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男人的江湖 天涯 男人的江湖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co,最快更新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

    穆敬廷带他们先去看了皇宫。曼德勒的皇宫和故宫差不多,方方正正,有护城河。只不过建筑特色差别很大,宫内大大小小共有一百多座庙宇,以红色、金色为主。远观耀眼夺目、金碧辉煌,近看雕梁画栋、精美绝伦。皇宫内游人很少,而且大都是国人,让人感觉像是在国内游玩。

    几个人不信佛,感受不到无边的佛力,对这个异国风情渐渐的有点儿视觉疲劳。随便看了几座宫殿、庙宇,里边大多空荡荡的,很快失去了兴致。然后爬上瞭望塔,俯瞰了整座皇宫,草草结束。

    从皇宫出来,去了传说中的乌木桥。乌木桥长一千六百多米,有个好听的别名——“情人桥”。远远看去还有点壮观,走到近处几个人大失所望,乌本桥再长,故事编得再动人,也不过是一个长长的木架子而已——两排木桩,搭着木板,简陋至极。

    既来之则安之,上去走一趟吧。一边走穆柔说道:“柚木质地虽然好,历经百年不腐不烂,可颜色黑黢黢的,没有一点美感。而缅甸人却把柚木当做珍宝,但凡是柚木的建筑都要特地说明一番,可我记得厦门就有柚木树,哪里就珍稀了?”

    钟灵说:“物以稀为贵。如今上好的红木和楠木早就没了,没准过几年市场上忽然有几个新故事流传开来,柚木也会成为中国市场上的抢手货,‘人傻钱多’嘛!”梁惠凯奉承道:“有道理,那咱们就存点柚木,说不定能发一笔。”钟灵笑道:“我看钱多不多不一定,人傻是真的。”

    正说笑着,一个妇女拦住他们的去路,一边说一边比划。她身边放着两个笼子,一个笼子里是各种文鸟和麻雀;另一个则都是横斑腹小鸮,一种小型的猫头鹰,这若是在国内,直接够判十五年以上的了。虽然听不懂缅甸语,但从她的手势中大家明白了,是想让他们买了去放生,好积功德。

    见小姐妹俩看都没看就离开了,梁惠凯犹豫了一下只好跟上去。穆惠问道:“梁惠凯,怎么不买?这可是积德行善的事。”梁惠凯怎么也不能说,我看们不买就不买吧?反问道:“既然是积德行善,为什么不买?”

    穆惠说道:“就知道是个笨蛋!不杀小动物,或者看到小动物受伤了,救过它们,这叫随缘救护,发慈善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放生。这种‘这头放,那头抓,再转手卖出去’的鬼把戏哪里能积德?妥妥地损阴德!我以为只有国内这样,没想到东南亚也有类似的产业链,在我看来就是佛教的畸生儿。”

    梁惠凯心道,还真没这么想过,这小丫头脑子是怎么长的?思想还挺深刻!哈哈一笑说道:“这是听穆惠妹妹说的最有见地的话了。有道理!不买,会被道德绑架;买,肯定不行,等于鼓励再去抓更多的。”穆惠得意的说:“跟着我就长知识吧!”梁惠凯说:“我这人一向谦虚,何况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走到半截,桥下才有了湖水,本想着应该清澈见底,然而却事与愿违,脏兮兮的,让人丝毫不会产生亲近的欲望。千篇一律的景色看起来很乏味,于是往回返。这时,人渐渐的多了起来,天色也逐渐发红暗淡下去。长长的木桥,穿梭的人流,桥和人流都变成剪影,和夕阳一起被水波震碎,看起来有了点儿意思。

    到了桥下,回望乌木桥,这时才体会到它的美。落日就在地平面,躲在长长的桥后,把天地间染成了橘黄色。湖水中有两头弯弯翘起的小木船,载着两三个喝香槟的游客;桥上奔跑的小孩,推着单车回家的居民,步履缓慢的僧侣,坐在亭子里抽烟的老人,每个人脸上都泛着一层淡淡的金色绒光。还有桥下的枯藤老树,似乎在述说着乌本桥的百年沧桑。梁惠凯心想,这才叫“长河落日圆”吧?

    拍了不少照片,回到了车上。穆敬廷说:“刚才我和们老爸通电话了,既然们想去矿山,咱们明天就走。”姐妹俩兴奋的直叫:“谢谢伯伯,伯伯万岁!”穆敬廷摇摇头说:“穆雷太溺爱们了!”穆惠笑嘻嘻的说:“伯伯,这叫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放心,我们绝对不给您惹事。”

    转天起来,几个人换了一身登山的装束,坐上车一路向北,去了传说中的大马坎。进入山区,走一段路就会看到荷枪实弹的军人。一开始大家还有些紧张,见多了也就习以为常。

    穆敬廷说道:“克钦邦古代为中国领土,自古就是西南丝绸之路的通道。在唐代属于中国地方政权南诏国的领土,宋代属于大理国的领土,元朝和明朝时期属于中国云南的一部分。清朝时期属于部落自治状态,后英国占领并入英属缅甸,然后独立划为自治区。”

    穆惠不无遗憾的说道:“慈禧太后这个败家子,那么喜欢珠宝,竟然把宝藏弄丢了,真该千刀万剐!”穆敬廷笑笑说:“清朝的军队也想来收复缅甸,但是那时候的武器已经没有缅甸先进了,吃了败仗。”

    梁惠凯问道:“克钦族也够厉害的,这么小的地方,一百多万人口,竟能和整个缅甸对抗?”穆敬廷说:“缅甸军有派别、矛盾,克钦族内部也有矛盾,错综复杂啊。”

    远远的看到了矿区,山被挖得像月球表面,沟壑遍野,气势恢宏。世界最优质的翡翠,就产于这片长一百公里、宽数十公里的狭窄区域。人们在山上层层剥山而下,昼夜不息。刨出的石块、泥土被“哗啦”倾倒于斜坡,工人再从中翻捡玉石,比开铁矿、金矿简单多了。

    看着漫山遍野都有开采的痕迹,梁惠凯心想,这儿比他们的矿山看起来大多了!人更多,有的地方密密麻麻的。这时,一辆卡车过来,倾倒了一车砂石,人群蜂拥而至,争先恐后的冲了过去。我去!工作热情这么高涨?梁惠凯感慨不已,问道:“这都是们的工人?”

    穆敬廷说:“不是,这都是拾荒者,车里倒出来的是废弃的矿石。据说在这绵延百公里的矿区有几十万玉矿拾捡者。他们聚集在各个矿区,没日没夜的工作,运气好的可以捡到质量稍好的玉原石,卖个好价钱。当然大部分是运气差的,始终没有什么收获。由于倾倒出来的山体松软,缺乏安措施,为了发财梦不顾性命安危,经常发生塌方致人死亡事故。”

    梁惠凯不无感慨的说道:“最底层的劳动者都很可怜啊。”穆敬廷说:“更惨的是,这儿毒品泛滥,好多人染上了毒瘾,而且好多都是年轻人,不论男女。”梁惠凯惊诧的问道:“他们能吸得起?”穆敬廷说:“很便宜的,打一针也就一美元左右。”穆惠嘲笑道:“真笨,没听说过金三角?”

    又被鄙视了!说着话进入了矿区。穆敬廷大老婆的两个儿子穆文、穆武,客客气气的接待了他们。梁惠凯明白,若不是穆敬廷和穆雷都是富甲一方,恐怕他们早没了联系,所以孩子们之间更没有什么亲情可言了,能热情的招待他们也是看在穆敬廷的面子上。

    没喝完茶,穆柔、穆惠就按奈不住,拉着钟灵去了采石场。穆敬廷的矿区目前的掘进深度已达第五层,现在多见半山半水石,以出产小个头水石而著称,多数玉石重量在几公斤之间。这些原石特点更鲜明,皮壳较薄,主要有黄砂皮和黄红砂皮两种翡翠砾石,色串皮,雾串皮,雾裹色,雾吃色,皮肉难分,可赌性很强,需要很高的水平。

    穆惠好为人师,誓要把钟灵教会不罢休。辨别玉石有口诀:“裂多底嫩不必看,亮化水头方可办。沙法燥手音如铃,兼洁白雾莫让人。颜色调阳绿成趸,或是满绿带子稳。有绿有裂价须廉,绿多正价也无嫌。欲求亮水雾必白,白盐沙中多可得。水酒黄雾化水止,亮化都从皮薄始。勿论何玉当先磨,磨既成样勿再琢。”看、掂、照、刻、敲、触等等技巧,一股脑的教给了钟灵。

    梁惠凯闲着没事干,穆敬廷让穆武教他怎么打枪。他们的枪有最先进的M16和AK-103突击步枪。梁惠凯听说过AK-47,所以对AK-103情有独钟,拿了一把跟着穆武出去了。

    穆武带着他到了乌尤河旁,这儿江水湍急,响彻河谷,骇人的声势掩盖了枪声。梁惠凯读书不行,眼神好,有把力气端枪稳,所以一梭子弹打完,基本上掌握打了枪的诀窍。

    两人年龄相仿,很快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穆武问道:“那个年龄大一点的女孩子是的媳妇?”梁惠凯说:“对。有媳妇了吗?”穆武说:“我还没有呢。我外公非要我找一个克钦女人,我不喜欢。不知道缅甸的风俗,如果双方同意,男方要在女方家住上几年。两三年后双方初衷未变,这才谈到举行婚礼的事情,多麻烦?”梁惠凯说:“们这好,先试婚。不过,我看不像没有女朋友。”

    穆惠嘿嘿一乐道:“我天天在山上,哪有时间找对象?我看还是咱们华人女孩子好看,皮肤白皙、高挑漂亮。”梁惠凯笑道:“跟着我去国内玩儿,给找一个漂亮的北京妞?”穆武说:“别说,我真的想回国内发展。这儿不好,太乱了。”

    梁惠凯说:“外公是土司,怕啥?”穆武忧心忡忡的说道:“克钦人有四个支系,我外公是景颇系的,也是最大的一支。还有个浪峨系,因为人少,得到的利益也少,一直愤愤不平,近来和缅甸军走得很近,很危险啊。我外公就是想让我和他们一家土司的女儿结婚,只是长得一般,我不愿意。”

    梁惠凯乐道:“她喜欢吗?”穆武说:“我这么英俊潇洒,她当然喜欢了!”梁惠凯说:“看来为了民族大义,只能牺牲的色相和她结婚了!女人嘛,关了灯都一样。”穆武嘿嘿一乐:“那可不一样,漂亮的女人哪哪都好看。”梁惠凯说:“看来兄弟很有经验嘛!”两人哈哈大笑。

    穆武指着河对面说道:“咱们去打猎?”河对面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梁惠凯心生神往,问道:“都有什么?”穆武说道:“除了没有狮子,别的什么都有,运气不好的话还能遇到老虎,怕不?”

    梁惠凯心想,过去曾经独战四只狼,现在的本事要比那时大多了,打不过老虎,自保还是没问题的吧?说道:“怕倒是不怕,这儿水流湍急,怎么过去呀?”穆武说:“不怕就好!但是咱们不到迫不得已不能用枪,看看谁抓的猎物大。”梁惠凯顿时意气风发,应道:“一言为定!”

    就见穆武站起来,助跑两步腾空而起,在水中踩了一下跳到了河的对面。梁惠凯吃惊,难道会水上漂?这条河差不多两丈多宽,自己可没那本事。穆武站在对面喊道:“跳啊!”梁惠凯不由得脸上发烧,往河里一看,中间有浪花溅起,明白了,那儿有石头!放下心来,一个箭步踏到河里,一跃而起跳到了河对面。

    穆武转身就往山上跑。梁惠凯心想,是考我的脚力?哥擅长!跟在他身后跑进了*里。这儿树木茂盛,荆棘丛生,跑起来费劲多了,两人窜蹦跳跃,一口气跑到了山梁上。

    穆武气喘吁吁的说道:“不错!比我还能跑。”梁惠凯更是佩服,能和自己跑个平手看来没少下功夫。人家可是富家子弟,能吃这般苦,了不得!不由得惺惺相惜,说道:“我从小在山区长大,没别的本事,爬山是强项。”穆武笑笑说:“再往里走,就有大家伙了,咱们别离开视线。”

百度搜索 男人的江湖 天涯 男人的江湖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男人的江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东郭老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郭老农并收藏男人的江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