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此间的少年Ⅱ 天涯 此间的少年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喂,我是王语嫣。”

    “我昨天给你打过一个电话,晚上你关机了。”

    “我……”王语嫣吞吞吐吐的,“我去听音乐会了,跟一个同学一起。”

    “哦,有什么事么?”

    “我想问你你有没有什么大的东西要洗,我周末回家带回去。”

    “不用了,楼下洗衣币也就三块钱一个。还有什么事么?”

    “哦……没有了,有事你打电话给我,我一直开机。”

    “知道了。”

    电话断了,王语嫣有些疲惫的放下手机,靠在三教天台的栏杆上。她是费了不少心思找理由打电话的,不过就那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连和谁出去听的音乐会都没有问。

    王语嫣喜欢的人是慕容复,慕容复生来就是个要飞上青天的人。

    但是很不幸,他生在一个土坑儿里……

    慕容复按血统算是王语嫣的远方表哥。老娘生他的时候难产死了,老爹慕容博从此再也娶不上老婆。

    慕容博是苏州图书馆的管理员,年终发奖金的时候工资单的帐面上才能勉强突破三位数。他家住在郊区的参合庄。参合庄美其名曰燕子坞,据慕容博自己吹嘘说毗邻太湖水香缥缈,有陶朱公泛舟五湖的遗韵,春天菡萏满湖,檐下飞燕回翔,令人乐而忘忧云云。

    王夫人被慕容博煽动得心潮澎湃,想带女儿去领略五湖遗韵,连机票都买好了,这才打电话问慕容博说你们那里坐车过去多长时间。慕容博说我们这里挺好走的,你们坐郊区314路公共汽车坐到终点,然后买一块钱长途车票坐到九里庙,下面没车了不过你们搭个蹦蹦蹦就是带翻斗那个小三轮到湖边,坐铁皮船二十分钟就到了,对了你们记得带胶鞋,要是下雨路上有点泥不好走……

    王夫人强忍着惊讶说那你们那里不就是农村么?慕容博老爷子很是委屈,他想这哪算农村?最多就是一苏州郊区,他本人的户口也农转非很久了。

    最后的结果是王夫人退了飞机票,带王语嫣去西藏拜喇嘛,所以王语嫣也失去了看见慕容复玩泥巴的机会。

    老慕容对自己的一生还是蛮自豪的。慕容家根红苗正的贫下中农,老慕容本来也该是个泥腿子。不过老慕容从小就是喜欢读书,而且脑子好使,过目不忘,什么编篮子啊、做胙肉啊、杀猪擀面腌咸菜啊,慕容博看一次就都会了。乡里人一直觉得他是个人才。后来老慕容去部队当了文艺宣传员,复员的时候连长帮他弄了个农转非的机会,送到图书馆去当了个管理员。于是慕容家家谱上长子谱系的七八代中,终于有个人进城吃上了皇粮。

    慕容博对生活很满足,整天不是借善本回家练大字,就是在办公室跟人打谱。兴致高昂的时候会眉飞色舞的追忆慕容家的历史,也不知道从哪家善本上考证的,居然跟当年鲜卑皇帝扯上了血缘。

    老慕容大喜,见谁说给谁听,咱家也是皇帝种啊。他甚至打了个报告,希望组织上落实政策,能把大燕国以前的故宫还给他,那是在大宋闹革命的时候被政府没收的,现在已经是一个区委会的办公所在地了。

    慕容复就是在这样一个家庭里面长大的,他继承了老爹的聪明脑子,却没有继承老爹的乐观主义。慕容复的不幸就在于他实在太聪明了……

    有一次慕容复和包不同喝酒,喝到差不多的时候慕容复说其实我要是生来就是一大傻就好了。那时候慕容复专业课平均九十,包不同平均七十。包不同听了这话立刻跑墙根去蹲着说谁也不要管我让我自己哭个痛快,你自己脑袋好用还这么打击我们笨的,你有没有人性啊?

    不过慕容复这么说的时候,其实是很认真的。

    小时候,慕容复看着老爹和别人吹那段鲜卑皇帝的牛皮,从来不说话,安静得象一块石头。老慕容的同事有时候对这个沉默的小孩好奇,说你家孩子是不是不喜欢说话啊,也有人觉得慕容复那双眼睛特别黑特别深,目光总是游离在远处,于是问你家孩子是不是眼睛有点近视啊。老慕容就摸摸慕容复的头说没有啊,在家挺好的。

    事实上慕容复之所以不说话,只是因为他看得出别人的讥诮。慕容复远比慕容博本人更清楚办公室的闲人们以什么样的心情在听他说这个大燕皇帝谱系的神话,他之所以不看那些人,只是因为他不能当众发火。

    慕容博所以快乐是因为他觉得比起他小时候光屁股的朋友,他已经过上了城里人的好日子。而慕容复所以不快乐,是因为他属于城市,而他看得出城市并没有真正接受他的老爹。他偶尔会对王语嫣清楚的叙述某年某月某日,图书馆本来应该分给他老爹的房子被被人占了,于是无奈的老慕容只好自己去参合庄买房;某年某月某日,图书馆要新进一个大学生,结果馆长指示没有文凭的老慕容挪到地下室去,把位子让给新来的人;还有某年某月某日,因为参合庄远在乡下,他的学区出了问题,虽然分数没有问题,不过无论老慕容怎么跑,他还是被苏州一中拒之门外。

    慕容复绝非一个青春阳光的大男孩,不过按照包不同的话说——“就是发起狠来特酷”。如今凡事酷字当头,大家都看 href='349/im'>《教父》,阴霾的天空下,忧郁的西西里音乐中,一阵乱枪把仇家撂倒,那叫真正的男人。所以拜倒在慕容复短裤下的绝非王语嫣一个,包不同就感慨说我要是有老大一半酷,夏天喝啤酒都不用冰镇了。

    慕容复在高考独木桥上过关斩将,终于杀入名牌高校。这消息要是让大宋邢部的捕快知道了,他们该摆宴庆祝。因为慕容复这种人,如果不踏上出人头地的辉煌道路,一准儿会上山当一个土匪,反正他是一定会找到一种办法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

    离开苏州前,老慕容在一家馆子里面叫了菜,打开老酒和儿子庆祝。老慕容平生第一次放松了对喝酒的禁令,慕容复也是平生第一喝醉。喝醉的慕容复眼眶很红,大力拍着他老爹的肩膀说老头我以后赚够了钱我们就搬到国外去,再不让你去图书馆受那帮孙子的气了。老慕容很茫然,说咋受气啦咋受气啦?慕容复于是很无奈。

    所以虽然乔峰很不喜欢慕容复,但慕容复也并非一个坏蛋。他不博爱,但是至少爱他的吹牛老爹。

    汴梁米贵,居之不易。

    老慕容千叮咛万嘱咐,说到了汴梁先去看你王姑妈,王姑妈有钱,肯定帮你。你不要得罪人家,你以后在汴梁,求人帮忙的时候多着呢。

    于是慕容复提着一网兜土产,寻觅了半天才在“琴蕴雅筑”别墅区找到了王语嫣家的门牌。他进门的时候颇费周折,制服笔挺胜于警察的门卫上下打量,说哟,新换了个通水管的?你带工具了么?提一兜香菇干啥?

    那个时候的慕容复还是蛮土的,头发凌乱,似乎很久不曾洗和梳理,穿了一件看起来很廉价的涤纶衫,脚下蹬着一双破<mark>99lib?</mark>运动鞋,他已经穿着这双鞋打了两年的篮球。

    慕容复按动了王语嫣家的门铃,随着门啪嗒一声自动打开,他踏了进去。黄昏的时候,姑妈家的陈设有种深暗的古典味道,慕容复的鞋在光可鉴人的原木地板上留下了泥印,他左右张望,看见穿着白棉睡袍的女孩正在很空阔的客厅里看书。

    王语嫣开始颇是惊慌了一下,她本以为是王夫人下班回来了,所以遥控开门。不过她很快镇静下来,因为慕容复看起来比她还要惊慌。

    “你找我妈啊?”双方互报家门,以后王语嫣请慕容复坐下。

    “我脱鞋吧,”慕容复说。

    王语嫣说不用了,我打扫一下就干净了。她觉得让慕容复脱鞋不是很礼貌,家里没什么男客也没有男式的拖鞋。然后王语嫣给慕容复端了一杯水,跟这个从未谋面的表哥说说话。

    王夫人踏进家门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猛扑在电话上打了110对着那头吼叫说来人啊来人啊,我们家里进强盗了!

    颇是费了些周折王语嫣才跟老娘解释清楚说这是苏州参合庄的表哥慕容复,他来我们家看您的。王夫人目光包含警惕,揪着电话在沙发上小心的坐下,好半天才说出第一句说你爸爸是住在乡下的慕容博么?

    这句话要是问在老令狐头上,令狐冲一定拍着胸脯胡说,说我们家倍儿土,哪只乡下啊?纯粹一个穷山沟!前两年才吃上饱饭还托了政府救济粮的福。

    不过在慕容复心里,却是嘎噔一下。就是那么一瞬,王语嫣看见这个表哥的眼神忽然锐利起来。

    慕容复的克制让王夫人洒脱了起来。王夫人对这种远方亲戚没什么兴趣,统称为“老家来的”。不过既然人家求上门了,王夫人觉得自己还是该尽点长辈的指责,谁叫自己在汴梁也算成功人士呢?

    于是王夫人端上架子,也不叫慕容复坐,说你从参合庄一直考到汴大读书不容易,不要进了大城市就贪玩,年轻人还是要好好学习,将来有出息,不要老是跑亲戚,在汴梁这个地方人人都要靠自己。然后王夫人随手封了一千块钱准备塞给这个老乡,然后打发他滚蛋。

    王夫人训导起来根本没有注意慕容复的目光是越来越锐利,下颌边上那条咀嚼肌慢慢的硬了起来,王语嫣在一边看着觉得心里一动,这是她第一次看见这种凶猛的男生。

    “哇,地板怎么脏成这个样子了?”王夫人忽然大惊小怪起来。她有点洁癖,最讨厌油污和灰尘。

    “你<bdo></bdo>在家都干什么呢?”不便对慕容复发火,王夫人只得迁怒于女儿,“不知道叫他换鞋么?地板踏脏了很难清洗的,他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每月洗地板就五百多块钱!都是泰国进口板,我换都没地方换去!”

    王语嫣素来害怕母亲发火,肩膀一缩就要往后退去。

    “她让我换了,”慕容复忽然上去一伸胳膊拦了王夫人一把,“是我自己没换,我来打扫干净!”

    那时候是夏天,慕容复的短袖遮不住青筋毕露的手臂。他的手臂并不粗壮,不过纹丝不动的横在那里,已经足以震慑王夫人。王夫人在公司里威风八面,将一群西装革履的下属指挥得团团乱转,<u></u>可是在家里看见一只蟑螂,她却可以跳到房顶上去。而慕容复分明不是王夫人的下属中常见的那种温驯动物,这个乡下来的老表是纯粹的野生种类,就像一只高高扬起触须、狂妄无忌的蟑螂。

    两人对峙了几秒钟。

    王语嫣站在慕容复背后。这个表哥并不魁梧,不过他的肩背还是象一面厚重的墙。王语嫣的心跳得有点快。在王语嫣的记忆中,慕容复是第一个敢和母亲对抗的男孩,这个陌生的表哥高大而沉默,站立的姿势中有一种拧着无法舒展的力量。

    “不用了不用了,”既然不能勃然大怒,王夫人也只能退让,“你知道怎么清洗?我找专业的人来做。”

    慕容复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对王语嫣比了一个手势让她座下。那个瞬间慕容复额前垂下的长发留出一个空隙,惊鸿一瞥的瞬间,王语嫣看见他的眼睛。她的心里忽的冷了一下,又燥热起来,那种凌厉的眼神,带着一丁点儿难以察觉的邪意。

    “你坐吧,”慕容复察觉到王语嫣盯着她看,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于是拉扯嘴角,微微的笑了一下。

    真正击溃王语嫣的是这个笑容。慕容复十八岁的时候其实还是个大小孩,他并没有实力去跟王夫人抗衡什么,他只是抽紧了全身的肌肉要为自己的尊严而装成一只愤怒的刺猬。不过对于这个表妹,慕容复并无什么恶感,他也不想吓到他。所以他笑了一下,笑的时候,那只愤怒的刺猬友好的亮了一下自己保护得很好的、柔软的小肚皮。

    要命的就是那一闪即逝的温情。

    “你坐吧,吃个晚饭,”王夫人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慕容复默默的看了王夫人一眼,微微动嘴唇说:“我不坐了,我来就是把香菇送来,看完姑妈,我就去报到。”

    “这里离汴大那么远,你怎么过去?”王夫人忍住了火气,慕容复冰冷不驯的语气呛了她一下。

    “出门看看坐公共汽车去,我有地图。”

    “公共汽车站离这里有二十分钟路,现在夜里也不一定有了,”王夫人想这小东西和他爹一样死倔,“我叫公司的司机送你过去算了。”

    “不用了,”慕容复说,“我晕车。”

    慕容复就这么扛上行李自己走了。门在自己背后关上的时候慕容复想他不会再走进这扇门。事实证明,慕容复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

    一年之后王语嫣和慕容复在汴大三教的走廊上聊天,王语嫣问慕容复,那天后来他到底找到公共汽车没有。慕容复趴在三教的窗口喷了一口烟<bdi>99lib?</bdi>说没有,我知道那时候已经没有车了,我是一路走到汴大的。

    那时候慕容复甚至没有回头看王语嫣一眼,那个背影趴在窗台上的那种拧起来不能舒展的姿势却再次让王语嫣感觉到这个骄傲的篮球手的力量。一阵夜风让她忽然迷乱,觉得自己为了这个人而报考汴大似乎不再是一种幻想,而是一种幸福。

百度搜索 此间的少年Ⅱ 天涯 此间的少年Ⅱ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此间的少年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南并收藏此间的少年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