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品着茶,叶昭先桃起了这个话题:‘日本国贵族院存在排华的情绪,三条实美怎么看?”

    三条夫人心下一跳,她可不敢信口开河,虽说这位年青帝王定然对目前局势有了全盘的考量,但自己一句话不慎,还是容易给日本国招来极大的灾难。

    “三条君与臣妾倒也说过贵族院的事,松平等人是少数派,绝大部分日本人还是心向中原的。”三条夫人字斟字酌,小心翼翼的说。

    叶昭笑了笑,“少数鬼...…”

    三条夫人急忙道:“三条君说的话臣妾也听不大懂,但臣妾知道,中国兴、则日本兴,天朝拒欧罗巴诸夷于亚细亚之外,使得我东方诸族免受西夷奴役之苦,这个道理臣妾和许多日本人都是懂的。”

    叶昭微微颌首。

    三条夫人知道多说可能多错,能在中原皇帝面前说上这几句话已经殊为不易,再多说倒怕弄巧成拙,当下又与苇月伊织闲聊几句后告退。

    叶昭品着茶,看向苇月伊织,说道:“有话想和我说吗?”

    苇月伊织长长睫毛动了动,缓缓摇头。

    莎娃没心没肺,中国在沙俄动兵时她经常兴奋的看战报,看自己男人的兵马打到了哪里,现今则笑嘻嘻道:“相公干脆把日本国占了,到时伊织妹妹的儿子就去做国王,女儿就做女王。”

    叶昭瞪了她一眼,莎娃装没看见,自去与苇月伊织叙话。

    日本国内的局势完全超出了三条实美等人的预料,贵族院虽然通过了宣布新选组等武士团体为非法组织并加以取缔的决议,但同时以微弱多数票否决了向中国引渡新选组等核心成员的条款。

    随即,细川韶邦宣布辞去大统制一职,去了妙圆寺隐居大统制由松平容保代理。

    松平容保召见中国驻江户公使张裕钊,表示将会取缔新选组等武士组织,并且严厉打击排华举动。更给叶昭写了一封长信,阐明他的施政纲领以及对中日关系的见解,言辞每为恭谨。

    实际上这封信到了北京之时叶昭正与帝国几位军界亲信相聚。

    副统帅韩进春、哈里奇,总参谋长赵三宝、海军总长裴天庆、京畿督军郑泽武,因身体原因退居顾问工作的神保也被叶昭请了来。

    这里是圆明园“万方安和。”建于水面之上的万字型殿宇古朴明间皇贵之气团团,步步锦窗敞开,湖面碧波荡溢。

    谢宝宝是现今帝国最红的女歌星,一袭粉色旗袍、银色高跟鞋的她摩登性感,歌喉甜美无比,比一千只黄莺鸣唱还好听。

    谢宝宝不是第一次来皇宫献歌,去年年末万国来朝的歌舞晚宴上她也曾经出场但那是排练了很久的歌舞盛会,她也从来不是什么主要角色,今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为大皇帝献歌,虽然不敢向大皇帝看过去,但心里一直忤忤狂跳,香汗浸湿了衣襟,勉力支撑着自己靠惯性演唱。

    谢宝宝是韩进春邀约而来去年她为帝国卫生女兵灌输的唱片女兵之军歌,颇为英气传神,后韩进春收她为干女儿韩进春最喜欢听她的一首《往事》,今日听她颇具穿透力的嗓音娓娓唱来不由得令在座几位包括叶昭在内都感慨万千,想起刚刚起兵之时,不免唏嘘。

    歌毕,叶昭带头鼓掌,说道:“这首歌唱得好,人你也带的好。”今日与几位老友叙旧,韩进春邀歌星干女儿助兴,叶昭本有些芥蒂,只觉打下江山后,实在物是人非,现今却已经释怀,观两人情形,倒也不似自己想象的关系。反而哈里奇看谢宝宝的眼神,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韩进春此时微微一笑,对哈里奇道:“老哈,万岁爷金口开了,我这干女儿总算没丢人现眼,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哈里奇瘦脸挂笑,说道:“那是自然。”

    韩进春便对谢宝宝道:“还不敬哈帅伯伯一杯酒?”

    谢宝宝忙举杯走上前敬酒,口称伯伯,哈里奇笑眯眯喝了,远远对哈里奇点了点头。

    叶昭猛地省起,瑞四跟自己说过,哈里奇看中一歌女,准备纳为妾,要说哈里奇身上毛病甚多,而好色这一口更怎么也改不了,已经收了十几房妾侍。叶昭对他纳新妾本也没放在心上,今日看,却是有点意思,难道就是这谢宝宝?被韩进春搅了?

    谢宝宝敬过哈里奇酒,乖巧的坐到了韩进春身侧,目光始终不敢看叶昭。

    哈里奇突然对叶昭道:“主子,奴才有个不情之请。”

    叶昭微微点头。

    哈里奇道:“奴才三儿惫懒,今年已二十岁,尚未娶妻,奴才观韩帅义女人才出众,欲与韩帅亲上加亲,今日在主子面前,奴才就舍出这张老脸提亲。”

    谢宝宝脸色猛的苍白,韩进春蓦然坐直了身子,显然也没想到哈里奇有这么一手。

    谢宝宝终于目光紧张的看向叶昭,在座的都是传说中的大人物,本都是高不可攀遥不可及的人物,就在半年前,这些人在她心中都是一个个符号,而大皇帝,就更是神祗般的存在了。

    怎么也没想到,她的一生幸福会有幸得大皇帝关注,虽然她已经有心上人,但如果大皇帝为她指婚,她自然会义无反顾的嫁进哈帅府,其实本来能嫁进这等豪门不知是多少女孩期盼,但她有心上人,也并不贪图荣华富贵。

    叶昭品了口酒,笑笑道:“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现今婚事,还是要听听小辈的意见,老哈啊,你也该回去问问你那三小子有没有意中人不是?”

    看着远远大皇帝温和笑容,谢宝宝脸一红,低下了头,坐在这皇气团团的圣地,大皇帝的每一句话都令人心忤忤乱跳,帝国柔弱女子,若说不心生妄想非人情之常,但她也知道,小小歌女,实在没那个福分,就算动一下这个念头只怕都会折福。

    甚至她现在都希望大皇帝能为她指婚,至少,说不定以后大皇帝会记起自己这个人,是大皇帝安排了自己的人生。

    叶昭自很难理解现今自己对于帝国普通女性那种超越男女感情的影响力,只是举起酒杯,道:“我与诸卿共饮一杯。”

    哈里奇、韩进春、神保纷纷起身,举杯干杯。

    哈里奇本与神保不睦,此时小眼睛巴巴的盯着韩进春,也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便在这时,侍卫将松平容保的奏书送了进来

    叶昭翻看了几眼,就令侍卫将折子送给诸帅传阅,在韩进春示意下,谢宝宝忙随着侍女退了出去,出门时却听大皇帝平淡的话语:“过几日动兵。”接着就听诸帅齐齐的“喳”声。

    想象着大皇帝平静话语之下,是万千士兵乌云般横扫蛮夷,谢宝宝心中莫名激荡,只怕从此以后,再难体验此刻之心情了。

    五月,东南集团安全会议暂时中止了日本国东南条约缔约国考察对象之身份,帝国外务部发表措词严厉的警告,对松平政府漠视中日关系鼓动日本民族情绪予以谴责,并且给出半月期限,要求松平政府交出杀害中国人的凶手,引渡幕后操控杀害中国人的武士团体领袖。

    接着,在香港,本来英国准备交付松平政府的两艘旧舰,在中国人的压力下,不得不宣布暂停交付。

    日本中国两地热衷于充当调解人的美国外交官也没了声音,一些在江户的美国商人,更躲进了中国租界,似乎那里才更为安全。

    中日两国之间的气氛,突然变得无比的紧张。

    江户城本丸御殿,现今是大统制府。

    御台所中,松平容保正与三条实美跪坐品茶。

    “为今之计,松平君还是请回细川君吧,只有他才能避免这场战事。”三条实美脸色极为凝重,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逼宫之态。

    中国人的意图很明显,一直以来,日本国内都有一股暗流,敌视中原帝国的暗流。细”韶邦以退为进,辞职隐居,将这股暗流逼到了台前,而中国人,就是要趁机打击排华派,令日本国民知道,排华派当政,他们的生活将是怎样的一团糟。

    兵戎相对的话其实根本没有比较的意义,日本国没有一丁点胜算,松平容保是一位厉害人物,刚刚当政,便缓和与中国的关系,并且拘捕了数名涉嫌杀害中国商人的犯人,其实反而排华派上台更容易将排华思想压制,想来中国政界要人们也都明白这一点。

    但可惜的是,中国皇帝显然不这么想,也不会将松平容保视为对话之对象。三条实美有个感觉,远交近攻,中国人未必不希望日本国繁荣,但前提是这个国家亲华而稳定,真正进入中国主导的东南体系而不是时不时发出不和谐的声音。

    松平政府的上台,无疑为中国人提供了一次机会,一次惩罚日本排华派的机会,一旦战争爆发,日本国经济只怕会马上崩溃,失去了最后的发展良机,甚至可能再无追上朝鲜人的希望,更莫说东方那个庞大的帝国了。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