王国使团开始入场,只有嘉米娜的步伐跟不上其他人的节奏,军事化的步调整齐的踏在竞技场的石板地面上。穿过竞技场的碗型底部足足花了五分钟,但终于他们出现在烈日下,艾而王国的王子正式的出现在大凯许帝国的女王面前。在这之前艾兰德还没有真正明白博瑞克消失后的现实。是他,而不是他的哥哥,站在这位世界上最有权利的统治者面前,有一天他可能会发现她的继任者成为了他最致命的敌人,因为是他,而不是博瑞克,有一天将成为艾而的国王。自从他离开母亲的臂弯,他从没有过如此的惊恐不安。

    入场变得有些模糊。艾兰德差点忘记了要向皇室作自我介绍,也几乎对自己提前背好的台词没有了任何印象。没有人议论和哄笑,他假定自己说的还算得体,他也记不清接在他后面出场的是哪一国代表。他现在坐在竞技场的最下层的石椅上,身旁坐的是为女王的七十五岁大典带来祝福的各国使团。试着去调整自己消除那突如其来的恐惧,他说,“凯非,为什么班那辟斯(banapis)的节日被推迟了?”

    凯非说,“与你们的人民不同,我们凯许人不把仲夏的节日算作我们的出生日。在我们这里,每一个知道自己出生日的人都会在自己出生日那天庆祝自己的生日。凯许之母在德匝尼(dzanin)的第十五日降临人间,所以我们将在那天为她庆祝,那将是大典的最后一天。”

    艾兰德说,“这太奇怪了。庆祝你的生日在你真实的出生日,那想必每天都有几十起的生日庆祝。如果我错过了班那辟斯那盛大的节日,我会有种上当的感觉。”

    “不同的风俗。”洛克莱尔评论道。

    一名真血打扮的仆人出现在王子身前,微鞠一躬。他拿出一个用金色丝带封系的卷轴。凯非,作为王子的向导和礼仪官,接过卷轴。他看了眼蜡封说道,“我想这是个私人信件。”

    艾兰德问道,“为什么?”

    “这是公主沙拉娜的印章。”

    他把它交给艾兰德,王子解开丝带,打开蜡封,慢慢的阅读这篇字体秀丽的卷轴,好像他从来没有从凯许皇室得到过如此高贵的礼物。当他阅读时,嘉米娜开始笑个不停。

    詹姆斯猛地转身,对妻子不经意间暴露出她的异能感到担心,但这时嘉米娜说道,“为什么呢,艾兰德?我发誓你的脸红了。”

    艾兰德微笑着把卷轴收入自己的腰带。“啊……这太阳真是。”他解释道,但这掩饰不住他嘴角的笑容。

    “是什么?”洛克莱尔戏谑的问道。

    “一个邀请。”艾兰德说。

    “邀请什么?”洛克莱尔追问,“我们今晚要出席女王的正式晚宴。”

    咧嘴笑着,艾兰德说道,“这是……晚宴后的邀请。”

    詹姆斯和洛克莱尔会心的交换了一下眼神。接着洛克莱尔说道,“凯非,这就是真血……安排事情的方式吗?我的意思是,这样……互相邀请?”

    凯非耸了下肩,“这倒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沙拉娜公主出身高贵,她比别人更能展示她的……礼貌,如果你明白我意思的话。”

    “苏嘉娜公主又如何呢?”洛克莱尔接着问道。

    詹姆丝笑了,“我想知道还要多久你就能待在那个人的身边了?”

    嘉米娜微微眯了下眼睛,“那个人?”

    “一个概括的说法,我的爱人。洛基在克朗多就被认为来这是为了……哦,来结识视线中所有的美女。”

    凯非说,“如果你请求和公主会面,就要做一番准备但那将是万众择一的机会。另外,据说她这些天……和拉维老爷在一起,所以你的请求很可能被客气的……忽略掉。”

    洛克莱尔向后坐下,试着在虽然放置着漂亮垫子的石头上坐得更舒服些。“我只是想找个方法见她一面。和她说上一次话……”

    凯非再次做了那个手势——“ma‘lish”。

    詹姆斯看了眼艾兰德,王子正沉浸在自己的美梦中。他对嘉米娜轻声问,“凯非对苏嘉娜公主的事情什么也没有提。你能告诉我吗?”

    “抱歉,*她回答,“但在提及她的名字时我有一种感觉。”

    “是什么?”

    “极度危险。”

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血之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雷蒙·E·费斯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蒙·E·费斯特并收藏血之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