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1882年7月,在保加利亚节节败退,罗马尼亚、塞尔维亚、黑山联军步步进逼之时,奥匈帝国6月发出最后通牒后,正式宣布参战,按照与保加利亚签订的谅解协议,给予保加利亚王国适当的军事支援。

    同时间的南非战场处于僵持之中,在中国明白无误的表明自己的立场后,英国人显然意识到如果将大量兵力调往南非是极为危险的,尤其是在印度和澳大利亚的驻军、仆从军,作为抵抗东方帝国可能的侵略的第一线,就更不容有失。

    十几万英军,同布尔人厮杀在丛林平原和崇山峻岭中,现在与德兰士瓦的战争,无疑成了英军的泥潭,既不能大量增兵彻底消灭布尔人,又不能就这样退兵无功而返,这几个月间,女王和她的内阁召开了无数次会议讨论南非的战局,据称在枢密院会议中,女王称中国人“阴险而卑鄙”,显然女王和她枢密院的亲密朋友都清醒的意识到,南非战事一直这样僵持下去,正是中国人的阴谋,他们不费一兵一卒,仅仅用少量的物资和武器,就可以将这场战争变得旷日持久,从而逐渐消耗大英帝国的国力,更使大英帝国没有精力将目光投注别处,更会使得大英帝国对全球的影响力被严重削弱。

    据悉有枢密院成员提出,只有对中国宣战,才能粉碎中国人的阴谋,才能从根源上解开南非的死局。对中国宣战,虽然要冒着短时间内失去印度和澳大利亚的风险,但当大英帝国的海军彻底摧毁中国人的舰队,整个东方的市场将再次成为女王皇冠上璀璨的明珠,付出的代价可能极为巨大,可得到的回报却是如此丰厚。

    这些小道消息也传到了东方帝国,传到了北京,此时东方这个庞大的帝国,狂热的国民同样疯狂偏执。他们上街游行,抗议英国对香港岛的占领,抗议英国人对新加坡华人独立运动的残酷镇压,抗议英国人对友邦德兰士瓦共和国的侵略。整个帝国,枕戈待旦,只等他们的帝王,吹响战斗的号角。

    ……

    圆明园海晏堂取义“河清海晏,国泰民安”。是圆明园中最大的欧式园林景观,海晏堂正楼朝西,上下各十一间,楼门左右有叠落式喷水槽,阶下为一大型喷水池,池左右呈“八”字形排列着十二生肖的人身兽头铜像。每昼夜十二个时辰,由十二生肖依次轮流喷水,正午时,十二铜像口中同时喷射泉水,所以又俗称“水力钟”。

    海晏堂为西人设计,设计喷水装置的法国传教士病逝后,旁人便不知抽水“龙尾车”之奥妙,每次前清帝王下榻与此,若想喷水池喷出水来。便要小太监们轮流背水上楼,可在叶昭看来,那无人会用的“龙尾车”自然不值一笑,而现今“龙尾车”早变成电力机械装置,无论何时,都可见万泉奔涌的盛况。

    这座欧式建筑早已经叶昭重新装潢布置,此刻二层正对喷泉的餐厅,坐了两男四女,却是叶昭正在款待德斌与他两位夫人。朱琪琪和秦婉君作陪。朱琪琪已经晋为嫔,秦婉君也恢复了贵人身份。两人都被赐了封号,朱琪琪封号为“晗”,秦婉君则封为“宝华贵人”。

    这二十多年德斌一直都未再娶,直到前几年水仙病故,德斌思念不已,后郭络罗氏为他寻觅到一位相貌酷似水仙之女子,娶进门做了偏房,前不久两人刚刚成亲。

    新夫人进门后改名水仙,若后世看来,名字都被改成亡妻的,自然是人格被抹杀,没有尊严没有自我的替身,简直是悲剧中的悲剧,可这位水仙姑娘却不知道活的多开心,而且她并不是什么愚昧妇女,本来是一家贸易船行的职员,现今则辞了工作,准备专心在家相夫教子。

    现今帝国小康之家,成亲后女子在外做事的便少,更莫说如德斌家庭这般显赫了。

    水仙是第一次见到大皇帝,拘束的不行,脸一直红红的,手脚都没地放。

    德斌成亲,叶昭遣人送去了贺礼,不是他不想去,从小就一起玩的好友,对于根本没有朋友的他来说,这份友情弥足珍贵,但若德斌成亲他亲自去道喜,那可就喧宾夺主了,人家还成的什么亲?

    不过大皇帝亲自题字的贺礼,已经是天大的殊荣。

    水仙知道夫婿地位显赫,不然她也不会二八年华,嫁给一个快五十岁的老头子,可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夫婿和大皇帝之间关系如此特殊,她暗暗高兴自己的运气,从此自己一家,变为人上之人,自己一个弱质女子,复有何求?

    郭络罗氏则加意巴结朱琪琪和秦婉君,早就听说宫中几位新贵,其中以慧贵妃的妹妹晗嫔娘娘和富察嫔妃娘娘最为得宠,两位同时晋为嫔,而且好像富察贵人还有喜了,此外有位军人出身的蒙古贵人也当时得令,皇贵妃对其如同妹妹一般,现今虽然其他两位没有见到,能同晗嫔娘娘结下递话之谊也不虚此行。

    至于这位秦贵人,好似不被大皇帝待见,传闻还挨过鞭子,可大皇帝倒偶尔带她出游,如此也是位万万不能得罪之人。

    至于皇后、皇贵妃、贵妃三位国母,以及与大皇帝历经风雨的众位皇妃娘娘,那都是传说中的人物了,自懿贵妃病故后,郭络罗氏等闲再见不到她们。

    “皇上,我们真的会与英国开战么?”德斌现在说话早已没了结巴,而且好像因为少年时不大用脑,他的面相也甚年轻。

    德斌问话时,郭络罗氏和水仙也都看了过来,显然便是水仙这等阶级的妇女,中英可能爆发的战事也有听闻。

    叶昭淡淡道:“尽力避免吧。”其实现今帝国除了没有进行全国军事动员,几乎已经做好了与英国爆发全面战争的准备,皇家海陆二军,也已经围绕对英国战事进行了重新部署。

    德斌道:“若开战,怕皇上在欧洲的投资有损害。”

    皇室财产,名义上由宗人府打理,银行、工厂等产业,则由宗人府下辖的“皇家投资管理委员会”运作,该委员会类似于执行董事局,委员都是商界强人。

    是以德斌这个大管家对于叶昭的庞大产业有个大概的了解,也清楚知道叶昭在欧洲、美洲有大笔投资。

    叶昭笑了笑道:“这些都是小节,而且都是做的投机取巧的勾当,撤资容易,何况就算一时受损,日后总能弥补。”

    想了想,叶昭道:“我回头写个便签,你带去投资委员会给黄文秀,告诉那些委员们,把泰和银行持有的苏伊士运河股份转卖给帝国国有资产管理总署。”经过泰和银行多方交涉,到今年年初,随着奥斯曼帝国战事节节败退,老大帝国眼见分崩离析之际,埃及帕夏终于将他手上的所有苏伊士运河股份卖与了泰和银行。

    德斌虽不知道叶昭用意,自连声称是。

    “你家里人都好吧?”叶昭举酒杯同德斌碰杯。

    德斌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感情,顿了下,道:“我哥哥走了。”

    哥哥?叶昭微微一怔,随即省起,道:“德长?”

    德斌微微点头,想来此刻他的心里千般滋味,苦痛交织。郭络罗氏脸上微不自然,低头不语。这根刺一直在心中,她已经后悔过千次百次,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叶昭伸手拍了拍德斌的手,没再说什么。

    接下来,叶昭则与他们聊起了永安公主的婚事,在威廉混在彼得斯科公国的一个使团中回国前,他已经与永安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虽然皇室并未发新闻稿,但外界还是进行了推测和报道,在香港的英文报纸也有所提及。

    ……

    德斌一家走后,叶昭与朱琪琪、秦婉君品茶聊天,秦婉君虽比朱琪琪大了几岁,但两人都是家庭开明,新思想熏陶下的新一代,所以共同话题颇多,聊的也投机。

    两位娇媚摩登的都市丽人,在一起莺莺燕燕的轻声慢语,委实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叶昭立在窗前欣赏外面涌泉,回头间见此唯美画面,不禁微醺,低头间却瞟到两位丽人所坐圆桌下,左边宫廷风裙裾下,曲线柔美的蕾丝袜纤足穿的是宝石蓝高跟鞋,光彩夺目,这份赤裸裸的性感当然来自秦婉君;右边则是水磨蓝的牛仔裙,刚好到膝盖的,没有穿丝袜,一双白生生的腿裸露着,两只透明的水晶凉鞋在白嫩的小脚上晃动着,能穿的如此随意,自然是朱琪琪。

    叶昭心内微微一动,随即便收回了目光,有时候他也在男女之事上胡思乱想,比如希望众妃能如花姬莎娃一般放得开,但也只是想想罢了。

    端上各种水果点心的莉莉娅不时偷偷瞧叶昭,她年纪幼小,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很早很早她就体会到了生活的无奈,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前几日她才得以入宫侍奉秦贵人,到现在她还时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东方的皇宫,真的好像传说中一样,都是黄金垒砌的。

    外面匆匆的脚步声响,宝珠快步而入,来到叶昭身边呈上一份文函。

    叶昭接过翻阅,脸色渐渐凝重起来。

    阿富汗剿灭游击队的行动中,在帝国陆军某部步兵连捣毁了坎大哈近郊山区一处游击队巢穴时,俘获了几名英国军人。

    显然英国人对阿富汗叛军,不仅仅是物资支援这般简单。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