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风雷震九州 天涯 风雷震九州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江海天吃了一惊,道:“我的亲侄儿,他是谁。”耿秀凤道:“他是叶冲霄之子,从前有个名字叫叶凌风,但给叶屠户的儿子冒用了这个名字之后,他现在就只用叶慕华这个名字了。你的徒弟宇文雄和他一同入川,他现在是援川义军的统领。”

    江海天本来已知道叶凌风是假冒的内侄,只是不知道真的内侄是在哪儿。如今听耿秀凤说得来历分明,料想不假,大喜过望,说道:“好,那你就带我去见他吧。可这是你帮我的忙,不是我帮你的忙啊。”

    耿秀凤道:“不,不,是你帮我的忙,也是帮你侄儿的忙,叶慕华刚才发现林子里有一个人,可能就是冒<s></s>充他身份的那个叶凌风,他已经往东边追下去了!”

    且说叶凌风正在得意,一路走,一路发笑。忽听林子里一声冷笑,突然有人跳了出来,拦着了他的去路。叶凌风抬眼一望,吓得魂飞天外,失声叫道:“又是你!”

    叶慕华笑道:“是呀,这可真是太不巧了吧,咱们又陌路相逢了。你两次害我不死,又两次在我手下侥幸逃生。今日相逢,除非是你有本领第三次害死了我,否则你要想逃走只怕就不那么容易了。”

    叶凌风看见只是叶慕华一人,恐惧之心稍减,想道:“我的本领已是今非昔比,上次和他交手,也并不怎么吃亏,一个对一个,我怕他何来?”

    叶凌风打了个哈哈,道:“不错,我是曾经害过你两次,但我也曾经救过你一次啊!”叶慕华怒道:“你不提也还罢了,你第一次救我,其实就是为了害我。你冒用了我的身份,骗了江大侠,害了多少人,造了多少孽!”

    叶凌风道:“好,你既不谅,那就只好拼个你死我活了。”他在挑引叶慕华说话,冷不防的一剑就刺过去。

    这一剑是江海天亲传的追风剑法,迅捷无比。幸而叶慕华早有提防,呼的一掌就击了出去,这一掌是攻敌之所必救,叶凌风知他般若掌力的厉害,焉敢让他打中,连忙回剑截他手腕。

    说时迟,那时快,叶慕华已是拔剑出鞘,喝道:“好贼子,死到临头,还敢偷施暗算。来而不往非礼也,看剑!”

    叶凌风笑道:“谁死谁活,那也难说得很。哼,且叫你知道我的剑法的厉害!”剑锋一转,化解了叶慕华的掌之后,倏然间便即变招,又解开了叶慕华的剑式。

    叶凌风所使的师传剑法精妙无比,只以剑法而论,他要比叶慕华高出一筹。当下他以追风剑式化解了叶慕华的剑招,得理不饶人,闪电般立即又是一剑。叶慕华喝道:“好小子,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剑中央掌,舌绽春雷,掌如霹雳,一招“五才开山”,便向叶凌风的天灵盖击下。

    叶凌风踏出“天罗步法”,在间不容发之际,避过了叶慕华的铁掌击项之灾。

    叶凌风的功力本来与叶慕华相差颇远,自从得钟展替他打通三焦经脉之后,功力大进,双方距离已经拉近,但也还是叶慕华胜他一筹。这么一来,双方各有所长。叶凌风胜在所学的都是上乘武学,步法灵活,招数精妙;而叶慕华则胜在功力较深,而且他的大乘般若掌专伤奇经八脉,这也是叶凌风所十分顾忌的。

    双方展开激战,一时之间,难分胜负。不过,叶凌风心里明白,久战下去,定然吃亏。倘若到了自己气衰力竭之时,“天罗步法”也一定难以运用自如,那时就只怕避不开他的大乘般若掌了。

    叶凌风正自举棋不定,忽听有人马奔驰的声音,叶凌风抬眼望去,只见山坡上有一队骑兵正自上来,旌旗不整,但那面帅旗上绣着一个斗大的“叶”字,却是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叶凌风喜出望外,连忙吸一口气,运用上乘的内功,将声音远远地送出去,叫道:“爹爹,我在这儿,快来救我!”

    叶慕华大喝道:“想要逃么?”呼的一掌劈去,叶凌风已是施展“天罗步法”,如箭离弦,一个倒纵,飞掠出三丈开外。

    叶凌风向他父亲跑去,叶屠户这支残军大约有四五百人,此时刚刚上了山坡,和叶凌风的距离也还有里许之地。叶屠户大叫道:“宗儿,快来!呀,老天保佑,想不到咱们父子还能相见!”

    话声未了,忽见树林里飞出三骑快马,正是宇文雄、江晓芙和钟秀三人。

    宇文雄喝道:“贼子往哪里逃?”决马加鞭,第一个来到。叶凌风冷笑道:“你眼中没有师兄,你的本领却还未必胜得过我!”脚尖一点,跳起来抢他的马。

    宇文雄一招“横云断峰”,长剑劈出。叶凌风人在半空,一剑刺将下来。叶凌风的气力本来较大, 52a0." >加上自上而下的冲击之力,“当”的一声,双剑相交,宇文雄长剑荡过一边。叶凌风已是落在马上,一剑向他刺去。宇文雄举剑招架,叶凌风大喝一声:“下去!”可是宇文雄虽然额现青筋,眼红如火,但在他拼命招架之下,叶凌风在急切之间却也未能将他推下马背。

    眼看宇文雄就要遭他毒手,江晓芙的快马已及时赶到,一剑向叶凌风项后的“大椎穴”刺去。叶凌风连忙藏头缩颈,半边身子滚了下来,单足斜挂雕鞍,这才堪堪的避开了江晓芙一剑。当然他的点穴也就落了空了。

    叶凌风半边身子斜挂雕鞍,有气力也不能施展,又见江晓芙冲来,只好放弃了抢夺宇文雄坐骑的打算,用力一蹬雕鞍,身子又似离弦之箭飞了出去。

    此时他们父子间的距离又缩短了些,已不到一里之遥了。陡然间钟秀斜刺杀出,叶凌风哀声叫道:“秀妹,我纵有千般不是,也请你念在往日之情!”

    钟秀柳眉倒竖,二话不说,“啪”的一鞭就打下来。叶凌风喝道:“来得好,你既不念旧情,可也休怪我下得辣手了!”把手一抄,握着鞭梢,大喝道:“滚下来!”钟秀的本领倒不比叶凌风弱多少,但气力却是有所不如,果然应声落马。叶凌风是打算把她擒作人质,胁迫群雄。

    钟秀也很机灵,人一落马,立即便放开马鞭,拔剑迎敌。叶凌风使出追风剑式,闪电般的连刺七剑,不料钟秀乃天山派的嫡传弟子,这追凤剑式源出天山,钟秀比他还要纯熟,叶凌凤匆忙中未想及此,急于求逞,使出这路剑法,反而被钟秀克住。

    叶屠户这一队骑兵上了山坡,和叶凌风的距离只有半里之地了。忽听得大队人马奔腾呼喝之声,从树林里杀出来,为首的将领正是萧志远。原来萧志远在半路上碰到宇文雄的这支追兵,双方会合,正是来追踪叶屠户的这支残军的。

    萧志远纵声大笑,陡地喝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好呀,今日叫你们父子俩一路走吧!”叶凌风见萧志远大队人马杀出,吓得魂飞魄散,既是难擒钟秀,连忙转个方向又逃。希望能够逃得上乱石嶙峋的一处山峰,大队人马追不上来,或者还有一线生机。

    叶慕华如飞赶到,叫道:“萧大哥,让我!”萧志远知道他与叶凌风仇恨似海,哈哈大笑道:“好,你吃小的,我吃老的。”一声令下,大队人马就向叶屠户的那支残军包抄,杀将过去。

    叶屠户叹口气,叫道:“想不到我手握兵符,独当一面,今日却落到如斯田地。宗儿,你自己逃生去吧!”跳下坐骑,“啪”的一鞭打下,这匹坐骑是久经训练的战马,善知主人之意,立即向叶凌风那边跑去。

    叶凌风忽然得到一匹坐骑,当真是喜从天降,于是连父亲也不顾了,跳上马背,慌忙便逃。

    萧志远的人马此时已把叶屠户围在当中,叶屠户的手下士已无斗志,纷纷投降。

    萧志远喝道:“叶屠户,你平生杀人也杀得够了,鲜血染红了你的顶子,如今轮到我们来取你的项上人头啦!”叶屠户一咬牙根,拔出佩刀说道:“我是朝廷命官,死也不能死在贼寇之手。”一刀就向心窝插去。

    萧志远比他更快,飞身扑上,“当”的一声,就把他的佩刀打落,一手抓着他的颈项,喝道:“把他绑了!”叶屠户吓得魂不属体,颤声说道:“士可杀而不可辱,士可杀而不可辱。你干脆就把我一刀杀了吧。”

    叶屠户落在“叛贼”手中,只怕要受尽无穷无尽的折磨,“贼人”才肯将他处死。他刚才想要保存“体面”还口口声声说是宁可自尽,不让“贼寇”,所杀的,如今却是不能不哀求萧志远给他一个“痛快”了。

    萧志远冷笑道:“你不过是鞑子皇帝的一条走狗,狗嘴里不长象牙,亏你还说什么‘气节’?莫玷辱了一个‘士’字!”把时屠户抛给士兵绑了起来,正色道:“你们的‘朝廷’有你们的‘王法’,我们也有我们的‘民法’,小金川的老百姓吃尽你的苦头,死在你的屠刀之下也不知多少,你想这么便宜就私自了结么?告诉你,我们要把你押回小金川去,让老百姓都来看你受我们的‘明正典刑’。”

    叶屠户杀猪般的大叫,叶凌风却在鞭马飞逃,听得父亲的呼号,也不敢回头一望。

    叶慕华此时也借了义军的一匹坐骑,紧紧追来,宇文雄、江晓芙等人跟在后面。

    追了一程,忽见对面的山坡又出现了一彪军马,旌旗招展,军容甚壮,远非叶屠户那支残军可比。中军的大旗上用金线绣出一头猛虎,上面有斗大的“威镇关中”四个字。

    叶凌风心中大喜,原来是归德堡的堡主归古愚带领他那支已被编为“官军”的到来。叶凌风想道:“这支官军似乎比宇文雄带来的叛军多得多,归古愚手下也有许多能人,要是逃到他的军中,就有救了。”可是他们之间远隔着一座山,少说也有五六里崎岖的山路。叶凌风恨不得插翅飞到归古愚那边,但却哪里能够?

    忽地里只听得金鼓喧天。归古愚的后队阵形大乱,原来又有一彪军马杀了到来,这是从西昌追来的竺尚父这支义军。登时两军就在山坡上混战起来,宇文雄、萧志远二人也立即带领他们这支义军赶去,截断归古愚的去路。

    叶凌风倒吸一口凉气,暗自叫声:“苦也!”归古愚是他唯一希望的救星,如今是连这“救星”也自身难保了。

    不料“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叶凌风正在走投无路之际,忽地面前又出现了两个人。这两人是尉迟炯和祈圣因。

    叶凌风这一惊非同小可,连忙拨转马头。尉迟炯哈哈笑道:“好小子,还想逃么。”千手观音祈圣因居高临下,把手一扬,三枚透骨钉都向叶凌风打去,既射人又射马。叶凌风使出浑身解数,避开一枚,打落一枚,但第三枚透骨钉却射着了他的坐骑,正中脑袋,那匹战马一声长嘶,跳起二丈多高,落了下来,四蹄屈地,<samp></samp>一命呜呼,叶凌风也给摔下马背了。

    尉迟炯哈哈大笑,拔出了翎雁刀,正要追下去取叶凌风的性命,祈圣因忽地笑道:“大哥,不劳咱们费力了,自然有人来收拾他。这个人和他的冤仇更深,咱们应该让他。”原来是叶慕华已经快马赶来。

    叶凌风施展轻功,没命奔逃,可是他的轻功怎能赛得过奔马,不多一会,便给叶慕华赶上。叶慕华跳下马背,喝道:“奸贼往哪里跑?”

    叶慕华正要上前将他活捉,忽听得有个妇人的声音斥道:“谁敢伤我徒儿?”人未到,暗器先发,叶慕华正自挽起一朵剑花,刺叶凌风背后的穴道,“叮”的一声,一枚小小的石子正好打中他的剑柄,石子虽小,劲道却是极强,叶慕华虎口一震,长剑竟然脱手坠地。就在此时只见一个中年妇人从林子里走出来。

    原来这个中年妇人不是别个,正是江海天的妻子谷中莲。她从马萨儿国探亲回来,为了记挂着她的“侄儿”,故而特地取道小金川,?99lib?前来探望叶凌风的。

    谷中莲在与丈夫分手之时,虽然已经发现叶凌风的若干疑点,但却还不知道他是假冒的侄儿。谷中莲本来一向就有点偏心,甚至想过把女儿许配给叶凌风的。此时突然见他被人迫得走投无路,大有性命之危,谷中莲自是无暇细思,立即便出手救他了。

    叶凌风飞快的向谷中莲跑去,谷中莲道:“有我在此,谁敢伤你?”信手一弹,又是一颗石子向叶慕华打去。她见叶慕华穷迫不舍,只道他是清廷鹰爪,因为她一直以为“侄儿”是援川义军首领,那么要追杀他的人当然是清廷鹰爪了。这一颗石子用的竟是“弹指神通”的绝顶武功,打叶慕华的琵琶骨。以谷中莲的功力,倘若给她打着,叶慕华武功再好,也要变成残废。

    尉迟炯夫妻正在跑来,见此情形,大吃一惊,祈圣因忙叫>藏书网</a>道:“谷女侠,你错了,快住手!”可是已经慢了些儿,祈圣因“住手”二字刚刚出口,那一边谷中莲的石子已经出手。

    忽听得“卜”的一声。另一颗石子从相反的方向飞来,两颗石子空中撞个正着,同时坠下。谷中莲听得祈圣因呼叫,方自一怔,此时见自己所发的石子给人打落,不禁大吃一惊,心道:“当今之世,有谁有如此本领,难道是海哥来了?”

    心念未已,果然便听得江海天的声音叫道:“莲妹,你的亲侄儿在这儿,你怎么打起你的亲侄儿来了?”只见一团白影,风声呼呼,倏的从叶凌风身旁掠过,瞬息之间就到了谷中莲的身边。风定步停,现出了江海天的身形。江海天二来是不愿自己出手,二来是急着和妻子相会,是以他虽然从叶凌风身旁掠过,却并没有拿他。可是叶凌风亦已吓得半死了。

    谷中莲有如坠人五里雾中,纳罕问道:“你说谁是我的亲侄儿?”

    江海天笑道:“怪不得你不明白,我也是刚才知道的。”说罢,用手一指叶慕华,道:“他才是你的亲侄儿,那奸细是冒充的。”

    谷中莲大吃一惊,道:“你,你说什么?叶凌风当真是奸细又是冒充我的侄儿的吗?”江海天道:“不错,他是叶屠户的儿子,咱们夫妻都受他蒙骗了。”谷中莲兀是半信半疑,讷讷说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江海天道:“你就快明白了,你瞧他们都来了。我慢慢说给你听,另外一些细节,他们也会告诉你的。”

    只见仲长统、上官泰、耿秀凤和李光夏、林道轩、上官纨、竺清华等人从一条路来,他们本来与江海天同来的,如今才到。尉迟炯夫妻从另一条路来。还有一个江晓芙则独自策马从山坡上来。她本来是和宇文雄一道去堵截归古愚那支官军的,因见母亲来了,故而赶来与母亲相会。

    江晓芙叫道:“妈,我一直说雄哥是好人,这厮才是奸细,你不相信,现在你的真假侄儿都在这儿,你相信了吧?爹爹,你告诉了妈妈没有?”

    江海天道:“这好贼极工心计,连我都受他的蒙骗,你怎能单怪你妈?嗯,我正等着你来才好告诉你妈呢。我说一半,你说一半。对啦,还有尉迟舵主和祈女侠也是受了这奸细的谋害的,咱们把所知道的说出来,你妈就明白了。”

    叶凌风六神无主,此时他当然不能向谷中莲那边跑去了。他一咬牙根,想要自杀,可是临到他要回剑自刎之时,冰冷的剑锋还没碰着皮肉,他已感到一股寒意,不知不党的又把剑垂了下来。他比他的父亲更为差劲,明明知道已是走到了绝路,再也没有希望逃生的了,但他还是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

    耿秀凤一看局面已定,说道:“华哥,祝你手刃仇人,我也要报仇去了!”江晓芙把坐骑让给她,于是耿秀凤遂赶下山去,参加围歼归古愚之战。她的部属已编入宇文雄所率领的这支义军之中,她去协助宇文雄指挥,自是比江晓芙更为适当。

    叶凌风既没勇气自刎,只好回过头来,无可奈何再与叶慕华交手。此时他的心里又是绝望,又是气恨,想道:“倘若不是这小子活在人间,我现在还是江海天的掌门弟子,哪会落到如此田地?”气恨之下,变得疯狂,就像一只无路可逃的野兽似的,狂曝怒吼,回头反啮猎人。

    叶慕华见他如此疯狂,倒也不敢轻敌,想道:“他越是疯狂,心中也定然越是恐慌。猎人有句俗语说得好,野兽在死亡之前必然疯狂的,我就把他当作野兽来打好了。”于是非常沉着的应付叶凌风的“困兽之斗”。

    且说耿秀凤飞骑下山,投入战场,此时正是混战最剧烈的时候,耿秀凤找着朱家兄弟,说道:“你们去告诉归德堡的乡亲,咱们只是严惩首恶,胁从不究。”朱家兄弟是归德堡人氏,和归古愚手下的团练,许多都是熟识的。朱家兄弟用本身的遭遇来说服乡亲,收效果然极大。不用多久,归德堡的团练有一半以上放下武器,还有好些人掉转刀枪,反过来向归古愚的死党冲杀。

    归古愚又惊又怒,七窍生烟的骂道:“反了,反了!”耿秀凤挥舞双刀,杀进内围,笑道:“当然是反了!归老贼,你作威作福的日子已经完结啦!”一口飞刀先把归少灵杀掉,归古愚给她迫得无路可逃,只好回过身来,与她交手。

    归古愚号称“威震关中”,武功造诣颇为了得,若在平时,耿秀凤要想胜他,还当真不易。但此时归古愚羽党尽除,孤掌难鸣,早已是心慌意乱,不过数招,给耿秀凤一刀劈伤,朱家兄弟双双赶到,两对佛手拐同时敲下,敲破了他的天灵盖,报了大仇。

    战斗结束后,耿秀凤和宇文雄说道:“咱们可以上去看看,看叶大哥是否已把那奸贼除了?”宇文雄道:“不错,咱们去看这奸贼如何下场吧。就只怕看不到了。”

    他们来得正是及时,叶慕华与叶凌风的恶斗还未结束,但亦已接近尾声了。

    只见叶凌风面似火红,青筋暴胀,一副狰狞的面目,恶狠狠的向叶慕华猛扑,凶狠的神态就似恨不得一口把叶慕华吞掉似的,当真就像一头发疯的野兽,和他平时伪装出来的那副“温文尔雅”的面孔简直判若两人。

    钟秀暗暗叹了口气,心里想道:“原来他的真面目竟是这样。我当初怎么会喜欢他的?不过,也好,我得了这个教训,以后是再也不会以貌取人的了。”

    二人越斗越激烈,叶慕华非常沉着的应付对方“困兽之斗”,自始至终都是气定神闲。叶凌风则越来越是疯狂,只见他大汗淋漓,衣衫尽湿,再过一会,滴下来的汗水竟似血水一般,把地上的青草都染红了。江晓芙觉得奇怪,问父亲道:“这奸贼好似并没中剑,却怎的会受伤了?”

    江海天道:“这厮已到了油尽灯枯之境。”话犹未了,忽听叶凌风大叫一声,并未见他中剑,却突然似一根木头似的倒了下去。叶慕华用脚踢他,喝道:“起来,再打!”叶凌风哼也不哼,只见他的身体缩作一团,突然间满身都是鲜血。原来他的气力都已耗尽,汗出不止,继之以血。又因极度恐惧,到了绝望的境地,突然心脏爆裂而亡。

    叶慕华插剑归鞘,上前参见江海天夫妇,说道:“都是侄儿做错了事,爹娘命我投亲,我却一直没有来拜谒姑父、姑母。又误信了这个奸贼,以致给他冒充了我的身份,生出了这许多祸患。”

    江海天扶他起来,说道:“我也有失察之处,好在终于水落石出了,你也替我清理了门户。”说罢,回过头来对妻子笑道:“你失了一个假的侄儿,得回一个真的侄儿。这可该大大高兴了吧!”

    谷中莲又是欢喜,又是惭愧,说道:“当初这奸贼拿你爹爹的信来见我,我本来有点疑心的,却给他骗过了。好侄儿,你何不早说,我刚才几乎误伤了你。可是,你还不仅是应该叫我做姑母呢,你姑父是叫你替他清理门户的,你懂不懂?”

    叶慕华当然懂得这个意思,说道:“多谢姑父肯将我收列门墙。”于是向江海天重新行过拜师的大礼,改口叫了一声“师父、师母”。谷中莲笑得合不拢口,众人上来道贺,皆大欢喜。

    宇文雄随着上来参见师父、师母,谷中莲见了他,不觉又有几分惭愧,说道:“当初我错怪了你,令你受了许多冤屈。”宇文雄道:“当初谁也不知道这奸贼如此阴毒,师母执行门规,是应该的。徒儿怎敢有丝毫埋怨。”

    江海天笑道:“你把我的话告诉了芙儿没有?”宇文雄面上一红,低声道:“没有。”

    江晓芙一时还未懂得她爹爹的话意,问道:“师哥,我爹爹叫你告诉我什么?”

    江海天哈哈大笑道:“叫他一生照顾你。”江晓芙明白过来,不由得杏脸飞霞,又是羞惭,又是欢喜。众人免不了又都上前道贺。

    江海天正色道:“不过你们年纪都小,过两年再办喜事也还不迟。如今小金川之围是解了,但鞑子还占着咱们汉人的江山,多少地方的老百姓还在受着苦难。我准备北上去助张教主再次起义,你们随我去吧。”于是众人连骑北上,再创一番事业。但这已不是属于本书的范围了。正是:

    <div class="poetry">莽莽乾坤须再造,沉沉大地起风雷。

    (全书完)

百度搜索 风雷震九州 天涯 风雷震九州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风雷震九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梁羽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羽生并收藏风雷震九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