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窗外银色圆月当空,洒下几缕思乡情怀。

    乳白色基调的客厅,墙壁上挂的绒毯都是雪白哥特风格的刺绣,奢华的贵妃沙发,茶几上摆着各种黄的绿的水果,多和中土水果无异,不过有两种水果叶昭叫不上名字。

    叶昭一边品咖啡,一边听侧座上陶朝青奏报皇庄领地上土著居民与南方祖鲁部落的冲突。

    庄园领土南端大部分区域与祖鲁王国接壤,而战胜原来这片土地上祖鲁部落首领的一个大部落正在崛起,这个新近崛起的部落自然对这片土地充满了野心,战胜了这片土地的主人却并没有能获得土地和人口。胜利者,被称为“塔兹米”的部落面对突然冒出来的中国人不免心生怨恨,其与庄园土地上生活的土著部落免不了会有磕磕绊绊的纠纷,不过此次大举入侵却是极为罕见。

    农庄最南端的一个部落被塔兹米人血洗,几百人的部落,除了被掳走的人口,其余全部被杀,包括在塔兹米人眼里没什么用处的老人,均被屠戮。

    其余臣服于中国庄园的部落自然心生忐忑,纷纷来到中国人的“石头城”申诉,请求石头城的主人给予其和平的庇护。

    “皇上,英国人对祖鲁国虎视眈眈,这些野蛮人尚不知深浅进退而起衅,实在狂妄可笑。”陶朝青沉着脸,显然被塔兹米人激怒,想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只是不巧大皇帝巡幸,是以不敢擅专。

    叶昭微微的点头,帝国在南部非洲并没有正儿八经动过刀兵,黑人土著部落们虽然忌惮中国火器犀利,但想来在他们心中后来者中国人的份量还是不及欧洲白人。

    塔兹米人是祖鲁王国北部最大的祖鲁部落,酋长就唤作塔兹米,骁勇善战,行事作风更出了名的残酷,塔兹米人巫师独特的以活人酷刑作为祭奠的仪式,也是其它祖鲁部落所没有的。

    当中国马普托当局宣布对南部领土屠齤杀事齤件进行调查并致函祖鲁王国国王塞奇瓦约要求其配合调查之时,塞奇瓦约正在王宫与来自英国的客人巴特尔=弗里尔爵士进行会晤。

    祖鲁人不是第一次遭受“文明社会”的调查,四年前,因为其国王实则便是军事首领大酋长塞奇瓦约杀害数十名不服从其婚姻安排的女性便被英国纳塔尔殖民地政府强烈抗议纳塔尔当局同样派出了一个委员会进行调查;两年前,因为祖鲁人与布尔人的边界纠纷,英国人同样派出了高级专员进行调查,当时带队的高级专员便是这位巴特尔=弗里尔爵士。

    现今弗里尔爵士已经与塞奇瓦约成为了密友,虽然弗里尔爵士从心理上倾向于布尔人,但因为布尔人曾经短暂与中国人渡过的蜜月期,使得英国人倾向于控制祖鲁王国来钳制中国和布尔人在非洲南部的影响

    现今布尔人与中国人关系渐渐破裂弗里尔爵士已经得到开普敦的指示,暗示其调解布尔人与祖鲁人领土纠纷,令中国人失去向东、南区域的扩张影响力的借口。

    而弗里尔爵士刚刚来到祖鲁王国首府乌伦迪,祖鲁王塞奇瓦约便接到北部边境地区部落送来的中国马普托当局的官方信函,信函中马普托海外省政府措词强烈的表示,其境内南部边境地区发生的屠齤杀“令人不能容忍”当局会派出调查团对本次屠齤杀进行调查,要求祖鲁国王塞奇瓦约进行“真诚”、“坦率”的配合。

    实际上,在这封信转交到塞奇瓦约手上的时候,中国人以三名高级专员、七名专员组成的十人调查团已经在一支武装力量的护卫下来到了双方边境地带,开始对本次屠齤杀进行调查。

    三名高级专员由一名海外省官员、一名新闻出版人以及一名土地主组成,政府官员为马普托海外省总督公署行政厅副官徐世昌;新闻人则是《马普托总督报》的一名年轻记者,唤作唐绍仪;土地主则是陶朝青。

    为安全计叶昭回了汉州城同时在调查团出发前与徐世昌、唐绍仪二人简单进行了接触,这两位民国风云人物现今正是小荷才露尖尖角,虽说人生轨迹已经截然不同,但仍是本行业的专才都是极有才华

    祖鲁王塞奇瓦约自不知道中国人调查专员都是些什么人,看到信上说中国人已经进入祖鲁北境,他漆黑的脸庞上露出懊恼而气愤的神色,瓮声瓮气的嘟囔了几句大概意思是诅咒傲慢的中国人,又询问的看向弗里尔爵士眼中露出凶光,大声说了几句甚么,他本就性子火爆,虽说祖鲁人吃过西方列强的苦头,但对于东方来的黄种人,塞奇瓦约也不知道深浅。

    祖鲁王国自四十年前败给布尔人之后,已经对传统班图人的军事制度进行改革,各部落年轻力壮的男子都要被抽调出来组成军团,卫护整个王国,同时几十年来,祖鲁人也不再是以前使用原始冷兵器的土著,现今已经有了不少枪齤支,当然,大部分都是被淘汰下来的前膛遂发枪,也有少数被英军淘汰的恩费尔德步齤枪,现今整个祖鲁王国境内,塞奇瓦约已经积攒了最少上万枝步齤枪,塞奇瓦约对于东西方侵略者的挑衅也就越来越难以忍受。

    听到塞奇瓦约要杀光进入祖鲁国边境的中国调查团,弗里尔爵士摇摇头,自己这位野蛮人朋友是井底之蛙,只能耐心开解,要确保开普省与纳塔尔省的英军对中国人的震慑优势,将祖鲁人控制在手中是先决条件。

    中国人持续在马普托海外省增兵,现今中国皇家陆军大约有一个步兵师驻扎在马普托各个城镇,加之黑人雇佣兵,总兵力大概在三万人左右,开普省和纳塔尔省的英国步兵总数同样在一万人左右,如果能同布尔人结盟,在非洲南部英国将会取得巨大的战略优势解决祖鲁人与布尔人的西线边境的纷争,是开普敦当局眼中的当务之急。

    中国人在南部非洲的意图和利益到底是什么?弗里尔爵士百思不得其解,但不管怎么说,伦敦不希望看到中国人在非洲扩张自己的影响力,这片内地还有大片迷雾的大陆,是最廉价的原材料市场,也是现今欧洲诸强国争夺愈演愈烈之地。

    令弗里尔爵士和塞奇瓦约始料未及的是,中国人的宣战来的如此之快,当中国专员调查团认定祖鲁国北部部落塔兹米人应该为边境地区的大屠齤杀负责之后中国马普托海外省政府很快对祖鲁国发出通牒,要求其交出塔兹米人的部落首领和参与屠齤杀的凶手,十天期限刚过,一枝大约三千名中国步兵和两千名黑人雇佣军组成的步兵团便对祖鲁国境内部落发起了攻击,迅雷不及掩耳的击溃了塔兹米人之后,帝国步兵团开始向祖鲁国都城乌伦迪进军。

    祖鲁人虽然有火器,但缺乏使用火器的技术和战术。对于武器弹齤药祖鲁人缺乏保养的基本常识,实际上绝大多数枪齤支都已经无法使用。前膛枪仍然需要战士自己携带火齤药,祖鲁人虽然已经可以自己生产火齤药,但是没有携带火齤药的器具,牛角成了最常用的工具,这个本身危险不说也起不到防潮的作用,在雨季,火齤药经常不能使用。对于后膛枪,祖鲁人会使用的更是少之又少。

    而跟东方帝国装备精良的步兵团相比,祖鲁人便宛如原始部落遇到了外星人,双方间战术战略武器水平有数个代差,帝国步兵轻重武器之精良自不待言野外通讯甚至已经开始使用短程无线电。

    这种一边倒的战斗对于祖鲁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屠齤杀,许多部落纷纷倒戈,加入了中国人讨伐“暴君”的行列。

    武器越发精良的中国步兵的再一次亮相也令欧洲世界为之震动,尤其是轻重机齤枪的设计革新,威力巨大的轻型山地炮的应用,给人的印象是如此深刻。

    虽然战争初始祖鲁王塞奇瓦约就向英国人求助而祖鲁都城乌伦迪距离英国海外省纳塔尔省又是如此之近,但纳塔尔当局还是犹豫再三其与开普敦、伦敦紧急来往的密电中,纳塔尔总督认为,以纳塔尔的英军实力,很难帮助祖鲁人战胜中国人,或许,中国人大张旗鼓的调动多半个步兵团攻击祖鲁人,以大炮打蚊子,本身就有威慑英国人不要干涉之意。

    而祖鲁人周边的部落,因为祖鲁这几十年的兴起,使得祖鲁缺乏合作的伙伴,周边的势力,要么和祖鲁仇恨太大,要么就不愿意介入这场争端。斯瓦济人、琮加人、巴贝迪人、索托人等等,都处于冷眼旁观之

    毫无疑问,中国步兵团对祖鲁人的惩戒行动得到了北京的授意和命令,将租鲁人置于帝国势力范围内,帮助布尔人解除东部边境的威胁,又可以借边境问题增加同布尔人谈判的砝码,同时以武力宣示在非洲南部的存在,种种种种,都需要这场战争。

    中国步兵团向祖鲁都城乌伦迪进军之时,叶昭则来到了靠近英国纳塔尔殖民地的琮加人的一个部落。

    琮加人多年来一直向祖鲁人进贡,但是琮加人位于祖鲁人与马普托海港的贸易通道上,与祖鲁人争夺贸易路线也有二十年历史了,甚至与祖鲁争夺过对周边小部落的控制权。

    而英国也好,葡萄牙也好,法国也好,在非洲收买扶持部落酋长为自己效命是惯常的作法,中国人到了非洲后也不例外。

    叶昭会面的琮加人部落酋长名字古怪,中国官方记录为“赛格努差”,同大多数非洲酋长一样,是一个残酷贪婪充满支配欲望的家伙。

    赛格努差的营落是用木栅栏圈出防御工事的村庄,高高的木栅栏建有箭楼,现今则演化为火枪齤手在上面巡逻,用粗麻绳吊起的木桩门,一切的一切,宛如回到了商周时代。

    当见到叶昭随从呈上的一百支滑膛枪和若干火齤药,赛格努差咧着大嘴就笑起来,厚厚的嘴唇就好像翻开来。

    阳光从宽大的树叶缝隙落下,照在盛着火器的木箱上,赛格努差走过来,贪婪的抚摸着一杆杆火枪,虽然这些火器早已经被列强部队淘汰,但在非洲自还大有市场,叶昭鼓捣的这些火器都用油擦拭过看起来八九成新的样子,对于土著来说,这都是好东西。

    “尊贵的东方爵士先生,很荣幸能帮您的忙。”赛格努差一脸讨好的笑容,他是最早倒向中国人的琮加人酋长,一直以来都是陶朝青遣人同他联系,拉武米萨皇庄周边有大片土地都是在他的帮助下拿到手

    此次赛格努差能见到幕后大东家、大老板,自是打足十二分精神伺候,他的部落能渐渐成为琮加人中最强盛的部落,自然是因为得到了中国宗主的支持,赛格努差恨不得将心掏给这位来自东方的贵人来看。

    而这位贵人的排场也令赛格努差心惊,足有三四百名步齤枪齤手跟随,那荷枪实弹的步齤枪一见便知道是高档货,在南部非洲也只有中国皇家步兵才有这般气势。

    显然这是位非同一般的大人物,赛格努差就越发恭谨,希望能得到中国贵人一如既往的支持,维护好这种合作关系,自己的部落便会越来越强大。

    对于这位酋长来说,也没那么多伦理道德约束亦或甚么气节问题,和大多数土著部落酋长一样,赛格努差思考问题很简单,那就是怎么对自己和自己的部落更有利,与中国人的关系谁是主,谁是仆,赛格努差从来不会混淆。

    中国人进攻祖鲁人的消息也传到了赛格努差耳中,听说中国步兵一枝百余人的连队便击溃了祖鲁人三千人的军团,以前隐隐约约知道中国步兵极为强悍,却不想强悍若厮,这更令赛格努差庆幸自己很早就站到了中国人的一边。

    而这一次,中国贵人则希望他能够帮助马普托海外省官方做事,促成斯威士兰与马普托海外省签订保护国协议,赛格努差知道,对于他来说,或许这将是一个好消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