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号声吹响。

    一千名士兵抖擞精神,亮出他们的武器。一百名骑马的鼓手敲响了密集的鼓点。艾兰德转过头对骑在他左边的詹姆斯说,“这真是难以置信。”

    在他们眼前的是凯许的帝国城市。他们早一小时已进入了一个“下级城市”,遇到了总督派来的接待团及其仆从。在他们从那尔阿亚布到首都的旅程里的每一个落脚地都要必须忍受相同的欢迎仪式。当他们在那尔阿亚布的近郊碰到的总督时,艾兰德发现这样的欢迎会给他灰暗的心情带来很大的慰籍。一个星期里他对博瑞克的死已经逐渐麻木,一次次对命运的不公发泄愤怒,最后忘却了那一阵阵的压抑。总督带来的欢迎盛会将他的心思第一次带离那场埋伏,这新奇的展现为他带来了超过三个小时的好心情。

    但现在,这种阅兵消磨掉了他的耐心。他已经在卡马特和弗热法经历过同样这种铺张的欢迎。还有类似的比这种程度要小的欢迎发生在旅途经过的其它半打城市中,一样是官腔的乏味的。上至总督下至一个城镇中的老人,艾兰德被迫要忍受这些人官面的欢迎致词。

    艾兰德向身后打量,洛克莱尔和凯许指派的接待官在后面同行。他打了个信号,身后的两人马上磕马来到王子的身边。接待使叫凯非 阿布·哈瑞兹(kafi abu harez),一位班尼瓦泽尔(beniwazir)的贵族,也是一位扎浦的沙漠居民。在近几百年里,许多在外交和谈判上有显著特长和能力的沙漠人都加入了帝国的官场。凯许在王国的老大使,阿博杜·瑞彻曼·满莫·哈匝拉汗死了有十年了,曾经有一次告诉艾兰德和他的哥哥,“我们是马上的民族,同样我们严酷的脾气也像马一样。”艾兰德曾屡次听到父亲对他的抱怨,次数多得让他可以相信老大使所说的话。他知道不论这个接待使是个怎样的人,他绝对不会是个傻瓜,而且必须要留意他。扎浦的沙漠人是些可怕的敌人。

    凯非问道,“殿下,有事需要我吗?”

    艾兰德说,“这与我们见到过的有些改变,这些都是什么士兵?”

    凯非将他的官服敞开。他的打扮和艾兰德在克朗多见到的凯许人相同,裹头布、外套、裤子、长马甲、及膝的长靴、还有皮带。但艾兰德从这个人身上的织品看到了他之前从没见到过的复杂的针织图案。凯许的宫廷官员看起来都有展示金线 548c." >和珍珠的嗜好。

    “这些是帝国的皇家部队,殿下。”

    艾兰德不经说道,“有这么多?”

    “是的,殿下。”

    “这看起来几乎是整支城市驻军。”洛克莱尔插话道。

    凯许人回答道,“那要取决于是哪一个城市,大人。对于王国的城市,它是这样。但对于一个凯许城市,不完全是。对于凯许城市,这只是一小部兵力。”

    “那么如果可以不被视作军事机密的话,能告诉我有多少士兵保卫着女王吗?”艾兰德讥刺的问道。

    “一万名士兵。”凯许人回答。

    艾兰德和洛克莱尔交换了眼神,“一万名!”王子念道。

    “宫殿卫兵,是皇家部队的一部分,同样也是城市驻军的一部分——这就是凯许首都的军队。在下级和上级城市的的壁垒中,一万名卫兵保护着凯许之母的安全。”

    他们调转马,骑行在列队的士兵面前,还有些好奇的市民也在一边安静的注视着经过的岛国人。艾兰德看到道路上升爬上一个斜坡,一条极为宽阔的大道通向高地的顶端。在斜坡的一半处,金色和白色相间的旗帜飘扬,艾兰德注意到,那里与这里的士兵不一样。“那么,那是不同的编队了?”他问道。

    凯非说,“在久远年代,最早的凯许人只是欧文蒂普周围许多民族中的一支。当敌人进犯时,他们逃到高地上现在是皇宫的地方躲避。这成为了一个帝国中的传统,不是真正的凯许人就要住在皇宫之下的城市中。”他指向斜坡上飘动的旗帜。“在这里,你看到的所有军人都是皇家士兵,但在上面的这些士兵都是拥有真正血统的凯许人。只有他们被允许在宫殿中服务和居住。”接着他又近乎无奈的补充道,“不是真血的凯许人不允许住在皇宫中。”艾兰德靠近观察,从接待使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他对此的感受。他微笑着,好像这就是一个凯许人的现实生活。

    当他们靠近斜坡的脚下,艾兰德看<bdi></bdi>到同样有很多人守卫在道路两边和之前到过的任何凯许城市一样:在这里任何一个种族任何一张面孔他们的肤色和发色都比王国人要深,这是显而易见,但这里也有些红发和棕发的市民。但那些旗帜以上的人们几乎拥有一样的外表:黝黑的皮肤,但不是黑色和深褐色,也没有白色。头发一概是黑色和深褐色,偶然也有些红色掺杂其中,但视线里没有人是真正的红色、金色或浅棕色的头发。清楚的显示了那里的士兵的血统只从凯许的其他民族混合了少许。

    艾兰德注视着在山顶的城墙,可以看到许多塔尖和了望塔。考虑着这片山顶的大小,他说,“那么住在山上城市里的,我不是指住在宫殿中的人,也是拥有真正血统的吗?”

    凯非尽情的笑着,“在山顶上没有城市,殿下。你在山顶上可以看见的就只有皇宫。曾经山上也有其它的建筑,但随着国家版图的扩大和宫殿的扩建它们都消失了。即使是那些神圣的寺庙也被重新安置在山下,使得那些不是真血的凯许人也能有机会去那里参拜。”

    这让艾兰德动容。在疯王罗瑞克的统治下,里拉农被桩点成为米达凯米亚大陆上最壮观的城市,或者那只是罗瑞克确实的雄心。但艾兰德被迫接受罗瑞克的计划去实现,花园建在道路的两侧,遍布整个城市,及其那些围绕着宫殿的水道,但即使这样,里拉农和这凯许的城市一样低劣。这不是一个美丽的城市;里拉农同样。他们走过城市中的许多被肮脏低矮的建筑挤满的狭窄街道,那里有着生活的韵味——饭菜的香味、铁匠店中的熔铸味、皮革师傅的皮革味、甚至是久未洗澡身体发出的臭味和人们丢弃的垃圾味道。

    凯许的城市不给人一丝这样的好感。但在古时可能有。这座城市保留着这个国家的历史,一个强壮的民族成为一个伟大帝国的历史。当艾兰德的祖先还是一介时刻保卫着里拉农不被邻近的小岛袭击的渔夫时,这里就已被艺术家和音乐家渲染出了文化。当他还..是孩子时他的历史老师提到过这要点,但现在他才真正明白老师话中的含义是什么。在里拉农归属康东印名下前这马蹄下的石路就已被路过的骑马人、被俘的酋长和得胜的统帅磨旧。当在传奇将军们率领下战无不胜的军队通过这里去征服其它的民族时,里拉农才刚开始与霸斯泰拉(Bas-Tyra)为现在成为王国海的海域归属问题爆发第一场贸易战争。凯许是古老的。非常古老。

    凯非说,“当然,殿下,做客帝国的客人会被安置在宫殿里的偏房中,那里可以俯视欧文蒂普。每天要您骑行这段路是无理的。”

    艾兰德停止了他的思考,说道,“但你每天都要骑这条路,还是不用?”

    接待使的嘴巴微微紧甭了一下,“当然要每天走,但我们这些不是真血的凯许人清楚我们自己的位置。我们很热爱我们的工作,对这些小事是会不去考虑的。”

    艾兰德记住了这个,不再重提这个话题。接下来遇到的是各类的官员,每人的衣着都要比他的前一个要绚丽。打雷似的鼓声停止了,一队乐师开始演奏怀疑是王国旋律的曲调,但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听过那些乐曲。

    他对詹姆斯说,“多时尚的欢迎啊。”

    詹姆斯心不在焉的点点头。到达城市后,他就把自己时刻警觉的习惯排到了第一位。他的双眼扫视着人群,查寻任何可能对艾兰德不利的迹象。消息已被带到克朗多,他们也得到了一个回复,凯许的传令兵用让人吃惊的效率完成了这个任务。他带回了许多信件。王国的骑兵费尽全力也无法让他交出那些信件,他受命必须将这些信交给詹姆斯伯爵、洛克莱尔男爵或艾兰德王子这三个人。沿途的驿站为他派出了骑兵护送和更换新马。这个人连续骑行超过了三个星期,只有太疲劳时才停下休息,连进食都是在马背上。詹姆斯给他的任务,送信去克朗多并带回亲王的命令,如同已为他卖力的骑行许诺下了一份重赏。

    阿鲁沙对博瑞克的死的回函和詹姆斯想到的一样:封锁消息,不要有任何私自行动。即使面对如此艰难的选择卡朗多的亲王也没有让任何事情动摇西部王国的规矩。他谨慎的指示詹姆斯去察看博瑞克修复后的尸体,在这种状况下他们的行为也不能有过激的改变。使团的首要任务就是在凯许女王的75岁大典上将王国的尊敬带给她,不要在两国之间产生任何的摩擦。詹姆斯嗅出了问题。博瑞克被谋杀让帝国陷入了与王国的战争,但阿鲁沙拒绝搭上这个诱饵。那只会意味着事态的升级。并且詹姆斯所能设想到的比起一位死亡的王子还要能挑衅的事就是两个全死掉的王子。对于博瑞克的死他感到了自己的失职,但当他保护着艾兰德时他把自己的悲伤放在一边。看了一眼他的身边,他的妻子正注视着他。他用他的思想对嘉米娜问道,“你还好吗,爱人?”

    “我很高兴终于可以离开马背了,爱人。”嘉米娜的回答没有一丝不适的表示。长途的旅程把她晒黑,但她毫无抱怨,每天躺在詹姆斯身边时,她十分清楚那可怕的一天带走了他们之间全部的欢乐。就算詹姆斯让艾兰德活得再好,也无法根除他心中的悲痛。一边对前方的队伍点头,一边心语道,“还会有更为正式的迎接,亲爱的。”

    至少有一百名官员站在金白色的旗帜前,在迎接王子和他的一行来到这个上级城市。艾兰德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他的第一印象是疑惑,好像有人为他准备了一个天大的玩笑。站在他面前的一大群男人和女人只穿着少许的衣服但却佩带着大量的珠宝。大多的女装是简单的裙子或短裙,时髦的薄丝绸质地衬出臀部的曲线,长短是从腰部到大腿的中间。一条华丽的皮带系住短裙,黄金制成的各种款式复杂的皮带钩遍及人群。但这里的男人和女人全喜爱坦胸,鞋子的样式也都是朴实的十字绑带便鞋。所有的男人都是光头,而女人则是及肩或到耳的短发,发辫上戴着一排排的宝石或编着金线。

    凯非微微将头转向艾兰德说道,“也许殿下不知道,裸体对王国和帝国的普通人民是一种禁忌,但在真血的凯许人中却确实存在。我也必须去习惯这种景象——在我们沙漠中,看到别人妻子的面孔,你的死就有了很充足的理由。”他用反讽的语气说道,“这些人来自一块炎热的土地,殿下,但还没有我家乡的沙漠炎热,穿成这样是就是邀请死神降临。当你对山顶上那燥热的多风的长夜有些经验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服装会成为这样的时尚。真血的凯许人从不考虑他们统治下其他民族的感受。‘在凯许,真正的凯许人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是一条古老的格言。”

    艾兰德点头,尽量不去注视那些裸露的肌肤。一个男人走出队列,年纪比艾兰德大不了几岁,体格强壮,扛着一个牧羊人拿的带弯钩的拐杖和一张弓,全是华而不实的摆设。他和其他人一样也是光头,但却还留着一屡头发,用一根嵌满贵重的宝石和黄金的头绳扎在一起。马上,另一个强壮的人走上前排,很明显烈日下让他感到不适。不顾汗水正从他的发红的皮肤上淌下,他说道,“欢迎,我们的客人。”

    面对这名要人,凯非说,“尼洛姆大人,我很荣幸的为你引荐这位殿下,艾兰德王子,艾而国王座的继承人,西部军队的骑士统帅,来拜见凯许之母的使者。”

    “殿下,”尼洛姆说道,“您的到来是帝国的荣幸,皇血的一员在问候您。我很荣幸的为您引荐艾沃瑞王子,凯许之母的儿子。”

    年轻人再次迈步向前,直接对艾兰德说,“我们欢迎我们的兄弟。你在这里的每一天都会过得快乐,艾兰德王子。凯许之母十分高兴,派出了她卑微的儿子来为你接风。我要对你说,所有凯许人的心中此时都对你的到来感到十分欣喜,你在这的每一分钟都将视作我们的财富。你的智慧和勇气是无可匹敌的,凯许之母期盼着你的到来,欢迎你到宫殿。”边说,艾沃瑞王子转身开始向山上走。欢迎的男女让到道路两边好让艾兰德和尼洛姆领主通过,然后凯非指示王子和洛克莱尔要跟随他们,他和詹姆斯也在后尾随。

    当他们走在斜坡上,詹姆斯对凯非说,“说真话,我们是那么的不了解帝国,只是看到北部边境。如果你能留在我们身边为我们讲述更多关于这个奇迹似的帝国的事情,我们会很高兴的。”

    这个人微笑着,詹姆斯可以从这个人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你所希望的已经被想到了。我会在每日里的第一屡曙光到来前等候在你的屋外,直到得到你的允许才会离开。女王陛下,众神祝福之人,已下了命令。”

    詹姆斯微笑着歪了一下脑袋,“那么,他就是我们的看门狗了。”

    身旁的嘉米娜也微笑着,“只是之中的一个,我肯定,爱人。”

    詹姆斯把注意力转回前方,艾兰德正跟随的接待团。他的智慧和能力将在后面两个月或一个半月中接受考验,他清楚这点。并且他有两项最基础的任务:艾兰德的安全和让王国置于战争之外。

    艾兰德几乎说不出话来。他的“套房”有六间房间,位于几乎同他父亲宫殿大小相似的凯许宫殿“偏房”中。帝国的宫殿其实就是一座城市。客人的套房多得超出想象。石墙的外层全部是打磨光亮的大理石,火把的光芒照在上面如同千万颗璀璨的宝石。还有比王国更多更时髦的小房间,所有的房间都要远远大出一间套房,但每一间都可以用不透明的窗帐隔开。现在,在艾兰德的左右两张窗帐全是透明的,让他可以看到整齐的长椅和座椅,这是商讨事物的地方。左手边,一个宽大的平台为他观察欧文蒂普提供了广阔的视野,这巨大的淡水湖就是帝国的<q></q>心脏。卧室就在屋中前方的一扇门后,需要的话他可以在那里直接接见他的顾问。

    艾兰德给他的两名士兵做了个信号,两名士兵准备向仆人那样打开那扇大门。还没等他们行动,一位年轻的女郎突然出现在他们身旁。“大人。”她说道,并一边拍手。

    大门向两边打开,艾兰德一边心不在焉的点头一边迈入了他的卧室。映入眼帘的所见让他止步。他所见之处尽是黄金。桌椅板凳,及吃穿所需要的一切都是黄金制品。大理石的墙壁高处的裂缝都用沙岩来填补,为了遮盖黄土在上面作了壁画。在凯许的时尚里,他们展示了斗士、帝王和神明,很多都加上动物的头像来描绘,在凯许,神明的外貌与王国有很大不同。

    艾兰德安静的迈入这华丽的房间。一张大床占据着这个房间的主要面积,三面是用透明薄丝绸制成的床帐围绕,挂在高出他头20英尺的屋顶上。这张床是他在家中的床的两倍大,就是那张床在他与博瑞克从高堡的兵营回来后都感到大得不可思议。

    想到他的哥哥,让艾兰德十分渴望能和他分享自己对这里的惊奇。在那次袭击后的许多次,艾兰德都不承认他哥哥的死亡。说起来只是因为他没有感觉到博瑞克死亡。艾兰德确信,他就在这里以外的某个地方。那位同他们一起进屋的年轻女郎再次拍手,突然间房间里充满了行动的仆人。

    王子的士兵无言的站在那里,被看起来像走马灯似的仆人迷住了,第一是因为他们是那样利落的打开了王子的行李取出了他的衣服放入了旁边的大衣橱中,但最主要的还是他们大都是女人,迷人而且穿着迎接使团类似的衣服。唯一的不同就是缺少珠宝。腰间的一条亚麻皮带系住了朴素的短裙。除了这些,女郎们身上别无其他。

    插到两个卫兵中间,艾兰德说,“去找个地方吃东西,如果我需要你们,我会传话的。”

    两人敬礼后转身,很明显不知该往哪去,但如同读知了王子的心思,一名女郎说,“这边来。”领他们离开了。

    一个红褐色眼睛的女郎走到艾兰德身前,“如果您高兴的话,您的浴室准备好了。”艾兰德注意到她的腰带是红色的,有一个黄金的皮带钩,区分于其他白腰带的多数侍女,她是这里的女郎的主管。

    突然同时感觉到屋中空气的燥热和两日里骑马奔波身上的肮脏不堪,艾兰德点头随她走进了下一间卧室。这里有一个至少有30英尺长的浴池。在远端有一个水精灵的黄金雕像,水从她手中的花瓶中喷出落入池中。艾兰德打量四周,至少有五位女郎在池中等侯他,全都没穿衣服。

    另外两名侍女走到他的身旁,开始为他除去外套。“啊……”艾兰德反射性的退开几步。

    “有什么问题吗,殿下?”红褐色眼睛的女郎问道。艾兰德突然意识到她深色皮肤的不同色调:日晒后的暖红色呈现在她自然的微黑的橄榄色皮肤上。她那黑色的秀发用发带扎在脑后,并且艾兰德注意到了她修长的脖颈。

    艾兰德想要说话,但又没说,很显然不知该说什么。如果博瑞克和他在一起,他确信他们两人都会迈入这个浴池,和这些可爱的女仆测试自己最低限度的特权。但当他一个人时……他感到棘手。“你叫什么名字?”

    “米雅,大人。”

    “哎,米雅……”他打量着全部这些等待着他要求的女郎“……在我的国家里,不习惯有那么多的仆人服务,不用那么多人。”

    年轻的姑娘用目光探寻了一下艾兰德。她柔柔的回答,“如果大人指定出很高兴被谁服侍,我会让其他的人离开。”她停了一下,又补充道,“或者您只希望指定一个人,我会很荣幸的为……您的需求服务,大人。”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很明显。

    艾兰德摇了摇头,“不,我的意思是……”他叹了口气,“喜欢这样。”

    灵巧的双手为他除去衣衫,当他一丝不挂时,他快步走入浴池,感到自己既笨拙又害羞。走入浅池,他惊奇的发现池水是烫的。感到自己的傻气,他坐了下去,池水刚及他的胸口。然后米雅解开了她的腰带,让短裙滑落在地上。她毫无顾忌的走入池中,坐在艾兰德身后的一节台阶上。她又拍了一下手,另一位女郎给其他池外的女仆一个信号,她们带来了香油、香皂、和药膏。

    米雅温柔的拉着他的肩膀,直到他的头靠在了她酥软的胸部上。然后他感到她的手指开始在他的头皮上工作,用油料摩擦在他的发间。有两位女郎用闻起来有淡淡花香的香皂为他搓洗胸部,另外有两人为他清洗修剪指甲,还有两人忙着为他腿部的肌肉按摩。

    在度过了与七位不同的女郎肌肤相接的紧张期,艾兰德深呼了一口气,让自己放松。他告诉自己,这与在家中的一名男仆为他搓背没什么不同。然后他瞥了一眼站在池边的12位美女,和7位在水中陪着他的女郎,嘿嘿的笑出声来,这当然和回家一样。

    “什么事,大人?”米雅问道。

    艾兰德又深呼吸一次,“我在慢慢习惯。”

    女郎不再为他洗头,用一个金碗中的水为他冲洗了头发,接着她开始为他颈部和肩膀的肌肉按摩。不管他是怎样对这些赤裸的女郎感到害羞,他发现自己的眼皮在这按摩下越来越沉重。呼吸着从米雅身上的香气,他闭上眼睛感到担忧和疲劳正慢慢远离他。

    他长出口气,米雅柔柔的问道,“大人还有<bdi></bdi>什么需要吗?”

    艾兰德露出了他在土匪袭击后的第一个微笑,“不,我想我会习惯这些的。”

    “那么放松,我英俊的红发主人,”她在他的耳边低语,“好好休息,今晚凯许之母要接见你。”

    艾兰德靠在身后女仆柔软的身体上,让温暖的池水和女郎们灵巧的手指在他紧绷和疲劳的躯体上探求。很快他打起了瞌睡,他感觉他的身体在女郎们的照料下有了反应。透过下垂的睫毛他看到了她们预期的笑脸,两个女郎忍俊低声交谈着。是的,他想,我会习惯这些的。

    一位女仆一边摇着他的脚一边低声道,“大人!”

    艾兰德撑起身子眨着睡眼去看出了什么事。振作了一下,他问,“什么事?”

    “詹姆斯大人传话过来,他将在半小时之后过来,大人。他建议您为女王的接见做准备。您必须着装了。”

    艾兰德左顾右盼了两眼,发现两位可人的身体围在他的两侧;右手边睡梦中的米雅正轻柔的呼吸着,他的左边——另一位绿眼睛的女郎,他记得是,但他想不起她的名字——正半睁着眼睛望着他。开玩笑的拍了一下米雅的屁股,他说,“该准备了,亲爱的。”

    米雅完全睡醒了,轻快的走下大床。她拍手呼唤,马上六个奴仆带来了艾兰德的全部衣衫,都已被洗干净。艾兰德跳下床,指示他们等在那里,然后匆忙的走进有浴池的房间。指示仆人们不要拦着他,他走下三级台阶,把自己浸在水里,开始洗漱。对身后跟来的米雅,他说道,“我的身上都热得湿透了,我需要这样。”

    女郎微笑着,“您……那时很活跃,大人。”

    艾兰德也回以微笑,“这里总是那么热吗?”

    女郎回答,“现在是夏季,所以这样热。想要凉快的人要用扇子。在冬天,夜间是十分寒冷的,需要用毛皮才能保持床屉间的温度。”

    艾兰德发现这真是难以想象。他离开浴池,三名女郎飞快的将他身上擦干,然后他走回有床的卧室。

    帮他穿衣服要比他想象的困难。他尽量自己完成,还要制止那些女郎试图在他的身上扎带子或扣带扣。但当詹姆斯来求见时他还是穿好了衣服。他点头允许伯爵进来。

    詹姆斯说道,“啊,你看起来好多了。睡了个好觉?”

    艾兰德扫了一眼众多展示着躯体的女性,“真是绝佳。”

    詹姆斯笑着说,“嘉米娜不高兴看到那么多漂亮的侍女在我们的房间中,所以他们派来了一些英俊的小伙子。当他们要帮她沐浴时,她变得十分苦恼。”他对此开心的笑着,“我要称他们放荡的民族,但这些都是他们的习惯。对他们,我们必须表现出……我不知道我们必须表现出什么样。”

    让艾兰德跟着自己,伯爵领着年轻人来到了一个宽大的走廊,洛克莱尔和嘉米娜正在那里交谈。当他们一走进走廊,嘉米娜用心语对艾兰德说,“艾兰德,詹姆斯已经在我们的房间中找到了两个窃听装置。小心你说的话。”

    “我可以承认我‘仆人’中的一个是位十分有心计的凯许官员。”他用思想回答她。

    当凯许的官员进来时,走廊中陷入沉静,他穿着他们随处都可以见到的服装——白色的短裙和便鞋,向他们走来。但他还戴着一串绚丽的金色和青绿色的项链,并拿着一根权杖。“这边来,殿下,阁下们还有夫人。”

    他领着他们走过一条长厅,这里是通往一些卧室和套房的入口。走入连接着长厅的长廊,他们头顶上的火把照亮了廊边的喷泉和花园。当他们走过许多这样的花园,詹姆斯说,“你会熟悉那样的小憩的,殿下。这是这里的习惯。早晨是女王和她私人的官宦们进行宫廷议事,然后是午餐,之后从午餐后一直到晚上是小憩时间,晚间的宫廷议事要直到九点结束,然后是正餐。”

    艾兰德打量着路过的侍女,她们同样只穿着短裙。“我会应酬的。”他说道。

    一条来自嘉米娜的思想进入他的脑海,是一条十分不赞成的意见。

    走完这条走廊,他们又走入了下一条走廊。石头圆柱的外表全部是用大理石,高出头顶有三层楼的高度。走廊的两侧墙壁都画有风格独特的壁画,描述着伟大的事件和神话中众神与魔鬼的交战。在这条走廊的中间,是一条设计和编织惊人的地毯,无法想象的长并没有一处失误。

    大约每二十步,就有一名立正行礼的凯许士兵。艾兰德注意到这些士兵与那些著名的驻扎在帝国与王国边界的犬兵有很大不同。这些士兵看起来对外表的注重甚于作战经验,他想。每个人都只穿着短裙,但图案各不相同,裙子的前面下摆切去少许为了能让腿自由摆动。每一个男子还都穿着条一样是白色亚麻料的短裤,和一条装着银带扣的时髦的多彩腰带。士兵的鞋子是十字绑带的便鞋。在他们头上的是各样的原始粗野样式的头盔,让艾兰德着迷。一个人头戴的是黑豹头骨,相应的兽皮就挂在他的肩上。其他人有的戴的是麋鹿头有的戴的是熊头。许多人的头盔上都插有鹰或雕的长羽毛,或者时髦的插着漂亮的鹦鹉羽毛,有一些芦苇制成的圆锥形的头盔上染有明亮的色调,在战场上便于从远处识别。

    詹姆斯大声的说道,“盛大的展示,不是吗?”

    艾兰德点头。自从他到达凯许的上级城市以来见到的事情就没有不是铺张的。对照他们到过的下级城市,这里的奢华是压倒性的胜于那里。在最小的细节上,贫富成为一种秩序。可以普通的地方也要成为及近华丽:黄金变得像铁一样平常,宝石代替了玻璃,丝绸被视作了棉花。走过了不知多少厅室,他明白了对仆人的任用也是同样。如果是男仆,他不但要刻尽其职,还必须要英俊。如果是女仆,有机会能在大厅中被外人看到的那些,那她必须可爱并且年轻。再过上几天,艾兰德心想,我会欢迎看到一张普通的面孔。

    当他们来到一扇巨大的镶着金叶的大门前,那名领路的官员将他权杖的金属杖头拄在地上,宣布道,“艾兰德王子,詹姆斯伯爵及夫人嘉米娜女士,洛克莱尔男爵,晋见。”

    艾兰德脱口而出,“你没有告诉我这是正式的晋见。”

    詹姆斯说道,“这次不是。这只是一次偶然的、亲切的晚宴。”

    “我无法等待正式的宫廷议事。”深深吸了口气,艾兰德说,“好吧,那么,让我们和女王待上一会儿。”向前迈步,王子艾兰德带着他的顾问走入了凯许帝国的大厅。

    艾兰德自觉的直接走到了大厅中央。皮靴的踏地声在这个软皮便鞋或拖鞋为主的大厅中显得格格不入、吵闹和更像是一种无理的侵扰。大厅中没有人讲话,所有眼睛都集中在这些岛国人身上,平静的吸收了这噪音。

    在华盖上面金制的宝座前,摆放着一堆软垫。躺在上面的是一位老妇人。艾兰德试着去直视她,不是凝视,却发现这很难。这里,躺在那个已知世界最为显赫的王座前的,是整个已知世界最有权势的统治者。她是一个甚微的、衰老的没有显著外貌的女人。她的装束一样是白色的短裙,但她的要长一些,盖住了她的膝盖。她的腰带上也填满了华丽的珠宝,将火把的光芒映在墙壁和屋顶上闪闪耀人。她穿着件白色布织胸衣,上面带着枚鸽血石胸针。头上的金冠镶着艾兰德从没见过的蓝宝石和红宝石。一个民族的价值就摆在这具年迈的躯体上。

    她微深的肤色也不能掩盖住她的白斑。她看起来比她实际年龄75岁要老上十年,但她的双眼让艾兰德钦佩,它们仍然充满着激情。

    黑色的眼眸,如同她头上王冠上的宝石一样绰绰放光,向今晚要同她共进晚宴的王子问候。在华盖下十二张矮桌被放置成半圆形,坐在这些桌边的软垫上的都是被认为值得享受这荣誉的人。

    艾兰德来到女王的眼前,垂下他的脑袋,比起见到他伯伯——艾而国王,他没有做更多的礼数。詹姆斯、嘉米娜和洛克莱尔曲膝跪下,作为外交官员,他们要等待允许才能站起。

    “我们年轻的艾而王子旅途如何?”

    女王的声音如同懒散的盛夏午后里天空中的一道霹雳,让艾兰德差点跳起来。这个包含了细微差别和含义的问题超出了艾兰德能清楚表达的能力。克服了这个没有预料到的恐慌,艾兰德尽可能冷静的回答说,“很好,陛下,我的伯伯,艾而王,问候您的身体安康。”

    女王咯咯笑着说,“他应该的,王子。无需质疑,我是这个宫殿中他最好的朋友。”她叹了口气,然后接着说,“当这次大典的事情结束后,为艾而王国的繁荣带回凯许最真切的祝福。我们很大程度上是共通的。现在,告诉我,都是谁和你在一起?”

    艾兰德为她一一作了介绍。女王因为对他们感到吃惊而微微坐直了身体。“伯爵夫人,你能走近些吗?”

    嘉米娜飞快的扫了一眼詹姆斯,然后向前走上了十步来到女王身前。“你们北方人的肤色很白,但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老妇人说,“你最初不是来自星港,是吗?”

    “不是,陛下。”嘉米娜回答,“我出生在若尼(Romney)北部的山中。”

    女王点头,好像这已经解释了一切。“回到你丈夫的身边,好孩子,在他们这种异国情调下你显得很可爱。”

    当嘉米娜走下华盖,女王说道,“王子殿下,我们已为你摆好了一张桌子,我很高兴你会与我们共进晚餐。”

    他们坐到了指定的桌子,离女王的桌子只隔了一张桌。另一名值殿官出现宣布道,“王子艾沃瑞,凯许之子!”那位艾兰德下午时遇到的王子从另一边的门走入大厅,那是通向宫殿的另一偏厅。

    “如果我可以为殿下提建议的话,”一个声音从艾兰德的右边传来,艾兰德转身发现凯非 阿布

    哈瑞兹悄悄的迁入了他和詹姆斯中间,“女王陛下,祝福她,考虑到您会在这么多新事务下感到不便,让我坐在您的身边,回答您提出的任何提问。”

    “并且发现我们都对什么感到好奇。”嘉米娜用心语接道。

    艾兰德微微点头,让凯非感觉好像是在允许他的出现,但嘉米娜知道他其实是同意了她的说法。然后值殿官喊道,“公主沙拉娜!”艾沃瑞的身后出现了位年貌的女士,外表上看起来和艾兰德年纪相近。艾兰德屏住呼吸,注视着女王的孙女。在这座宫殿里的佳丽中,她是出众的。她的服饰是艾兰德见到过的时尚,但像女王似的,她也穿着一件亚麻胸衣——给人以最大的诱惑于她遮住的部位。她面部和手臂的肤色是淡杏色,被凯许的日晒转为了金色。她的前额是齐眉的短发脑后秀发及肩,普通而没有什么发式。但她在后面戴了个装有珠宝和黄金的发带。接着值殿官说道,“公主苏嘉娜(Sojiana)!”

    洛克莱尔几乎从他的座位上跳起来。如果说公主沙拉娜是美在她的青春年少,那她的母亲——苏嘉娜,是美在她的身高。这位高挑的熬人身材的女士走起路来如同一名舞姬,每一步都最大程度的展示了她身体的优势。非凡的躯体,修长的身肢、平坦的小腹和丰满的双胸。她看起来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和脂肪。她只穿了条白色的短裙,系着条更像是金色紧身褡的白腰带。每只手臂缠着个金色的蛇环,颈上是一个镶着五颗猫眼石的金项圈,每一颗都衬托着她深褐色的肤色。她的头发就像是被浸在了葡萄酒中,红色胜于棕色。她的面容如她的躯体一样摄人,那对迷人的绿眼睛是原自她的母亲。

    “神啊,”洛克莱尔说,“她真是美极了。”

    沙漠人插嘴道,“公主是公认的真血中最漂亮的女人,我的男爵大人。”他的话语中含有明显的警告。

    詹姆斯一脸惊奇的瞅着凯非,但沙漠人并不想说什么。忍住詹姆斯的盯视,他注意到洛克莱尔全神贯注的看着公主站到了她母亲的身前,终于说道“洛克莱尔先生,我觉得要补充上一条小心。”他回头看到苏嘉娜走上了华盖,低声说,“她是宫廷中仅次于女王危险的女人,所以她也是世界上排名第二危险的女人。”

    洛克莱尔确定的咧嘴一笑,“我相信这点,她美得让我窒息。但我认为我能迎接这个挑战。”

    对他的这个低劣的笑话,嘉米娜显得很悲观,而凯非则勉强挤出了几分笑容。“她也许会给你这个机会。听说她的品味是……具冒险性的。”

    詹姆斯没有落下凯非真正的信息,洛克莱尔则太倾心而没有去听凯非的讲话。詹姆斯对凯非微微点头为他的警告表示感谢。

    不像艾沃瑞和沙拉娜两人对女王鞠躬后坐到皇室的餐桌旁,苏嘉娜鞠躬后说道,“我的母亲身体好吗?”她用很官面的口气问道。

    “我很好,女儿。我们会继续统治凯许。”

    公主再次鞠躬说,“那我们的祷告得到了回应。”然后她坐到了她哥哥和女儿的身边,仆人开始走入大厅。

    种种佳肴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摆上餐桌,艾兰德不得不考虑自己到底要在哪一个菜上吃上几口。葡萄酒也顺序的呈上,干的甜的,红的白的,最后是用守护者山脉顶峰的冰冰制的冰葡萄酒。

    艾兰德问凯非,“告诉我,为什么皇室的成员最后才出场?”

    凯非说,“在凯许中的事情总是很奇怪,那些最不重要的最先入场,奴隶、仆人还有次要的值殿官要为那些豪贵的出场做准备。然后,凯许之母,进入大厅坐在华盖上,跟着皇亲和权贵入场,同样也是按照等级的先后顺序,您是头衔上仅次于皇室家族的贵族,所以您只在王子艾沃瑞前一个入场。”

    艾兰德点头,但发现有一点疑问让他吃惊,“那就是说她的孙女,沙拉娜……”

    “在宫殿中的地位高于王子。”凯非替他说完,打量了一眼房间中的人,“这是家庭争端,王子殿下。”

    有些事情他不希望在这里讲,嘉米娜补充上一句。艾兰德瞥了她一眼,她说道,我没有对他读心,王子殿下。没得到允许前我不会去读任何人的思想,但他……思想太强烈了。我无法更好的解释这个,但他很紧张不愿去讲很多事情。

    艾兰德丢开这个,开始询问关于凯许皇室的问题。凯非的回答如同艾兰德的历史教师所讲,只是有些问题会让他感到高兴、有些让他感到不快或者有些是谣传的轶事。他对那些流言蜚语很有研究。

    詹姆斯决定自己不多发言,他在盘算着凯非作出的回答,边进餐边收集着线索把它们适当的加入到自己已知的情报中去。凯许是复杂的,如同一座蚁丘,那位蚁后——女王,只有她是唯一的律法。事实上,帝国中民族间的对抗是凯许宫廷中的老生常谈,女王只是让她的国家表面上保持着统一。

    詹姆斯呷了口上好的干红酒,考虑着他们到底在这场戏中扮演着哪个角色,因为他确定他们的出现会在将来结束掉某些人的政治生涯,就像他知道他的鞋子正在挤他的脚一样肯定。问题是谁会是他们的威胁和他的动机是什么。

    对他自己,他加上一点,不要提到有人试图阻止艾兰德的到访。显然至少宫中有一个派系想要艾兰德死和两国之间开战。詹姆斯扫了一眼大厅,又尝了口干红酒。他品味着美酒,考虑到自己这个陌生人应尽快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认清周围的道路。他盲目的四处瞅,观察周围的人,发现至少有半打的人也在注意着他。

    他叹了口气。这只是一时的,他怀疑会有麻烦接踵而来。因为如果他是要谋杀艾兰德的人,在这么多客人的情况下能很容易摆脱嫌疑而且也会一举毁掉女王的大典。除非,当然,他订正自己,是女王想除掉艾兰德。

    他拿过一块调味过的瓜果放在盘中,吃掉,决定过一两个小时候再考虑这些事情。但还不到一分钟,他发现自己又开始扫视房间,找寻<s></s>那些预示着下一次袭击的线索和提示。

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血之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雷蒙·E·费斯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蒙·E·费斯特并收藏血之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