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冰魄寒光剑 天涯 冰魄寒光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比武的时刻开始了,台下挤满了各国来的武士,他们也是初试复试中落选的人,这时都怀着既羡且妒的心情,看着坐在候选席上的三个幸运儿桂华生、邓南遮和拉汗图。

    奏乐声中,高台上的帷幕缓缓拉开,尼泊尔公主从台后轻轻走出。这霎那间全场寂静无声,遗憾的是公主披着面纱,可是从她露出来的那对明如秋水的眼睛、从蝉翼般面纱中所露出来的容光,已是教人不敢迫视。“雾里看花”另有一种美感,千百道武士的眼光都注到公主的面纱,虽然看不真切,却也“感到”了她那绝世风姿!克雷斯想道:“拉丁语学家说,‘美’不但是用眼睛来看到的,而且是用‘心’来‘感’到的,这话说得真真不错!”

    乐声一停,司仪高声叫道:“第一位候选人尼泊尔武士拉汗图,请来接受公主的考试。考的是剑术。”拉汗图走上高台,向公主屈膝行了一礼,身躯颤抖得非常厉害,公主微微一笑,低声说道:“一个武士在竞技场上,应该勇敢镇定,胜负还在其次,最紧要的是要表现出你最高的水平。”拉汗图得了公主的鼓励,稍稍镇定,拔出剑来,道:“我当尽力而为,请公主指点!”他心情激动,声音也显得颤抖不安。要知公主在国人眼中,视若女神,拉汗图现在接近公主,心中既是喜悦,又是恐惧。

    公主微微一笑,拿出了一根玉笛,说道:“我就用这支笛当作剑使,你用心接招吧。”玉笛轻轻划了半道圆弧,向拉汗图虎口一点,台下都是各国使剑好手,一见公主这一招正是剑术中一个极美好的姿式,不禁喝起彩来。拉汗图横剑一封,剑尖颤动,只听得“嗤”的一声,玉笛轻轻划过,将他的衣袖划穿了,公主道:“再镇定些!”拉汗图面上一红,发了个狠,避开公主的眼光,只当面前的不是公主,而是与他决战的敌人,这样一来,剑术使出,方始中规中矩。

    拉汗图武功其实不弱,长剑展开,隐隐带着风雷之声,沉雄迅速,兼而有之,但公主却是从容应付,玉笛盘旋飞舞,招招藏着无穷变化,台下武士都在心中想道:“若然是我,只怕这时早已败了!”大约过了一支香的时刻,拉汗图已接连被玉笛点中三下,幸而公主不是用剑,要不然点中三下,怕不要刺三处透明的窟窿。拉汗图将剑一抛,屈膝说道:“公主,我实在不成,惭愧得很。”公主道:“不,你已尽了你的力了。在咱们的武士中,没有谁的剑术可以比得上你了,你应该填补御林军总管之职。”拉汗图的失败乃在意料之中,得任御林军总管却在意料之外,于是欢天喜地的下台。

    第二个轮到了邓南遮,他有意卖弄武功,司仪官一叫出他的名字,他就跃上高台,台高三丈,也不见他怎样纵身作势,只是脚尖轻轻点地便跃上去了。他向公主行了礼后,却并不拔剑,只是瞅着公主手中的那管玉笛。

    公主淡淡的说道:“我还是用这支笛,请你拔剑。”邓南遮极为自负,几曾受过如此轻视,心中生气,本待不依,但转念一想:“她用这支玉笛,必然给我打败无疑。但能中选,我又何必争这口闲气?”思念及此,不怒反喜,于是“嗖”的一声拔出一把弧形的长剑,朗声道:“既然如此,谨依公主之命,请恕我放肆。”踏前一步,唰的一剑,便向公主玉臂削下。

    这一剑招式奇幻,公主心头一凛,移步闪开,反手点他“肩井穴”,邓南遮这把剑式样特别,剑身略作弧形,既可刺削,又可勾拿,兼有中国兵器中虎头钩与五行剑之利,他的剑术配合了这把形式特别的长剑,果然与众不同,每一招式都是出人意表。

    公主凝神应付,把她新创的冰川剑法施展出来,烈日之下,玉笛飞舞,竟是带着森森寒意。战到酣处,但见玉笛生辉,剑光闪闪,盘旋进退,起落变化,不可名状,不可捉摸。打了半个时辰,仍是难分难解!台下的各国武士,看得惊心动魄,手上都捏着一把汗。

    公主这套“冰川剑法”,这次还是第二次拿来应用,起初不大纯熟,战了半个时辰,渐渐熟能生巧,当真是像冰川一样,表面静止,内里暗流汹涌,威力之大,难以想像,邓南遮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才知道厉害!

    再过一盏茶时刻,公主剑招一变,玉笛东指西划,表面看来,好像漫不经心,软绵绵的毫不着力,其实正是柔如柳絮,翩若惊鸿,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招招都藏着精<dfn></dfn>奇的变化。邓南遮那套古怪的剑术,竟是渐渐为她克制,力不从心。邓南遮心中焦急,恶念突生,把全身真力凝聚剑尖,大喝一声,陡然一剑劈下,他心中早打了如意算盘,公主即算挡得住这一剑,她手中那根玉笛也必定要给劈断;若是挡不住呢,那么公主可能玉殒香消,虽然可惜,但也总胜于落在别人之手。

    台下不乏各国的剑术名家,邓南遮一出此招,不少人看出了他歹毒的用意,纷纷喝骂,就在喝骂声中,只见公主玉笛一挥,陡然间只听得邓南遮一声厉叫,立即从三丈高台跌下,打了几个滚,才勉强挣扎起来,面青唇白,浑身上下,仍是抖个不停。

    原来公主在他那一剑劈下之际,突然从玉笛之中,吹出三颗冰魄神弹,本来以邓南遮的功力,还可以承受得起。但他一来是因为昨晚和桂华生恶斗了一场,真力消耗不少;二来他绝对想不到公主的冰魄神弹竟会从笛中吹出。这三颗冰弹,都打中了他的穴道,奇冷攻心,总算邓南遮功力深湛,没有当场冷毙,但亦少不了大病一场。

    就在众武士惊愕之中,司仪官出声叫道:“最后一位候选人,中国武士桂华生请上台与公主比剑!”

    桂华生从侧面长梯,缓缓走上高台,本来他也可以一跃而上,但他却不愿在公主面前,故意卖弄武功。上到台来,但见公主的眼中,含有万种柔情,千般蜜意,桂华生心头一荡,登时痴了。

    只听得公主微微笑道:“请拔剑吧!”桂华生这才记起是要和公主比剑,于是向公主施了一礼,说道:“客不僭主,请公主赐招。”

    公主道了一声:“也好。”把玉笛一抛,叫道:“宛兰星,将我的冰魄寒光剑拿来!”那个宫女早已在台后准备,立即应声而出,将寒玉剑匣捧上,公主微微一笑,拔剑出鞘,登时一道寒光疾射而出,台前那几排武士,但觉冷气森森,皮肤起粟,都不禁吃了一惊,人人诧异,天下竟有这样的宝剑!

    桂华生跟着也拔出剑来,他的剑也是稀世奇珍,微一挥动,剑尖竟带着隐隐的啸声,有若龙吟,若是桂华生先行亮剑,众武士准会吃惊,但如今在冰魄寒光剑的对比之下,却不免黯然失色!众武士都在想道:“若是我在台上,休说比剑,只怕这奇寒之气,先就难挡!”

    桂华生道了一个“请”字,只见公主香肩一晃,冰魄寒光剑横空一掠,疾如电掣,向桂华生颈项削来,桂华生心中充满柔情,忽见公主一出手就是这样神奇的招数,心中一凛,百忙中用了一招“云横秦岭”,接着一招“雪拥蓝关”,好不容易才将公主的攻势解开,公主丝毫不缓,一剑紧似一剑,把桂华生迫得运返几步,低声说道:“小心接招!”桂华生发觉她眼中有责备之意,心头一醒,想道:“是了,我若不显出本领,纵然她故意让我,当着各国武士,这样赢了,也不光彩!”

    当下精神凝聚,剑诀一顿,一招“星汉浮槎”,剑光如虹,还攻过去。公主微露笑容,避招进招,两人旗鼓相当,杀得个难分难解。

    激战了半个时辰,公主丝毫不让,迫得桂华生将浑身本领都施展出来,两柄宝剑,盘旋飞舞,斗到疾处,但见寒光一片,剑气千条,直把众武士看得眼花缭乱,竟然分不出谁是公主,谁是桂华生!

    桂华生心中想道:“要不是我熟识她的冰川剑法,今番必定落败无疑!”原来公主在念青唐古拉山的冰川,创出这套“冰川剑法”时,曾和桂华生共同研究,要知任何一套新创的剑法,虽然威力奇大,但总有未曾完备的地方,桂华生既熟知“冰川剑法”的优劣所在,不须公主饶让,渐渐便占了上风。各国剑术的名家,也自有人看得出来。

    再过一会,桂华生着着反攻,将公主迫得连连后退,公主玉手一扬,以“满天花雨”的手法,飞出十几颗冰魄神弹,桂华生早有所备,五指疾弹,将冰魄神弹都在台上弹裂,冷气寒光,凝聚如网,台上白茫茫一片,台下前几排的武士纷纷向后移动。就在这一霎那,桂华生乘着公主发出冰弹,剑势略缓之际,突然一跃而上,剑峰一挑,恰恰将公主的面纱挑开,登时鸦雀无声,端的是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

    桂华生这一剑真是绝顶神奇的一剑,锋利的剑尖恰恰将公主的面纱挑开,却没有伤及公主一丝毫发,在这激动人心的霎那间,台下静寂知死,待到众人看清楚了公主没有受伤,接着便爆出惊天动地的欢呼,为公主绝世的容颜、为桂华生超凡的剑术,欢呼,欢呼,欢呼!

    希腊王子克雷斯一足踏在椅上,弹起了他的七弦琴,高声唱出了他的“即兴诗”:

    <div class="poetry"><span>你跨过了世界第一高峰,

    带来了爱情的梦想;

    你一剑挑开了公主的面纱,

    将爱情的种子播在她心上。

    啊,你这神奇的一剑啊!

    胜过了丘比特<span class="" data-note="丘比特是希腊神话中的司爱之神,他的箭射到人们心里,便可以引起爱。"></span>的弓剑。</span>

    克雷斯的歌声被淹没在欢乐的声音的海洋,然而桂华生还是在人丛中发现了他,向他投以感谢的眼光。克雷斯真的像他所说的哲学家一样,欣赏着别人的幸福,自己也就感到非常满足了!

    公主向桂华生微微一笑,低声道:“你赢了我啦!”语带双关,桂华生向她一望,公主羞红了脸,曳 8d77." >起长裙,向台下盈盈一礼,便翩然的返到幕后。接着司仪官走出来宣布,桂华生已通过了武功的考试,只待明日公主考他的文学,便可以决定他是否当选驸马了。<big></big>

    桂华生在各国武士的簇拥下回到宾馆,克雷斯也再一次的向他道贺。为了不妨碍他明天的应试,大家闹了一阵,便向他道过“晚安”,各自散了。

    但桂华生却哪里睡得着觉,这一晚他彻夜无眠,想起了即将得到公主,也想起了自己出国之时所立的志愿:要博采各国的武功,独创一家的剑术,这志愿看来也可以完成了。他已参透了印度的上乘内功,又观摩了尼泊尔、波斯、希腊、阿拉伯诸国的剑术,他准备撷取这几个文明古国的剑术精华,将来都采含在他和公主合创的“冰川剑法”之内。

    第二日公主在国王面前亲自考他文学,他对答如流,对尼泊尔的古诗经典,随意引用,如数家珍,令到国王也大大惊奇。不过,这里面却有一个国王不知道的秘密,公主所考的十之七八都是在公主要他熟读的那十几部书之内,还有十之二三则是以前公主和他谈过的。不过在考他中国的文学时,桂华生却的确显示出他的渊博,公主准宫中的汉学大师参加发问,他解释的经史奥义,连大师们也闻所未闻。国王到了这个时候,对桂华生的文武全才,亦自深深佩服。觉得这位中国青年,虽然不是什么贵族,但却实在胜过各国王子。

    不过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是,公主最后还考他两道题目,试他的急才,一个题目是要他猜一个欧洲著名的故事中的谜,另一个题目则要他以公主的名字做一副嵌名联(这两题目及考试的经过情形,详见拙著 href='5536/im'>《冰川天女传》第九回,这里不赘),幸而桂华生也有点急才,终于也通过了。当国王亲口宣布他当选驸马时,他喜欢得几乎晕倒!

    婚事已定,国王将桂华生安顿在瑞扬布山的夏宫,婚期定在三日之后举行,那正是尼泊尔一年一度的狂欢节日——燃灯佳节。

    这三日就好像有三年这么长久,桂华生好不容易等到佳期,照尼泊尔王室的大婚之礼,日间在瑞扬布山的佛寺接受了高僧的祝福,签下了婚书。桂华生仍回夏宫,等到晚上,国王再派人接他入王宫完成婚礼。

    桂华生这一天就好像在梦境里飘浮似的,当真是连做梦也想不到会在尼泊尔缔结奇缘。到了黄昏,从夏宫中的凉台望下去,但见园中挂满许多水晶玻璃的各色风灯,绿树枝头,又遍缀水晶葡萄,作为装饰。一眼望去,俨如银花雪浪,珠宝乾坤。再向远望,加德满都城内的灯火,密若繁星,笙歌隐隐可闻。原来尼泊尔的“燃灯节”乃是一个爱情的节日,到了此日,家家户户,结彩张灯,绿女红男,尽情歌舞,连寺庙里也是整夜歌唱不休。今年他们的公主恰好在这个佳节结婚,因之更是举国如狂,比往年要热闹上十倍百倍。

    黄昏过后不久,一辆马车来到,正是以前接桂华生的那辆马车,拉车的也仍然是那四匹神骏的白马,不过,上次是接桂华生入宫替国王治病,这一次却是按他入宫与公主成亲,心情自是大大不同的了。

    奉命前来接桂华生的是御林军的一位少年军官,马车经过山谷,忽听得铁骑驰骤,刀枪铿鸣之声,桂华生问道:“什么事?”马车倏的停下,只见一彪黑衣骑队疾而冲来,呼喝之声此起彼落:“咱们不能让外国人娶了咱们的公主!”“公主嫁了他,咱们的国家就要给并吞了!”“不行,不行,一定要赶他回去!”.“难道本国就没有好男子么?不欢迎这个中国新郎!”那军官惊惶失色,道:“不好了,他们不欢迎你,举行兵变啦!你快快逃走吧。”桂华生道:“我不逃!”那军官道:“你不逃不打紧,我可不能陪你送命!”双手一掀,要把桂华生掀下车去,桂华生不假思索,反手一点,便点了他的晕穴。这时,那彪车马,已将马车围着,桂华生站出来要与他们说话,但他们鼓噪如雷,哪里说得清楚。

    桂华生吸了口气,以极上乘的内功吐出声音,朗朗说道:“若然我不受贵国国人欢迎,我一定回去。但最少你们也得让我到京城一看!”这几句话将那一大片噪声都压了下去,有一个军官叫道:“不要中他的计,他是想去求公主庇护他!”提起长枪,唰的一枪便刺,桂华生一手抓住枪尖,叫道:“我对你们的王位绝无觊觎之心,你们为什么不许我去见我的妻子!”那军官被他抓着枪尖,力挣不脱,大怒叫道:“你们听,他还要把公主带走呢,咱们国中的宝贝东西,可绝不容外国人带走!”登时有数十支长矛短剑等各式兵器,向桂华生搠来!

    桂华生手指一松,将那军官摔了一个筋斗,立即拔出腾蛟宝剑,围身一绕,剑光过处,但听得一片断金戛玉之声,十几条兵器都给他削断了。可是那帮黑衣武士还是蜂拥而来,桂华生一来因为是喜日,二来更不愿伤及尼泊尔人的感情,虽有宝剑,可绝不敢将任何一人伤害,只是把兵器削断便算。可是这样一来,施展剑术等于受了一层束缚,端的要非常小心,弄得桂华生十分狼狈。若不是他闪避得宜,好几次就要险些受伤。

    正在应付为难之际,忽听得马蹄之声有如暴风骤雨,又是 4e00." >一彪车马冲来,桂华生暗叫了一声:“苦也!”就在这时,只听得那彪车马同声喊道:“恭迎驸马入宫!”“叛军快快束手就缚!”大出桂华生意外,原来这彪车马乃是救驾来的。

    这一彪车马比那队黑衣骑兵的人数多了几倍,登时把黑衣骑兵截成了好几处,抛出了绊马索,不消一会,就把那队叛乱的骑兵尽都捉了。这彪车马领队的军官过来向桂华生恭敬施礼,却原来是新任的御林军总管拉汗图。

    拉汗图亲驾马车,将桂华生护送入宫,桂华生向他致谢,拉汗图道:“我蒙公主赏识,升以重任,粉身碎骨,不足图报。这次来迟,累驸马受了虚惊,驸马不责罚我,我已感激不尽。”桂华生叹口气道:“我德薄才疏,得配公主,自知非份,怪不得他们反对我,我也无颜再在贵国住下去了。”拉汗图低声说道:“驸马你武功绝世,才德兼优,不但各国武士心服,我们国中,一百个便最少有九十九个为公主欣庆。这次叛乱是王子搞出来的,只有他不服你,怕你夺他王位。他本来要我参加叛变的,我假作答应,暗中已报告公主了。”桂华生道:“原来如此。”心情顿然开朗。拉汗图道:“我要还请教驸马,这帮叛军,你看如何处置?这件事情,要不要报告皇上?”桂华生一想,若是此举揭穿,只怕尼泊尔国会有内乱,便道:“事情已经过去,还是算了吧。叛军由你处置好了,但我希望你不要惩罚他们。”

    说话间,忽见<dfn>..</dfn>尼泊尔王子率领了几骑马疾驰而来,一见桂华生就道:“听说路上出了事情,驸马受惊了吧?”桂华生道:“没什么,有几个军士胡闹,已给总管大人捉去了,多谢你的关心。”尼泊尔王子见桂华生面无异色,猜不透他知是不知,转过头对拉汗图道:“你这次立了大功,国王定然又要升赏你了。”拉汗图道:“我不望升赏,只盼大家能够同心合力,国家永保太平,那便好了。”王子冷冷一笑,对桂华生道:“我希望你受到我们国人的欢迎,住得称心如意。”桂华生道:“谢谢你的祝福,我的愿望和总管大人的愿望一样。”

    不一会儿来到京城,但见人山人海,酣舞高歌,一见驸马的车驾来到,登时鼓掌如雷,自行让道。桂华生心中大慰,想道:“拉汗图所言非假,他们果然是欢迎我的。”

    马车缓缓而行,将近皇宫,只见一队民间歌手,自动集合起来,拉起琴弦,吹起喇叭,打起锣鼓,高声唱道:

    <div class="poetry"><span>今晚的晚风特别芳馨,

    在爱情的节日里谁不欢欣?

    欢迎你啊,跨过珠峰的贵客,

    从今之后,你和我们是一家人。

    公主和驸马缔结鸳盟,

    喜马拉雅山穿过了红绳,

    加德满都——北京!

    中国和尼泊尔永远相亲!</span>

    桂华生流下了感激的珠泪,对尼泊尔王子微笑道:“你所祝福的全都实现了,多谢你和你的百姓,中国和尼泊尔永远相亲!”尼泊尔王子面色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本意是要拿叛军的事想来打击桂华生,使得桂华生心灰意冷的,哪知国人拥戴公主,对公主所选中的人也表示了热烈的欢迎。

    进了王宫,接受国王的祝福之后,公主贴身的宫女宛兰星提起一盏纱灯,便引桂华生进入洞房。

    宿愿终偿,鸳盟缔结<var>99lib?</var>。洞房红烛高烧,幽香淡雅,桂华生疑幻疑梦,对着公主,痴痴注目,好久,好久,两人都说不出一句话。门外忽听得“噗嗤”的笑声,那是宫女宛兰星在偷笑。

    桂华生面上一红,抬起头来,只见洞房的布置完全依照中国的式样,当中贴着一副红纸对联,写的是:

    <div class="poetry"><span>华严妙境偕谁游?看龙叶拈花,释迦微笑;

    玉笛仙音邀客和,听相如鼓瑟,子晋吹箫。</span>

    这副对联,正是考试文学之时,桂华生为公主做的嵌名联,在联首嵌上公主的芳名“华玉”二字。因为尼泊尔是佛教国家,所以上联全用佛典,表示爱慕之情。桂华生最初在冰峰上见公主时,是先闻玉笛,后见仙姿的,所以下联就以当时情景,并用两个中国的典故来表示求偶之语。公主今晚就将这副对联贴在洞房之中,当真是妙到不能再妙。

    两边联语中间,嵌有一块碧玉屏风,屏风上雕出了一首小词,调寄 href='5090/im'>《点绛唇》,词道:

    <div class="poetry"><span>玉剑冰弹,端的是奇缘奇遇。雪莲鸳谱,冷香飞入诗句。

    纵有珠峰,难隔刘郎路。云深处,愿同偕隐,营屋冰川住。</span>

    桂华生轻轻念了一遍,如醉如痴,低声说道:“原来你的心意完全和我一样。”两人并肩立在窗前,遥望喜马拉雅山的皑皑雪峰,两颗心溶成了一颗。

    其后五年,国王年老体衰,王子谋位日急,国中为了王位的承继问题,潜伏着内乱的危机。一天晚上,华玉公主终于和桂华生悄悄出走,在念青唐古拉山的天湖之上建起冰宫。读者欲知详情,请续看拙著 href='5536/im'>《冰川天女传》,这里不再写了。

    (全书完)

百度搜索 冰魄寒光剑 天涯 冰魄寒光剑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冰魄寒光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梁羽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羽生并收藏冰魄寒光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