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博瑞克醒了。

    他一动不动的躺着,耳中无时不刻的被呻吟声填满。有一瞬间,在半梦半醒中他听到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他坐起来,眨着眼打量四周。大多数的俘虏都围在营地的篝火边,希望那团火焰能为他们带来温暖和驱散他们灵魂中的阴影。他尽量远的离开那个发臭的小沟,躺在那群奴隶的对面。当他走动时,他手腕上的邢具就会提醒他这束缚的存在,这副奇特的银制邢具会排斥他身上的所有魔力。博瑞克打了个寒颤,意识到沙漠中夜晚的寒冷。他的袍子被人抢去了,他的衬衫也是一样,只给他留下一条裤子。他走向营火,既是巧合又像是故意的,两个不愿让路的俘虏挡在他面前。但他们早已无心战斗,博瑞克想也不想就推开这两个奴隶,后者只回应了几声不满的斥骂或嘟囔的诅咒。

    他挤进另外两个人的中间,坐下。后者尽量对他的插入不理不睬,每个人都在步向自己人生的灾难。

    一声的尖叫声,一名女俘虏被处死了。她因为受辱时的反抗而死,咬断了正在糟踏她的卫兵脖子上的动脉,两个人全都死了。为了减少那个那个短命者的痛苦有人利落的结束了他的生命。

    地狱般的哭声随着那尖叫声之后传来,博瑞克觉得死可能对她来说更幸运一些。他怀疑是否有女人能活着到达德本城。奴隶贩子为了避免今后几天里可能发生的麻烦,于是将女子都交给了守卫。即使有人在旅途中幸存,她也会被卖得像个烧火丫头一样便宜。她们既不那么年轻也未有十分的姿色会让奴隶贩子费心到阻止那些守卫的行动。

    刚刚想到奴隶主,就看到了他出现在篝火附近。金色的火光映射下他的身影显得更为高大。他满意的看完这一切,然后转身走向他的帐篷。卡西姆,博瑞<dfn></dfn>克听别人这么叫他。他牢牢地记住了这张面孔,确定有一天会亲手杀了他。

    当卡西姆正远离那些被看守的奴隶时,另一个人叫着他的名字走了过来。这个人叫萨拉亚,他穿着两天前博瑞克赢得的紫色长袍。博瑞克刚被带到营地时,他就看上了博瑞克穿的袍子,不容王子犹豫,用拳头迫使他脱下那件长袍。事实上是博瑞克戴的邢具让他无法迅速的脱下那件袍子。在博瑞克第二次挨打后,卡西姆进行了干涉,指出了那点很明显的原由。这样萨拉亚才很勉强的平静下来,让博瑞克一只袖子一只袖子的脱下那件长袍。他认为那全部的过错都是博瑞克的,丝毫不认为自己的猪脑出了问题。博瑞克也一样将他打上了死亡的标记。卡西姆给了他几点指示,他漫不经心的听完这些讲话。然后奴隶贩子朝拴马的地方走去。博瑞克思考,还会有更多的奴隶被带到车队集中。

    一天中的许多时候,博瑞克考虑挑明自己的身份,但每次他都觉得应再小心一下。没有机会能让人相信他所说的。他没有携带他的印章,每次骑马时他都觉得带着它不舒服,所以它现在被锁在他的行李中,而那件行李箱子强盗们并没有抢到手。当然红色的头发也许会让强盗们停下来想一想他身份的可能性,但一个红头发的人在克朗多城里也不是独一无二。棕发和白皮肤是通常生活在亚博(Yabon)和远湾(Far

    Coast)

    附近居民的模样,但克朗多城中有相当多的市民头发的颜色混合了红色和棕色。仅是证明他不是个法师就会让他费尽许多周折,因为一个不会魔法的人和一个伪装成不会魔法的人从外表上看没有什么两样。

    博瑞克决定,从这到德本城他会一直等待,直到他发现一个有可能相信他身份的人。他猜想卡西姆或是他手下的人——除非他们都像萨拉亚一样聪明——会理解或是相信他。但有这样头脑的人想必会成为这里的首领。这样他就能为自己赎身。

    这样考虑起来让他感到舒服了一些,博瑞克推开一个半睡着的俘虏,好让自己能再度躺下。风吹在他的头上,让他翻来覆去无法入睡。他合上他的眼睛,厌恶身子下面不平整的地面。过了一会儿睡眠终于带走了种种的不适。

    如同愤怒的火神普兰度降临,太阳像是近在咫尺的悬在他的头上,灼烧着他的皮肤。博瑞克的脸和双手只是在他戊边时受过轻微日晒,焦阳让他虚弱至及。博瑞克背上的水泡在第二天行路时弄破了,炙热的阳光照在他的伤口上,让他眩晕。才开始走了两天就让他受够了,车队离开碎石地面的高地来到了当地人称之为扎浦外力(ergs of the Jal-Pur)的沙漠。五辆马车行进缓慢,需要有人不断的在车轮后垫东西才能不陷入沙中,而从事这些工作的正是那些被阳光缓慢残害的俘虏。

    昨天死了三个人。萨拉亚对此什么也不做;只有健康、强壮的工人才是德本城奴隶市场所需要的。卡西姆还没有回来,而代理车队首领位置的是一个虐待狂加有着变态病症的猪,博瑞克见到他的第一眼心里就这么认为。饮水被限制了,一天三次,日出前一次,中午休息时一次,还有一次是在晚餐时——不,是吃一天中唯一一顿饭时。一块几乎没有味道的干面包,也几乎给人补充不了体力。他妄想着会有葡萄干夹在面包里面;但这根本无需去看。食物仅是用来维持他的生存,不管它的味道有多么糟糕。

    奴隶们变得沉闷起来,每个人的脚步都在逐渐放慢。精神上也变得消沉,人人都默默不语;讲话会浪费他们的力气。但博瑞克还是从几个人身上打听到了他们的身世。守卫自从进入沙漠后就放松了警惕;但即使有奴隶逃跑,他能跑到哪去?整个沙漠就是个最可靠的守卫。当他们到达德本城,就会得到几天的休息,磨破的双脚和曝晒下的皮肤都会好转,体重也会相应回升,然后他们就会在橱架上出售。刚结束旅行的奴隶是无法卖个好价钱的。

    博瑞克试图考虑他的事情,但日晒和高温让他变得虚弱,缺食少水让他的头脑变得迟钝。他摇头想让自己能集中精力思考如何脱逃,但他所能控制的全部仅是迈出他的双脚,左脚,然后是右脚,抬起他们接着把他们向前放,一次又一次,直到可以停下来。

    然后太阳消失,夜晚来临。奴隶们被允许坐在营火前聆听守卫与剩下的五名女俘虏之间进行的竞技。她们不再长时的挣扎和哭叫。博瑞克嚼着他的干面包呷着分给他的饮水。进入沙漠的第一天晚上,一个人一口气喝干了他的水,几分钟过后就又将它们全吐了出来。转天他死了。博瑞克吸取了那个人的教训。无论他多么希望能一口吞掉他杯中的水——干渴时马尿都对他产生了吸引力,还是控制着自己慢慢的饮用。入睡很快,那种疲劳的无梦的沉睡,但并不能得到真正的休息。每一次翻身,身上的灼伤就会把他痛醒。如果他背对着篝火,背上伤口就会因为火焰的燎烧而恶化;但如果他远离篝火,沙漠的寒冷会将他冻僵。但不管怎样的不舒服疲倦都将它们克服了,直到他再次翻身,感受这些不适。突然,一阵矛刺和脚踢弄醒了博瑞克和其他的奴隶。

    一个凉爽的早晨,但夜晚潮湿的空气看起来更像是阳光下的放大镜,带来了普兰度的折磨。没过一个小时,两个人倒下了,留在了他们摔倒的地方。

    博瑞克的大脑已经无法思考,只剩下一种动物的本能,狡猾的凶恶的野兽否认死亡。他拚尽自己每一分力量去做一件事,向前走不倒下。倒下既是死亡。

    经过一段时间麻木的行进,一只手抓住了他。“停止前进。”一个声音命令道。

    博瑞克眨着眼,透过耀眼的闪光他看到了一张脸。一张棱角分明的长满疙瘩的扁平脸,黑色的肤色留着打卷的胡须。这是博瑞克见过的最丑的一张面孔。对它可以堂而皇之的去厌恶。

    博瑞克开始傻笑,但喉咙中所能发出的仅是干渴的喘息。“坐下。”守卫说道,然后突然粗暴的一推来帮助博瑞克坐在地上。“现在是中午的休息。”向周围看了看是否有人注意他,他拧开自己的水壶,将水倒在他的手中。“你们这些北国人受不了这样的日照。”他将水洒在博瑞克的头上,让他蒸腾的脑袋微微清凉了一下。“倒下了太多的人;卡西姆会不高兴的。”他很快的又倒了一点水给王子,然后就走开了,好像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其他的守卫吆喝着带来了水壶和杯子,开始发水。每一个还能说话的奴隶都在为口渴叫苦,好像如果保持安静他们就会被忽略。

    博瑞克只能勉强移动,每一步行动都伴随着眼中交织的黄光、白光和红色闪光。

    还没有但几乎是瞎了,他伸手去抓他的金属杯子。水是热的还有些苦涩,但感觉要比博瑞客尝过的最好的那特利斯(Natalese)酒要甜。他品了口酒,像父亲教他那样含在口中,让黑色的液体在他舌上流动,鉴别美酒精准的复杂的成分。酒味不苦,也许酿酒师在酿酒桶中放入了某种植物的茎杆或是叶子,装桶之前他会尽量让酒适当的发酵到最佳。但也许这只是个杰作中的瑕疵。博瑞克没有识出这酒;这里缺少可识别的主要成分和搭配成分,还有这里没有水果去中和酒中的酸味。这不是好酒。博瑞克怀疑这是父亲为了检验他和艾兰德是否认真听讲所做的测试。

    博瑞克眨着他干裂的眼睛,他没有找到垃圾桶。没有垃圾桶他能把酒吐在哪里?他不能喝酒,他只是个孩童,他会喝醉的。也许转头把酒吐在桌上是不会有人注意的。

    “嘿!”一个人叫道,“那个奴隶把他的水吐了。”

    几双手抢走了他手中的杯子,博瑞克向后躺倒。他躺在父亲用餐的大厅里,想知道为什么这里的地面是热的。这些石头本该是冰冷的,而且它们总是冰冷的。它们怎么变得这么热呢?

    几只手扶着博瑞克坐起来,还有人扶着他不让他再次摔倒。“你干什么?想不喝水渴死自己?”博瑞克虚着眼睛,看到了一张模糊的面孔。

    虚弱的,他呓语道,“我说不出酒名,父亲。”

    “他精神错乱了,”那个声音说道。有人把他抬起,然后他被放在一块荫凉的地方。水泼在他的头上,然后流到了他的脖子,接着是他的手腕,还有他的手臂。旁边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天堂和地狱都该诅咒你,萨拉亚,你的头脑还不及一只死了三天的猫灵光。如果我没有骑过来看这里,你同样会让这个人死掉,是吗?”

    博瑞克感到有水流入他的口中,于是他大口的喝着。这不是那苦水,而是真正清凉的溪水。他痛饮。

    萨拉亚回答说,“虚弱的人对我们什么用也没有。让他们死在路上会省下他们食物的钱。”

    “你这个蠢货。”刚才那人说道,“这是一个多棒的奴隶!看看他。他很年轻,还不到二十岁。我了解我的买卖,他的模样不难看,健康——至少几天前是这样的。”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厌恶。“那些白皮肤的北方人不能像生在扎浦的我们那样忍受阳光。他需要多一点的水和荫凉才合适摆上货架。现在。我不得不多养他两个星期让他的让他疗伤和恢复他的力气。”

    “老板——”

    “住嘴。当我检查其他奴隶时把他留在车里。如果我能及时发现他们,这里会有更多的人活下来。我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命运降临在卡西姆头上,但选你留下来真应该对公会说声抱歉。”

    博瑞克发觉这改变很是奇特。那瓶酒是怎么回事?当他躺在相对凉快的篷车里思考那瓶酒时,一个奴隶公会的老板正在几步之外检查其他的奴隶,能活一天的人都可以被带进奴隶的牢房。

    “德本城。”撒曼说道。他的黑脸上裂开一个笑容。他赶着车队最后一辆篷车,博瑞克也乘坐在里面。两天在篷车中的调养把博瑞克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他和其他三个奴隶都躺在最后面的车里。水可以随便取得,皮肤上被涂了一层油料和草药药膏,这让他们的灼伤的疼痛减到最小。

    博瑞克跪着然后摇晃着站起来,篷车正在石头路上颠簸。他没有看到这座城市的引人注目之处,只是周围比沙地里多了些绿色。半天里他们路过了几个小农场。他记起小时候他学到的关于一个罪大恶极的海盗据点。

    德本城统辖的只有从梦幻谷到巨魔<bdi></bdi>故乡山脉脚下之间很少的农场,她也是从陆地之终结城(Land’s End)到莱诺城(Ranom)航线上的一个安全港。苦难之海的南部海岸诡秘的礁石群等待着那些不幸被北风抛到浪尖上的船支。另外,私掠者、海盗、绝杀者和奴隶商人都将德本视为自己的家园。

    博瑞客对撒曼点了下头。这个快乐的土匪对他既友善又喋喋不休。“我从生下就住在这。”他说,“我的父亲也是在这里出生的。”

    当几百年前沙漠民族征服德本城时,他们找到了自己面向苦难之海的通商大门,而当帝国征服这些沙漠族人时,德本正是当时沙漠人的首都。现在她是帝国中的一个主要行政城市,但这些都改变不了什么,德本依旧是那个德本。

    “告诉我,”博瑞克问道,“三大公会仍然控制着德本城吗?”

    撒曼笑了。“你真是个受过教育的家伙!很少有外人知道这个。奴隶商人公会、海盗公会和海岸船长联盟。三个公会执掌这里的大权。是他们决定什么人死什么人活,什么人工作什么人享受。”他耸了下肩。“这就像个惯例。在帝国之前是这样,在沙漠人之前是这样,一贯这样。”

    想到了克朗多盗贼公会欺骗者在城中的影响力,他问道,“那些盗贼和乞丐呢?他们没有什么力量吗?”

    “喝!”撒曼回答。“德本是世界上最诚实的城市了,受过教育的朋友。我们住在这里的人可以夜不闭户,出行安全。谁在德本城中偷窃谁就是个傻瓜,几天内他就会被杀或贬为奴隶。三大公会颁布了公告,谁敢挑战他们的智慧?我确定我不会。也必须这样,德本在沙漠中和礁石上无依无靠。”

    博瑞克轻轻拍了拍撒曼的肩膀,然后坐回篷车的后面。他是四个病人中最年轻的也是最快恢复状态的人。另外三个是农场主,没有一个显出恢复的迹象。心病比疾病更容易夺去人的力量,博瑞克心想。

    他喝了点水,惊异于当他们踏上德本城的大门前道路后从门中吹来的第一缕海风。一名他父亲的顾问——阿蒙斯.崔斯克,教过他和艾兰德怎样航海。他在年轻时曾作过私掠者,用海之匕首——崔查德这个化名横扫来自自由都市、奎格和王国的船支。他在海岸船长联盟享有盛名。但他讲述那些海上的传奇时,没有提及任何关于那些圆滑的船长的事情。仍然,会有人记得崔查德船长,并站在博瑞克的立场上给他点帮助。

    博瑞克已经决定继续隐瞒他的身份。无需质疑奴隶贩子会向他父亲送出一份赎金书,他考虑应尽量避免这种复杂的交涉。这样他会在监狱里多待几天,等待他力气的恢复,然后逃走。相对于沙漠的可怕,一艘港口里的小船将是他脱逃这里的关键工具。这里到达洛克莱尔父亲的城市——陆地之终结城要大约逆风航行500哩,但这应该可以做到。19岁的他满怀信心的认为自己能完成这个壮举,丝毫不清楚如果失败将意味着什么。他的被俘生涯将要结束了,没有别的。

    奴隶们的牢房遮盖着木瓦,保护他们不被中午的太阳爆晒和苦难之海风暴的侵袭。但四面栅栏的木板都是间隔的,这样守卫可以监视里面的人们。一个健康的人可以很容易的翻过十英尺高的栅栏,但当他攀到顶部然后伏身爬过支撑牢房的屋梁时,守卫会有充足的时间等待.?他完成这些。

    博瑞克考虑着自己的状况。当他被出售,他的新主人可能是个松懈的家伙,但也许是个苛求的人。他的逻辑性告诉他应在靠近港口后再开始逃跑。他的主人可能是个奎格的商人,或是来自自由都市的旅客,甚至有可能是一名王国的贵族。最坏的是他被卖到帝国内地。他对自己所要面对的命运不很乐观。

    他还有一个计划,联合其他的奴隶,如果能安排他们引开守卫的注意足够长的时间,他就有机会翻过栅栏逃进城市里。博瑞克摇了摇头,放弃了这个念头,这太不实际了。

    “噗嗞!”(pssst一个像声词,有时提醒人注意时老外就这么发声,——不是放屁声)

    博瑞克转身去看是哪里发出的这种怪声。但没发现什么,他回身继续考虑自己重要的脱逃计划。

    “噗嗞!这里,年轻的贵族。”博瑞克再次打量四周,这次目光向下了一点,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站在阴影中。

    一个男孩,不到十一、二岁的样子,正站在一根支撑牢房屋顶的柱子旁冲他咧嘴笑着。如果再向前挪一点,他就会被守卫发现。

    博瑞克扫了一眼,看到两个守卫正在一旁的角落里聊天。“什么事?”他低声问道。

    “你能不能吸引一下守卫的注意,贵族先生,我会让你活得长些。”男孩低声回答。

    博瑞克问,“为什么?”

    “我需要他们分会儿心,先生。”

    克制住对自己会用拳头回敬这样无理的回答,博瑞克点头。走到守卫站立的地方,他问道,“嘿!我们什么时候吃饭?”

    两个守卫困惑的眨了眨眼,跟着一个守卫开始咆哮了。他用矛尾捅入牢房的栅栏,博瑞克不得不躲闪他的棍子。“很抱歉问这些。”他说道。

    他低声笑着,尽量控制着自己双肩不在衬衣下摆动。晒伤在得到这件衬衣的三天里痊愈了,但脱皮和之后的发痒更让他加倍的难受。下一次的奴隶拍卖在下个星期,他知道他将在那时被摆上货架。他正在迅速的恢复他的体力。

    有人拉了拉他的袖子,他回头看到了刚才的那个男孩。“你在这干什么?”他问。

    男孩的表情充满疑问,“先生,你的意思是……?”

    “我想你正在设法逃离这个牢房。”博瑞克压低声音。

    男孩笑了。“不,年轻的贵族,高尚的你让守卫分了下心,所以我就可以进到牢房里了。”

    博瑞克向天长叹,“这有两百个奴隶时刻梦想着找到一个办法从牢房里逃出去,而我却碰到了一个要高高兴兴跑进来的疯子!为什么?”

    男孩也抬头向上望,“大人在和哪个神说话?”

    “他们全部,看看,这都发生了什么?”

    男孩拉住他的手臂,把他带到牢房的中间,在这里最低限度的不会引起守卫的注意,“这件事很复杂,大人。”

    “那为什么你叫我‘大人’呢?”

    男孩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让人喜欢的笑容。一张被太阳晒黑的小脸,只在颊上保留着一点绯红。博瑞克可以从他那挤在一起的眼眶中看到那对引人发笑的黑眼睛。一个超大号的头巾裹在他头上,乱蓬蓬的头发增加了他的身高。

    男孩微鞠一躬,“比起我这样低微的身份其他的所有人都是显赫的,大人,他们都值得我去尊敬。即便是那些蠢猪守卫。”

    博瑞克对这个小家伙不由得一笑。“好,那么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跑到这些有头脑的人中间来,你希望加入这群悲惨的人们吗?”

    男孩就地坐下,也招呼博瑞克照做。“我叫苏力

    阿布,先生。我是个流浪乞丐,我承认我很惭愧的因三大公会的惩治而被迫逃到这里。你知道三大公会吗?”博瑞克点头。“那么你也就知道他们的权力惊人和势力之广。我看到一个老商人在中午的太阳底下睡觉。有几枚硬币从他的钱袋里掉了出来。我有时间一直等到他睡醒,拾回自己的钱币吗,于是我觉得自己只是发现一些掉在地上的钱,捡起它们对自己没有任何坏处。但无法相信神让这个家伙注意到了他掉了东西,而我正在去把它们捡起来。就像是幸运女神注定我要倒霉,他在最坏的时候醒了,然后向周围大叫,‘有贼!’一个人认出了我,并喊出了我的名字,于是我被缠住了。现在我正在受到三大公会的通缉。还有哪里比起这里更好的能躲藏而不被人发现?”

    博瑞克愣住了,忘记了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摇了摇头问道,“告诉我,当九天后我们被出售时,你会怎么办?”

    大笑了一声,男孩说,“那时候,尊敬的大人,我早就已经走了。”

    “那你会去哪呢?”博瑞克问道,眯起了自己的双眼。

    “回城市,先生。我的罪行很轻,三大公会有很多值得注意的事情还要处理。许多重大的关键问题正在总督府中决策,或是在街上宣布。许多的三大公会的官员也像皇室的使团一样来来去去。无论如何,几天过后,负责搜查我的人就会去忙别事,我也会安全的回城继续我的手艺。”

    博瑞克摇着头,“你能像你进来一样容易的出去吗?”

    男孩耸了耸肩,“也许吧。生活中不确定的事太多了。我想我可以。如果不行,那也是天注定的。”

    博瑞克拽住男孩的衬衣,把他拉近,“那么,我的交易伙伴,我们来作比买卖,我帮你进来,你帮我出去。”、

    男孩的小黑脸有些发白。“老板,”他说,几乎无法张开嘴,“如果你像我一样灵巧,我可以计划和你一起逃出这个牢房,但你的体格像是个战士,而且手上还带着那个链枷。”

    “你的意思是能帮我去掉这个?”

    “我怎么会呢?”男孩被吓住了。

    “你不会?那你是哪一类的盗贼呢?”

    男孩不同意的摇着头,“要是说真话,一个可怜的盗贼,老板。智障才会在德本城偷窃,因此我也是个傻瓜。我的偷窃行为纯粹是出于我最低的生存本能,我向我母亲在天的灵魂发誓,我是第一次试着偷东西。”

    拍了男孩的头一下,博瑞克说道,“正是我要的——一个不合格的盗贼。如果有根针我能自己开锁。”他喘了口气,好让男孩不再更加怕他。“我需要一根坚硬的铁线,这么长。一根铁钉就行。”他用拇指和中指笔乎了个长度,两英寸的长度,戴着链枷做这个有些困难。

    “我能给你拿一个,老板。”

    “好,”博瑞克边说边放开男孩。在松手的一瞬间,男孩转身准备逃走,但早预料到了男孩的行动,博瑞克伸脚绊倒了小乞丐。在他能挣扎着爬起来前,博瑞克抓住他的肩膀把他提了起来。“你演了一出好戏。”博瑞克指着一个正在不远处的守卫点头说,“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小孩。别想逃出我的掌握。如果我一个星期后被推上拍卖会,我不会是自己一个人走的。你需要给我个不把你交给守卫的理由。你明白吗?”

    “是的,老板!”男孩低声说,现在完全慌了神。博瑞克说,“我清楚你,男孩。有个人当过我的老师,他和你之间就像是你和你衬衫里跳蚤一样。你相信吗?”苏力点着头,不情愿的相信了博瑞克的话,“如果你想要出卖我或是逃走,我确定我在货架上不会孤单的。我俩系于一线,你明白吗?”男孩点了下头,博瑞克看出这次男孩不是单单想要自由而是认识到如果他离开博瑞克真的会将他交给守卫。博瑞放开他,男孩重重的摔在地上。这次他没有试着逃跑,只是呆坐在地上,一脸的恐惧和无望。“噢,仁慈的主啊,我恳求你宽恕我的愚行。为什么,噢,为什么你把我抛弃给了这么一个疯狂的贵族?”

    博瑞克单膝跪下,“你说你能拿给我一根铁线,或是你仅是在骗我?”

    男孩摇摇头,“我能拿到它。”他站起来,叫博瑞克跟在他身后。

    博瑞克跟着他来到栅栏边。男孩转身背对守卫,这样他们望过来时就不会看到他的脸了。指着那些木板,男孩说,“这有些板子翘起来了,找找有没有你想要的。”

    博瑞克也一样背对守卫靠在栅栏上,用眼角的余光观察那些木板。靠下面一点的位置,有一块微微向外弯曲的板子,从上面推出一根铁钉。他感到铁钉头扎进他的肩膀。

    博瑞克突然转身一推苏力,男孩撞在栅栏上。然后男孩有意的斜靠在栅栏边。博瑞克用他的刑枷撬住铁钉。“保佑我不会弄弯它。”他低声对自己说道。接着猛地一发力,钉子被拔了出来。

    弯腰捡起钉子,他带着他的战利品走到一处无人注意的角落。他环顾四周,没有人留心他奇怪的举动。

    只花了不大的功夫,一边的手铐就被打开了,然后是整只手铐。他快速的揉了揉他磨伤的手腕,马上又将刑具戴回手上。

    “你在干什么?“小乞丐低声问。

    “如果那些守卫看到我没戴手铐,他们就会来检查的。我只是看看去掉它们有多困难。很显然,不是很难。”

    “像你这样一个贵族公子在哪学到的这些呢?”男孩问。

    博瑞克笑了。“我的一个老师有一段……丰富多彩的童年。他的课程全都标准的教授给了——”他几乎说出“王子”,但话到嘴边他及时改成了“一个贵族儿子。”

    “哈!”男孩叫道,“那么你是个贵族了。我从你的讲话里就认为你是。”

    “我的讲话?”博瑞克问。

    “你说的话很像个贵族。你的腔调也像来自上等家庭,甚至是宫廷。”

    博瑞克思考着。“我们来改变这些。如果我们要花段时间在城市里藏身,我就得像个普通平民。”

    男孩坐下,“我会教你。”他看到了博瑞克的手铐,“为什么对一个贵族的儿子要加刑呢?”

    “他们认为我是个法师。”

    男孩睁大了双眼,“那为什么他们不杀了你呢?监禁法师是最困难的。即使是一个小法师也能让他们不喜欢的人长瘤生疮。”

    博瑞克笑了,“我几乎让他们相信我只是个可怜的家庭教师。”

    “那他们为什么不除去这个手铐呢?”

    “我几乎让他们相信。”

    男孩嘿嘿笑着,“那我们去哪呢,老板?”

    “去港口,我计划偷一艘小船逃到王国去。”

    男孩认同的点头,“这是个很棒的计划。我作你的仆人,大人。你的父亲会因为我帮助他的儿子从地狱和刽子手中逃出来给我很多的钱。”

    博瑞克忍不住大笑,“你现在在奉承我喽。”

    男孩眼睛一闪。“这是乞丐生存的基本技能,我伟大的主人。简单的乞求只能从好心人的手中得到拳打脚踢,而不能得到任何施舍。但用经过细心推敲的诅咒就能威胁他们,从他们那得到礼物。”

    “如果我这么说,‘让你妻子的美貌变丑。’只会带给路过的商人片刻的迟疑。但要是我说,‘让你的情人变得和你家中的婆娘似的,还有你的女儿也是一样!’这样他就会给我些铜子让我收回这些不吉利的恶语,要是他的女儿长得像他的妻子一样他就无法为她们找到丈夫,同样也会对自己的情人失去兴趣。”

    博瑞克被他逗笑了。“你有那么让人们恐惧的诅咒吗?”

    男孩笑了。“谁说得出呢?但什么人会为省下几个铜子去尝试这些诅咒?”

    博瑞克也坐下,“我可以分给你我的食物。但我必须在他们把我推上拍卖会之前逃出这里。”

    “那他们会鸣响警钟,搜查你。”

    博瑞克微笑着说,“这正是我希望他们去做的。”

    博瑞克吃掉了他的那一半晚餐,然后把盘子拿给男孩。苏力狼吞虎咽的吃掉食物,然后又再把盘子舔了个干净。

    七天里他们平分博瑞克的口粮,在他们感到饥肠辘辘时,食物总是充足的。奴隶会在拍卖会上将面对他们今后的命运。既不应有黑眼圈,也不能有消瘦的颧骨,还要避免瘘枯的体型,这些都会影响到他们的价格,食物会改变这种状况。

    如果牢房里有人注意到这个新来的男孩,他们也没有提出疑议。没有人愿意讲话,每个人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连一些琐碎的小事都会被人曲解。为什么要像朋友似的提醒这些你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守卫?

    压低声音好让别人无法偷听到他们,博瑞克说,“我们必须在天亮前逃走。”男孩点头,但然后又问道,“我不明白。”七天里他成功的藏身在奴隶们之中,在数人头时也没被识破。也许他被发现了一两次,但守卫不会因为有多出来的人头而去检查奴隶,可能是有人被数了两遍。只有人少时,他们才会起疑。

    “我需要他们在搜查我们时越混乱越好。但我希望大多数的守卫会在明天返回去他们的拍卖会。你明白了吗?”

    男孩没有显出一丝理解的迹象,“没有,老板。”

    博瑞克花了一个星期掏空男孩的脑袋去了解每一个他需要的关于这个城市的信息,还有奴隶公会周遭的情景。“翻过这个栅栏就是通向港口的街道。”博瑞克说,苏力点头表示认同。“几分钟之内,就会有成打的卫兵追入这趟街,在我们能偷到一条船逃往奎格或任何地方前捉住我们。不是吗?”

    男孩点头。这是个合乎逻辑的假设。“也没有一个正常人会去沙漠冒险,对不对?”

    “那当然了。”

    “那我们就朝着沙漠走。”

    “老板!我们会死的。”

    博瑞克说,“我没有说我们要去沙漠,我们只是向那里走,然后找个地方藏起来。”

    “但藏在哪,老板?从这到沙漠中间只是有钱有势人的房屋,而且兵营设就在总督的住宅里。”

    博瑞克咧嘴笑了。

    男孩睁大了双眼。“喔,愿神保佑我们,老板,你不会是说……”

    博瑞克说,“当然。有个地方是他们决对不会去搜查的。”

    “喔,好心的老板,你正在和你可怜的仆人开玩笑吧。”

    “别看起来那么垂头丧气的,苏力。”博瑞克边说边打量四周,没有人注意他俩。“是你让我想到这个主意的。”

    “我,老板?我从没有说过要把我们移交给总督府。”

    “是,但要不是你会试图藏在奴隶牢房逃过追捕,我也不会想到这个主意。”

    博瑞克脱下手铐,指示男孩站在那里。在牢房远端的守卫正在游戏,只有了一个人半打着瞌睡负责警戒。博瑞克向上指了指,男孩点了下头。博瑞克脱掉外套,只穿了一条裤衩,用双手合成个杯形。男孩一脚蹬在博瑞克手上,半举半抛把男孩送到了牢房的横梁上。男孩敏捷的移动到了离赌博的守卫最远的屋角,那里的只有一个在打盹的守卫。

    迟疑和任何的响动都会导致他们的失败,博瑞克屏着呼吸看完苏力潜行到远角的全部过程。然后他在栅栏上攀了几步,抓住苏力从大梁上垂下的外套。用力拽了两下,他攀上了栅栏顶,在睡觉的守卫身边探出身子<tt></tt>。苏力也从横梁上垂下身子,几乎是直接悬在守卫的头上。

    配合默契,当博瑞克轮起手铐时苏力摘掉了守卫的金属头盔。铁块重创了守卫的脑袋,他颓然倒下。

    没有去看是否有人注意到他们——如果有另一个守卫发觉了,他们会彻底崩溃在那里——博瑞克跳了一下抓住挂着的外套。

    他借助外套爬到横梁上,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指示苏力继续。男孩蜷起身子,无声的走在横梁上,这是整个屋顶的长度。博瑞克跟着他,考虑到自己的体型,他是用手和膝盖爬行在轻盈的男孩身后。

    从头顶上通过正在赌博的守卫,然后潜入阴影中。在最远端的宅邸,他们跳上最后一间牢房的屋顶,接着翻过那里的围墙,跌跌撞撞的摔在墙外面。如同身后尾随着整支德本城守备军,两人没命的向着总督府跑去。

    博瑞克的计划像他设想的那样奏效了。在繁忙的德本城总督府中是一片混乱。许多人都在走动。一对走向厨房的奴隶引发不出任何议论。

    十分钟内,警钟响了,许多城镇守卫跑上街头宣布有名奴隶逃走了。此时,博瑞克和苏力找到了迎宾处一个久未使用的阁楼。

    苏力低声说,“你简直是个魔法师,大人。你是很特殊的那类,他们想不到你是哪种法师。没有人会想到搜查总督府。”

    博瑞克点了点头。他伸出一个指头放在嘴边,告诉苏力保持安静,然后躺下开始睡觉。

    兴奋中的男孩很难用双眼去相信这个青年能安稳的小憩。苏力太紧张、兴奋——还有害怕——而无法睡着。他看到屋顶上的一扇小窗,从那可以看到总督府门前的小路和这座建筑物的一些偏房。

    观察了会儿一个走来走去的总督家眷,苏力开始探查这个小阁楼。在这里他可以轻松的站直身体,而博瑞克必须要弯腰才行。害怕会有人听到他的脚步声,他小心的走动在会是楼下房间大粱的地板上。

    在阁楼的尽头,他发现了个机关门。把他的耳朵贴在上面,男孩没有听到门里有任何动静。他等了很长一段时间,至少他觉得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他小心的撬开暗门。里面的房间既暗又空。男孩轻轻的移开暗门,尽量不让一丝灰尘落入下面的房间中,然后他把头伸进里面。

    一张近在咫尺的人脸让他几乎叫出声来。接着他的夜视线调整过来,他发现他正与一个雕像面面相觑。这是一个出自奎格的真人尺寸大小的大理石雕像。

    男孩伸手扶着雕像的头走到下面的房间。他打量四周,很高兴的发现这里是个用于堆东西的仓库。在一个墙角,一堆布料的梭针下面,他找到了一把钝菜刀。想到即使拿着一把烂武器也比赤手空拳要强,他捡起那把菜刀,藏在身上。

    尽可能的放轻脚步,他开始检查屋中的唯一一扇门。随即发现这扇门没有锁。他慢慢打开这扇门,从门缝中观察门里空旷黑暗的大厅。

    然后他谨慎的走入大厅,缓慢的走到连接其它房间的弦厅,同样是漆黑一团。仔细的听了一会儿,他确定没有人使用这个总督宅邸的侧厅。他快速的检查了这里的房间,发现它们都被废弃了。绝大多数的房间都是空的,有一些房间中的摆设罩着帆布并设有陷阱。

    骚着他的手臂,男孩看了看四周,觉得没有东西值得可拿。他决定返回那个阁楼去休息一下。

    当他走到大厅远端正要离开时,他看到了一束光线,同时间一个愤怒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沉静。

    经过一番搏斗,好奇心最终战胜了谨慎。男孩沿着大厅继续潜行,发现了一扇门,声音就是从门中传来的。男孩把他的耳朵贴在木门上,听到一个人正在大喊,“……蠢货!如果我们之前能得到消息,我们就会有准备了。”

    一个镇静的声音接道,“那是意外。没有人意识到那个白痴瑞斯从拉夫那里带来的消息——一个疏于护卫的贵族队伍——意味着什么。”

    “不是贵族,”前一个声音说道,讲话的人已到了爆发的边缘,“他说的是‘那是王子的队伍’。”

    “那么今晚逃走的奴隶就是王子了?”

    “博瑞克。幸运女神和我们玩了场游戏。他是我们抓到的唯一红头发的奴隶。”

    那个镇静的声音说,“只要他活着火王就不会感到高兴的。杀死博瑞克,我们主人的任务就完成了,但如果让一个幸存的王子回到他的王国……”

    那个怒气冲冲的人说,“那你必须确定这件事不会发生,并且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弟弟也一样得死。”

    苏力试着从门上的破缝向里看,但什么也没有看到,然后他凑到了钥匙孔前。他只能看到一个人的后背和一只放在长桌上的手。接着坐在桌前的人先前探了下身子,苏力认出那人是德本城的总督大人。那个愤怒的声音是他的。“不能让这间房间之外的任何人知道逃走的奴隶是博瑞克王子。他想必还来不及向其他人证明自己的身份。放出消息,他在逃跑时杀死了一名守卫,下令对这个奴隶格杀勿论。”

    那个镇静声音的人走动了,遮住了苏力的视线。男孩后退几步,害怕门会随后打开,但那个声音又说道,“从没有奴隶受到过这种斩立绝的格杀令,这需要一个对公众的解释。他们会把他带回牢房后处决,震慑其他那些企图逃跑的奴隶。”

    总督说道,“我会和公会疏通。但这个目标决不能有任何讲话的机会。我们需要遮盖——”他话说了一半,“我希望拉夫和瑞斯能保持安静。”

    苏力离开那扇门。博瑞克,他想。他的新主人是……克朗多亲王的儿子——来自康东印家族的王子。

    他从没感到像现在这样害怕。这是一场龙虎斗,而自己则被夹在中间。他的眼泪伴随着他的疾走从脸上掉落,勉强想到要关上身后通往的大厅房门。

    借助雕像他爬回阁楼,小心的将暗门放回原样。然后快走到躺着的王子身边,在他耳边低声呼唤道,“博瑞克?”

    年轻人立刻就醒了,“什么事?”

    边哭边说道,“喔,我伟大的主人,他们知道你是谁并且受命搜查你。他们想在别人知道你身份前除掉你。”

    博瑞克眨眨眼,抓住男孩的肩膀问道,“谁知道我?”

    “总督和另一个人。我看不到他是谁。侧厅是总督与别人私下会面的地方。他们说的是今晚逃走一个红头发的奴隶,并且他们说道艾而王国的王子。你就是那个人。”

    博瑞克轻声骂了一句,“但这改变不了什么。”

    “这改变了一切,主人。”男孩哭了,“他们不会停止对你的搜查,直到你被抓住为止。并且他们也会因为我知道了太多的事而杀了我。”

    博瑞克看着惶恐的男孩感到自己也开始害怕起来。“那么我们就必须比他们做得更聪明,是吗?”

    这个题问在他自己的耳中听起来都显得可怕。下一步该做什么,得知真相后的他举棋不定。

百度搜索 血之皇子 天涯 血之皇子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血之皇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雷蒙·E·费斯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雷蒙·E·费斯特并收藏血之皇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