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天津慈爱女子医院是京津地区仅次于京师皇家女子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第二大女子医院,坐落于滨河道,占地近百亩,主诊楼高五层,病房楼三层,加之医务人员宿舍区,总有数百间房,院内苍松翠柏,环境清幽。

    医院宿舍区最北的小院是医院院长克里斯蒂娜住处,雕梁画柱,颇具中国风情的小四合院。

    此时东厢弹球房,叶昭正与克里斯蒂娜玩桌球,难得忙里偷闲,叶昭抛开政事,倒是好似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阿哥时代。

    克里斯蒂娜穿着一袭黑领结淡蓝色连衣裙,散发着诱人气息的黑丝袜美腿,宝石蓝坠花高跟鞋,巨乳翘臀,金发蓝眸的尤物一举一动都撩人无比。每个月叶昭都要来几次天津与情人幽会,克里斯蒂娜现今在帝国医学界颇有名气,她也时常与叶昭这个化学师讨论些医药上的问题,获益颇多。

    在克里斯蒂娜眼里,皇帝情人几乎是完美的,或许每个怀春少女都会梦想遇到这样一个白马王子吧?

    “叶,我们去外面吃饭吧?”克里斯蒂娜蓝眸闪动,显然甚是期待,她跟着刚刚又赢了球局的叶昭坐到了靠墙的长皮椅上,性感丝袜美腿撒娇的钻入了叶昭的怀里。

    叶昭笑着拍了拍她的腿,丝秣柔滑,长腿弹绵,触手极为销魂。

    旁侧一个黑黝黝的小姑娘送上了热水白毛中和一份报纸,小姑娘中文名字“霜儿,”与她的肤色可真是南辕北辙,实则她是新几内亚岛的巴布亚人。

    新几内亚岛在澳洲北方,上面多居住土著,处于原始社会阶段,更有猎头部落食人族巴布亚人处于父系原始社会阶段,大约有近千个部落,组成一个个四五十人的村落。

    星然两百年前新几内亚岛便被欧洲人发现,但山高林密,开发不便,仅有沿海地区有文明世界的足迹。

    霜儿则是一年多前,帝国警察部队打击贩奴运动时所救,她和数十名同胞被澳大利亚昆士兰自治领的商人贩卖来天津当时她身染重病,奄奄一息,是克里斯蒂娜救了她的姓名,后来便收留了她,现今她已经会说简单的中原话,也穿上了中原服饰,一身白色护士制服帽子上的淡青朱雀图案甚为美丽。

    叶昭还记得一年多前,这小丫头和她的同胞一样,赤裸身体只用短草裙围在腰间的样子,许多巴布亚人,和原始人实在没什么区别。

    其实星然霜儿在天津生活一年多了,但她很多时候,还是会将克里斯蒂娜当神来看待,电灯、电话等高科技产品对于她来说就更加是神迹了。

    克里斯蒂娜在这所医院也委实是高高在上的神,员工们都极为尊重这位老板兼名医,可是霜儿知道,每次叶先生过来,院长便换了一个人似的,从来没见她在别的人面前这般娇柔,就好似小鸟见到了主人,分外的开心和活泼。

    叶昭净了手,拿过霜儿递上的报纸随即就微微一笑,是《帝国日报》,在第一版上,便是批判公平党的政治主张,斥其为逆党,陈列无数事实批驳公平党对帝制的见解,同时也剖析大皇帝对皇权、政权等政治主张的革新。

    这算是一记重炮了开创了帝国典论评论皇权之始,其实对付公平党自不必这么麻烦,叶昭遣御书房抛出这份文章自是希望通过公平党之事进一步解放国民思想,令典论更加自由同时,开放党禁也开始在叶昭考虑之中。

    只是党禁之事自没有试点可言,党禁一开,对于整个帝国都会是前所未有的冲击,要挑选个最好的时机,将这种冲击的弊端降到最低。

    叶昭希望,这些事能在他精力最旺威时期完成,如此他才有能力应付此举可能带来的任何危机。

    将几份报纸浏览了一番,叶昭便起身,道:“出去吃,那就出去吃。”

    克里斯蒂娜捶着叶昭的手不肯放开,神秘的皇帝情人,不管与她关系如何亲密,都令她迷恋不已,或许旧金山那刻骨铭心的一舞,早已将她全身心都打上了叶昭的印记。

    叶昭是第二天一大早便匆匆从天津赶回京城的,很多时候,冲突很难预粹,在西亚、非洲和乌拉尔山畔三处敏感地带,局势仍是复杂不明,却不想在新几内亚,中国人与澳大利亚人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冲突,实则自从签订劳工协议后,中国与澳大利亚的南安普顿自治领关系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在澳大利亚,移民们早就不甘心被英政府左右,当然他们大多数都是英国人,但同美国人一样,具有自由精神的移民们,同样很早就向英政府提出自治的要求,现今在澳大利亚,分为南安普顿和昆士兰两个自治领,虽然英女王派遣总督,但实际政务两个自治领自有民选政府管理。

    与中国探险队爆发冲突的是昆士兰自治领公民,澳大利亚商人组建的一支猎奴队。

    起因还是因为巴布亚人,中国这支探险队是由帝国人类学教授带领,前往新几内亚岛研究巴布亚人的生活状态,在新几内亚,中原帝国吕宋殖民当局设有一个贸易站,虽然实则和这些土著并没有什么可交易的。

    巴布亚人部落不同,对外界人类的态度也就不同,有的巴布亚人惧怕外来者,远远的躲开外来者,也有凶悍的巴布亚人捉到外来者就处以残酷的死刑。

    帝国探险队接触的部落比较温和,与中国人也早有接触,而帝国探险队神奇的“装备,”如火柴、玻璃珠、照相机等等令这些土著顶礼膜拜,视中国人为某种图腾,甚至诞生了一个节日,用中国产陶器当作某种膜拜图腾的节日。

    当帝国探险队深入新几内亚岛腹地之时,澳大利亚人遭遇了这个部落,他们随即对土著人进行了大屠杀,几个临近村子的土著被他们或杀或捉,完全摧毁了这片中国人好不容易与之建立起信任关系的低等文明。

    对于这些澳大利亚人来说,因为卑劣的职业使然,他们自然时常遭遇巴布亚人的袭击,所以见到土著部落,他们绝不会留情。

    随即,返程的探险队与澳大利亚人不期而遇,探险队负责保护学者安全的警备连连长,却也同这个部落的几名淳朴黑人交上了朋友,见到新朋友惨死的情形,他再难压抑心中的怒火,开了第一枪,百余人的警备连对三十多人的散漫民间武装,其结果可想而知,澳大利亚人被打死了大半,其余或伤或俘。

    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京城,而等叶昭回京之后,昆士兰自治领政府的抗议书已经通过英国使馆递到了帝国外交部。

    星士兰自治领政府措词强硬,要求帝国政府严惩凶手,首犯要引渡到昆士兰交由自治领政府审判定罪。

    英国人虽然对昆士兰自治不满并且阻挠澳大利亚人在新几内亚岛的探索,但遭遇外敌,毫无疑问,大英帝国将会无条件支持它的海外移民。

    当叶昭同周京山、李鸿章以及邹凯之在养心殿议事之时,想来伦敦政府和女王,也在度过不眠之夜,两国政府都会认真思考这场冲突造成的影响,双方的每一步反应又将会造成何等后果。

    “将肇事军官交给英国人自然能平息此事,不过臣以为,英夷自恃甚高,屡屡在南洋指手画脚,近日又频频同缅甸示好,西方诸国,英夷执牛耳,是以其自高自大,当年战胜前朝,割占香港,实为我中国奇耻大辱。中华之王,卧榻之旁,却由英夷蹂躇,其军舰更可来去自由,臣想到此事,总不免扼腕。

    说话的是李鸿章,显然对于他来说,土著人并不能称其为人,因为土著人而杀死“文明世界”成员,己方自然理亏,但若说将“肇事军官”交出去,他却并不赞同。

    李鸿章又看向邹凯之,说道:“仪铭兄,你多涉外务,与英夷打交道最多,依你之见,若拒绝澳人要求,英夷会做何等反应?”

    邹凯之摇摇头道:“英国辉格党最近渐趋强硬,其主张多针对我国,澳人一事,经其国内媒介渣染,定然闹得沸沸扬扬群情激奋,最后会怎样,我不敢想,也想不到。”

    周京山拙于外事,只是蹙眉不语。

    李鸿章道:“他能怎样?终不过在黑非洲之地与我等捣乱。”委实,不管从何等角度分析,中英之间直接爆发冲突的危险太小太小了,因为这场战争代价之大,只怕双方谁也承受不起。

    不过叶昭却知道,数亿生灵卷入其中的世界大战,爆发之前,谁又能预料?

    任何事,都要考虑最坏的结果,何况就算黑非洲吧,英国人铁了心在非洲大陆狙击中国人的步伐的话,也委实令人头疼。

    不过叶昭只是默默品茶,听着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并不怎么开口说话。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