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叶昭乘坐的“北河号”到达马普托是一个月之后,此时新嘉坡独立党的生存空间虽然受到打垩压,却在中英的协调下取得了与新嘉坡殖民当局面对面谈判的机会,而以范文宣为首的一大批独立党员宣布退党,另组“新党”。

    独立党的分裂也使得英殖民当局在中国的压力下对独立党网开一面,分裂出的独立党奉行武装斗争原则,坚持武力推翻殖民政府,成为了英殖民当局严厉打击的目标。

    不过不管怎么说,全世界都看到中国人开始介入新嘉坡事物并且表现出能影响新嘉坡事物的能力,欧洲一些媒体认为,大英帝国在东方,终于遇到了强有力的挑战。

    纷纷扰扰之中,灵山号所在的舰队抵达了马普托。

    中国人在马普托已经经营了十几年,现今的马普托已经是南部非洲东印度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人口超过了三十万,尤其是马普托与德兰士瓦共和国首府比勒陀利亚之间铁路的开通,比之历史上早了十六年,这使得马普托港得到了飞速发展,去年一年移民人口就增加了五万余人,港口吞吐能力超过了开普敦,这颗印度洋沿岸璀璨的明珠被中国人称为“黑珍珠”和“黑非洲的上海”。

    叶昭到了马普托后,身份便成了大农场主,在马普托近郊、德兰士瓦边境以及德兰士瓦中心区域首都比勒陀利亚一带,文先生累计拥有超过五万平方公里的土地。

    现今通讯不便,加之叶昭离开新嘉坡时与克里斯蒂娜和古丽夏依尔分手,灵山号也回了中国,自也不会有异国密探注意到叶昭悄然改变身份。

    在马普托郊区,叶昭有一座面积十多平方公里的农庄,在马普托省算是个小农庄,但却是最早的农庄之一,自也是当年为了吸引华人来开垦农庄而叫金凤作出样子走出的第一步,来到这片种植着玉米和黍麦的农庄,叶昭不免又想起金凤,黯然神伤。

    农庄有以家庭为单位生活的黑人召名,其中成年男工和女工百余人,幼工若干,小于十三岁的幼童便无酬劳,但多在父母带领下参与劳作。

    与所有殖民地一样,帝国马普托海外省实行种族隔离政策,黑人被指定生活区域,更没有移民拥有的种种权利,虽然在中俄之战后讨论非洲问题的布鲁塞尔会议上达成的《布鲁塞尔宣言》承诺帮助非洲各族走向文明,在适当的时候给予自治权力,但便是非洲沿海最早被欧洲人侵入的殖民地,土著们原本生活架构被严重破坏,可破坏的仅仅是其社会架构,若想摆脱愚昧达到“文明社会”的要求,显然还遥遥无期,就更莫说刚刚接触外界的非洲广大沿海区域以及尚未被探险家完全探明的非洲内陆了。

    在叶昭的农场,有一条通往马普托市区的水泥马路,其它许多农场自没有这般便利条件,由此也可见本处小农场主人的财富底蕴。

    水泥马路一直通到宫殿式别墅庄园,别墅东几里外,散落着几十座圆筒似的茅屋,这就是黑人雇工的生活区了。

    叶昭并没有在这个小农庄逗留几日,而是很快乘坐火车来到了汉州镇,汉州一带原来被布尔人和西方移民称为上瓦特法尔,随着中国移民到来而改名,马普托—一比勒陀利亚的铁路线途经此地,使得汉州镇成为交通贸易枢纽,加之其是帝国马普托海外省西陲之地,东接布尔人南非(德兰士瓦)共和国,南邻祖鲁王国,何况边境界限模糊,是以在汉州镇,帝国驻扎有一个加强营的兵力,此外还有马普托海外省警备卫队(黑人雇佣兵)两营。

    在汉州镇南,叶昭拥有的土地超过五千平方公里,有中国人经营的农庄,在南部地区,也有世代生活期间的班图人部落,这些班图人现今都要向中国土地主缴纳数额不等的税金,以土地面积和肥沃程度判定税额,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南部地区在数年前被一位祖鲁部落大酋长卖给了中国人呢?

    当时这位祖鲁部落头人在战争中失势,眼见地位不保,随即与中国人签订契约,将他拥有的土地卖给了中国人,他则在中国人帮助下去了马普托避难,战胜的祖鲁部落对此也无可奈何,不过在去年,一直对这片土地虎视眈眈的该祖鲁部落在同另一个部落争斗中落败,渐渐衰落

    叶昭名平的这片土地上,生活的班图部落主要为祖鲁人和斯威士人,详细人丁没统计过,大概在数万之众。

    而在德瓦士兰的比勒陀利亚和瓦尔河之间,叶昭同样拥有数千平方公甲的狭长地带,当年为了对抗英国人,布尔人政府很乐于出售土地给中国人,而叶昭的代理人东买一块,西买一块,加之高价从原土地主处购买的土地,渐渐便将比勒陀利亚和瓦尔河之间的土地连接成了整片的区域,面积几乎近万平方公里,不过便是叶昭当年的代理人同样不知道,这片荒芜的区域,便是全世界规模最大的金矿区。

    从马普托到汉州镇的铁路线上,叶昭尽情领略了南部非洲风光,蔚蓝的天仿佛触手可及,大片大片象棉花糖一样可爱的云,一望无际的稀树草原连绵千里望不到尽头,长颈鹿高傲的昂着修长的脖子在丛林的晨晖里沉思:铁路线旁,大象在悠闲的踱步,让人真正领略广阔的含义。

    汉州镇人口并不多,虽然是近几年发展起来的城镇,却好似古老的东方城池,外城夯土城墙,四角则有炮楼,概因汉州镇面临的最有可能的威胁不过是土著人的攻击和凶猛的野兽,便算是与祖鲁部落爆发战争,以祖鲁部落最擅长的方牛阵来说,帝国这种古老传统的防御工事却正是得其所哉,定然会将冷兵器的攻击变成屠宰场。

    便是与布尔人交锋,在战争初期,布尔人没有重火器支援,汉州城同样固若金汤。

    叶昭在汉州车站下车时早有负责打理非洲农庄的大班来接,却是陶文,也就是陶朝青,昔年内务局刚刚拉起架子时的总监,仅次于瑞四儿的第二把手,现今已经退休,为内务府顾问,又被叶昭支派来非洲,自也与马普托内务局的内务安全人员保持着联系,将他安插在此,可谓一举数得,他在前朝覆灭不久便改了名字。

    坐马车一路疾驰进城,虽远在万里之外,却俨然走中原小镇,中心长街,酒幡招牌林立,小贩叫卖声不断,弄堂曲折、粉墙绿木的四合院比比皆是,令人油然升起亲切之威。

    “不在镇上停了,去庄子里。”马车里,叶昭捻着手里的佛珠,闭目静思。

    半坐在马车旁侧的陶朝青忙躬身称是,虽然镇上有官员在等叶昭,但陶朝青知道叶昭身份,自也不会多言。

    汉州城里等待同叶昭见面的官员是正与布尔人谈判的马普托海外省官员,听闻陶大管家的东主到了,自要拜会,商议土地之事。

    过了一会儿,叶昭道:“你跟他们说,想办法和布尔人谈谈,瓦尔河那界儿,最好还是划了来,作为海外省的一块飞地。”

    现今海外省与布尔人谈判的焦点便是帝国公民在德兰士瓦境内获得的土地,虽然布尔人不会撕毁契约,但却强硬的表示外国公民并不享有德兰士瓦公民的权利,外国公民拥有的土地,如果进行金矿开采,德兰士瓦政府将会征收百分之五十到百分之七十的开采税,且开采权需德兰士瓦政府批准并有一定的年限。

    叶昭别希望趁着大办模淘金热尚未到来前便釜底抽薪,毕竟那片土地不可能派人看管,若被探险者发现这片蕴藏无比丰富的宝藏,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

    陶朝青说道:“是,臣这就去办。”他虽然不知道这块飞地的价值,但皇上吩咐,自要赶紧办妥贴。

    叶昭笑了笑,道:“也不用这么急,你就随便同外务省的人说说。”

    陶朝青忙又称是。如果从上面来文施压,海外省宫员与布尔人谈判时便会表现出对这块土地异乎寻常的兴趣,只怕反而令布尔人疑心,而通过土地主的身份给海外省官员的建议,就自然许多,说不定还能把这事儿谈成了,毕竟现今发现的钻石矿和金矿在遥远的南方,与瓦尔河的那片飞地沾不上一丁点关系。

    不过就算这块飞地能成为海外省的领土,一旦开始开采金矿,这片土地的价值泄露出去,只怕最后只能用战争来解决,或许,各种矛盾下的东西方列强,终究会通过一场战争来确定新的国际秩序,对于中英之间来说,在非洲挑起战火教训中国人显然是英国人最佳的选择

    但不管怎么说,先从法理上拥有这片土地都是当务之急,如果因为惧怕战争而退出在非洲的争夺,在这个帝国主义时代来说,从哪方面想都不怎么明智,只是帝国的崛起,需要一代甚至数代人作出巨大的牺牲,其代价又何其残酷?

    叶昭想着,深深的叹了口气。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