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布里斯班州长官邸,库克州长与苏凯泽领事的谈判在进行中,距离港口几十海里外,中国军舰与英国军舰的对峙还在继续。

    今日从下午时分,天就阴沉的可怕,傍晚时分更是突然起了风,会客室内的煤气灯都好像在一明一暗的眨眼,中国《马尼拉总督》报上,早就发布了澳大利亚太平洋东海岸可能遭遇的这场台风袭击。

    库克州长没想到英帝国亚细亚舰队的到来,反而令事态更加恶化,两国舰队在东海岸的对峙如果擦枪走火,后果实在难以想象。

    现今他不得不开始认真考虑中国人的要求,在布里斯班城内安置中国人,划定一片区域作为唐人街并没有问题,但中国人坚持以购买亦或租赁的方式拿到这片土地的所有权,这种手段是文明世界对待野蛮国家时惯用的方式,在以前的中国被称为租界,现今却被中国人反其道行之,未免多少有些讽刺。

    至于金皮地区建设中国人聚居城镇的构想就更是令人难以接受了。

    虽然中国人提出的条件是如此苛刻,但库克州长希望通过沟通来明确的告诉中国人澳洲人的想法,要他们明白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要求。

    只是苏凯泽的态度是如此强硬,几乎没有半分妥协的意味,两人这已经是第三次会晤了。

    “苏领事,希望您能明白,这样僵持下去,可能会酿成我们无法承担的后果。”库克州长话音刚落,外面一道刺目闪电撕裂天空,接着就是咔嚓一声炸雷,室内的煤气灯突然就炫目的一闪之后熄灭,整个会客室陷入一团漆黑。

    黄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狂风嘶吼,好似整个房子都随时会被暴风卷走。

    很快,蜡烛燃起,玻璃窗外夹杂着狂风暴雨的黑暗更显恐怖。

    与库克频频望向窗外不同,苏老大丝毫未受一声声炸雷的影响,他脸上的刀疤在烛光下反而显得柔和,微笑着,苏老大道:“我却认为,如果昆士兰能保障中国商人的安全,保障贸易安全,整个昆士兰地区都会从中受益,难道库克先生不认为,我们的贸易关系至关重要吗?”

    库克州长沉默不语,姜实,他不希望与中国人恶化到切断双方的贸易关系,这对昆士兰的打击将会极为致命。

    接下来将近一个时辰,库克州长仍然极具耐心的希望苏老大明白他的处境,最后更言道,便是他同意租赁或者出售土地给中国人,在墨尔本的英国总督也不会同意昆士兰与中国达成这样的一个协议。

    品着咖啡,看着外面天色,苏老大知道今日定然又谈不出什么结果,他心里也微微有些着急,如此僵持下去,一旦对峙的军舰发生冲突,其造成的后果想想都极为恐怖。

    苏老大正准备告辞时,谈判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一名身上湿漉漉的白人文员,淌水的靴子在地毯上烙下一个个印迹。

    他匆匆走到库克州长身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库克州长愕然看向他,问道:“中国人的战舰无恙?”震惊之下,他的声音未免大了些,被苏老大听得清清楚楚的。

    苏老大心里一紧,也顾不得一些礼仪了,急急问道:“库克先生,发生了什么事?”

    库克先生脸上神情有些尴尬,但知道瞒也瞒不过,道:“怒吼号遭遇巨浪,险些倾翻,现今已经驶来海港检修。”

    英国蹂躇级战列舰都存在平衡性的问题,风浪中横摇问题严重,现今狂风巨浪中跟着中国海军舰只兜圈子,也实在勉为其难。

    苏老大听了松口气,随即道:“也好,看来这场对峙暂时结束了。”

    苏老大并没有讥讽的意思,厅中澳人官员却自然各个觉得脸上无光,库克尴尬的点点头,送苏老大出门,心下暗自琢磨,难道中国人的海军技术真的已经强大到能抗衡日不落帝国么?虽然不想相信,但今日之事却无疑给他们所有人浇了头冷水,迷信大英帝国军事实力的时代,好像一去不复返了。

    养心殿东暖阁,翻看着电文,叶昭也没想到这场对峙会以这种方式结束,看到下面软墩上正襟危坐的李鸿章,叶昭慢慢放下文函,道:“你怎么想?”

    虽然现今昆士兰当局态度软化下来,但李鸿章脸上殊无喜色,反而多了丝凝重:“微臣以为,只怕英吉利臣民会鼓噪,会认为这是一次耻辱的失败,其国定会借机增加军费拨款,打造更多新式之舰只。”

    叶昭微微点头:“你能看到这点,很好。”

    心里也叹口气,莫非,真要与日不落展开军备竞赛么?实则黑非洲,南部非洲的黄金,到底有这么重要么?帝国需要维系一支庞大的陆军军备,如果再与英国人竞争海军,实在力有未逮。

    沉默了一会儿,叶昭问道:“开放党禁之事你怎生看?”现今李鸿章越来越得到叶昭的信任,也是叶昭心目中下一任首相人选,叶昭希望在李鸿章的首相任期内,君臣精诚合作,将诸党派之事办出眉目来,而这个石破天惊的想法,自然要提早吹风。

    刚开始闻听皇帝要开党禁,李鸿章委实错愕不已,虽然对西方政治架构早已熟络,但王朝社会最忌讳的就是党争,现今反而人为的制造党争,又如何不令人觉得匪夷所思,只是大皇帝之私密著作李鸿章多已经拜读,心中除了钦佩还能怎样?权力的互相制衡、监督,又如何体现民意,大皇帝的圣论中都有提及,这才是真正的民为贵君为轻吧?比起大皇帝所思所想,以前念叨着什么民贵君轻的所谓圣主岂不要羞愧死?真是天佑中华,降下圣人临世,千古以来,又怎有这样大魄力大智慧的君主?

    叶昭此时又笑道:“你现在就可以想想组党的事么,你可以组,周京山也可以组,若能现在就办成才好呢,以后你们再有见解分歧,也不必找我了,自己在新闻纸上辩论,看哪个能说服大多数国民。”

    李鸿章知道皇帝是在开玩笑,开放党禁非一朝一夕之功,需要考虑准备的东西太多了,而且大皇帝著作中也提及,中土不比西域,疆域辽阔人口复杂,是以不必理会西方那一套,尤其是在中央集权上,一定不能失于地方;又说民选体制和监督体制,更要走自己之路,西夷政治架构多有误区,终会渐渐显现。

    不过看到大皇帝灯似心情挺好,李鸿章便跟着笑了几声,不管多么位高权重,李鸿章却不会忘记落魄时大皇帝的抬举照顾,便算封为万户侯,却不及大皇帝知遇之恩之万一。

    叶昭想了想,又道:“过些时日,或许今年,或许明年,我准备去欧洲看一看。”

    李鸿章吃了一惊,骇然道:“这,皇上,这万万不可。”

    叫昭捻动着手上佛珠,道:“我知道你想说甚么,只是我若不去欧洲,一些误解终究无法化去,算了,你不必说,我再琢磨琢磨。”

    李鸿章垂首道:“是,只是还请万岁以社稷为重,莫以身涉险。”

    “你这就去吧,我跟你说的,多留留心。”叶昭抄起了手中佛珠。

    李鸿章忙起身,躬身告退。

    此时乒阳斜照,落地钟响起清脆悠扬的音乐,正是下午六点钟,在旁伺候的六品仪婉微微躬身请示:“万岁爷,要去哪位娘娘宫中用膳么?”

    现今宫中裁减用度,宫女们都开始穿起可批量生产的制服,吸收唐宋汉服和历朝服饰所设计的繁琐帝国宫装只在重大节日穿着,平日宫女或穿侍女裙或穿侍女常服,如现今仪婉东珠,便是穿了一身墨绿色的制服长裤,颇为清秀可人。

    叶昭道:“请皇后来养心殿陪我用膳。”

    东珠就想去暖格外传叶昭口谕,叶昭指了指炕桌上电话,说:“用这个吧。”又一想,说:“算了。”随即自己拿起电话去摇手柄,东珠吓了一跳,急忙站在一旁伺候,接过手柄摇动。

    现今几位嫔妃宫中都装有电话,只是平素很少有人使用,便是朱丝丝,也不会用电话同外界联系,宫中通信传话,就更没人依仗它,是以多成了摆设。

    通过宫中电话房总机要通了坤宁宫的线,好久之后才有人接听,想来是把坤宁宫众宫女惊愕的够呛,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电话是蓉儿接的,从小跟叶昭长大,说她最了解叶昭一点不为过,想也知道只有叶昭才会用这种新鲜东西来找她,其它嫔妃,碍于礼节,也断然不会这般做。

    “过来跟我吃饭,我给你烤蛋糕好不好?”电话里听到蓉儿依旧甜美的声音,叶昭心中柔情涌动,好似又回到了很多年前,教她各忖新奇玩意儿的时节。

    蓉儿轻笑了声,说:“好。”若两人说话时旁侧有宫女伺候,她才不会这么痛快的答应,免得旁人以为她恃宠而骄。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