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在瓦罕山谷的英国探险队来自拉瓦尔品第,拉瓦尔品第是英印旁遮普地区的军事重镇,印度西北的防御要冲,也是对阿富汗及西域渗透的桥头堡,驻扎有千余名英国士兵和数千名印度雇佣军,在中国逐渐崛起后,英印边防压力也与日俱增。

    但英国人的冒险精神使得大批英国商人和冒险家并不能体会到英印殖民政府官员感受到的压力,他们仍然同过去一样,向着未知的区域探索,期望找到属于自己的“黄金之地”。

    在去年,拉瓦尔品第与英印在阿拉伯海最重要的港口卡拉奇通了火车,这也令英国人进一步增强了对阿富汗的战略优势,而进入阿富汗边境地区探险的冒险家也越来越多。

    来到瓦罕山谷的冒险家叫做布莱尔,是英国一名破产商人,他与两个侄子一起,又雇佣了十几名印度士兵,便踏上了探险之旅程,在这个年代,没有界河或者界山的地域,边境一向极为模糊,布莱尔更是自由主义者,并不认为东方专制的民族能给国民们带来幸福,只有大英帝国才能解救他们。

    布莱尔的目标是兰加尔,听说那是一座数千人的城镇,布莱尔希望能同他们建立起贸易关系,为自己赚到大把的金币。

    看着几名印度雇佣兵殴打不肯做向导的塔吉克老汉,布莱尔怡然自得的走到了一旁,劣等民族对待劣等民族的手段,实在没什么好看的。

    孤零零木栅栏围起来的毡房,养着几只绵羊,旁侧的峭壁阻挡着凛冽的山风,这一带的积雪早早就融化了,小溪旁的树木也吐出了绿芽。

    就在布莱尔摸出颗皱巴巴的卷烟之时,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惊呼声和闷响,回头,就见几名印度士兵已经高举双手,从树木旁、山石和毡房后涌出了十几名穿着迷彩军装的军人,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英印不速之客,贝雷帽帽檐上宝剑和日月星辰的独特暗金军徽,清楚无疑的表明了他们的身份,中国皇家步兵。

    在毡房内乱搜乱抄的印度士兵也一个个举着双手走出来,远方,传来嘭嘭的枪声,不一会儿,布莱尔就见到几名印度雇佣兵和他的小、侄子举着手被押解而来,几名中国士兵端着步枪走在后面,最后,他那年纪比较大的侄子的血淋淋尸体被拖了出来。

    二排排长快步跑到刘步蟾身侧敬礼大声汇报:“报告连长!树林中共有匪徒七人!俘虏六人!击毙一人!报告完毕!”

    看着侄子的尸体,布莱尔脑子一片空白,他突然大叫一声,就想扑上去和中国人拼命,随即后脑被重重一枪托砸中,眼前一黑,仆倒在地。

    布莱尔再次醒来时他已经在连并堡内,是被人用冷水浇醒的。

    连云堡是一座伊斯兰风格的城堡,城堡内到处可见圆顶尖塔的伊斯兰建筑,主要人口为普什图人,也有少量塔吉克人,同北方中国境内的塔吉克人聚集区不同,这座城镇中实则各族杂居,已经很难真正定义他们的血统。

    现今阿富汗王国实则和布哈拉汗国的政治形态相差无几,处于一种封建制度,如布哈拉汗国,便是埃米尔制度,君主号称汗,在汗的统治下,又分立这大大小小的封建领地,领主的称号就是“埃米尔。”对于他们的封君汗而言他们是诸侯,对于领地百姓而言他们自然是王公。

    不过现今布哈拉汗国国王穆扎法尔丁,巴哈杜尔自称埃米尔,进行中央集权,但沙俄的入侵打断了其政治改革进程,中俄之战后,更渐渐沦落为中国的附庸。

    阿富汗王国则是一种地方部落割据状态,中央政府对地方的影响力极为微弱,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的算盘,如在阿富汗南境,便有几个大大小小的部落同英印当局保持一种暖昧的关系。

    连云堡一带,实际统治者同样是部落酋长,普什图人卡尔兰里部的一个分支,酋长哈基姆是一个颚下生满浓密白胡子的老者,但眼神的凌厉和好斗显而易见。普什图人本就是一个好斗的民族,属于部落社会习俗,同时也是其民族特征的重要内容,普什图人酷爱武器,几乎每个人都佩带长刀或大小匕首,血族复仇、械斗频频以及给客人提供保护的习俗亘古不变。

    在连云堡一座穆斯林教堂旁的议事厅,刘步蟾见到了本地部落领袖哈基姆。

    实际上,在议事厅外,聚拢了大批的普什图人,老人小孩皆有,一些普什图人眼中充满了疑问,不知道中国人来这里做什么。十几名全副武装的中国士兵则警惕的看着他们。

    实际上,刘步蟾只领了一个步兵排押解着布莱尔进城,为了安全起见,其余两个步兵排和火力排则同勘探队留在了城外。

    刘步蟾随身所带的翻译实则是波斯语通译,但勉强倒是能同普什图人沟通。

    献上本地的奶酪茶后,打量着刘步蟾,哈基姆直截了当的道:“尊敬的中国客人,我们在兰加尔生活了上千年,我们有自己的信仰和生活方式,希望您能转告您的上官,转达我们的善意,我们会按时纳贡,但希望您和您的上官们尊垂我们的信仰和生活,不要派出官员来兰加尔,避免不愉快的冲突。也请您不要误解,我们很卑微,对中原帝国有着深深的敬意,我也并不是在抗拒中原帝国对我们的统治。”

    刘步蟾微微点头,显然这位老酋长早就接到了族中长老的信息,知道他的部落现今面临的局面。

    “哈基姆酋长,请您放心,连云堡的管理,自会有通晓贵部落之事的官员来同您协商,我的任务只是在南方勘界测绘,我也收到严令,没有您的许可,我和我部下士兵不允许踏入连云堡半步,也不会同您的部族发生任何不愉快的冲突。”

    哈基姆脸色一松,说道:“原来如此,安拉会感谢您。”

    刘步蟾琢磨着,说道:“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您和您的部族从此成为帝国公民之巴员,将会得到帝国的庇护,生活也会越来越好,在遵守帝国法纪的前提下,帝国也绝不会干涉你们的信仰和生活习俗,哈基姆长者,我认为,您日后会为您的选择感到骄傲。”

    哈基姆抚胸微微躬身:“谢谢您的金石良言,我也很期待成为贵国的臣民。”说是这么说,但在中原帝国西域,北方是塔吉克人聚集区,本就与他的部落存在争夺牧场等等矛盾,只怕日后更会吃亏。

    刘步蟾知道自己并不善于安抚异族,随即对哈基姆道:“我希望能借您的房舍审问侵入山谷的英国人,也希望您能在一旁作个见证。”

    哈基姆目光闪了闪,微微颌首,显然,他对中国人和英国人的关系也很好奇,更想看一看中国人如何对待英国入侵者,实则在去年,就有一支英国探险队来到了兰加尔,与他的部落发生冲突后被狼狈的赶跑,但在这场冲突中,他的部落有十几名勇敢的年轻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刘步蟾做手势,不一会儿,布莱尔就被推搡进来,担任通译的则是勘测队一名年轻学生,粗通英文。

    布莱尔在挣扎中又挨了打,完全清醒过来的他仍然保持着一种高傲的姿态,嘴角淌着鲜血,目光中却满是蔑视。

    “你们会为残暴的行为付出代价!”对着刘步蟾,他高傲的仰起头。

    刘步蟾亲手处决过暴动的俄国俘虏,对色目人早已没什么好奇感,示意布莱尔坐,见布莱尔高傲模样,耐心的解释道:“对于您侄子的意外,我深感遗憾,但你们侵入了我国的领土,您的侄子持械反抗,我国军人作出的反应完全符合我国法律和军人条例,所以,我不认为我国军事法庭会受理您的申诉。”

    布莱尔几乎被气炸了肺,中国军官话说的客气,但字里行间的狂傲很清楚,他遵守的是中国法律和军人守则,只要没有违背中国法律,没有人能奈何他。

    刘步蟾又接着道:“至于您和您的部下,我们将会送到葱岭移民署,由移民署法庭裁定罪责,在此期间,我们将按照帝国法律给予你们应有的权利,同时,我们也会向贵国领事馆通报你们的近况,如果贵国领事馆不能提供讼师,我国移民署将会为您指定讼师,当然,讼师费用自理。

    我个人认为你会被控非法武装越境、殴打绑架帝国公民等等罪责,如果罪名成立,您应该会被判在帝国境内服刑。”

    布莱尔脸都青了,不是因为中国人的高傲,而是一向自认文明世界中心的英国绅士,却在东方被人家看似眼花缭乱却正规无比的律法驳斥的一句话也反驳不出。

    “你们,你们要知道枪杀英国公民和囚禁英国公民的后果!”布莱尔气愤的大声喊。

    刘步蟾道:“布莱尔先生,显然您不知道在印度有几十名英国军人曾经被我国军人击毙,所以,与其为您英国公民的身份歇斯底里,还不如考虑下,如何在法庭审判中为自己脱罪。”

    布莱尔确实不知道印度境内中国和英国曾经爆发的小规模冲突,此事涉及大英帝国颜面和国际政治错综复杂的关系,便是军方最高层也讳莫如深,他一个破产商人自然不会知道。

    布莱尔脸色阵青阵白,但兀自不认输,盯着刘步蟾道:“我很希望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

    刘步蟾摆摆手,示意士兵将他推出去。

    从头到尾,那名波斯翻译都将两人间的对话翻译给哈基姆,短短的几句对话,给哈基姆心中造成的震撼可想而知,不是因为中国人的强硬,而是那种强硬中却给予对方充分权利的自信,这是一种文明的自信,一种国家制度的自信,令只知道血族复仇通过仇杀来维系“正义”的哈基姆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震动。

    再与刘步蟾说话,哈基姆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心里发虚,姿态软化了许多,或许,是一种野蛮部落对天朝上邦的真正敬意,开始不知不觉的萌芽。

    布莱尔的案子很快成为中英外交的又一个敏感话题,中国人处理的很低调,但英国使馆在一个礼拜内五次与中国外务部举行谈判,还是令消息不胫而走。

    叶昭在兰贵人居所时也不免谈起了这件事。

    平等生活大厦顶楼的兰贵人居所金碧辉煌,客厅中华丽的吊灯璀璨明亮,映的室内更显富丽堂皇。

    叶昭坐在乳白色沙发上,身后,露出雪白丝袜小腿和细带黑高跟皮鞋、一袭性感粉红套裙的金凤正给叶昭轻轻掐头。

    来兰贵人宅子,叶昭总是会和爱妃同行,因为经常有贵夫人来拜访隆贤皇太后,若叶昭独自前来,怕会传的风言风语。

    今日果然又有客人,其实也是老熟人了,穆特恩将军的儿媳妇瓜尔佳氏,早年就为大将军礼房管理过广州饭店,现今已经是帝国外交部办公厅的副厅长,也是政务院各部中唯一一位部门主管级别的女性官员。

    在帝国报刊杂志中她自然成子新女性自强自立的代表,有时候叶昭也只能感慨宣传的奥妙。

    瓜尔佳氏与金凤也相识了十多年,惯会察言观色的她也极得金凤喜爱,今日的她自然不敢多说话,只是斟茶倒水,完全成了一名侍女。

    戴着妖异长长鎏金指套的兰贵人气质端庄的品茶,淡淡问金凤:“这个月你都在京城?”

    金凤恭恭敬敬道:“是,回皇太后的话,这个月我都在京里。”虽然封为贵妃已经十多年,但面对蓉儿的姐姐,前朝皇后,今之皇太后,金凤心中多少还有些自卑。

    兰贵人道:“早跟你说了,喊我皇嫂也行行姐姐也行。”

    叶昭笑道:“是啊,喊姐姐吧,金凤也该轻松轻松了,前阵子跟我说,在外面跑腻了,刚好,这不有了身孕吗?”

    金凤俏脸微微一红,但御医诊断确信无误的当日,她痛哭了整整一个晚上,叶昭也陪了她整整一晚,一直在低声宽慰她,她这些年的忐忑、委屈、小心翼翼和从不表现出来但对怀孕的那种强烈期盼叶昭都懂,甚至她偷偷在菩萨前立誓愿意折寿换取她和叶昭的血脉,叶昭都知道。

    听到“怀孕”二字,金凤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小腹,心中那种喜悦和幸福难以言表,这是她和叶昭的血脉,是叶昭宠爱她的结晶,她希望肚里的龙种不是皇子,而是一个小公主,如此便不会卷入宫中风波,而又能得到叶昭的宠溺。

    兰贵人又问叶昭:“尧询学业如何?”她对妹妹所生的太子身份是极为看重的,或许比蓉儿更在乎许多。

    叶昭微微颌首:“还好吧,改天带他来给皇嫂磕头。”

    瓜尔佳氏突然见到贵妃娘娘和皇太后皓腕上都有一只精致的小金表,越发衬得皓腕如雪、玉手娇嫩,她突然想到了什么,心下跳了跳,忙不敢再看。

    叶昭却看向了她,在大皇帝炯炯月光下,瓜尔佳氏心中更是慌乱。

    “你们部里官员都怎么说,布莱尔的案子。”叶昭笑着问瓜尔佳氏。

    瓜尔佳氏后背已经香汗浸湿,稳了稳心神,说:“陛下自有决断,他们也没什么主意。”

    叶昭就笑:“这么说,你外务部的官员都是毫无主见的应声虫?”

    瓜尔佳氏吓了一跳,急忙道:“不是,奴才,奴才不是这个意思。”

    叶昭看向了兰贵人,说道:“实则判刑不判刑的都没什么,我准备借此机会跟英国人在西域圈定规则,息了英国人在西域的北上之心。”以前是英俄在中亚博弈,最后签订《伦敦议定书》,阿富汗成为双方缓冲区,俄国人不再南下,英国人也不再北上,现今,中亚则成为中英之间的角力场。

    叶昭现在挺爱跟兰贵人聊聊这些国际上的事儿,倒也不是听兰贵人意见,而是隐隐觉得,兰贵人受了洋鬼子那么些窝囊气,身上脏水也沾了不少,斗转星移,这些洋人的事就想跟她念叨念叨,当然,这种心思,今世无人会知道。

    兰贵人目光闪烁,其实叶昭每次和她谈论这些话题,她都以为叶昭在试探自己,不管两人关系有时候多么亲密,但要真正做到完全没有隔阂却也极难。

    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侍女过去接了,却是找瓜尔佳氏。

    瓜尔佳氏在电话里聊了几句,随即盈盈走来告退:“圣上,奴才家里有些事。”

    叶昭微微颌首,瓜尔佳氏又向皇太后和贵妃娘娘跪安,然后才袅袅而去。

    兰贵人起身净手之时,金凤小声在叶昭耳边道:“万岁爷,原来您和瓜尔佳没什么,早几年我还以为您……”

    叶昭瞪了金凤一眼,说道:“满脑子龌龊念头!”

    金凤咯咯一笑,突然就一蹙秀眉,捂着肚子道:“爷,我肚子有些痛,您坐着,我回去歇会儿。”

    叶昭吓一跳,说:“怎么了?”却见金凤走得甚急,又哪里像生病的?呆了呆,随即明白了她的小心思,这位三姨太,可全身都是心眼儿呢,自己跟兰贵人的事,她又几时猜到的?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