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俯瞰拉萨,群山环抱,绿树成荫,新房幢幢,是一座在蓝天白云影映下的美丽河谷城镇。

    拉萨驿馆位于八廓街,是一座棱角分明的二层藏式风格建筑,这一带飘扬着经幡,荡漾着桑烟,街中心,有一个巨型香炉,昼夜烟火弥漫。

    驿馆二层,朱丝丝眺望着这片可能是除了京城禁宫外帝国最神秘的土地,手里,是一份《良友画报》,在云南时所买,最新的一期,封面是帝国最红歌星的画像,虽然属于风月杂志,但同样也刊载了帝国与新南威尔士总督签署涉及华工地位的协议以及帝国开始与周边诸国协商勘定边界树立界碑的新闻。

    朱丝丝此次便是随着一支勘探队而来,这支勘探队的任务便是进一步精确帝国边疆地图以及在藏南不丹等地与英印当局树立界碑。

    作为议政院国母议员,朱丝丝很多事喜欢身体力行,而来西藏亲眼看一看藏民的情况,视察界碑勘测事宜,是朱丝丝早就想做的事,叶昭对此也极为支持。

    此时站在朱丝丝身后英姿飒爽的深红制服女军宫便是朱丝丝的随身安全官,一等大内侍卫李玉凤。

    李玉凤同时也肩负着与随同保护勘察队的皇家老挝山地旅特遣团第一大队三中队联系事宜,百余名装备精良的山地旅宫兵,足以应付在西藏的突发事件。

    不过按照大皇帝吩咐,李玉凤正想办法说服贵妃娘娘不要亲力亲为的去边境视察,毕竟环境恶劣,还可能遇到意想不到的危险。

    朱丝丝不免心中有些遗憾,但知道自己终究不能太过任性,若不然只会累苦了下面人,自己若真的去中印边境,只怕少说也会有一个边防师紧急调动以保证自己的安全。

    最后她只能叹口气道:“凤儿,我听你的。”

    李玉凤是第一次随同丽贵妃娘娘办差,早听闻贵妃娘娘体恤下情,现今看果然不假,忙躬身道:“娘娘您放心,拉萨城周边乡村没有危险,娘娘可尽兴一观。”

    朱丝丝微微颔首,又道:“今天下午是朗孜厦关闭重建之日?”

    朗孜厦是拉萨最大的监狱,用来处置农奴亦或犯人,里面刑具极为恐怖,各种刑罚更是令人不寒而栗,监狱施行鼻舌、割耳、抽筋、挖心掏肠、割头、割生殖器、剥人皮活埋、下油锅等酷刑,还有将活人剖腹露出五脏,游八廓街一圈后杀死。刑具有皮拍、木枷、钢丝鞭、牛皮绳、石帽、挖眼勺、断指刀、铜马、钉指竹签等田余种。

    朗孜厦还借实施酷刑和屠杀人犯之机,经常为噶厦政府和寺庙中的上层喇嘛提供“念咒经”用的祭品,如人皮、人肉、人心、人肠等,手段十分残酷。

    改朗厦,用人间地狱来形容再恰当不过。

    李玉凤道:“听说是的,程抚台送来的驿报也是这般说。”

    朱丝丝道:“那要去看看了。”又道:“凤儿你说,大皇帝是不是藏人的菩萨?”说这话时朱丝丝心中隐隐有一丝自豪,做了皇帝统治万里疆域倒没什么,可几十万几百万悲惨的奴隶被自己相公解救,这才是大慈悲大功德。

    孜朗厦制度的被废除,仅仅是一个开始。

    孜朗厦被封禁,监牢中无罪农奴犯人被全部释放的照片登上了帝国各类报刊杂志的头版,当那些被砍了手脚的妇女、受过惨无人道酷刑的农奴们被从监狱中释放,八廓街上人山人海的藏民爆发出哭泣声和欢呼声,犯人家属们激动的跪在地上,有的见到亲人的惨状,悲愤的晕厥,但大多数藏人,都喃喃向天祈祷,为文殊菩萨大皇帝诵经,如果说前朝几位颂扬黄教的皇帝只得到了上层喇嘛“文殊菩萨皇帝”的尊称,现今的中原皇帝,从这一刻起,开始进入了底层藏人的生活。

    视他为菩萨转轮法王的有之,痛恨他的更会大有人在,整个藏区的混乱,怕也从此而起。

    在京城的叫昭,此时正在禁宫养心殿东暖阁,翻看着《中国时报》对拉萨诸事的报道,说道“宣传要跟上,主要还是在藏区的宣传。”

    站在龙榻下首的是御书房报道官室总管大臣黄遵宪,还不到三十岁年纪,但学贯中西十颇受叶昭喜爱。

    前任报道官黎庶昌进入政务院后,黄遵宪便接替了他的位子,现今黎庶昌已经外放江苏省长,任谁都知道这是大皇帝下决心要在江苏全省推动议员选举,这才派出了天子门生、御书房出身之爱将,是以反对选举议政使的声音立时销声匿迹。

    翻看着报刊,叶昭突然思及一事,问道:“在葱岭北勘界的军中校官可是唤作刘步蟾?”

    黄遵宪怔了下,说道:“是。”他知道大皇帝现今最关注的便是西藏和各处勘界事宜,而勘界一事也是现今帝国官方报道中的最紧要之事,三个勘测队的学者和军队校官他倒是记得清楚,只是怎么也没想到大皇帝会知道一个小小校官的名字。

    叶昭微微颔首,目光看向远方,喃喃道:“刘步蟾、刘步蟾……”很多事都涌上脑海,久久没有说话。

    葱岭,塔吉克语称为帕米尔高原,意为世界屋脊,现今帕米尔高原全境都在帝国境内,葱岭北端,有一道狭长的地带,瓦罕走庇,属于阿富汗国土,南端,便是英属印度。

    近年英印对阿富汗侵袭很急,在帝国与阿富汗王国在地图上勘界之时,这道狭长的缓冲区便被阿富汗割让给了中国,包括瓦罕河畔的兰加尔,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连云堡。如此中国西域塔吉克一带,便失去了同英印当局的缓冲区,阿富汗人可谓壮士断腕了,失去小小千平方公里领土,令两个最强大的国家直面相对。

    不过中国人便是不接受,此地也会很快被英国人控制,是以不管阿富汗人是不是驱虎吞狼之计,也只能笑纳之。

    进入瓦罕河流域勘探的是奉天地质大学的教授和学生,共十余人,负责护卫他们安全的则是某精锐部队的一支步兵连,连长是前年自金陵皇家军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刘步蟾,福建侯宫人,今年刚刚二十三岁,随同部队参加了中俄之战,上过前线,这才顺理成章被提为了连队主管。

    现今帝国军队骁勇善战的老兵甚多,若不是军中选送的军校毕业生,想成为连一级正管,要付出极为艰辛的努力才能获得认同,“学生兵”现时是一个贬义词。

    刘步蟾穿着厚厚的黑皮靴行走在积雪中,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旁侧,是刚刚开始解冻的瓦罕河,这里是山谷,两侧峭壁,极为险峻。

    走在刘步蟾身边的是一个白人小姑娘,塔吉克向导,塔吉克人属于欧罗巴人种,是帝国境内白种民族之一—。

    清秀的塔吉克女孩黑发深眸,名字唤作雅利安,不怎么会说中原话,但通过手势倒是能同刘步蟾沟通。

    雅利安是本地居民,和父母及两个弟弟一家四五口孤零零住在山谷中,因为瓦罕走庇以前属于阿富汗国土,她们并没有见过中国军人,刚刚荷垩枪垩实垩弹垩的中国士兵出现在她家的栅栏门外时,一家人吓得躲进了地窖,但最后还是被中国士兵抄了出来,用手势沟通下,懂事的雅利安便做起了中国人的向导,免得家人被他们伤害。领着中国人去连云堡,雅利安本想绕开桑吉大叔家,可是中国人好像聪明的紧,他们手里的仪器能辨别方向,少走弯路。

    雅利安不敢再撒谎,只能祈祷桑吉大叔和漂亮的婶婶都不在家,英国印度人也曾经来过山谷,他们坏的很,听说哈比莆姐姐就被他们抓走了,到现在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

    中国人,也是一样的坏吧,都是外来的强盗。

    走在山谷里,刘步蟾心下也暗暗称奇,这道狭长的山谷中,几乎见不到村落,偶尔临近山谷的气候温暖之地,会有一两家住户,真可说是世外桃源。

    前方,一名哨兵匆匆跑回来,在刘步蟾耳边低语几句,刘步蟾微微蹙眉,随即挥挥手,后面的士兵马上分散成小队,而勘察队一行十余人则被一个小队掩护着躲在了一块巨石后。

    雅利安脸色苍白,因为前方,就快到桑吉大叔家了。

    在里许外一栋孤零零的院落前,几名印度面相的军人正在殴打一名老人,山坡后,侦察哨兵小心翼翼打开步垩枪垩保险,举垩枪垩慢慢瞄准。当雅利安跟着刘步蟾来到侦察哨位置看到这一幕,一眼就认出被打的正是桑吉大叔。

    雅利安饼想说话,嘴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捂住,就见中国军官极为严肃的对她比划,示意她不许声张。

    哨兵则做出奇怪的手势,雅利安猜得到,是在向中国军官报道有多少敌人,都在什么位置。

    身后,一些中国军人已经借着地形的掩护慢慢包抄上去。

百度搜索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 我的老婆是军阀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我的老婆是军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录事参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录事参军并收藏我的老婆是军阀最新章节